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6章 章回60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蚂蚁会说话吗?

    它们会,只是交流方式和人类不同而已。

    于是一行人中只有严默能和蚂蚁兵交流。

    蚂蚁兵对严默还算尊敬,只说话一板一眼:“王的客人,请跟我们来。记住,路上请不要乱走,如果因此出了任何事故,我们将不负责你们的安全。”

    那个声音还在跟严默解释,严默没说他能听懂蚂蚁兵的话,对原战等人默默一点头,示意所有人跟上他。

    蚂蚁兵分成两支小队,一队在前面带路,一队跟在他们后方,似乎很怕他们乱跑。

    他们踏入了蚂蚁的世界,之前他们没有碰到一只生物,可跟着这支蚂蚁兵后,他们很快就看到了其他蚂蚁。

    这里的蚂蚁全都身体火红,体形有大有小,小的比常见的黑蚂蚁还要小一半,大的能超过五厘米。

    “好多蚂蚁。”拉莫聆嘀咕,揉了揉冒出鸡皮疙瘩的手臂。

    他们都不是娇弱的女孩子,很多人更是经常在野地里来回,但这么单纯地看到这么多蚂蚁在身周爬行,仍旧会感到一点不适。

    严默警告他们:“不要动这些蚂蚁,这里的蚂蚁应该和虫人族一样,都属于智慧种族。”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是所有都是,只有战士才算具有智慧,其他的大多都只是普通火蚁。不过不招惹它们是对的,我们火蚁族攻击性很强,如果有任何生物敢伤害任何一只火蚁,就会被群起攻之。”

    “你是雄性王者?我以为蚁族都是雌性王者。”严默忽然道。

    “那是普通蚁族。如果你答应做我的王后,火蚁族的秘密将对你全部敞开,来吧,小家伙。”

    “做你的王后有什么好处?留下生蚂蚁吗?”

    “哈哈哈!”

    原战握住严默的手,表情不太愉快地看向他。

    严默捏捏他,“等见到那火蚁王再说。”

    他有种奇怪的预感,嘟嘟能否安全出生,和这个只闻声音还没见到面的火蚁王有很大干系。

    在蚁兵的带领下,他们似进入了之前看到的圆柱形城市,这里的蚂蚁更多,大家貌似都很忙碌。

    严默听到它们在交谈,那些蚂蚁对他们非常好奇。

    “师父,它们在盖房子吗?”没有密集恐惧症的小黑几个盯着那些忙碌的蚂蚁看得目不转睛。

    “爸爸……”严默听到嘟嘟叫声,没有留意到徒弟们的问题。

    嘟嘟的神志有点模糊,他无法清晰表达自己的意思,只叫着巫果的名字。

    “咿呀!”一直窝在背篓里的巫果也忽然发出声音。

    严默把小东西从背篓里抱出来。

    巫果口水已经要泛滥,转头盯着那些火蚁,目中全是贪婪和渴望。能量啊,好多能量!

    随后又抬手摸摸严默胸前的育儿袋,弟弟!

    嘟嘟发出愉快的呢喃,育儿袋被顶开,里面伸出一根嫩嫩的丝蔓,缠住巫果的小手指。

    巫果发出笑声,抬手把小手指塞进嘴里。

    严默不明白这两个小家伙在干什么,生出一点被排斥在外的小小妒忌,忍不住轻轻拍了拍巫果的小屁股。

    嘟嘟似乎想要努力向他传达什么,又一根嫩嫩的丝蔓伸出,缠住他的手腕又伸向原战。

    原战伸手指逗了逗嫩丝蔓,嘟嘟乐个不停。嫩丝蔓把两位父亲缠得紧紧的。

    “你是要我们三个都在吗?”严默猜测。

    魂海中传来嘟嘟欢乐的肯定。

    “你还需要什么?”严默又问。

    嘟嘟这次还是无法清晰表达,巫果倒是知道他要什么,用力发出“啊啊”叫声。

    严默看向小黑。

    小黑就给了两个字:“能量!”

    嘟嘟急,他要的不是能量,他只要……

    巫果发出更大声的叫唤,打断了嘟嘟和严默之间的联系。

    严默心中有点焦急,那龙颜男虽然同意了让嘟嘟提前出生,但没说嘟嘟提前出生都需要准备哪些必要条件。当初巫果降生是把锁星链吞了,吃多了撑的。那嘟嘟呢?这世上可没有第二条锁星链。

    严默也是关心则乱,因为莫大的愧疚心,他恨不得把世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嘟嘟面前,以至于错过了嘟嘟努力想要传达给他的一个重要讯息,当然这里面巫果捣乱也占了很大部分。

    原战伸手楼住严默,用力紧了一下。

    严默愣,随后微微笑了起来。

    原战看着他的笑脸,低头,伸出舌尖在他嘴唇上舔了舔。

    几小偷偷看着,你戳我、我戳你,嘿嘿笑。

    严小乐盯着那些火蚁似乎有点困惑,“咔咔。”就是这些蚂蚁没错,我吃的就是它们。

    多比诺米已经对那些火蚁暗中进行了深度扫描,他现在不缺能量用,扫描经常开着好方便他收集资料。

    多比发出惊疑声,绕到严默耳边,对他悄悄传达了一句话。

    “爸爸,下面。”同一时间,嘟嘟也向他传达了一句清晰的意思。

    下面有什么?嘟嘟为什么想要去下面?严默心中疑问太多,根据严小乐和多比的话,这些火蚁竟然都是最纯粹的能量体,巫果看这些火蚁更是跟看食物一般。

    可是他又能明显感觉出这些火蚁都是活生生的生命,他能听到它们在说话,能看到它们在做事和生活。而无论是它们的对话内容,还是这座地下王国的恢弘,都无不证明这些火蚁不仅仅是生命体,它们还具有高度智慧和不亚于人类的文明。

    前方带路的蚁兵在一处宽广的平台停下,“请稍等。”

    严默他们跟着一起停下,从这处平台往下看,仍旧看不到王国底部,但他们视野开阔了许多,看到了更多之前没有看到的景象。

    在看不清边界、看不到顶部和底部,只有数不清的高架桥通道和无数巨大圆柱城市的地下王国中,还飞翔着一些体形巨大的蚂蚁。

    严默以为这里最大的蚂蚁就是五厘米左右,可那些飞在空中的巨蚁每个都有近一米长,它们的翅膀非常美丽,也异常巨大,半透明、自带淡淡的红色光芒,飞舞时,你似能听到它们扇动翅膀的气流声。

    严默留意到带路蚁兵昂头发出了某种信息,似乎在召唤那些飞蚁。

    一只飞蚁在平台落下,带路蚁兵侧身,“客人,请上飞蚁。我们要去的地方比较遥远。”

    所以这些飞蚁是空中巴士?严默的兴趣已经完全被挑起来,按照那蚁兵的指点,走到飞蚁背上,在位于腰部略往下的硬壳上坐下,两腿放到蚁身两侧,竟是恰恰好。

    蚁兵上来一只,爬到飞蚁肩部。

    飞蚁飞起,又一只飞蚁落到平台上。

    严默抱着巫果对原战等人扬声:“上那些飞蚁,一人一只,坐上去,不要站起来。”

    原战第二个骑上飞蚁,小黑抢在了第三个。

    等所有人都骑上飞蚁,严默的这只不再盘旋,带头向某个方向飞去。

    一行人,除了原战都难掩兴奋之色,小黑在飞蚁背上发出怪叫声,其他几个又是紧张又是新鲜。叶星、苏门几个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想错过任何奇异景象。

    “你们看!那些飞蚁背上也有人,不对,是蚂蚁!好多蚂蚁!”

    “哇!那些蚂蚁在看我们!”

    “那是猎物吗?天哪,师父快看!”

    一只不下五百公斤的大野猪横躺着在某条没有墙壁的高架桥上走着,它的下方有无数火蚁抬着它。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严默简直无法想象蚂蚁能抬动那么大一只野猪。他听过食肉蚁行军过某种生物时,该生物会被啃成白骨,但抬着一只大野猪回家的蚂蚁,他还是头一次看到。

    “师父,这里的光到底哪里来的?”

    严默也不知道。

    小黑他们问这些问题也不是非要一个答案,他们只是因为惊奇而发问。

    这是个明亮的世界,你看不到灯火,但任何一处都有光亮发出。

    这也是一个热闹的世界,你听不到声音,但你能感觉到那份热闹和喧哗。

    飞蚁开始往下飞。

    严默计算时间,飞蚁速度不慢,飞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能看到这个地下王国的底部。

    当然,这也跟视线不佳有关,越往下,下面的建筑和高架桥越多,还出现了火红色的雾气。

    飞蚁终于开始降落,他们看到了一座比其他柱形城市都要粗大好几倍的柱子,如果不是事先留意,没有人会想到那是一根柱子,还以为是一座占地不小的红土高山。

    他们直接飞进了高山内部。

    向下又向下,高山内部是空的,飞蚁盘旋而下,底下的红色雾气已经浓到要变成液体的地步。

    严默的视线完全被阻挡了。

    所有人都警戒起来。

    最能闹腾的小黑也不再发出欢叫声。

    身体猛地一沉,飞蚁带着他们似乎突破了某层障碍,红雾消失,眼前豁然清朗。

    飞蚁降落,蚁兵先一步爬下,“客人,到了,请下飞蚁。”

    严默无声地从飞蚁背上下来,脚踩到实地上。

    其他人也用最快的速度聚集到严默身边。

    感觉到原战的手臂碰到他,严默露出微笑,瞬间心安。

    蚁兵看所有人下来,竟一句交代都没留,又重新爬回飞蚁背,飞蚁飞起,这些带路火蚁全部离开了。

    偌大的空间里只留下严默一行人。

    “师父,我们是进入了陷阱吗?”叶星挨过来问。

    也难怪叶星会这么问,这个空间辽阔、安静,某种程度上还能说景色美丽,但安全度真的很难说。

    他们所站立的地面是整个空间中唯一一块平地,面积还不大,只有一百平方不到。四周其他地方全是火红色的液体,那些液体看着像岩浆,但他们没有感觉到丝毫热度。

    原战走到边沿,赤脚在火红色液体中微微一沾,“不是岩浆,凉的。”

    严默瞪他,不准用身体试!

    巫果开始挣扎,似乎想要突破严默的怀抱。

    “巫果,你干嘛?”

    “呀!”放开我,让我下去!

    “爸爸,下去。”

    “嗯?下到哪里?”严默被两个儿子的举动弄糊涂了。

    “水……”嘟嘟终于表达出他最想要表达的信息,他需要水,大量的水。

    水?这些火红色液体是水吗?严默疑惑地走到平地边界。

    娃娃果用力顶开了育儿袋,竟然自己跳了出来!

    “嘟嘟!”

    “噗通!”

    娃娃果跳进了岩浆一般粘稠的火红色湖泊中。

    巫果激动了,更加大力挣扎,“呀呀!”我也要去啊!

    严默一看嘟嘟掉入岩浆湖,他哪还能站在上面看着,几乎是同一时间,也跟着跳入液体中。

    “不,爸爸,别下来……”嘟嘟来不及传达这句话。

    而严默下去了,原战还能站在岸上看着吗?

    一个飞跃,原战也下去了。

    被严默跳下去前留在平地上的巫果,“哇哇!”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留下来。

    巫果努力翻身,无师自通学会爬行,飞快地向湖中爬去……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

    “你就别捣乱了!老实点。”拉莫聆把他抱起来,交给乌宸,也不让其他几个急得跳脚的靠近湖边。

    “师父和首领……”

    “没事,都等着,别乱动!”

    巫果急死了,我要下去啊啊啊!

    在娃娃果、严默和原战相继跳入湖里时,这里的主人可能被他们的举动惊呆,一时竟没有来得及阻止他们。

    等对方察觉不对,想要捞出他们时已经来不及。

    一个巨大的火红色身躯从湖泊中浮出,被迫用最快的速度浮上半空,随即,可怕的怒吼声忽然传遍整个地下王国:“怎么会这样!你们到底是谁!”

    想占便宜的反被人占了巨大便宜,火蚁王要气疯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