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8章 章回60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在沉入魂海后其实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境,他先找来生命能量修炼法,快速翻阅了一遍,他没有时间去理解它,更别说用它做什么事情。

    丢开修炼法,他目光对准了之前小树苗扫描出的娃娃果内部构成图。

    想要解决嘟嘟的问题,他想到两点,第一就是遏止嘟嘟的吞吃欲/望,让他的理智能胜过本能。可嘟嘟还是一个小孩子,要想靠他自己做到这点显然很难。

    第二点算是没有办法情况下的办法,就是把嘟嘟的灵魂和**分离开来。

    严默觉得嘟嘟如今会有如此贪吃的欲/望,不过是受了巫运之果这具身体的本能影响,如果能断开身体上的影响,那么嘟嘟就不会这么贪吃。

    可既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么它不止做起来困难,做后的结果也难以预料。

    严默深吸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利用娃娃果的扫描图,把两种方法都尝试做了一遍。

    第一种方法,直接切断一部分娃娃果的脑部神经,以达到减少食欲的作用。

    结果是无用功,娃娃果在出生之际也是能量和活力都最充沛的时刻,他这边给他切断神经,那边他就自己长好了,而且会因为他的攻击,更加快速和疯狂地吸收能量。

    第二种方法,分割嘟嘟的灵魂和身体。这个试验没法做,因为他能扫描出嘟嘟的身体构成,却扫描不出他的灵魂。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严默按住颤抖的手,不敢去想原战这时已经变成怎样。

    “告诉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严默突然抬起自己的手掌,用力拍打了下自己的脑袋,对着右手,唤出指南。

    “打开第四条流放改造指南疑问解答。”

    对于指南的第四条功能,他一直用得很小心,一共就只能提三个问题,他已经用过一次,还只剩下两次机会。

    他曾经想过不到最紧要关头绝不使用这两次机会,结果弄得自己差点忘了指南还有这么一个功能存在,还好他总算想起来了。

    严默用最快速度咬破指尖,用血把自己的问题写在答疑页上:如何在不伤害我儿子严煦和他人性命的情况下,解决目前的难题?

    这个问题问得很狡猾,他也是经过多番思考后才决定这么问。

    指南回答的速度不慢,很快就给出答案:自我牺牲。

    “你妈!”严默破口大骂!敢情我说的他人不包含我自己是吧!

    他抱着无尽希望,结果指南就给他这么一个破答案?

    什么叫做自我牺牲?让自己给嘟嘟吸干吗?

    他倒不介意拿自己的命和儿子交换,但以后呢?

    嘟嘟长大后如果知道他的命是自己父亲换来的,他会开心吗?

    原战能原谅嘟嘟吗?

    一想到原战,严默心脏就揪起来的疼。那个人就是不想让他死,才会自己抱着娃娃果沉入湖底,好给他时间想办法。如果他敢用自己的命去换嘟嘟出生,那人……他简直无法想象原战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不敢赌,一点都不敢。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他也只能以命换命。

    等等!答疑页上又浮出了文字。

    ——作为一名雄性,你愿意自我牺牲像一个真正的雌性一样孕育你的孩子吗?

    严默:“……”这是在耍我吧?一定是在耍我吧?先让我绝望,又再给我希望!

    但就算如此,严默仍旧用指尖血在书页上迅速写下“愿意”两个字。

    指南可不认为自己在耍人,很多世界的雄性宁愿死也不会愿意变成一名雌性,它先给出“自我牺牲”的答案,只是让被流放者有一个心理准备而已。

    ——方法如下,请被流放者严格按照步骤进行,否则后果自负。

    严默瞪大了眼睛,所有喜悦和期待都抛到脑后,不敢错漏答疑页上出现的任何一个符号。

    指南给出的方法一共有四个步骤。

    第一步,隔绝。用愿力笼罩住巫运之果根须所能吸收能量的全部范围,不让外界任何能量进入。

    巫运之果?原来在指南眼里,嘟嘟如今还不能算是人,仍旧是巫运之果?

    严默不再犹豫,毫不犹豫地执行指南给出的方法,他已经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能看到巫运之果吸收能量的范围。”

    魂力快速辐射出去,他“看”到了原战,看到了娃娃果,也看到了娃娃果深深插入湖底的粗壮根须。

    娃娃果已经变大到直径为五米左右,整个果子像一枚巨大的心脏一样有节奏的鼓动着。下方延伸出去的根须密密麻麻,乍一看,几乎铺满了整个湖底。

    原战高大强壮的身影变得消瘦异常,宛如包着一层皮的骷髅一般!

    严默发出一声沉闷的哀嚎,眼睛变得赤红。

    儿子和爱人,孰轻孰重?

    如果是以前,他可以毫不犹豫地选择儿子。可现在……

    严默身体颤抖,他谁都不想放弃!让嘟嘟复活是他的执念,但他想要与其生活一辈子的,却是那个已经在他灵魂中驻扎的男人。

    阿战,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对你更好,我发誓!

    还好原战并没有蠢到一直让娃娃果吸收他身上的能量,他把自己的身体变得坚硬异常,除了胸膛处的根须,其他的都拔了。同时他还没忘记牢牢困住娃娃果,不让它离开,为此娃娃果才会把根须铺开得那么多,也许它正在寻找严默?

    严默看到了湖水里隐约出没的一些根须,那都是绕过原战偷偷出来寻找另一个父亲的。

    严默想,如果原战不是担心完全断绝父亲的能量,嘟嘟会无法出生,导致他无法原谅,恐怕他也不会……

    停下!够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严默逼着自己硬是把目光从原战身上挪开。

    娃娃果吸收能量的范围非常广大,竟然已经逐渐辐射到整个湖泊,乃至更底下更粘稠的部分。湖底似乎不是土壤,而是更粘稠的液体?

    这个大的范围,他想要全部隔绝,这已经不是苦差事,而是他能不能做到的问题。

    但不管能不能做到,他都必须去做!

    “祖神在上,以我之生命能量为祭祀,愿我能保护这个空间的能量不再被巫运之果吸收更多,请隔绝巫运之果能吸收能量的所有范围,时间直到我收回这个愿力。”

    为了能坚持得更久,他祭出了生命能量。

    无形的隔绝罩撑开,形成了一个以娃娃果为中心,直径几乎笼罩住整个湖泊的隔绝圆球。

    娃娃果这时还什么都没有察觉。

    第二步,掠夺。尽你所能,抢夺这个范围内的所有能量,不要留下丝毫。

    严默深吸气,他还从没有尝试着吸收这么大范围、这么浓厚的能量。

    他不知道这些能量吸入体内,他会有什么变化,但他已经没有其他路可走。

    脑中生命能量修炼法的初级篇章出现。

    找到把其他能量吸收入体内再转化为生命能量的方法,严默开始和娃娃果争抢这个湖泊里的能量。

    不吸收不知道,一吸收才发现,这个湖泊里的能量变得异常活跃,也变得难以捕捉。

    巫运之果可以不管不顾什么能量都往体内吸收,甚至连消化都不考虑,但严默能吗?

    严默必须能,他在抢时间,可没那工夫慢慢吸收和消化。

    现在无论什么能量,管它难不难吸收,他都先把其收入体内再说!

    一开始还算勉强顺利,随着转化手法熟练后,他的速度还提上来了。但不久,因为能量太多,且无法更好的消化,只是单纯的堆积,他开始感到了身体要爆炸似的膨胀感。

    怎么办?

    电光石火间,严默觉得自己听到了古老的吟唱声。

    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经历。

    他再次进入了上次窥探母能量的奇妙境界。

    对啊,他能让母能量分解出他能吸收的能量,那为什么他不能把他体内的能量全部转化为母能量?

    母能量遍布身体每一个细胞,他不用它,它就那么静静存在着,不会伤害他,也不会主动帮助他。

    而细胞无限小,也无限大。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膨胀开来的能量,那他就压缩再压缩!

    严默逐渐把能量分流,一部分仍旧转化为生命能量,一部分则尝试地转化、压缩为母能量,也就是让一切能量回归原始。

    神血湖突然翻腾起来。

    平地上被拘束的拉莫聆等人眼睁睁地看着粘稠的浪头向他们扑来,但所有液体全部在平地上方停止、滑落。

    火蚁王的声音在此时传遍平地上所有人的脑海:“这是神血湖唯一的安全点,你们只要不出去就不会有事。”

    湖水翻腾得越来越厉害,一颗灰色的卵形物体忽然在湖水中一闪而过。

    他看错了吗?火蚁王怀疑自己的眼睛。

    他怎么可能在神血湖中看到卵?哪怕只是一颗貌似死卵的灰蛋蛋。

    火蚁王身体一闪,从湖水中精确地一把捞出灰卵。

    竟然真的是一颗蚁卵,但不是充满生命力的乳白色,而是已经死亡的灰色。

    拉莫聆等人全都看到火蚁王从湖水里捞起了某个东西。

    火蚁王捧着那个灰色的卵,不住低喃:“是你吗?可是这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你已经彻底消失在神血湖中,但如果不是你,又有谁的卵能在这湖中仍旧存在?也不对,这是死卵,死卵怎么可能留下?我是在做梦吗?不,我没有在做梦,这是真的!”

    火蚁王纠结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感觉到神血湖中的能量。

    他很想把里面捣乱的人赶出去,可是就连他也不敢直入能量暴动的神血湖,更何况现在神血湖的情况变得更加莫测。

    他活到了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痛苦、寂寞、悲伤和绝望等情绪,早就过了想要寻死的时间段,他有责任看顾这里的火蚁族,直到新一代蚁后出现。

    神血湖中,一具身体不断裂开又不断痊愈,他的血水和神血湖中的液体混杂到一起,又被他重新吸收回身体。

    没有人知道,严默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没有过去多久。

    严默的身体逐渐靠近湖底的原战和娃娃果。

    娃娃果看到严默,瞬间激动得一塌糊涂!

    能量不够了,明明刚才还有那么多能量,可现在却越来越少,最讨厌的是,它想把根须再延伸出去,却被看不见的罩子给挡住了!

    但现在有更加浓厚的能量主动送到它面前来了,还是它最喜欢的生命能量。

    娃娃果迅速射出枝蔓。

    “小心!”原战在用魂力提醒他。

    可严默却躲都没躲,仍由那支枝蔓插入他的腹部。

    “严默!”原战怒急了,以为他的祭司打算破罐子破摔!

    严默向他传达魂力:“坚持住,我已经找到办法。”

    第三步,抢夺。抢夺巫运之果身上的能量,逼迫对方把已经吸收到的能量转化为诞生之力。

    娃娃果刚把枝蔓插入严默身体,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突然感觉到了不对!

    它没有吸收到这个母体的能量,反而它身体中的能量再被母体抢夺!

    怎么可以这样!娃娃果发出叫嚣。

    严默眼色冷漠,他的嘟嘟绝不是这样的孩子。

    娃娃果也不呆,迅速断掉那根枝蔓,想要逃走。

    “阿战,拔/出枝蔓,困住他!”

    有了严默这句话,原战再也不用忍受自己生命力被吸取的痛苦,他毫不犹豫地拔/出插入他胸口的枝蔓,同时放出巨大的火圈困住想要逃入更深处的娃娃果,但火圈的光芒明显弱了很多。

    而原战在释放了这个火圈后,身体一个晃悠。

    严默没有看到,他钻进了火圈,紧紧贴住了娃娃果。

    “哇,爸爸,疼!救我!”

    你不是嘟嘟,不是严煦,你只是巫运之果的本能欲/望。

    “爸爸!好烫!救我!”

    严默手指用力插入娃娃果庞大的身躯中。

    娃娃果巨大的身体一阵颤动,“呜呜,爸爸,你、你要干什么?不要伤害宝宝……”

    严默弃耳不闻。

    快变成骷髅的原战划到他身边,手环住他的腰,像是在保护他,接着就不再动了。

    严默伸出另一只手反手抚摸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那人的重量全部放在了他身上。

    “阿战?”

    没有回应。

    严默想要把原战送到湖面上,但对方环住他腰的手搂得很紧,似一点都不想和他分开。

    “既然不愿离开,那就留下吧。”和我在一起,这次我会保护你。

    娃娃果一直在哭叫。

    严默狠下心肠,让自己不听不看。

    他也不想让嘟嘟如此痛苦,可如果不这么做,最后生出来的到底是嘟嘟,还是别的什么怪物,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他不相信指南,可又不得不相信它。

    既然无法挣脱规则的束缚,那么就把它利用个彻头彻尾吧。

    如果指南敢欺骗他,他不会跟他算账,只会记下来,等以后他能摆脱它后……

    娃娃果的身体开始缩小。

    严默身体裂开又痊愈,反反复复。他一只手插入娃娃果体内,另一只手却紧紧握住身后男人的大手,把自己炼化后的生命能量慢慢输送到对方体内。

    原战已经快要熄灭的生命之火重新被点燃。

    他不想给他的爱人再带来更多压力,所以他看到对方来救他时,没有任何抱怨,更没有说自己就快要死了,甚至在对方要求他困住娃娃果时,他明明已经没有多少能量,可他仍旧榨干自己选择了出手。

    最后,他凭借着灵魂的本能,贴近那个快要害死他、他却连说都舍不得说一句的人,他要死,也要和这人死在一起。

    他知道嘟嘟对这个人的重要性。

    如果他的一条命能换来他们父子相聚……好吧,他一点都不感到高兴,更不甘愿!默是他的,一个奶娃娃凭什么跟他抢?

    偏心的混蛋……

    原战用最后的力气,把全身重量放到了那个人身上。

    湖面上的人,等了一日又一日。

    火蚁王甚至放出了拉莫聆等人,只不让他们靠近湖面。

    苏门的储物骨器中带有食水,倒不用愁短时间内会挨饥受渴。

    严默沉入神血湖中的第七日。

    湖水已经变得安宁如初,可仍旧没有人能冲破那层看不见的隔离膜,就是火蚁王也一样。

    湖底,严默和原战同时睁开眼睛。

    第四步,胎教。如巫运之果迟迟不肯转化诞生,那就把它收入你的体内,囚禁它,教育它,帮助它控制自己的欲/望,直到它自己愿意作为一名真正的智慧生物诞生。

    严默手指一划,在自己腹部开了一个口子。

    已经变得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娃娃果感觉到浓郁的生命能量,当下一头钻进了严默腹中。

    “我不会放弃!你不是我爸爸!你是坏蛋!你竟然抢夺自己孩子的能量,你是恶魔!”

    严默没理它,如果说巫果和嘟嘟是两个灵魂的双生子,那么这一个最多只能称得上是精分体,不是真正的灵魂,只是巫运之果本身的恶念和欲/望。

    “你这个恶魔,竟然连我的生命能量本源都抢走了,你不得好死!你会受到惩罚!我诅咒你!我……”

    “爸爸……”嘟嘟的魂声再次变得清晰。

    这才是他的孩子,别问一个父亲怎么听出了孩子的真正魂声。他就是知道!

    严默微笑,手捂住腹部,伤口消失。

    “嘟嘟,加油,打败那个坏家伙,然后我们再出来,爸爸会一直保护你。”

    “喔!”嘟嘟的声音很精神,也很活泼。

    原战从后面搂住他,手掌从他的小腹滑过,“我们该出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