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5章 章回60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回来时表情有点微妙。

    “下面有活物。”

    “活物?什么活物,地底人?”严默做出这样的推测是因为原战的表情可不像是只碰见了几只在地底生活的生物,而且他去的时间也比较长,显然被什么耽搁了。

    “不好说,你看到就知道了。”

    原战这次没有选择直行,而是偏离原来道路约45度角,走了大约两三分钟,一道散发出淡淡黄/色光芒的天然通道口和原战弄出的通道相接。

    一进通道口,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浓郁庞大的能量扑面而来。

    往后退一步,那感觉便消失了。

    “这是?”拉莫聆都惊讶了,他试着来回走了好几趟,不解地问:“为什么?”

    其他人都知道他在问什么,他们也有相同的问题,自然而然,所有人都看向他们无所不能的祭司大人。

    严默也尝试了两次,确定自己感觉没出错,虽然他也不清楚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区别,但他好歹能推测出一二,“也许这个通道是某种天然阵法,或者这通道里有什么物质,让地底能量不会外泄,只有一些对能量特别敏感的人才会隐隐感觉到,比如巫果。”

    “师父,什么是阵法?”叶星好奇地问。严默的能力让他们对他说的词有模糊概念,但涉及到较为复杂的概念,他们就需要更深入的了解,有些人听过就算,有些人却喜欢刨根究底。

    “阵法啊……正好这次出去我对这个世界的能量构成和使用方法等有了一点感悟,原本想自己琢磨出一点规律后再教给你们,不过现在也能跟你们说说大概,你们平时修炼时可以自己尝试感悟,但不要迷失,如果出了问题,一定要立刻告诉我。”

    在场的除了原战和桑叶,其他可以说都是严默弟子,当下全部应承,叶星和小黑催促他,“师父快说!”

    严默略一思考,说道:“在我使用能量和施展巫术的过程中,我发现任何过程都形成了一种图纹,我称它为能量传导阵图。比如当我用自己的能力说话时,我的声音发出的声波会产生一种声纹震荡图,利用这种声纹,我的能量被传导出去,同时该阵图激发了我的能量,让它出现我想要的效果。”

    众人若有所思,就是原战都站在洞口仔细聆听。

    严默继续道:“如果你们仔细观察,会发现万物生长都遵循着一些特定的规律,这些规律其实都可以用图纹代替。还有万物的构成,看似千姿百态,但也都是由一些基础图纹构成。比如人体构造,我们的身体体系就是一幅幅复杂的能量传导图,互相影响又可以各自发挥作用。打个比方,比如母亲有子宫并有完整的生育能力才能生下孩子,这个构成就是一种不同于雄性的能量阵图,而一旦生育系统出现任何问题,相当于阵图被破坏,从而导致孩子也无法出生。”

    众人下意识摸摸小腹,就连严小乐也一样,多比诺米则是把严默的话全部录下,并开始按照他的逻辑开始推理分析。

    严默接着说道:“土壤种植植物也一样,土壤和植物的构成阵图都不一样,所以不是所有土壤都适合任意植物,只有阵图没有排斥,且有互相帮助作用的情况下,某种植物才能在某种土壤中茁壮成长。其中土壤和植物需要的营养成分……就是水多水少、埋深埋浅、含氧量、含各种元素量都有规定,这些也都是阵图的一部分,一旦阵图不完整、被破坏,那种植物就算在适合的土壤中也会生病或死去。”

    原战忽然转头望向通道内,但什么都没有发现。

    严默还在跟弟子们上课:“后来祖神赐我许愿的能力,我尝试缩短词语后发现,有时我并不需要说出所有的话语,只要掌握好几个关键词,而相同的能量、目的会出现相同的图纹,于是我想,这种能量传导图纹是否有基础图纹,如果掌握了最基本的能量图纹,是否就可以任意组合传导阵图,而一旦我能任意组合阵图,那么我是否可以不用再被限制于能量种类?”

    严默一顿,给大家画了一个大大的肉饼,“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掌握这种阵图,如果阵图的作用是弄出一缸水,那么不管什么能量充进去,其激发的结果都是得到一缸水,不过会多少不同而已。”

    众弟子们大多理解了,叶星说话都结巴了,“师父,您这样说,那不是说如果我们能掌握您说的能量传导阵图的基础,并且会自己组合的话,那我们就能不限制于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任何一名神血战士的能力?”

    萨宇眼睛睁大,他对此最关心,因为他的能力是貌似最没用的人体发光,不能攻击也不能防守,只能在晚上充当光源,这让他十分苦恼,也是他苦心研究骨器的原因之一。

    “对。”严默给予肯定,并看向萨宇,“每个人的能力都有其特殊的地方,你的能力不是没有用,而是我们还没有找到使用它的正确方法,等回去后,你先跟我一段时间,我试试看能不能破解你身上能力的能量图纹。”

    “谢师父!”萨宇狂喜。

    叶星羡慕妒忌,小黑也眼巴巴地看向严默,苏门只默默地投注“师父好厉害”的目光,其他几个直接围住严默,乌宸大了,不好意思上前,但二猛脸皮厚,拉着他就往前冲,口中还跟着喊:“默默你不能偏心,也得指点我们啊!”

    严默莞尔,揉揉严小乐故意伸过来的光脑袋,“好啦,只要你们能把自己手头上的事安排好,其他时间都可以来找我,这样,以后每天晚上七点到九点,你们一起来,我给你们上课。”

    “你说的很有意思,我以前也察觉了一点,但一直不明白那是什么,但被你这么一说,我终于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了。”

    “谁?”严默抬手,示意所有人噤声。

    原战悄无声息地站到严默身后,有谁从刚才就在观察他们,但他没有找到对方。

    其他人没有听到那句话,但严默和原战的态度,让他们不敢轻忽,瞬间形成可攻可守可彼此互助的站位。

    “你能再说得详细一点吗?比如你觉得构成火的图纹是什么样的?”

    “我能知道你是谁吗?”严默柔和了声音。

    “哦,你在对我使用你的能力,我看到你口中吐出的你所说的声纹震荡图了。真有意思,以前我还以为那只是一种气浪,你知道温度高的地方都会有一种气浪产生……”那个声音念念叨叨,听不出年纪,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了好一会儿。

    严默耐心等待。

    “你来吧,我允许你见到我,只有你。如果你说的让我满意,我会送你一些你们人类喜欢的东西。”

    严默没动,“我不会一个人去见你,我也不放心他们留在外面。”

    “哦,胆小的小老鼠。”

    “是的,我很胆小。”

    声音似乎没有想到严默会承认自己胆小,愣了一小会儿,突然哈哈笑起来,“我开始喜欢你了,你带着你的人一起进来吧,让你那个会打洞还不怕火的战士和那个拥有半神力量的骨兵老实点。”

    严默挑眉,对方能看出原战和严小乐的实力,口吻还这么轻松,那么这位神秘者的实力可想而知。

    看到严默对自己示意,原战让大家收起骨灯,跟在他后面走入前面发出黄/色淡光的天然通道。

    那个声音又开始念叨了:“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上面的人类已经遗忘了我们,不过这很好,我们也不想和他们接触。你们能找到这里让我很惊讶,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过来,所以才让那个打洞战士窥探了我的王国后还来去自如,我本来准备只要你们走进通道,我就留下你们,人类肉质鲜嫩,作为口粮还是很不错的。”

    严默:“……”

    “那个打洞战士应该感谢你,他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我不可能让他离开,我跟过来就是准备在他说出秘密前杀死他。可是你很……特别,你明明还那么弱小,竟然已经能窥探到天地最大的奥秘,我还以为只有我和那几个老不死的能看到呢。啊!小家伙,看来你一点都不弱!”

    严默的手刚好放到墙壁上,闻言立刻缩回手。

    “哦,迟了,我已经感觉到了,你竟然身怀生命能量!火神在上,那能量丰沛得连我都忍不住动心,你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多生命能量,那么浑厚,我都要以为你是新的生命之神了。嘿,小家伙,你要不要做我的王后?虽然你长得丑了一点、小了一点,但看在你拥有生命能量还那么聪明的份上,也不是不能考虑。”

    严默:“……”

    其他人不知道严默一直在和那个他们听不见的声音交谈,乌宸等人观察通道,发现该通道只入口处像是天然,但走了小段距离就会发现洞内高低宽窄均等、墙壁平滑整齐,怎么看都不太像是天然通道。

    最奇妙的是这条通道的墙壁中有发光的物质,那物质与岩石土壤混成一体,感觉整个通道都在发光。

    光芒不刺眼,就像是低瓦数的黄/色灯泡。

    走着走着,通道已经不再单一,如树枝般出现了数条岔路,而每条岔路上又衍生出许多岔路。

    “在往前,我们就能看见那些地底活物,我们现在走的这条通道就是它们的……部落道路。”原战想了半天只好用了部落这个词。

    严默把那个还在不停诱惑他说服他的声音抛到脑后,问原战:“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原战手指通道墙壁上一排貌似通气孔的小洞,示意严默贴过去看,“往下看你就知道了。”

    严默依言走过去,眼睛贴近小洞,往下看去。

    其他人也都好奇地凑过去,小洞多,足够他们一人一个看个清楚。

    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世界。

    之所以说它巨大,是因为严默看到了底部,却看不到边际。

    他们所在的通道就是这个地下王国中的道路,还只是其中一条。无数发出淡黄/色光芒的通道以一种特殊规则,整齐地悬挂在空中,通道和通道相连。

    因为角度关系,严默看不到自己所在的通道连通到什么地方,但只他看到的那些如同未来世界多重高架桥的通道,就能推测出这些通道十有八/九全部都相连着。

    而每个通道连接点都有一座巨大、粗壮、发出不同光芒的柱形建筑。

    柱形建筑有大大小小的窗口,一层又一层,每隔几层就会一条通道从某个窗口延伸出去。

    这些柱形建筑分布在整个地下世界中,密密麻麻,就如同人类的城镇。

    “天!祖神在上!”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叹。

    “咔咔。”我……好像见过这里。严小乐敲打自己的脑袋。

    “你们不要乱走。”那个声音又冒出来了,“我已经派出引路兵,他会为你们带路。还有那个骨兵,不要以为它变小了我就忘记它了,这次它再敢抓我的臣民吃,我一定会把它扔进地心!”

    严默瞅向严小乐,严小乐还什么都不知道,贴着墙壁小洞看得津津有味。

    “咦?我又感觉到了生命能量,除了你,还有两个……”

    严默迅速从墙壁上退开,又不动声色地让所有人后退。

    这个声音似乎能从通道墙壁上感觉到他们的能力……严默忽然想到一点,低头看大家的脚,所有人都穿着鞋子,除了严小乐和原战。看来是要皮肤直接接触到通道,那个声音才能判断出他们的底细。

    “那些地底活物来了!”原战闪身跨到了最前方。

    严默也有所感,抬头望向前方。

    就见前方通道内从一条岔路走出一列……火红色的大蚂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