当前位置:

596章 章回59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黎先生一看严默权杖所指方向,脚下一动就想跑,但他忍住了。

    他怀疑这又是一次测试。那默巫一定是在诈他,也许他只是怀疑,还不能肯定,他不能就这么上当。

    权杖所指可以是他,也可以是他附近或他身前身后的人,他不能自乱阵脚,必须稳住。

    纠察队奔跑过来,迅速围住了这一圈。

    这一圈的人都慌了,有人下意识想逃,立刻就被控制住。

    这些想逃的人不一定心中有鬼,只不过其中有人传过流言、有人添油加醋说过苏门坏话、还有人纯属吓的,人一害怕就会做一些糊涂事,想要逃跑是本能。

    黎先生看有这些人打头阵,顿时心安不少,他没有乱动,就站在那儿,如其他人一样,一脸震惊地看向台上,还不时看看左右的人。

    原冰走到了被圈住的人的最前列。

    黎先生轻轻吸气,他为什么会觉得那原冰的目光就在盯着他?他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纠察头子?

    周围人群自然散开,由纠察队和学院护卫队安排秩序,把人重新列队,这时整个学院的人都出来了,出了这么大事情,学生们都已无心上课,正准备教课的几位老师在向纠察队确定没有危险并得到许可后,干脆带着剩下的学生一起过来看热闹。

    许可当然是经过了严默和原战同意,严默有心想解决一些问题,本来想等后面腾出手来慢慢整顿,但今天既然遇见了,不如先放一起处理,就算不能立刻解决根本问题,给九原子民放出某些信号也是好的,省得他们在别人挑拨下自己胡思乱想。

    “冰,你还在等什么?”清越的声音从台上传下。

    原冰反手从背后抽出弓箭,两秒之内,箭已经搭上弓弦瞄准了黎先生。

    站在黎先生左右的人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向左右飞速逃开。

    随着原冰瞄准黎先生,纠察队员不用吩咐已经扑了过去。

    “抓住他!”四名纠察队员扑向黎先生。

    电光石火间,黎先生放弃了一切抵抗,只做出惊恐表情,大喊:“你们弄错人了!原冰团长,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很多学生和老师看黎先生被抓也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一些大胆的学生直接喊出来:“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抓黎先生?”

    “笨!这还看不出来,黎先生是奸细呗。”

    “不可能!黎先生怎么可能是奸细?”这样叫喊的学生不止一个。

    黎先生这边刚被控制住,学生群已经吵成一团。

    边越也有点傻眼,黎先生对他们这些后来加入学院的学生可好了。

    他因为吃不惯学院食堂的食物——他不喜欢葱姜,也不喜欢土元果粉做出来的大饼馒头之类,他喜欢吃带一点血气的半生烤肉,更喜欢他们部落特有的一种佐料,可惜学院食堂入冬后肉类就开始减少,非肉类食物增加,又没有边溪族那种特有的佐料,他怎么都吃不习惯,开始几天中午他把食物让给了其他学生,导致自己半饿着肚子,还是黎先生看出来,中午特地叫他出来,烤肉给他和一些同样不习惯九原口味的学生吃。

    后来他把事情告诉父亲后,说要带一些佐料过去,被父亲骂了一顿。说作为战士不能挑嘴,再加上冬天能吃上食物就已经是神的恩赐,更不要说能每天都吃上饱饭,学院能给学生们无偿提供中午一顿就已经很了不得。

    他听了后很惭愧,便逼着自己吃,幸运的是学院在数天后也开始使用边溪族的佐料,还特地做出了一些迎合各族口味的食物出来,方便一些不习惯九原口味的新人。这样一来,他不但慢慢接受了食堂的食物,还喜欢上了一些混合的新口味。

    经此一事,他和不少族中小孩对黎先生都大起好感,上他的课也特别乖巧。而黎先生每次上课都会带一些好吃的发给大家,虽然分量不多,但对冬天少食的孩子们来说这已经足够美好,大家也更喜欢这位温柔、体贴、好看、善解人意的黎先生。

    为此边越完全无法想像黎先生竟会是敌人派入九原的奸细。再转念一想,结合祭司大人之前的话,如果黎先生就是挑起这场纷乱的源头,那么插入他胸口的箭会不会也是……

    小孩忽地捂住心脏,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黎先生也是作孽,就因为他的举动让一个纯真的小孩小小年纪便体会到了背叛的滋味,更让小孩还没有长成大人就已经学会了提防他人的好意,从此更给自己套上了一层心防,轻易不会接受他人走入。

    边豹鲁莽,却对儿子留心无比,一看边越捂住心脏,就担心地问他:“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

    小孩摇摇头,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他是真的很喜欢温柔又好看的黎先生。

    边豹没看出小孩的心思,边溪族长人老经验多,倒是看出几分,他没有安慰小孩,只淡淡说了两句话:“他本来就抱着目的接近你,对你好只不过像我们给陷阱里放血肉一样,只为了让猎物能掉进陷阱里。再说,那黎先生如果真的对你好,他作为学院先生,向学院厨房提一声佐料的事又有多难?”

    先生、厨房之类的都是新词汇,边溪族人说的也是通用语,虽然有些口音,但大家交流还不算困难,学起新词来也不慢,小孩子最快,很多新词都是小孩子在学校学了回去传给大人。

    边豹醒悟了,一拍脑袋,“就是!后来我去跟乌宸大人提了下,他就给学院厨房加了我族惯用的佐料。”

    边越更难受了,原来让学院食堂改变的不是黎先生,他还以为是黎先生帮他们提的,结果却是他父亲和乌宸大人。

    小孩抱住了父亲的腰,他要先难过一会儿。

    边豹拍拍儿子的背,就没把这当回事,只要儿子不死,就一切都还有希望。至于那奸细黎先生,哼哼!边豹两眼如果能甩刀子,早就把黎先生给扎死了!

    那边,黎先生张开双掌竖起,慨叹一声:“这肯定有什么误会,不用捆绑我,我自己走。”

    因为黎先生的不抵抗?纠察队员见冰头同意就没有绑缚他,只围住他。

    原冰冷笑,用弓箭指着黎先生,命令四名纠察队员把他押到了台上。

    台上,原战弄出了一张巨大的石椅,严默拿出兽皮扔上面,两人都坐了下来。

    更多的浮空火焰升起,把整个场地烘得温暖如春,台下的人站在广场中也不觉得冷。

    严默还抽空对原战说:“学院除了广场,最好还要弄一个超大的室内聚集点,要有桌有椅,否则像雨天雪天等糟糕天气,大家待在外面纯属受罪。”

    “桌椅?什么样的?”

    严默掏出纸笔画给他看,扇形超大阶梯教室,分成四大块,中间和两边都有通道,桌子为一个长条桌,椅子排号连着排过去。最前面是舞台,当然也可以当作讲台。

    “虽然我们学生还没那么多,建这么大有点浪费,不过除了学生用,以后有什么大的活动也可以借用此处。这样的排布要比餐厅能塞更多人,而且可以保证每个人都看向前方,这种扇形回音墙可以扩音,这种阶梯可以保证后面人的视线,建高点,以后还可以加第二层……”

    “很好,等着。”

    “哎?等什么?”严默抬头,发现坐在他旁边的原战已经连同他手上的笔记本都消失了。

    严默无奈嘀咕,“……当真以为自己是建筑家了,那么大一个讲堂哪能那么容易就建造起来。”

    黎先生被押上来,严默挑起眼皮,“等着。”

    等什么?一开始没人知道,大家就看到黎先生被押上了台,然后就被晾在那儿了。

    黎先生每次想说什么,他们的祭司大人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原冰这人也有意思,在黎先生再次表示要求证明自己清白时,他放出了短箭。

    如今原冰身上有长短两种箭支,长的用来狙击,短的用来近距离捕杀,不管长短,从没有错手的时候。

    可这次原冰放出的短箭却贴着黎先生的头皮射飞,直接射入了台前的地面上。

    黎先生身体发颤,不是吓的,是被羞辱的!

    该死的野蛮人!竟敢如此对他!

    黎先生不用摸自己的头皮,都知道最中间的头发都没了,毕竟有头发覆盖和没有头发覆盖的头皮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叶星噗哧笑出来,黎先生相貌不错,可任谁头发中间露出一条宽头皮,都只剩下搞笑。

    忽然台下不知谁惊叫了一声,“地面!地面在抬高!”

    严默伸手虚虚一按,“不用慌,是首领看孩子们天寒地冻地站着吃力,想给你们弄些椅子出来,你们只要听纠察队安排移动就可以。”

    人们放心了,还没看到椅子就先对首领充满了感激。

    看,首领多好,不但给弄出火焰让他们不会被冻到,如今连椅子都要给他们弄出来。

    原战真的是心疼孩子们吗?

    那还真的……不是。

    他只是看着图手痒,而且这时候边溪族也在,他适时露一手也有震慑之意,更为了严默之后的言行做铺垫。

    他要让这些小孩和成年人们每一个人都深深体会到九原对他们的好,让他们就算对九原各项规则有怨言也舍不得离开的地步。

    别看是小事,但往往就是这些小事一件件积累多了,就成了影响整个部落人心的大事!

    这还是他从他家祭司大人各种“卖好”行为中,自我总结出来的路子。

    一个成功的首领,只武力强大和制定优秀的规则还不够,偶尔也要表现得平易近人,而越是高高在上的人偶尔做某些“好事”就越发会让人感动和铭记,所以他也不需要经常做这种收买人心的事,只要偶尔为之就能让九原子民深深体会到他的好。

    地面抖动,所有学生和成年人都被转移到了一角。

    场地波浪一样出现起伏,很快地面就出现了一层层宽大的台阶。

    第一排和第二排台阶上出现了一排古怪的桌椅,呃,应该说没人感到古怪,因为九原有太多新事物,这里有不少人以前连桌椅都没见过。

    原战示意几个大人小孩坐到椅子上试一下距离宽度等,被招呼的叶星萨宇等人带着苏门撒欢地跑过去。

    看白角人战士都上了,九原战士哪肯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全让给白角人,当下一群不用维持秩序的大人全都呼啦啦地跑过去想要试坐,甚至为了抢位子差点打起来。

    原战逮一个是一个,把打架的全都扔了回去。

    被扔回去的也不害怕,反正没事,一个个嘻嘻哈哈,不过也没再上来抢位子。

    原战听取了这些试坐者的意见,一点点修改台阶和桌椅的宽度、高度等。

    修改好了就再让人来试坐,看热闹的人不愿意了,喊着让第一批尝试的人下来换他们上。

    原战也不生气,竟然同意了这个提议,又换了一批人来。

    好嘛,这下好了,人们彻底欢腾开了,本来很严肃的审判大会转眼就变成了欢乐的建筑聚会,原本的紧张气氛也一下消失得七七八八。

    台上的黎先生像是被人彻底遗忘,连严默都下来凑热闹,不时指点两句,还让乌宸带着几个小的给做好的椅子背后刻数字。

    原冰看着黎先生,面无表情。

    狰经过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咳嗽一声,忍着笑也下去玩了。

    原冰:……

    台上的纠察队员:头!说好的审判大会呢?本来还想借此露露脸,可现在……我们站在这里真的不傻吗?

    经过不下十轮的试坐,原战总算定下了最后规格。

    他没有把讲堂弄得一次到位,也就是没建造房顶和围墙,只单单弄出了台阶和桌椅。

    为了方便修改,台阶和桌椅一开始都只是土坯,等全部调整好,乌宸带着一帮孩子把座位号也标好了,经过复查没问题后,他才把土坯改变成石造。

    严默看着空荡荡的广场在不到几小时内就出现了一座极为现代化、还全是坚硬石材并附带桌椅的超大阶梯看台,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他家阿战还真是天生的优质建筑工呢!

    不过他家战的能力细思起来真的极为恐怖,他控土可不止是移动土地,而是干脆改变了土壤的性质。土变石,再变沙,看似一系,其实涉及到的方面之多跟土壤直接变成金属也没啥区别。

    他到现在还不能完全破译这个世界的神血能力的构成,不但不能完全破译,可能连十分之一的秘密都没有掌握。

    不过没关系,他的生命如果没有意外,七成以上会比较漫长,他有足够的时间去研究、去琢磨、去弄清其中的秘密。

    严默屈指算算,觉得自己之后要做的事情真的好多好多。

    首先解决九原的内部忧患,包括干掉奸细和为新人安排等等。这是一个长期工作,短期内不可能完成,但也必须要起一个头。

    第二,他得按照约定去巫城一趟,把外星黑心商人的事告诉所有势力。

    但在这之前,他需要去弄一些证据,神血石中蕴藏的古神传承记忆是最好的证据,可大量存储神血石的地方还在鼎钺部落的地盘,他们要怎么找到那里,还要能偷偷进去,再得到东西偷偷出来,这是个不小的难题,虽然他对此已经有一些计划。

    第四,火城敢给九原下绊子,他们如果不找回场子要如何在东大陆立足?所以教训火城是必然的。

    第五,他对骨器的改造已经有一些头绪,可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无法专心在骨器研究上,而术业有专精,和有角人骨器师交流是必不可少的,至少在培养出自己的骨器师之前,他需要有角人骨器师的智慧。但要怎么确保吸引过来的骨器师不会对九原不利,怎么能确保最好、最新的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都是他需要仔细思考的事情。

    其他诸如帮虫人族培养他们的王族,调/教小家伙们,扩大地盘,培育和寻找更多高产作物等等,这些倒都还不急。

    严默对走过来明显等待他表扬的某人笑眯眯地说道:“不错!但如果能在台阶或者桌椅下面通上管道,方便烧水供暖的话,那就更好了。”

    担心他说了,原战回头就去修改,严默忙拉住他,“这事不急,还有一个讨厌的家伙没解决呢。”

    原战兴趣不高地道:“有什么好解决的,直接杀了就是。”

    “别胡扯了,这人在学生和老师中声望很好,不少人被他的小恩小惠迷惑,如果我们没有一场公开、公平的审判,就这么把他处置了,只会让我们的子民对我们失望,这么不划算的事我可不干。”

    “你有确切证据?原冰不是说这人藏得很严实,一点破绽没露吗?”原战改变浮空火焰的位置,让它们集中起来方便给坐下的人供暖。

    学生们对阶梯桌椅这个新事物新鲜无比,不需要人督促,一个个都跑去抢座位。其实座位那么多,他们就是全躺下也塞不满。

    乌宸看大家坐得太分散,只要和纠察队一起赶羊似的把人全都集中在中间那一部分坐下。对于非要坐到其他地方的,只要不怕冷就随便他坐。

    严默握住原战厚实温暖的手掌,微笑,“放心,我会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此时的黎先生:你们这群野蛮、低贱、狡猾、无耻、阴险的原始猴子!玩够了吗?可以来解决我了吗?是死是活,你们敢给我一个痛快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