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4章 章回60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有原战在,就跟有了一台异能控制的超级挖掘机,还自带寻向、回填和通气的功能。

    巫果虽然暂时失去了寻找宝物的能力,但他对能量的敏感度,弥补了严小乐的记忆缺失。再加上多比诺米的扫描,一行人几乎是笔直地朝火城地底中心行去。

    严默和原战都以为走下去会发现一处元晶矿或者干脆就是一株火元祖树。

    至于为什么一颗树能凝结出各种元晶,严默猜测也许这就是这颗星球的特殊之处,这里的能量结晶不仅仅是能量,还代表了生命,而且能量丰富到可以直接在外界凝结出实体的地步,所以这颗星球才能有余力每隔一段时间都诞生出一枚富含生命能量本源的巫运之果。

    这样富含能量的星球,怪不得那位龙颜男会如此重视,甚至他想,如果没有那位本土古神鸢的存在,也许这颗星球已经定下主人。

    正想着这颗星球南北两片大陆和中心大陆会是什么样子,又有什么样的文明在发展时,原战忽然停止前进。

    所有人都跟着停了下来。

    “前方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原战说出他停下的原因。

    “哦?前面不会是火城的秘密仓库之类吧?”严默看着挡在面前的土壤好奇。

    “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先过去看看。”原战说完,身影从原地消失。

    严默也有办法探查对面,但不像原战这么方便,便招呼大家坐下来休息休息,正好他也有点事想要了解一番。

    严默似无意地走到拉莫聆身边坐下,表情较为严肃。

    想要凑过来的弟子们以为两人有正事要谈,全都自动避开。

    严默用眼角余光往乌宸那边扫了扫,弄了个隔音护罩,问拉莫聆:“那两个是怎么回事?”

    拉莫聆不用看,张口就笑:“你是说乌宸和二猛?”

    “对。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关于他们两个?”

    “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严默斜睨他,“凡是和我弟子们有关的,都很重要。乌宸想要告诉我,但二猛阻止了他,为什么?”

    拉莫聆笑出声,“虽然我觉得这件事还是由当事人告诉你比较好,但是让你这位大祭司事先有个底也比较好。”

    拉莫聆突然加快语速:“乌宸睡了二猛,他想负责,上次他就想跟你说要和二猛结为伴侣,但二猛不同意。”

    啥?!严默呆滞。他再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会凑到一起,而且还是乌宸睡了二猛!

    “乌宸喜欢猛?”他怎么从没看出来?

    拉莫聆低笑,“谁知道呢?不过乌宸要负责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原来和二猛还有些暧昧的男女现在都离他远远的。因为咱乌宸大人说了,他绝对拥护九原一对一的伴侣规则,不但他会遵守,也会让自己的伴侣遵守,如果有人故意勾引他的伴侣,他会严格按照九原规则处置。”

    严默:“……”

    “傻了?没想到你这个大弟子这么阴险?”

    “乌宸哪里阴险了?”徒弟被说,严默不高兴了。

    “是,他不阴险,他是正大光明的狠毒!他那话一放出来,谁还敢再接近二猛?就是二猛自己想要和别人逗逗乐子,都会被别人劝阻和警告,让他作为九原上层一定不能带头破坏九原基本规则。二猛这段日子,啧,战争结束他还磨蹭着不肯回来就是不想见到乌宸。”

    严默摇头,“二猛那性子,跟谁好像都能谈得来,我以前还以为他和你、和原冰……”

    严默一看拉莫聆嫌弃的表情立刻改口,“当我没说!不过乌宸那么稳重的一个人,如果他真的喜欢二猛,怎么会在跟他结为伴侣之前就和猛发生关系,还弄得人尽皆知?”

    拉莫聆没回答,而是神秘兮兮地从腰部扯下一个水囊递给严默。

    “这是什么?”严默打开水囊的塞子,一股熟悉的刺激味道扑鼻而来,“酒!”

    “对,就是这种神奇的液体。你当初说有些果子经过长期发酵会变成一种浓香的液体,让我们不懂可以看看猴子怎么弄的。我们一开始不明白,后来小黑他们和红猿森林里的猿猴们接触,发现它们会把果实储藏到一个洞里,而那个洞就有异香扑鼻。猿猴老大喜欢小黑,就给他尝了一点你说的猴儿酒,小黑醉了两天才回来。后来乌宸他们感兴趣就开始按照你说的大概步骤琢磨着酿果酒,上次宴会时拿出的那一点已经是第三批成品。”

    严默听到这里已经大致明白,“所以乌宸会和二猛发生关系,是因为醉酒?”

    拉莫聆忍笑点头,“小黑其实不喜欢酒味,但他故意把果酒的味道说得有多好多好,结果第一批能入口的果酒酿出来,大家也不管好喝不好喝,全都喝完了。有人醉得快,大家看热闹看得开心,而乌宸平时太严肃太能干,大家想看乌宸醉酒会是什么样,几个大的小的联手灌他酒喝,二猛灌得最凶。”

    “然后呢?”严默想象着那时的场景也笑了。

    “然后乌宸就睡着了。当时大家还很失望,可乌宸睡着也没办法,叫都叫不醒,再后来大家都喝晕了,很多人又哭又笑又唱又跳,闹完了,不少人直接瘫在地上就睡着了,二猛也是其中之一,他那时恰好睡在乌宸身边……”

    “难道?”

    拉莫聆沉痛点头,可嘴角却拉得大大的,“可谁也没想到乌宸睡了一半突然醒来,翻身就骑到二猛身上,把他裤子扒了,直接就把二猛给那啥了,二猛当时哼得那个可怜哦!可当时大家都喝醉了,就算有人还醒着,看到乌宸趴在二猛身上起起伏伏,又听二猛直哼哼,大家还以为他们在打闹着玩,后来二猛哭喊出来让乌宸饶了他时,大家才发现不对,但乌宸那时跟失去理智一样,谁敢去阻止他就攻击谁,大家怕伤了他们也不敢真动手,主要当时大家都醉了,判断力大大下降,等乌宸完事,二猛在床上躺了两天。”

    “……你在笑。”

    “我没笑。”拉莫聆用力抿紧嘴唇,又加一句:“我很同情二猛,真的!”

    严默:……简直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表情。

    “如果当时睡在乌宸身边的不是二猛,而是另外一个人?”

    拉莫聆摊手,“我们问过乌宸同样问题,乌宸不肯回答,只说以后谁再在公众场合给他酒喝,后果自负。据我所知,自那以后,乌宸就没再沾过一滴酒。而且事后,乌宸一直在照顾二猛,并主动提出要接受审判和惩罚,还是二猛这个苦主说算了,大家才没真的审判他,乌宸也就是那个时候说一定会对二猛负责,并公开说了之前那段话。”

    严默不动声色地看向乌宸那边,二猛离他远远的,可乌宸时不时地就转头看看二猛那边,而爱说爱笑爱犯蠢的二猛却低着头只和小黑说话。

    严默叹气,“酒这东西有好处也有坏处,有些人平时看起来好好的,一喝醉那就不是人了,乌宸也许就是平时太正直太正经,喝醉了就把本性中霸道蛮横的一面表现了出来。不过要说乌宸喝醉就随便和人发生关系,我却不是很相信。”

    “祭司大人觉得您的大弟子原本就对二猛有点意思?”

    “何止?你们不觉得二猛对乌宸这个强/奸犯的态度也有点不对吗?如果换了你是二猛,你会轻易放过乌宸?”

    拉莫聆皱眉,“性格不同,想法也不同。乌宸平时人不错,发生这种事情又是因为酒,我可能会狠狠揍他一顿,但也就是这样了,换了原冰,大概会直接杀了乌宸。”

    “不,原冰也不会杀了乌宸,因为他知道乌宸对九原有用,且不是故意犯错,他只会从此无视乌宸,和乌宸老死不相往来。如果乌宸敢跟他提要对他负责,原冰才会杀了他。而二猛……你别看他蠢兮兮的,对谁都笑嘻嘻,但你换个人睡了他再说要对他负责试试,他不把那个人捅个十七八刀,我跟你姓!”

    “您是说二猛和乌宸两个人……彼此对对方都有意思?”拉莫聆惊到。

    “按照他们的性格,排除其他不可能,那就只剩下这一个可能。”严默抬手,示意乌宸过来。

    二猛明显吓一跳,也想跟着过来,又强迫自己坐下。

    乌宸走过二猛身边时顿了下,似乎说了什么,小黑发出笑声,二猛……竟然脸红了。

    拉莫聆看乌宸过来还不想走,被严默瞪了眼,才呵呵笑着离开。

    拉莫聆一过去就被几个小的围起来,显然是在问拉莫聆,严默和他说了什么。

    乌宸在严默对面盘膝坐下,“师父。”

    严默仔细打量这名身高已经超过他的大徒弟,感叹,“你长大了,也比以前看起来更强壮。”

    乌宸有点不好意思,“师父,我已经二十。”如果在从前,他这个年纪妥妥是好几个孩子的父亲。

    严默恍然,“对哦,你已经二十了。”这个年纪有喜欢的人,有想要的人再正常不过。

    “你喜欢原猛?”严默直接问道。

    乌宸慢慢地点了下头。

    严默皱眉,“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犹豫什么?”

    乌宸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他向另外一边看了看。

    严默,“他们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

    乌宸放心,扭过头,低沉地问:“师父,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阿猛,但我在梦里几次梦到他,我……”

    乌宸深色的脸庞慢慢透出一点红来,“我梦到我对他做那种事,每次都很舒服。那天我喝了酒醒过来,看到他就睡在我身边,我以为那也是梦,我脱他裤子时他也没有拒绝,还叫我的名字,我就……”

    乌宸羞愧地低下头,不敢直视他师父的眼睛,“我后来进去了就知道不是在做梦,可我当时也不知怎么了,一点都不想停下来,哪怕后来阿猛拒绝我也没有停,我……”

    严默再次有种不知该说什么是好的别扭感。好吧,他是医生又是当人师父的,平时光教徒弟们做事,却忘记了跟他们解释一些生理常识,他会记得在以后私人乃至学院的教学课程中一定加上这些。

    “师父,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阿猛,但是我想和他过一辈子。”乌宸抬起头,挺起胸膛,非常认真地说到。

    “为什么?”

    “因为和他做那种事很舒服,我想和他经常做,但我不希望他再和别人做那种事。”乌宸很直白也很诚实。

    严默:“……”

    “师父,我希望能得到您的同意。如果您觉得我做得不对,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求您一定要拖住阿猛,我怕他为了拒绝我胡乱找个女人做伴侣。师父,我会对他好的,我用战魂发誓这一生我只会要他一个人!”乌宸特别严肃地恳求。

    严默这才想起二猛也是他徒弟之一,所以乌宸才会想要请求他同意和谅解。

    严默按住额头,“你把猛叫来。”

    “师父?”

    “醉酒不是你做错事就可以得到原谅的借口。如果猛不同意跟你在一起,我不会逼迫他,你也不能。”

    “我知道,我不会逼迫他,我只会缠着他。阿猛贪欢,他对伴侣没有忠贞心,跟谁都能交/配,他以前如果不撩拨我,我也不会做那种梦,不过他既然把我撩拨得睡了他,那以后他就别想再撩拨别人,我会让他舒服个够,可他现在摆明了和我再睡几次都行,但就是不肯做彼此的唯一伴侣。师父,他比我大,却故意勾引我,那他也得对我负责,您说我说的对吗?”

    严默:“……你有没有想过,二猛撩拨你只是习惯使然?他就是那个贱贱的样子,并不一定是真的要和你发生关系,而且我想就算他对你有意思,恐怕也不是希望你睡他。”

    “我知道。”乌宸的一字眉挑起,笑,“但那又怎样呢?事实是他挑起了我的欲/望,而谁在上面那就看彼此的实力。阿猛虽然跑得快,但只要让我抓住他,他就不是我的对手。”

    看着徒弟有点陌生的得意笑容,严默想捂脸。他是不是对几个徒弟都太不关心并疏于教育了?怎么一个个都在向混蛋的道路狂奔?

    乌宸回去,猛故意迎上去狠撞了他一下,才晃了过来。

    严默无语地指指地面,示意他先坐下再说。

    “说吧,这次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来?”

    “啊?”猛一屁股坐下。

    “啊什么啊?你和乌宸是怎么回事?”

    猛先不想说,等知道其他人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后,立刻变了嘴脸,开始跟严默大吐苦水。

    “默默啊,我好冤啊!”

    “哦,怎么个冤法?”

    “乌宸那个小混蛋,就让他睡了一次,他竟然上瘾了,三天两头来缠我,还在全部落宣扬我和他是一对,弄的现在大家都不理我了。”

    严默嘴角抽搐,“所以你不是气他强了你,而是气他想拘束你?”

    猛狂点头,“对!默默啊,祭司大人啊,你说睡觉这种事你情我愿不就好了,只要不找有伴侣的,我这样做就不算违反部落规则对不对?”

    严默:“嗯。”

    “我还不想现在就定下来,可乌宸那小子非逼着我,还要把这事告诉你,你说他可恶不可恶?”

    本来对二猛遭遇还有一点同情心的默大祭司:呵呵!

    二猛毫无所觉,还在大声抱怨,“是我给他睡了,又不是我睡了他,我被他操得屁股流血在床上躺了两天,我说他一句了吗?而且我事后没揍他,也没要告他,这事哈哈笑一场不也就过去了?可他竟然就这么缠上我了!”

    同情心已经变为负数的严默:“既然你不想和乌宸在一起,那么这次为什么非要跟上来?”

    猛噎住,过了一会儿才吭吭哧哧地说道:“都是拉莫聆那乌鸦嘴,他说这次如果我不跟着来,乌宸会出事。”

    “然后你就死活闹着要跟来了?”

    猛还没反应过来,理直气壮地道:“是啊,如果我不来,给拉莫聆那张乌鸦嘴说中了怎么办?”

    严默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管这两人的事情,随他们折腾吧。以他大徒弟乌宸的手腕和能力,某个贪欢又脑抽的二货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才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