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3章 章回60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火城中不少人都停下了脚步,还有人听到外面的叫喊声,特地从屋里跑出。

    所有人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里七彩的光芒冲天而起,灿烂得如同几十个彩虹自带炫目效果的纠缠在一起。

    “那是什么?”

    “神灵降落?”

    “宝贝出世?”

    “走,过去看看!”

    一喊二,二喊四,涌向城外的人越来越多。

    平民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更不用说火城上层。

    火城城主站在高台上对身边人下令:“立刻让高云带人过去,必须赶在其他人前面!我要知道那是什么,让他务必带回来。”

    “是。”

    火城城主下了一道令还不放心,又叫一人传他命令,让大王子带战队把发现光芒的地方给包围起来,不准其他人进入。

    火城神殿。

    这里没有任何建筑,只有密密麻麻的火池和水池,彼此之间有极为狭小的道路相通。

    只有最中间也是最大的火池前有一块不小的空地,从外面通向这里的路也是最宽的。

    熊熊火焰在池中燃烧着,火池中立着一座诡异的神像。

    神像整体体型看起来像一个人,但他的表情却异常痛苦,身体更是焦黑如碳,四肢扭曲,双手在胸前合拢,看起来就像是被火活活烧死的人类。

    流焰跪在神像前的空地最前方,低声乞求:“神啊,赐予我更强大的力量吧,我愿意用最隆重的祭礼献祭!”

    流焰招手,神侍和神殿护卫压着一群不下百名的奴隶进入空地。

    献祭必须他亲自动手,流焰让护卫把那些奴隶一个个送到他面前。

    “砰!”

    “啊——!”

    “救命!救命啊!”

    “大人,饶了我,大人——!”

    流焰抓住那些被捆绑的奴隶,举起来一个个抛进火池中。

    呼啦,那些火焰如活的一般扑上被扔进来的奴隶。

    奴隶发出惨叫,死命挣扎,可是火池下面也不知有些什么,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凄厉至极的惨叫声淹没了这片火池,肉被烤炙的特殊味道开始在空中弥漫,逐渐浓郁得让人恶心。

    神侍和护卫没有一个人劝阻流焰,更没有人觉得这种献祭有什么不对,他们不说神情狂热,可看被投入火池的奴隶的目光就像是灵魂被升华一般,竟然都流露出了愉悦和欣慰的表情。

    前期投入火池的奴隶只是开胃菜,真正的献祭还在后面。

    两名昏迷的男子被带入空地。

    后面还跟着一个抱着婴儿的蒙面神侍。

    “只有这么几个?”流焰一看人数这么少,当即不高兴地呵斥道。

    神侍跪地,“大人,上次献祭已经让城主不太高兴,另外两位祭司大人也不同意再开献祭,我们没有他们的武力支持,想要弄到高等级的神血战士和城主一系的血脉……太难了。能弄来这两大一小,已经是我们的全力。”

    流焰这时正是需要收买人心的时候,心中怒火再盛,也强忍了下来,抬抬下巴,“起来吧,跟我说说这两人的等级和来历。”

    “谢大人宽宏。”神侍站起,“这两人都来自巫城,原本是第八祭司扎列的守护战士,可是因为巫城十二位祭司内斗,他们守护的扎列祭司被杀死,扎列一脉被清洗,他们等级不错,都是九级顶峰的战士,就趁乱离开了巫城。”

    “九级顶峰?”

    “是。”

    “好!好!好!”流焰连说三个好字,脸上总算流露出一点满意神情。“那这个小崽呢?父母是谁?是自愿献祭还是?”

    “这小崽……”神侍上前一步,贴近流焰,压低声音说道:“他是城主的亲孙子,小殿下的侍女刚刚生下的孩子,血脉算比较纯净的。”

    流焰一听竟然是直系的王族血脉,心脏一跳,又是欢喜又是有点担心,“你是怎么?”

    神侍声音压得更低,“我听了您的吩咐后就一直在盯着那个侍女,因为三王妃善妒,这侍女没敢留在宫里,她今早刚刚分娩,身边都没有其他人,我就弄了个奴隶的孩子和这刚生下的小崽做了交换。”

    “好!”流焰用力拍打该神侍的肩膀,“你的功劳我都记下了,八级训练法你明天到我那里拿。”

    神侍大喜,再次跪倒,“谢大人!”

    也就在这个时候,流焰注意到了城外的七彩亮光,“咦?那是什么?”

    火池前的人,包括还活着的奴隶在内,全都转抬头看向那片天空。

    奴隶群众不知是谁突然哭喊了一声:“那是神迹,是神的指示!我们见到了神!我们真的见到了神!”

    而原本悲伤、痛苦、恐惧的奴隶们在听到这样的叫喊后,竟然爆发出了奇异的神采,还有人竟然主动向火池跳去。

    原本还担心奴隶暴动的流焰一看,连忙下令:“拦住他们!”祈愿献祭必须经过他的手,自己跳进去的不算。

    护卫拦得及时,那些剩下的奴隶没谁能跳进火池。

    神侍们看向流焰,神情既激动又羡慕,还有深深的敬畏。不愧是他们的大祭司,就算力量有所减弱,可他的乞求再次引来了神的关注,否则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流焰自己也在怀疑,这可不像是火神的反应,但时机未免太凑巧。

    如果这时有其他诸如城主等人在场的话,他倒可以借此再把身份抬高一些,可惜了。

    流焰想要继续祭祀,可那七彩光芒也引起了他莫大兴趣,弄得他两边哪一边都舍不得放下。

    后来还是那名神侍提醒他:“大人,只要祭品还在,祭祀哪天都可以进行,可像这种特殊的情况……”

    流焰终究暂停了祭祀,也带着人匆匆赶向城外。

    城外野山中。

    九原人瞪着被七彩光芒包裹的大祭司,都不惊奇了。

    哎呀呀,谁叫他们的祭司大人受到祖神和众神众灵的宠爱呢!

    别的祭祀呀大巫呀,想搞个神迹都得累个半死,可他们的祭司大人呢?原来他老人家还跳跳舞唱唱歌,可现在站在那儿骂两声都能招来神光笼罩,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原战抬头看天,摇头失笑。

    他的祭司大人哦,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搞起来动静太大!

    还好,七彩光芒笼罩的时间不算长,至少在火城人赶到前,他们应该有时间撤离。

    严默也很无奈地等到光芒全部散去——太刺眼了,什么都看不清楚,这才从空间中拿出育儿袋绑到身上,仔细查看娃娃果情况。

    娃娃果头顶的小芽晃了晃。

    “爸爸……”

    严默眼眶一热,那个龙脸男没有骗他,嘟嘟真的要出生了,他能感觉得到。

    “是嘟嘟要出生了吗?”原战拥着他低声问,其实他更想问他刚才同意了什么。

    严默红着眼睛点头,“我们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

    “嗯,马上走。火城的人也要赶来了。”

    巫果:“呀!”能量。

    小黑翻译。

    严默也不确定嘟嘟出生需不需要大量能量,但有总比没有好。

    问嘟嘟,他不像巫果,并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只软乎乎地叫爸爸,叫得严默心都软成了一滩水。

    巫果妒忌了,“呀呀!”别只叫爸爸好吗,我也在,你怎么不叫我?

    “巫巫……”嘟嘟意识又开始变得模糊,这次不是沉睡,而是在积蓄力量。严默、原战和巫果都明显感觉到了。

    “先离开这儿!”原战招手,示意所有人跟上他。

    “等等。”严默随手掏出一件原战失败的雕刻品加两根粗大的骨头,对其用生命能量进行改造。

    石雕的人头铁背龙身雕像下接了两条大长腿,那代表长腿的骨头跟原本就长在石雕下方一样,整个雕像看起来天衣无缝,就如自然生成。

    严默又掏出两粒元晶塞入雕像眼睛部位,接着让拉莫聆在两条腿骨上用火城古老文字写了几个字,再整体修改了下,整具雕像竟宛如有了生命般,发出盈盈光辉。

    严默瞅瞅修改好的雕像,阴阴地笑了,“阿战,来,把这两排字给我刻进去。”

    原战问明文字含义,哈哈笑,拍拍爱人的屁股,“默,你太坏了,但我喜欢!”

    严默一脚踹过去!

    众弟子跟着嘻嘻哈哈。

    原战接过神像,突发奇想,“这里是火城,也不知道他们的神长什么样,也许用火烧烧更好?”

    严默同意,原战刻完字,又放出火焰给雕像加了点火烧的痕迹,特别把两行字给深烤了下。

    这时九原的各位谁都不知道,流焰大祭司也在同一时间搞了祭祀,更把严默弄出的七彩光芒误以为是神给他的指示,而这个加了腿的石雕被火烤过后竟然有那么一点点像是火池中那座黑乎乎的神像,偏偏坏心眼的严默还给石雕的两条骨腿加刻了几个字。

    默大祭司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给来淘宝的火城兄弟找点小热闹,可结果却是……

    第一批火城人赶到。

    “我记得就是这里,大家分头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东西。”

    “速度快一点!城主的人就要来了,等他们赶到,我们就连毛都别想捞到一根!”

    “老大!我找到了!快来看!”

    人群一窝蜂冲过去,“是什么?你发现了什么?”

    很快这一行人就发出了惊叹声:“火神在上,这是什么?!”

    “你们看,这上面好像有字。天!竟然是我们火城神殿才会用到的古老祭祀文字!”

    “写的是什么?”

    “别看了,回去再说!不管是什么,肯定是宝贝,快,我们走!”

    “站住!所有人都不准离开!把你们手上的东西全部放下!”

    火城城主派来的人赶到了。

    不久,流焰也亲自带人杀到。

    另一头。

    做了坏事就跑的九原人一行已经快要接近火城城墙。

    原战问严默刚才怎么会突然昏迷。

    严默只说他感应到嘟嘟要出生了。

    原战觉得他没说实话。

    多比诺米想说什么,被严默扫了一眼,乖乖闭嘴。

    原战把这一大一小的互动看在眼中,心想严默不说,肯定有他不说的理由,等晚上他们两个单独相处时再问就是。

    随后在弟控狂魔巫果的叫声催促下,众人不再耽误,决定先去寻找大量能量。

    严默醒了,大家的心情也变得不一样,气氛变得超级轻松写意,众人明明就在火城边上,可那神情就跟出来打猎游玩一样。几个小家伙也开始跑来跑去,看到什么都要招惹一下,主指小黑小乐和二猛。

    嘻嘻哈哈的笑声传开,严默的神情也开始放松。只要嘟嘟能提前出生,他就是付出再多代价都愿意!

    “小乐,你还记得确定位置吗?”原战站在高地上观察地形,刚才在上空他已经记得差不多,现在是在选择从哪里下手比较快。

    严小乐挠挠脑袋,他记得不是很清楚,时间太久了,他脑中记忆只剩下一个大概方位。

    “小乐?”

    严小乐吧嗒吧嗒嘴巴,赌博似地随手一指:那里!

    “东南方?行,我们直接从地底挖过去。”原战看确定了方向,他用脚踩了踩脚下泥土,对周围大大小小说了声:“准备好。”

    声音刚落,原战脚下泥土陷落,出现一个斜入的深坑。

    几小排队,猛怕小黑还没彻底恢复,把他背了起来。

    乌宸自认是大师兄,也把小苏门给背到身后。

    苏门有点不好意思,他带了桑叶,可师兄愿意背他,他怎么能拒绝呢?

    桑叶看乌宸是真心关心下面几个小师弟,也没抢着说照顾苏门是他的职责,甚至他还特意落后一步,让苏门和几个师兄弟待在了一起。

    拉莫聆拍拍桑叶,对他微微一笑,“兄弟,我们好像还没有接触过?我,拉莫聆,主管九原城中民事,隶属于神殿。你叫什么名字?”

    桑叶还是第一次被一名无角人主动亲近,有点不自在地闪了闪,又硬忍住,**地回答:“桑叶,苏门大巫的侍卫头领。”

    “哦,原来是桑叶头领,兄弟,你在西大陆有伴了吗?如果没有,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你喜欢什么样的?高的矮的?丰满的还是苗条的?我们九原品种丰富,从男人到女人、从雄性雌性到无性,你要什么性别我都能给你找出来。对了,你是喜欢人,还是喜欢鸟?或者鱼、蛇、熊、狼、猴、马、龙……?你就是喜欢虫子我们也有,还有植物类哦!”

    桑叶:“……”

    叶星和萨宇听到拉莫聆的说话,偷笑,忙绕过两人,上前要抱小黑,被严小乐把背筐抢了去。

    严默也听到了拉莫聆的介绍,不由好奇。王子殿下这是开始兼职做媒公了吗?

    严默目光又瞟向乌宸和猛,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两人的气氛也有点奇怪?本来这次他没有打算带上猛,猛已经去过一次巫城,可猛在听了成员名单后死活非要赖着跟上。想到猛作为斥候还是相当优秀的,严默最终还是同意带上了他。

    对了,上次乌宸有什么事要告诉他,却被猛捂住了嘴,乌宸那时想跟他说什么?回来后他没想起这事,乌宸也没特地跟他说,为什么?是因为事情不重要了,还是……?

    原战眼带笑意地回头看看他的大宝贝,还有他家大宝贝的一群小宝贝,恍然间总觉得好像还少了谁。

    九原城。

    “桀!默默,我回来啦!”九风把咒巫丢下就跑去找严默。

    咒巫扶着老腰站起,气得嘴角扭曲,“臭小鸟,敢丢我。本来想告诉你严默他们去了巫城,现在……哼哼,你慢慢找吧!”

    可怜的九风找了一处又一处,找到天黑都没找到人,等他终于得知严默和原战带着一群小的已经出发去巫城时,他伤心坏啦。

    “桀!默默,你带那么多人去玩,为什么不带我?”九风小爷生气了,连休息都放弃,直接化作一道闪电消失在夜空中。

    鲲鹏王闲极无聊,看看九风消失的方向,伸了个懒腰也跟了上去,他总觉得跟着那个默巫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