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7章 章回60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多比绕着粘稠的液体疯狂飞旋,他的身体冒出一连串错乱的信号灯光,“可怕的能源体!我这是找到了这颗星球的星球核了吗?不不不,这不是,这是那些液态金属的母液,不对,这不是金属,这是水,啊啊啊!这也不是水,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无法分析出它的成分!”

    火蚁王突然收口,紧紧盯住多比,“我知道你们是谁了,贪婪的天外魔鬼,你们全都留下来吧!”

    “不是!我们不是天外魔鬼,我们是九原人!”拉莫聆迅速喊道。

    “不管是不是,你们今天谁都别想离开!”

    先不说火蚁王和严默的弟子们如何。

    且说沉入湖里的三人。

    嘟嘟沉到浓稠如岩浆的液体里后,便开始努力扎根。

    是的,嘟嘟是个好孩子,他本能地知道如果扎根在爸爸身上,会让爸爸很痛苦,而且一定会给爸爸和父亲带来危险,所以他刚才醒来后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出生地点。

    那时巫果喊着要能量多的地方,嘟嘟不晓得该怎么表达,他不要能量,他在恐惧,他总觉得自己获得能量太多会出现极为可怕的变化,他就是想喝水、好多好多水。

    这也是他前面在巫果出生后选择沉睡的原因,他不愿意伤害自己的爸爸和父亲,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还继续醒着,没有巫巫的调整,他会肆无忌惮地吸收两位父亲的能量……他隐约明白能量就是生命,他的两位父亲再强大,也不能任由他索取,可他又无法控制自己的饥饿感,于是他强迫自己沉睡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醒来,似乎有人强行唤醒了他。

    他一醒来就感到很饿很饿,但他拼命地克制自己,他想要吃,想要饱腹,但他不想吃掉爸爸和父亲。于是他想到了水,他幼小的智慧似乎记得只要喝很多很多水,他就能喝饱了,只要喝饱了,他就不会再想要吃掉爸爸。

    多可怕呀,他竟然想要吃掉爸爸!

    嘟嘟吓坏了。

    他越是害怕就越是不敢和爸爸说明,他怕爸爸害怕他、不要他了。

    但他又不能离开爸爸和父亲太远,他怕自己刚生下来就会被人叼走——巫巫说的,他们是这个世界最宝贝的宝贝,任何生物看到他们都会想要把他们叼走。

    刚才他终于感觉到一个水量很丰富、又很安全的地方,正好巫巫也喜欢这里,嘟嘟怕爸爸再理解错他的意思,就迫不及待地跳进了他认为的湖水里。

    可是爸爸和父亲也跟着跳下来啦!

    嘟嘟再怎么不愿扎根在爸爸身上,可当爸爸抱紧他时,他已经无法克制住本能想要出生的欲/望。

    掠夺能量,掠夺更多的能量,他身上明明能量充沛,可他还想要更多!

    他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就连巫巫也没有说,他是这么贪婪、这么饥饿,每次爸爸和父亲用精血喂养他们,总是他抢到的最多,但他抢得很小心,巫巫一点都没有察觉。

    呜呜,他是一个坏孩子!

    “爸爸……”

    “噗!”

    他刺穿了爸爸的肚子!

    嘟嘟难过得不得了,他不想伤害爸爸,可他还是伤害了。

    “嘟嘟,宝贝,没事,爸爸在这里,不要害怕。”就算肚子被娃娃果的根须刺破,严默仍旧紧紧地抱着娃娃果,丝毫不肯放松。

    原战沉到他身边,他无法开口,也和严默一样用魂力交流:“这里的液体有古怪,我无法上浮,只能下沉。”

    “这是水?”严默一边安抚小儿子,一边问。

    原战吃力地摇头,“不是。我也说不出来这是什么,但里面确实含有极为庞大的能量,我试着吸收,但被拒绝了。”

    严默脸色忽然变得苍白。

    “怎么了?”原战跟着紧张起来,他还没有察觉娃娃果刺穿了爱人的腹部。

    严默想说嘟嘟的情况不对,但他又本能地不想说出来让原战讨厌嘟嘟。

    “巫果呢?”也许巫果知道嘟嘟发生了什么事。

    “他被你放在了岸上。”

    严默后悔了,他下来前不知道这个粘稠的湖泊中有什么危险,就把巫果放到了拉莫聆怀里。可是现在想想,巫果那么想要跟着一起下来,肯定有他的原因,他应该多听听大儿子的话。

    “唔!”原战低头,他对严默和娃娃果没有丝毫防备,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杀气,结果一根嫩嫩的枝蔓就这么插入了他的心脏。

    “阿战!”严默一把抱住原战。

    原战挤出笑容,“我没事,这是嘟嘟?他怎么比巫果还凶残?”

    严默哭笑不得,“告诉我,你的感觉,嘟嘟在对你做什么?”

    “他在吸收我……的血液。”原战魂力表达越来越慢。

    “爸爸,父亲,我控制不住自己……我错了,哇啊!”两人的脑海里闯入小孩伤心到极点的哭声。

    严默狠狠皱起眉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位可没跟我说嘟嘟出生还有这些幺蛾子!”

    岸上,那唯一一块不大的平地上,巫果伸着手臂拼命喊叫:“哇呀呀!”

    让我下去!让我下去!他们会死,快让我下去!

    小黑是唯一听出来的,扭着脖子大声问他:“巫果,师父和首领会不会出事?”

    巫果气极了也后悔极了,他再怎么也没有想到严默会在最后关头把他放下来。他不要这份多余的关心,那个蠢蛋老爹!

    “巫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拉莫聆也扭转脖子问同样被拘束的巫果。

    巫果小脸挣得通红,可黏住他的物体在干硬后就变得非常坚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丝毫。

    巫果对着浮在半空中的火蚁王大叫:“呀啊!”放我下来,混蛋!

    火蚁王冷冷地看着平地上那些渺小的生物,他以为自己等来了自己的王后,却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传承记忆中提到的天外魔神。

    不,这些小家伙还称不上魔神,只不过几个小兵蛋子而已。

    而最厉害的几个,有两个沉入了神血湖,暂时可以不用把他们考虑在内。

    至于那个半神骨兵和那个稀奇古怪的非生体,他还没有看在眼里。

    严小乐全身都被凝固住了,连脑袋都动不了,他想放大自己的身体挣脱束缚,但那火蚁王太厉害,竟然转瞬间就夺取了他的能量晶体。

    严小乐没有了位于心脏的能量元晶,他就无法发挥力量,虽然他还不至于立刻陷入沉睡,但他真的无能为力了。

    “咔咔。”这个火蚁王太厉害了,他比半神还要厉害,不要惹他。

    巫果挣脱无望,小小的身躯脱力地瘫在地上,只转头看着粘稠的湖面,眼睛里满是悔恨。

    他当初只是想要尝试一下而已,他那时还没有把嘟嘟真的当弟弟看,他甚至是愤怒有另外一个灵魂来跟他抢夺自己的身体,后来他屡次听严默还有咒巫等人提起,说巫运之果怎么怎么难以培育,又说他天性贪婪、有吞噬万物的本能欲/望等等。

    他有了清晰的神智后,一点都不想变成一个只知道吞噬的大肉球。

    而且他……其实非常羡慕严默和嘟嘟之间的父子情,他不希望怀着他的严默讨厌他,可他又不愿意嘴巴上承认,那时他还是邪恶的吧,他在囚禁嘟嘟灵魂时,偷偷地把自己坏的部分切割出去,正好那时嘟嘟要一个身体安家,他想着与其让这个外来灵魂抢夺他的身体,不如他就给他一个。

    于是他把自己的本体分裂,弄出了分体,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分裂本体时,“不小心”把自己最恶的欲/望也给分裂了过去。

    他会想要给嘟嘟生命能量,会想要再给他找更多能量,都是因为他知道那句身体本性贪婪,且不是灵魂可以控制,这就像人必须要喝水一样,这就不是能克制的欲/望!

    他一直在防着嘟嘟出生,但在和嘟嘟分离时,也就是他真正出生的时候,他感觉到嘟嘟还远没到出生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就是知道这一点,也许因为那具身体是从他身体中分出有关?

    他想着他可以慢慢长大,努力收集更多的能量,这样当嘟嘟出生时,他就可以提供他很多、多到能让他吃到饱的能量。

    而只要嘟嘟出生了,他就可以慢慢控制饥饿感,虽然一样想要吃喝,但可以控制次数、更可以控制进食的对象。

    “嘟嘟,爸爸……”巫果感到心脏的位置有一点点疼。

    巫运之果最可怕的一点就是在混沌状态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欲/望,更糟糕的是,他们吞噬得越多就会渴望越多,直到彻底失去理智。

    以前的巫运之果就没有灵魂了吗?他们也有,他们也像他一样具有初始的意识,可是很多巫运之果还没有让灵魂强大起来就被欲/望给吞噬了,最终变成了只知道吃的怪物。

    他做了一件错事,还隐瞒了严默他们。如今他的两位父亲就要承担他隐瞒、作恶的可怕后果了。

    巫果瞪着半空中的火蚁王,眼中的仇恨几乎化为实质。

    火蚁王感觉到了巫果的目光,这让他很惊奇。这么一个奶娃娃,竟然有这么凝练和强大的灵魂。噢!他竟然还在仇恨自己,为什么?

    “里面那个拥有生命能量的人和你是什么关系?”火蚁王把自己的魂力传到巫果脑海中。

    巫果只瞪着他。

    “你也具有生命能量,你们……是父子?”

    巫果抬起小手,指向湖面。

    “你想下去?”

    “呀!”

    “不行!只两个具有生命能量的下去就把我逼出来了,让你也下去,神血湖干涸了怎么办?”

    “呀!”蠢货!你不让我下去,神血湖才会干涸!

    可惜巫果现在能传递出的魂力非常微弱——灵魂强大和能使用魂力是两码事,除了小黑因为魂力特殊能略略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他亲爹严默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更何况和他非亲非故的火蚁王。

    火蚁王压根就没想他能和一个奶娃娃交流,这么弱小的婴儿就算灵魂再强大,再没有特意培养和锻炼的情况下,也无法使用魂力做什么。

    拉莫聆忍不住再次询问火蚁王,“伟大的火蚁王陛下,您已经困住我们,那么您能告诉我们,我们的首领和祭司现在到底怎样了吗?”

    火蚁王一点都不想说。而且最让他愤怒的是,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都无从说起。

    他就知道那两大一小跳进了湖里,他正准备把三人打捞上来,却突然感觉到神血湖能量暴动,他别说继续留在湖中吸取能量,就是继续待在神血湖中也做不到,只能被迫从湖水中跳出。

    拉莫聆等人还太弱小,什么都无法感觉到。就是那个半神骨兵也只是感觉到危险,不敢靠近湖水,倒是那个非生命体哇啦啦叫着,判断出神血湖中的能量在暴动。

    火蚁王困住这行人没有走,就是想要看看那两大一小的下场,以及神血湖的最终变化。

    之前,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生命体能进入神血湖中坚持超过一小会儿。很多生命体刚刚沾到湖水就会被能量撑爆,最后反而化为神血湖的能量。

    至今为止,火蚁族最强大的战士也只能在湖水中坚持一个报时鸟鸣叫的时间。

    过去,生活在地面上的火城最强大战士,也只不过和火蚁族最强大战士坚持的时间差不多而已。

    那两大一小能坚持到现在,他已经很惊讶了,但没想到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

    娃娃果分出了三根枝蔓,一根插入严默腹中,一根插入原战心脏,还有一根深深埋入神血湖地底。

    大量的能量灌输入娃娃果中。

    娃娃果在肉眼可见的变大。

    原战和严默单手交握,严默已经抱不住娃娃果。

    他们的身体还在下沉。

    娃娃果最终脱离严默怀抱,但也没有离开他们左右,只跟着两位父亲一起往下又往下。

    严默在给原战传输生命能量。他传输的速度不慢,可嘟嘟吸取的速度也快。严默甚至感觉如果不是嘟嘟还忙着吸收这个湖水和他身体中的能量,恐怕早已经把原战吸干。

    “默,断开!”原战目光坚定。

    严默咬住嘴唇,摇头。

    “他会杀死我们!”如果他们不让娃娃果吸取他们的生命力,他们有一堆办法挣脱,可是……

    “不……”

    “严默!”

    “我帮你断开,你先离开!”

    “你知道我不可能留下你一个!”原战表情变得狰狞,他稀罕孩子,但他更稀罕孩子的爹!如果孩子会伤害到他们,他宁愿放弃。

    原战能放弃,严默能吗?

    让嘟嘟出生已经成了他的执念,虽然不知道嘟嘟现在出了什么状况,但是他们已经进入到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步骤,他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放弃?

    “爸爸,父亲,好疼……好疼!”

    “嘟嘟!”严默顾不上安慰原战,连忙伸出魂力安抚嘟嘟的灵魂。

    嘟嘟非常痛苦,他知道他在伤害两位父亲,他不想这样,但他控制不住。

    “爸爸,疼,疼……”太多能量进入身体了,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嘟嘟,坚持住。”严默也快束手无策。

    偏偏这时候他魂海中的小树苗也开始暴动,“赶紧杀了那个小孽种!我们要死了!要被他害死了!”

    “闭嘴,什么小孽种,那是我儿子!”

    “是啊,想要吸干/你的儿子!他还不如巫果!”

    “这跟嘟嘟无关,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你能看出来吗?你现在扫描嘟嘟的身体,看他出了什么问题……”

    “我早就看过了,他什么问题都没有!他就是贪婪,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吞噬的欲/望!”

    严默感觉到熟悉,“这不是巫运之果的本能?”

    “对。”

    “可巫果出生时也没这样。”

    “巫果的灵魂比嘟嘟强大,他不应该现在出生,他的灵魂还不够凝练。”

    严默脸色变得苍白,难道是他的固执才让情况变得如此糟糕?也许指南让他减掉一亿点不止是在改造他,也是在趁这个漫长时间培养嘟嘟的魂魄?

    怪不得那龙颜男说希望他不会后悔,那家伙肯定已经知道结果。

    可他为什么不说明?他就不怕一尸三命?还是他想给自己一个教训?或者这也是一个考验?

    小树苗的身影开始变得透明,“喂,他已经开始吸取你的生命能量本源,一旦本源消失,你就无法再坚持,更不要说维持原战的生命。”

    “我该怎么办?”严默急赤了眼。

    小树苗的声音开始变得飘忽,“生命能量修炼法。”

    “什么?”

    “看你的奖励,快!”

    “现在开始修炼,还能来得及吗?”严默也快/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他有意想要阻止能量流失,可是迎来的是娃娃果更霸道的吸收,他的腹部又被插入一根枝蔓。

    “来不及也要……”

    小树苗身影消失,无法再维持虚体。

    原战的手抓住了插入严默腹部的两根枝条。

    “不!”严默一把握住原战的手,“给我时间,相信我!求你!”

    “就算嘟嘟有可能杀死你我?”原战一字一顿。

    严默闭了闭眼睛,“对不起,我会把生命能量本源转移一半到你体内,然后我会断开……阿战!”

    原战一把扯出严默腹中枝蔓,不等娃娃果有反应,他用最快的速度把严默裹了一层又一层。

    枝蔓想要攻破严默的保护层,原战硬是抓住它往自己身体牵引。

    “噗刺!”无法刺破保护层的枝蔓狂怒下,刺穿了原战的身体。

    原战用最后的力量推开严默,扑上去抱住变得巨大的娃娃果向底部快速沉下。

    “原战!你这个混蛋!”严默目眦欲裂,身体猛地爆出无数利刺。

    “咔嚓!”坚硬的保护层破裂。

    严默不管不顾地向下扑去。

    “想……办……法,我……相信你……”

    “阿战!”泪水从严默眼眶滚落,他用愿力逼迫自己停下下降势头,灵魂迅速沉入魂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