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2章 章回60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突然昏迷,被小黑背着的巫果没过多久突然发出刺耳的嚎啕声。

    “呜哇——!”

    骨鸟中的人全都捂住了耳朵,就连严小乐也不例外。

    巫果的哭声不但刺耳,更直接刺入灵魂。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巫果会哭成这样?

    原战对小黑伸手,让他把巫果给他。

    小黑忍着脑袋抽痛的痛苦,把背筐从身上解下,交给他。

    原战试图阻止巫果的哭嚎,抱着严默探头一看,这小子根本没流眼泪,就是在干嚎。

    “闭嘴!”

    “咿呀哇!”

    “闭嘴!”

    “哇啊——!”巫果看大家听不懂他的话,急得哭得更大声。

    小黑鼻孔里流出鲜血,双眼赤红地喊:“危险!能量!弟弟!”

    严小乐也发出“咔咔”声,在场也只有这两只能稍微“听懂”巫果的意思。

    原战想要问个清楚,可小黑却因为脑域猛然受到强烈刺激,再喊完那三个词后就昏了过去,被他身后的猛接个正着。

    “咔咔!”能量!我们去下面!去下面!严小乐不住用手指指着下方不远处的赤红色岩石巨城。

    巫果急得要真哭出来了,就在严默昏迷的刹那他突然感觉到他默爹的灵魂在迅速远离他们,远到他几乎感觉不到的地步,接着那份本身就因为距离而变得微弱的连接忽然就没有了,就好像他默爹到了一个他无法到达的地方,又像是灵魂彻底消失。

    巫果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他把自己的魂力努力向严默延伸,他们是父子,是真正的血脉传承,他诞于他的腹中,两人还都拥有生命能量,除了未来会出生的弟弟,再也没有人能比得上他和严默的亲密,就是原战也不行。可是他完完全全感觉不到他的默爹了,更可怕的是当他催动自己的生命能量想要拉回严默时,他突然感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极为可怕的力量!

    他只是窥视了一眼,不,他连看都没有看到,只不过刚刚想要重新建立起他和严默之间的联系,那联系就被毫不留情地切断,而他的魂力也被彻底踢出。

    他哭嚎不是想要引起他人注意,只是他头疼得太厉害,而婴儿的身体只能让他用哭嚎来发泄。

    就在巫果绝望时,他忽然又感到一股力量涌入他的灵魂,那么亲密、那么依赖,还有点小调皮。

    他一下就反应过来,是弟弟!自从他出生后就彻底陷入深眠的弟弟醒来了,他找不到爸爸,就找他了。

    可那么活跃的意识……不对,弟弟不是醒过来,弟弟是要降生了!

    巫果根据自己降生的经验,第一直觉就是弟弟出生需要大量能量!

    而要找到并唤回默爹的灵魂也需要大量能量。

    于是他向父亲、向骨鸟中所有灵魂发出嚎叫:要能量!要大量能量!我们要救回爸爸,弟弟就要出生了!快准备起来呀!

    原战也感觉到了什么,他听不懂巫果的魂力传达,可是他听到了曾经听过的软嘟嘟的小儿子的声音。

    “爸爸,父亲……”

    “嘟嘟?”原战连忙看向严默的腰间。自从严默说嘟嘟已经不需要精血和能量浇灌,安全起见,就把嘟嘟连同育儿袋放入了他的空间中。

    可默的能力升级了,他原本系在腰间的小包已经看不到了,换句话说除了严默本人,其他人都别想拿出育儿袋。

    也许是父子心连心,就算不在同一个空间,他仍旧感觉到小儿子的不安和挣扎。

    嘟嘟在不安和挣扎什么?原战看着双眼紧闭的严默,急得额头上青筋崩起。

    巫果的干嚎也让他明白了什么,“是嘟嘟要出生了吗?”

    巫果:“呀!”

    看巫果用力挥动手脚,原战肯定了,嘟嘟这次不止是醒来,而是真的要出生了。巫果和嘟嘟某种意义上算是双胞胎?两兄弟间的灵魂联系比他们父子间更紧密,巫果如果确定那就基本没有错了。

    可是严默还在昏迷,放有嘟嘟的育儿袋还在他的空间里。

    原战不知道那个空间能否让嘟嘟顺利出生,可他下意识地就是知道嘟嘟需要他们,就像当初巫果出生需要他们两个父亲都在场一样。

    “巫果,是不是你默爹和你弟弟都需要大量能量?”原战猜测地问巫果。

    巫果用力蹬脚,“呀!”

    原战迅速抱起严默,命令严小乐:“指路!”

    严小乐:“咔?”

    “你刚才不是说火城地下有好吃的能量吗?带我们去!”

    严小乐懂了,大脑袋飞快点动。

    原战又吩咐猛和乌宸,“你们把小黑救醒,我们需要他。”

    小黑精神力特殊,严默没醒,他们需要小黑做巫果和严小乐的翻译官。

    多比诺米这会儿已经扫描完严默的身体和大脑,可是他有点不敢说出扫描结果。

    原战目光扫到他,直接问:“诺米,你看出了什么?”

    多比诺米不想打击大家,但是他也不能就这样隐瞒,只好板着童音道:“默爸爸的大脑活跃度很高,但是我发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

    “什么东西?”

    多比如果是个人,这时候小眉头肯定皱成了一个山字,“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多比诺米!”原战微微提高声音。

    多比看大家都在瞪他,没再敢拖延,直接说道:“默爸爸的情况像是在上星际网。”

    众人:“哈?啥网?”

    多比解释:“星际网,一种传说由超级文明构建并覆盖全宇宙的星际网络,通过连接端口进入。”

    众原始人:“……”

    多比沉默一会儿,“用你们能理解的方式说,就是利用某种工具,可以让灵魂进入另一个异常广大的世界。”

    众人虽然还不是很懂,但多少明白了一点严默此时的处境,二猛张嘴就道:“默默会死吗?”

    乌宸一脚踹在他小腿上。

    跟出来玩的拉莫聆低头。

    其他人都怒瞪二猛,猛却只看着乌宸发出尴尬的笑声,“我就是随便问问,我们的祭司大人怎么可能会死,对吧?”

    猛求救地看向众人,没一个人愿意理他。

    猛很伤心,低下头不说话了。

    原战这时心都放在严默身上,如果是平时,他一定能从猛和其他人的态度发现什么。

    苏门担心道:“多比,师父他不会有事吧?”

    多比围着严默盘绕,“有没有事我不知道,但他没死是真的。”至少现在没死。

    原战问多比:“你是说默的灵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哪里?神的世界?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不是神的世界,也不对,如果按照文明等级,说那是神构建的世界也没有错误。可有一点很奇怪,想要进入星际网必须有连接端口,虽然飞船里有,但那里的连接总端口被打坏了,就算能修好,一旦连接上星网,因为你们都没有合法登陆身份,上去就会被星际网驱逐,还会被磐阿家族知道。默爸爸应该不会做这种蠢事,再说他要是修好了端口,我也不可能不知道。”多比诺米想不通,盯着严默的脑波反应想出了神。

    原战和其他人都听得稀里糊涂,原战看多比有深思的趋势,连忙喊住他,把自己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多比回神,“如果默爸爸只是上网,那他只要离开网络就能醒来,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上网。”

    “能叫醒他吗?”

    “你可以试试,但我觉得效果不大。”

    原战叫了严默好几遍,拍打脸蛋、喷水、掐捏揉都上了,也没能把人弄醒。

    原战严肃考虑了半秒钟,低头。

    众人:……嗷嗷嗷!亲上了亲上了!

    原战很认真地给严默吹气、按压胸口。

    乌宸看得嘴角抽搐,首领真的不是在占师父的便宜吗?这是给还有心跳和呼吸的人使用的急救法吗?总不会他记错了吧?

    严小乐蹲在原战面前,看得可仔细。

    叶星忍不住戳他:“你看这么仔细有什么用?你又吹不出气。”

    严小乐转头,“咔咔!”我能!

    为了证明他能吹出气流,他对着叶星猛地吹了口气。

    “砰!”猝不及防的叶星飞了出去,一下砸在对面骨鸟骨头上。

    “严小乐!”叶星气得大吼,跳起来就叫:“你作弊!你根本不是吹出的气!”

    严小乐扭头,就是吹出来的!

    原战已经特别特别认真地给严默吹了好一会儿气,吹到后来嘴巴就贴在上面不肯挪位了。至于按压胸口的那只手,更是伸到衣服里面就没拿出来过!

    围观者发誓他们看到他们首领大人把舌头都吹进去啦!

    唯一真不懂的苏门:“首领在干什么?”

    桑叶猛然醒悟,赶紧去捂小朋友的眼睛,被苏门扒开手指。

    倒是巫果叫得越发凶狠起来,“呀呀!”能量啊能量,你们在耽误什么?不要以为我没听见,火城就在下面,那里肯定有大量的元晶,天哪,我在这里都感觉到一股磅礴的能量就在下面,你们都感觉不到吗!

    小黑醒了过来,一醒来就听到巫果大叫,不由呻/吟:“巫小果,闭嘴啦!”

    巫果:“哇呀呀!”

    小黑很想帮助他提醒首领,但看首领“救人”救得那么投入,他张了几次嘴,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原战在试图弄醒严默时,忽然感到了一股心安。

    似乎他的默在告诉他,他没事,很快就会醒来。

    他放心了,相信了自己的直觉,等他亲吻到对方的嘴唇,这种安心感更加强烈。

    他一开始真的只是想要感觉一下对方还活着、还在呼吸而已,可是嘴巴一贴上去就舍不得放开了。

    没有来得及吞下的口液从严默口角流出。

    原战跟吃什么好吃的一样,把对方的舌头裹入嘴里……

    “啪!”响亮的巴掌声在骨鸟中响起。

    严默用力推搡紧紧抱住他的人,扭头不肯再亲,他舌根都麻了好吗!

    刚才他是完全失去了知觉?否则怎么会被亲得口水都流出来他还没能察觉?

    对了,奖励!还有嘟嘟!

    “脏死了!小牲口,你有完没完?跟你说了几次不要在我睡着时亲我。”严默按住那只在他怀里乱摸乱捏的贼爪子,一边试图坐起,等他看清周围一圈脑袋……

    “原战——!”亲昵的小抱怨口吻立刻换成了狮子吼。

    严默气坏了,用力擦抹嘴唇,掏出那只贼爪就用力丢了出去,这混蛋竟然敢当着他所有徒弟的面这样亲他,还乱摸!

    原战皮厚,被揍了,只舔舔嘴唇,道:“有用。”

    什么有用?严默还没来得及问,就被狂喜的徒弟们给包围了。

    “师父!你没事啦?”

    “太好了,我就知道师父不会有事!”

    “默默,多比说了你去见神了,你见到了吗?他跟你说了什么?”

    “师父,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咔咔!”

    “默爸,快说,你刚才是不是上星网了,你怎么上去的?是不是被发现是黑户给踢出来了?”

    严默被吵得头疼,举手吼:“都给我安静!”

    右手发亮,脑中新讯息出现。

    ——提示!被流放者与最高管理者协商,用人渣值减五千万点的奖励交换最终奖励,可得到最终奖励的基本条件没有达成,经过规则判定,被流放者想要提前得到最终奖励必须重新签订新的契约。是否同意?

    严默:同意。

    ——新契约内容如下:被流放者的最终奖励项目为复活自己的孩子严煦,严煦提前出生后,寿命初始值为一百天。

    严默变色:寿命初始值只有一百天是什么意思?

    指南自然没有回答他,可它后面展示的信息也算是变相解释。

    ——今后,被流放者的行为将不止会增减自身的人渣值,其行为点数也将成为其子严煦的寿命值。

    严默忍住往下看。

    ——换算数额一点为一天。举例:被流放者如被减去10点人渣值,严煦寿命就会增加十天。如人渣值加10点,严煦寿命也会被扣除十天,如寿命值被扣到零,其也将真正死亡,且不能再通过指南奖励复活。

    注1:此新契约内容没有结束期,被流放者就算清除全部人渣点数,之后的行为也将影响严煦的寿命值。

    注2:用其他方法再次复活严煦**,只要原灵魂进入该**,仍旧会受本指南规则约束。

    严默:“操!”

    所有人一起看向严默。

    严默抹把脸,算了,往好处想,如果他的行为没有太多减点,那嘟嘟的寿命只要不出意外,活得跟他一样长不成问题。而只要时间足够,他们将来一定会想出办法彻底脱离指南的监控和影响。

    ——被流放者是否同意新契约内容?

    严默没有犹豫:“同意。”

    就在这时,变故再起。

    严默的身体突然迸发出极为刺眼的光芒,连原战在内都不得不闭上眼睛。

    光芒冲天而去,在半空如扇形散开,就算是在白昼仍旧显眼至极。

    严默一看情况不妙,这么强烈的光芒,他的隐身祈愿恐怕都没用了,忙操纵骨鸟落地,并收起骨鸟。

    可他身上发出的光芒并没有立刻消失。

    因为严默的愿力,骨鸟飞到火城附近时一直无人发现,他昏迷后,隐身效果也没有消失,貌似说是多长时间就能坚持多长时间,可在碰到如此强烈的光芒后,提供支持愿力的预支能源提前耗尽,隐身效果也告结束。

    既然已经有可能被人看到,严默也就没浪费能源继续使用隐身愿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