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9章 章回59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不说学院的师生们是如何讨论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这边严默和原战边走边说:“蛇胆的事到此算告一段落,等斯坦那边腾出手来,他有多少秘密都守不住。”

    原战,“此人不能留。”

    严默颔首,“我知道轻重,等斯坦掏出他所有秘密,就给他一个半公开审判,至少要让边溪族人和苏门他们到场。蛇胆在九原犯下的罪行,必死。”

    原战见严默也同意斯坦的死刑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改问:“你下午召集大家想说什么。”

    严默脚步一顿,“是乌宸提到的事,关于神血战士和普通人如何相处。”

    原战垂眸看脚下,不在意地道:“这有什么好特别拿出来说的,以前怎么处,现在还怎么处呗。”

    “不,你忽略了一件事情。”严默表情变得严肃,“如果九原跟原际部落一样,神血战士只是极少数,全部落也就几个,那么矛盾就算有也不会明显。其他普通人为了让极少数的神血战士做更多事情,会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忍让,甚至有意捧高神血战士的地位,把他们当作神一样看待。”

    严默语调一转,“可是这是在神血战士人数极少的情况下,就跟神一样,数量少,大家都又敬畏又珍惜。可一旦神满地走,身边到处都是神,你会敬畏他吗?不,你只会因为对方掌握的力量和地位都远超过你而妒恨他。同样,神血战士如果人数少,对于占到极大比例的普通人就算看不起,也不会轻易得罪,顶多把他们当作臣民。可如果神的数量多了,如果没有把方向引导正确,他们将不会把保护普通人当作己任,反而会把普通人和神血战士分成两个物种,就像有角人看无角人一样。”

    原战没说话,其实严默的顾忌,他早在对方和他制定出九原规则的时候就已经料到,只不过他和严默一样都没有想到会发展那么快。

    严默皱眉,“我现在有点后悔开发大家的异能潜力了,本来九原的神血战士不会有这么多,可是因为我的行为,导致九原的神血战士比例要远远高于其他势力。如今双方矛盾激化,恐怕不止是蛇胆等人的暗中挑拨,我的行为也是导致矛盾激化的要因之一,这件事我有很大责任。”

    “所以你这段时间抽空就在琢磨训练法?”原战摸摸他,不想看他为这种事情自责。在他看来,这种事很好解决,既然规则有了那就按照规则做事,谁违反就干掉谁,杀得多了,大家自然就听话了。当然能达到这点的前提是他要比九原的所有战士都要强大,而他有这个自信。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祖神让我在梦中度过另外一个人生的事吗?”

    这么重要的事情,原战当然记得,“怎么?”

    “去了西大陆一趟,看到那些无角人,还有那里的元气,结合我的另一个人生,让我受到了一点启发。”严默也无意隐瞒原战,“在另一个人生中,有人提到了气功一说,他们坚信人体可以通过合适的功法,在修炼后发出气流,而这些人都是普通人。在西大陆接触到元气后,你大儿子巫果提醒我如果那里的人直接修习初级训练法,一段时日后就能发出气流。”

    原战不爽,“你没跟我提过。”

    严默打哈哈,“当时不是在忙其他事嘛。我本来想回来试试就没特意提,只是没想到事赶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还以为时间会很多,我可以慢慢来。”

    “等等。”原战有一点不解,“九原早已经普及初级训练法,可我怎么没听说过谁练出气流?”

    严默右拳击左掌,“这就是重点!东大陆和西大陆的元气区别就在于一个活泼,一个比较混沌。普通人想要练出气流,必须要把吸收到的元气重新混合到一起,简而言之就是把分散开的金木水火土等各种元气合成初始状态,只有这样普通人才能修炼出气功。”

    “也就是说西大陆更适合普通人修炼,而东大陆更适合神血战士?”原战一下抓住重点。

    严默笑,“表面看是这样,但如果能掌握转化之法,在哪里都一样。”

    “你知道怎么转化了?”

    “已经有点头绪。”好歹他也是接触过母能量的人,对能量运用不说精通,至少也不陌生。

    当日下午两点整,城钟敲响,人们因为事先得到通知,早早就集中到了外城广场。

    战争刚刚结束,集中过来的人们喜气洋洋,都以为是上头要搞庆典、奖励功臣之类。

    可当两点一到,首领和祭司出现,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原战上来就道:“今天召集大家不是为了奖励有功之人,也不是为了庆祝打败有角人,而是另一件重要的事情。乌宸!”

    乌宸上前,禀告道:“城中因为奸细挑拨的缘故,神血战士和普通人之间已经发生多次矛盾,其中尤以学院中的学生闹出的事情最多。”

    学院中的学生们脸红,可不少人露出愤愤不平之色,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又强行忍住。

    乌宸把他查到的事件当着众人面一一说出,有神血战士欺压普通学生,也有普通学生故意挑衅神血战士,双方甚至形成小团体,在学院中大肆招收成员以抵抗另一方。

    “更有神血战士自觉身份不凡,不满九原规则,羡慕其他势力神血战士能拥有多名奴隶、女人和更多财产与权力,这些人要么私自把长工当奴隶看待,有人把长工虐待至死后偷偷毁尸灭迹,要么暗中利用权势收集更多财富,还有的神血战士有了一名妻子还不够,又去引诱其他男女或者干脆强迫他看上的人与其发生关系。”

    现场气氛变得异样,严默发现想象中的喧哗声并没有出现,看来乌宸所说的情况在九原已经快要成为常态,也就是在场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些事情。

    乌宸接着直接点名,把一些做得过分的神血战士名字报出,“这些人的行为被发现后,原冰团长按照九原规则对其进行了公开审判和处置,可这些人在得到审判结果后不服处置,有的人连夜逃出九原,有的当场攻击原冰团长等人。虽然这些人都已被抓被处置,但心中有鬼和对九原规则不满的神血战士开始偷偷逃离九原,因为九原对想要离开的战士没有约束,这些人都带着自己的财产离开了。”

    乌宸说完神血战士,又说普通人:“……这人因为妒恨神血战士拥有普通人没有的能力,依仗自己是学院厨师的身份,给觉醒神血能力的学生下毒,虽然被及时发现,没有造成大的破坏,但也更加引发了神血战士和普通人的矛盾。被毒害的学生父母因为过于愤怒,不顾九原规则,对该厨师处以死刑,导致其惨死。更在纠察队员忙着解决内乱之际,伙同二十几名学生父母去打杀该厨师的家人、族人,虽后来被原冰团长和沙狼营长带战士强行阻止,但也造成多人受伤,更导致厨师所在的、刚投奔九原的一个小部族全体脱离九原。”

    严默听到此处,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笑声不难听,更不阴森,可站在广场上的数千九原子民硬是流出了一身冷汗,尤其以乌宸提到的那些名字相关者为重。

    其实乌宸所说的事情,在严默和原战回来后,已经有所禀报,但再一次听乌宸述说,仍旧让严默气得想要杀人。

    原战没有严默那么生气,他觉得会发生这些事情很正常,因为他多少也和那些神血战士有相同看法,曾经他也想过要拥有自己的奴隶。而原际部落的教育更是让神血战士从来都是立于普通人之上,不过他当初为了不引起老祭司的妒恨和忌惮,不得不隐藏自己觉醒的秘密。

    大概也就因为有这么一段经过,他对自己神血战士的身份倒没有什么自傲,倒是记住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

    严默生气源于失望,原战说白了,他一开始对九原子民就没有过高期望,甚至知道这种事迟早会闹出来,所以更没有失望和生气一说。

    严默从石椅上站了起来,走到高台最前方,眼望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利用愿力把自己的声音传送到每个人耳中:“你们做得很好,我和首领不过离开了大半年,你们就闹到这种地步,真是……太精彩了。”

    严默轻轻鼓掌。

    台下好多人羞愧地低下头,但后来加入和自觉受到不平待遇的人则昂首盯着严默,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我想如果我和原战没有离开这么长时间,大概这些问题还不至于这么快爆发出来,就算有奸细挑拨,可如果你们心中没有这样的意思,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闹腾起来?”严默语气始终温和。

    可他越是温和,台下的人就越是害怕,就算觉得自己没错的人也只是在硬撑着。

    很少有人不畏惧强权,尤其对方还有鬼神莫测的能力,严默在九原已经被神化,可以说九原有今天八成都是严默之功。再加上由爱生敬,由敬生畏,九原人面对严默恨不得跪舔,就算知道对方处事公平,可还是会从骨子里畏惧他。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祭司大人生气了,这个事实让他们惶恐不已。

    原战也走到严默身边,大手霸道地搭在他的腰上,给予他全部的支持。

    严默环视下方众人一圈,“你们是不是觉得普通人就不如神血战士?”

    众人没敢回答,但看很多人表情,答案已经不用明说。

    “蠢货!”严默骂出来,“你们当我传给你们的训练法是外面那些势力的普通战士训练法吗?那是祖神亲自所授,是我以极大代价恳求祖神特意传给我们九原人的特殊训练法!”

    “哗!”台下众人终于发出声音。

    “想要知道我传给你们的训练法有多特殊?”严默冷笑,“战,弄一块巨石出来。”

    原战依言而行,台下迅速“长”出一根柱形巨石。

    严默手一扬,一道看不见的气流冲向巨石!

    “啪啦。”巨石被拦腰砍断。

    台下众人:……发生了什么事情?祭司大人做了什么?

    严默又扬声:“前排的人注意了!”

    注意什么?前排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祭司大人再次扬手,这次他们清晰感觉到一股大力向他们推来,不管是神血战士还是普通人全都站不住脚地向后飞出。

    众人:“啊啊啊!”所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祭司大人是在教训大家吗?可看着也不像啊。

    那些被推飞入后面人群的人没有一人受伤,全都要么借助他人之手、要么自己爬了起来。

    严默这还不够,双手连推,把站在最前面几排的人推得不住往后推。

    “这是什么能力!?”终于有人喊了出来。

    严默收手,等所有人全都站稳后,才扬声说道:“我刚才没有使用任何神血能力。”

    “啊?!”

    “这只是训练法到后期的一种力量运用,训练法分初级、中级、高级,神血战士学了可以提升神血能力,普通人学了就可以跟我一样发出这样无形的气流。如果你使用武器,就可以发出剑气、刀气,伤人于无形。只不过普通人想要练出气感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但只要练出来了,就完全无惧神血战士,甚至超越其!”

    “祖神在上!”众人被这一变故惊得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好多人都在念祖神和祭司之名。

    严默接着又给所有人致命一击:“目前九原战士和学院中学习的只是初级训练法,初级训练法虽然不能立刻让普通人使出气流,却是打基础的重中之重!我一直在观察大家的训练情况,本来准备等大家都练得差不多后就把能练出气流的方法交给真正忠于九原的战士,可是九城聚会出事,我和大战被迫离开东大陆,直到前一段时间才能返回。”

    严默忽然沉默。

    原战多了解他呀,慢腾腾地接上道:“你们让祭司大人还有我失望了,但也让我们看到了谁真正忠于九原,谁又是一直心怀异心。如果你们觉得九原没有奴隶、事事公平等规则不好,任何人都可以离开,只不过离开的人今后也别想再回到九原,包括他的后代!”

    “对于已经离开的人,如果他学过了九原的训练法,我会追回。祭司大人从祖神那里以极大代价交换来的训练法只会教给真正忠于九原的人,尤其是他准备传授的练气秘诀。本来祭司大人是想大范围传授,只要忠于九原就可以传给他,可经过这大半年的考验,嗯,这应该就是祖神给予大家的考研了吧,只可惜有些人没能通过。所以作为首领,我决定,那练气秘诀和今后更高级别的中高级训练法只会传授给发了魂誓、以及有功之人!”

    换言之,想和以前一样全员都得到初级训练法那是不可能了!

    九原人悔吗?

    他们都要把肠子悔青了好吗!

    偏偏他们的首领像临时想起来一样又加了一句:“哦,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高级训练法可以让神血战士轻松突破十级,这点只要看我、看九原有这么多十级战士就知道了。”

    众神血战士和他们的族人:……离开的人好蠢!我们也好蠢!

    好多学生和战士都哭了:首领大人,祭司大人,我们错了!求传授能突破十级的训练法!求练气秘诀!

    不管是神血战士还是普通人,外面那些势力的人说得再好听,能有祖神亲自传授的训练功法吗?能让普通人都练出不弱于甚至强于神血能力的气吗?更别说九原的功法可以轻松突破十级!

    十级啊!

    严默再次开口,说的话再次震翻了在场所有人:“结合练气秘诀和训练法,普通人一样可以达到半神甚至更高级别。”

    我操!我操操操!

    九原人疯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