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8章 章回59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黎先生没怎么反抗就把骨戒交出,现在反抗也没什么意义。而骨戒里除了换颜果,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

    严默见黎先生到此时还如此镇定,不得不佩服起这个人,如果换了其他人,在他说破果子一事时,恐怕要么自杀、要么就想法逃跑了,哪会像这个人一样,竟然还能一脸无辜地交出骨戒。

    黎先生盯着严默的手看,他的骨戒需要他的魂力才能打开,除非严默的魂力比他强……

    “唔!”黎先生突然捂住额头,疼得弯下腰。

    严默把骨戒放到手中盘了两圈,扫描出它的构成后,见没有什么陷阱,就直接侵入魂力强力抹消了黎先生留下的魂力印记。

    黎先生惨然一笑,“不愧是祭司大人,夺人骨器竟如此简单,凭借您如此强大的魂力,这天下恐怕没有什么你无法得到的骨器吧?”

    这话说得很诛心,如果是在九城聚会时,不定要引起多少人对严默的忌惮,可这里是九原,台下全是九原子民,听了黎先生如此酸不溜秋的话,不但没有人感到他们的祭司能力之可怕,反而一个个都与有荣焉,觉得他们有这样厉害的祭司大人简直太幸福了!

    “嗷嗷!祭司大人果然无所不能!”一帮小孩子兴奋地叫嚣。

    还有人直接喊:“祭司大人,把天下所有好东西都抢过来!”

    “对对!好东西都给我们九原!哇哈哈!”

    严默莞尔。

    原战揽住严默的腰,很满意九原子民对他家祭司大人的盲目崇拜。

    黎先生只觉得耳朵要聋,眼要瞎。台下那些原始人的叫嚣也就算了,可台上那人对严默的宠溺却让他感到极为刺眼!

    深吸一口气,黎先生好不容易压下心头暴升的妒火。不,他这不是妒忌,只是觉得那人有眼无珠!

    再说严默,一边笑,一边利落地打开骨戒,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掏出。

    大多数都是看起来很普通的东西,比如元晶、纸笔、地图……

    “没想到黎先生竟然也是神血战士,我之前还以为您只是一名中级骨器师。”严默拿起数量不少的元晶币笑道。

    黎先生,“那是我的财产,不是修炼之用。祭司大人不会连九城乃至以下势力都使用元晶币的事吧?”

    “好吧,我说错了,你不是神血战士,你只是很有钱。”严默无所谓,又拿起地图,赞叹:“不错,画的很好,几乎把我们九原城所有地方都画进去了。尤其对于仓库、密道入口、各位头领包括我和战的居所都进行了特殊标明。不过我很好奇,你作为一名在学院教授学生的骨器师为什么会对我九原的各大仓库,甚至密道入口都如此了解?”

    台下众人再次哗然。

    严默把地图交给狰、冰和边溪族大巫传看。

    边溪族大巫没想到自己也能看,当即愣住。

    严默对他笑道:“您是我九原的长老,也是审判员中的一名,当然能看这幅地图,只不要外传就可。”

    边溪族大巫躬身行礼,什么都没说,也不用再说。他之前还以为九原给他一个长老之位不过是为了安抚边溪族人,说白了长老之位也就是一个象征罢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有参与九原重大事务的可能。

    狰看完地图,点头,“是真的。”

    原冰也点头。

    边溪族大巫把地图还给严默,他刚来,知道的事情不多,也就无从判断,但仅他知道的边溪族长住处确实没有标错。

    原战也接过地图看了看,问黎先生:“你怎么说?”

    黎先生很镇定,“这是我捡到的。”

    严默笑出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样详细秘密的地图你都能捡到,你真当我九原的防守如同筛子一样吗?”

    棺材和筛子都是九原人没怎么接触过的新词,但严默的话能让大家直接理解,倒不用愁他们会听不懂。

    哪想到原战忽然接了句:“之前我们人手不够,城中各处防守确实像筛子一样。”

    严默听到这话还没怎样,原冰气死,狠狠瞪了原战一眼。

    原战故意一样,又道:“不过原冰做得不错,城中没出大事,他和沙狼的功劳不小。”

    原冰被“安抚”得只想犯上!

    严默没听出来原战在故意刺激冰,还附和地点点头,“是,他们做得确实非常好,有功当赏。”

    原战一听,立刻道:“不急,等事情告一段落再说。”

    严默也是这个意思,又把注意力放回骨戒中的物品上。

    其他物品都还好,就算有些异样,黎先生大概也能找出借口。严默随便翻了翻,就拿起了那一兜宛如香蕉的果实。

    严默举起果实对原战说道:“你知道这果子怎么用吗?”

    “涂脸上?”原战笑。

    严默通过指南已经询问出详细答案,当即笑答:“这东西有好几个名字,其中一个叫换颜果,顾名思义,把这果子的果肉涂抹到脸上,可以给自己重新换一张脸。”

    “哦?如此神奇?怎么换?直接涂到脸上就行?”原战也来了兴致,拿起一枚果子把玩。

    严默转首面对众人,问:“谁想来试试这枚换颜果的效力?如果我来,黎先生恐怕要说我用巫力作弊。”

    边越立刻举起手,大声喊:“我来!”

    苏门也跨前一步,“师父,让我尝试吧。”

    其他小孩也有跃跃欲试的。

    严默招手让边越上来,“边越和苏门都是苦主,你们俩就一人一个试试这换颜果,放心,果肉无毒。”

    两小凑到一起,苏门低头看手中果实,边越突然用力抱了他一下,松开。

    苏门转头,张嘴:“……”

    边越嘿嘿笑,拍胸脯:“以后我罩你!谁要是欺负你,你跟我说,我和你一起揍他!”

    苏门喜欢最后一句,想了想,回了边越一个笑容。

    结果边越又冲过来,用力抱了他一下,还抬手摸了摸他的小白角。

    白角战士:无礼之徒!放开我们的大巫!

    苏门很认真地对边越说:“不要摸我的角,有角族的角只有长辈和伴侣才能触碰。”

    边越脸红,“对不起哦。”

    苏门摇头,“没关系,你不知道。”说完,还特地朝边越走近两步。

    边越心想:这个小白角好像真的不让人讨厌。

    苏门:不管如何,他都因我差点死了,我以后一定要对他好一点,让着他一点。

    两小并排站到一起,一开始还有点小尴尬,但等把果肉涂抹到脸上后,两人得出趣味,一会儿就互相捏起对方的脸蛋来。

    严默起身,走到两小面前,按住他们的肩膀,让他们转身面对众人,同时笑着解说道:“看到没有?这种果子之所以叫换颜果,就是因为它的果肉涂抹到脸上可以发酵成面团一样的物质,这种物质干透后非常像人类皮肤,而在它干燥之前的约一个小时内,可以对它进行任何捏造,你想把它揉成什么形状都可以。”

    黎先生闭眼。这人竟然真的知道换颜果,还知道它的用途。那么这人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用了换颜果?

    两小先是玩自己的脸,弄出各种怪样,一会儿额头肿了,一会儿脸上鼓起一个大包,一会儿鼻子变得老大,惹得台下众人哈哈大笑。

    之后,两小又互相折腾,你帮我捏脸,我也帮你弄一个新模样。

    两小创造力和想象力都不错,几经改良下,都捏出了自认为满意的一张脸。

    两小捏脸的过程都被众人看到眼里,等两小最后定型,台下众人看着那两张脸发出了止不住地惊叹。

    两小的脸全变了,如果没有看到他们之前的动作,第一次看到他们的人肯定以为他们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两个小孩。

    严默观看两小孩的脸,摸摸他们,对众人道:“看清了吗?换颜果就是这么用的。两孩子还小,做得还有不少瑕疵,加上没注意时间,最后收尾没收好,看起来还不太自然,可如果长期使用此物,并对此有一定研究的人,想要捏出一张以假乱真的脸,真的不是很难。边越,苏门,你们下去给大家看看。”

    两小手搀手跳下台,跑去给大家看自己的新脸蛋。

    越是近距离观看,众人也就越是惊奇,还有人直接上手摸,“真的跟真的一样,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假的,摸都摸不出来”

    “这就是换颜果的威力,多余的果肉还能扔掉不用,这样会更加贴合皮肤。不过换颜果再好,最长只能保持七天,七天后果实会风化开裂,必须重新涂抹新的果肉。”

    严默真心感谢黎先生,如果不是他,他还发现不了这么神奇的果实,有这么一个东西,他虽然用不着,但可以方便九原其他人啊。如果他要假冒某个人,就把谁的脸捏成那个人,可以做的事情不要太多!

    所有人都看向了黎先生,都十分好奇他那张果肉皮下真正的脸长什么样。

    狰、冰等战士悄悄围住黎先生,控制了他所有可能的逃跑方向。

    严默面对黎先生,一语道破他的真实身份:“蛇胆大巫,或者我该称你为蛇胆大祭司?自土城灭亡,你便不知所踪,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却改头换面跑进我九原,如果你从此老实做人也就罢了,我九原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可你偏偏处处针对我九原,到处挑拨离间,给我九原制造各种麻烦,更出卖九原各项消息,以图让我九原造成动乱!你的罪行,原冰和我这里都有记录,你大概想不到你已经被盯上了吧?只可惜我等原本想钓出你身后的人,看你到底和谁合作,一时大意,竟差点让你的阴谋得逞!”

    严默很呕心,天知道他当初通过骨鼠恰巧看到黎先生的真面目时有多么难受,看着和自己上辈子那么相像的一张脸,偏偏这张脸的主人是个奸细,还如此仇视他,更以破坏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九原为己任,这其中的销/魂滋味非亲身体会者无法感受至深!

    被叫破身份的蛇胆不是不惊,但在听严默说看到他七天用一次果实后就推测出对方应已看到过他的真实样貌,所以他没问对方为什么会知道他是谁,他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用了换颜果?你说你看到,你到底是怎么看到的?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监视我?”

    三个问题其实都是一个问题。

    严默神秘一笑,“我是九原的祭司,只要我想知道,九原发生的一切都别想瞒过我的眼睛。”

    众人:嗷嗷嗷!祭司大人威武霸气!

    蛇胆皱眉,“是骨器?你对我用了某种监视的骨器?”

    严默对蛇胆也是生理性厌恶,别以为他没注意到对方看他家大战的目光!

    不想多理睬这条窥伺他人碗里食的恶心毒蛇,严默挥挥手,直接对原冰道:“宣布他的罪行,让在场所有人参与审判!”

    “是。”原冰开始细数蛇胆的各项罪行,有些只是推测,并没有实际证据,但原冰才不管这些,只有祭司大人才会重视证据,其他人就算有这个认识,也还没到被证据绑架的时候。

    原冰刚说到蛇胆最擅长挑拨离间,其中包括挑拨从奴隶转化来的苦力长工,挑拨他人夫妻或者夫夫关系,当初黄晶部落的女儿就是因为受到他的暗中挑拨才会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想走!你也要看我同意不同意!”一声暴喝,惊起众人。

    “咔嚓!”

    “呜!”

    捏碎什么的声音和蛇胆的惨叫同时响起。

    台下众人都有点傻,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们正在听原冰细数奸细蛇胆的罪行,然后就听到祭司大人一声怒吼,然后呢?

    只见此时台上,蛇胆原本站的位置,背后多出了一个人,是他们的首领原战。

    蛇胆的手放在腰间,似乎想要做什么,可他身体如被定身般一动不动,身上还多出了许多黑色木刺,手上也有两根。

    原战手捏住蛇胆的腰。

    蛇胆疼得双眼赤红,大冷天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滴落,可他却仍旧动都不能动。

    原战手一松,蛇胆上半身立刻倒地,连带着下半身一起摔倒,血水从他口中流出。

    “你、你……”蛇胆疼得魂飞天外,他以为他能逃得掉的,这严默在上次九城聚会时看着也没有多厉害,不过是在治疗和巫术上有些天赋而已,为什么去了西大陆一趟回来,他的武力也变得这么强大?

    那些木刺,他连影子都没有看到,可瞬间他的身体就不能动了。

    而启动中的破空门被原战一掌捏碎,连同他的腰椎一起!

    蛇胆这一逃,连审判都不用,众人已经认定他是奸细无疑。

    就如严默所料,原本对他有多感激和喜欢的,如今知道他的真面目后,对他就有多厌恶和排斥。谁都喜欢温柔、善良、对自己好的人,他们也不介意为这样的人做一些事,可如果这人的好一开始就带着目的,甚至一开始就不怀好心,脸上对着他们笑,心里却想着他们死,这让任何“受过恩惠”的人都无法接受!

    尤其蛇胆还专门对无辜且好骗的妇女和孩子下手,这才是众人最无法接受的。

    严默向蛇胆走来,摇头道:“你真傻,我既然知道你是蛇胆,是奸细,我怎么可能不把你了解个透彻?我既然能看到你每七天给自己用一枚换颜果,我又怎么可能不调查你身边还有没有其他保命的东西。你也算有头脑,把破空门弄成腰带状盘在身上,方便你随时逃跑,可是你洗澡时总会拿下一两次,我又对骨器如此了解,怎么可能认不出破空门?”

    严默还有句话没说,在知道蛇胆有破空门后,他就对他做了手脚,保证他就算用破空门逃了,也能找到他在哪里。而今天,原战从一开始就盯紧了他,他有任何异动,原战都会直接废了他。

    “你……之前都不在九原……”蛇胆一边说话一边吐血,他的身体弯曲角度怪异,就像一个人后仰对折后倒在地上。

    “我不在九原就不能监视你了?”你当我养的食人蜂都是好玩的?在原冰把你的名字报上来后,我更让九风带回骨鼠,就为了方便监视你。我不需要亲自看,食人蜂会盯着你,骨鼠会把你的影像传至我的脑海。

    更何况:“我培育出了生命之子,祖神奖励我,让世间所有生物都能与我沟通。”

    他本来就有这个能力,生命能量更加让那些生灵喜欢他,他想知道什么,只要到蛇胆居住地附近走一圈,给出一点点奖励,那些不起眼的小生灵们就会把它们看到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

    蛇胆能提防人、提防动物、提防骨器,但他会提防那些躲在阴暗处,完全不起眼的小虫子和到处都有的植物吗?

    他说九原发生的一切都别想瞒过他的眼睛并不是夸大,区别只在于他想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蛇胆头都抬不起来,他只能看到一双脚。

    他痛恨自己现在和对方的位置变换,他本来可以在东大陆拥有曾经梦想的一切,可都给这个人破坏了!

    严默从蛇胆的骨戒中取出一个小小的骨碗,“这就是你用来和外界联系的骨器吧,不过你很小心,每次联系外面都没有叫对方的称呼,骨碗也不能显示出影像。告诉我,你在和谁联系?谁是你的上家?说出来,我会让你死个痛快。”

    蛇胆发出嗤笑声,笑声渐渐变大,“你、做、梦!你等着吧,九原一定会灭亡,就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会后悔曾经对我做的一切事情。但如果你治好我,放我安全离开,那么我可以考虑帮你们避开一次危难。”

    什么危难?蛇胆说的是真是假?

    台上听到的人不少,大家一起看向严默和原战。

    台下耳力好的把蛇胆的话传开,顿时激起群愤。

    严默蹲下,也不知从那里抓来一根草根,捅了捅蛇胆的鼻孔,“腰椎都碎了还能这么嘴硬,你属鸭子的吗?要我是你,一定麻利地把什么都说出来,反正最后还是要说,何况还得受一番罪?”

    被捅得流出眼泪的蛇胆:“……”我X你娘!

    “受过刑吗?”严默捅完鼻孔,又去捅人家的嘴巴。

    尝到自己鼻涕味的蛇胆目眦欲裂:你这个魔巫!没有人性的恶魔!你怎么能这么恶心人!

    严默捏起蛇胆眼皮,笑得可温柔,“听过鬼巫斯坦的大名吗?”

    蛇胆无动于衷。

    严默:哟,看来不知道。那么是否可以排除蛇胆与有角人有关?不,也不一定,有角人知道斯坦存在的也是极少数,蛇胆如果只是有角人的奴隶,更不可能知道斯坦。

    严默猜想着蛇胆的上家,对原冰招手,“来,把我们的奸细大人带下去,好好款待他,他不说也没什么,一定要让他把我们九原的特色刑罚全部感受一遍。别怕弄死他,有我在,他死不了!”

    原冰二话不说,当即令两名纠察队员拖起蛇胆的胳膊就走。

    蛇胆痛苦哀嚎:……我的腰!

    原冰总算注意到蛇胆的腰骨断了,又叫了另外两个人。四名纠察队员,两个抓手腕,两个抓脚腕,非常残忍地把人家对折起来拎着走。

    严默看着都为蛇胆感到疼痛。

    蛇胆幸运地疼昏了过去。

    严默扔掉草根,拍拍手站起,瞅瞅天色,吩咐乌宸:“午饭后,两点整,敲响城钟,召集城中所有能召集的人,让他们到城外广场集中,就说我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宣布。”

    “是。”乌宸立刻去传递消息,如今城中人口越来越多,光只是敲响城钟不一定能按时聚齐所有人,需要提前通知,让大家做好准备,这样才能在指点时间尽量多的把人员集中到一处。

    严默和原战面对全校师生和边溪族人,说了一些安慰和鼓励的话,把大家的情绪全部调动起来后,顺便通知他们下午参加全城聚会,就带着人先行离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