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09章 章回60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拉莫聆等人团团坐在平地上,一看到严默和原战出现,立刻迎了上去。

    “默巫!”

    “师父!”

    巫果被小黑抱着,看着严默,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火蚁王也从半空降下,身体缩小到两米左右。

    “你们够狠的,竟然能把我火蚁族传承不知多少万年的神血湖给吸成清水。”火蚁王的魂声传至每个人的脑海。

    所有人都下意识望向湖泊,火蚁王不说,大家还没有发现神血湖的变化,仔细看去才发现,原本粘稠的湖水竟变得清澈透明,只是湖底仍旧有红色残留的缘故,湖水便仍呈现红色。

    严默理亏,并没有争辩,只沉默无语。

    火蚁王打量两人,眼中闪过忌惮,口吻依旧:“你们进阶了?吸收了这么多能量,竟然没有被撑爆?你们到底是谁?”

    火蚁王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出这两人的底细了,尤其是那被称为默巫的年轻男子,原本那么浓厚的生命能量也像是消失了般,半点再也感觉不出,但他知道对方的能量并没有消失,而是不知用什么方法隐藏了起来。

    如果说这默巫如同空气,不起眼,却又无所不在。那他身旁的那名战士则是内藏熊熊火焰、上长无数刀锋的高山,那磅礴的气势和能量掩无可掩。

    “火蚁王陛下,我们谈谈?”严默微笑。

    “好,我们谈谈。”火蚁王摸了摸手捧的灰卵,示意严默和原战跟他来。

    其他人要跟上,被火蚁王阻止。

    严默对他们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安心等待。

    火蚁王一头撞向神血湖的边界,一个黑洞出现,火蚁王进入其中。

    原战和严默两人原地一跃,也进入了那个黑洞。

    洞后是一个偌大的岩洞空间,里面空气潮湿闷热,明明是地下,洞里却长满了爬地的植物,植物不少还开出了鲜艳的花朵,岩洞四周墙壁和土地都透出微微的亮光,照射得整个岩洞空间宛若幻境。

    火蚁王在岩洞正中的平台上落下,目光落到严默不自然凸起的腹部。

    平台上没有座椅,原战随手弄出两块石头和严默坐下。

    火蚁王沉默着,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两人的实力变化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原本他可以力压两人,现在他已经没有把握可以留下其中任何一个。

    “那神血湖对我火蚁族很重要。”

    严默抬头,“不管您信不信,那是意外。”

    火蚁王念头数转,终下决定,“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据我所知,这个世界除了真正的古神,没有谁能吸干那神血湖的能量还能安然无恙,就是我也只能生活在其中,利用其锻炼躯体,凡是半神以下的生物在那湖中都待不了一鸣时。”

    “那叫神血湖?和古神有关?”严默对这湖也充满好奇。

    火蚁王对此并没有隐瞒,“这不是什么秘密,原来生活在上面的火城人很多都知道,只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彻底遗忘。你知道古时候有三城,分别是火、水、土三大城吗?”

    “听过,以前是三城,现在分成了九城。”

    “九城是最后一场大战后才分出,在这之前都是三城。那你知道三城一开始并不是单属于人类的城市,而是有着相同神血的智慧生物们为了抵抗共同的敌人炼骨族而组成的势力吗?”

    严默摇头,“这点倒是不清楚。”

    火蚁王似在冷笑,“人类强大了,就把过去刻意遗忘了。当然,也因为那些智慧生物开始厌恶贪得无厌的人类,全都或迁徙、或隐藏有关。”

    严默笑了下,淡淡道:“任何生物,只要共同生活在一起,必然会产生矛盾,更何况人类和那些生物之间说不定还是吃与被吃的关系,也许一开始大家可以为了共同的敌人联合在一起,但当敌人消失后,内部矛盾就会明显和激化,能长长久久生活在一起那才叫奇怪。就是人类,不同部落、不同地域、不同能力,就是一家人也能打起来。我想很多生物习性都是这样,这是自然天性,和人类贪婪不贪婪没有多大关系。就说你们蚁族,看似团结,但当数量过多、食物不足时,你们也会分家。”

    火蚁王噎住,没有再继续抨击人类,转而道:“三城之所以能够长久并强大起来,和古神有很大关系。当十二古神殉落,有的身躯化作天材地宝,有的化作最直接的能量。比如每隔几千年就会出现一次的巫运之果,就有传说那是生命之神的化身。”

    火蚁王说了一些关于古神的传说,这些都是严默和原战从来没有听过的神话,全都听得入神。

    火蚁王终于说到了神血湖,“十二古神在殉落时为了留下自己的传承,也为了保留对付天外魔神的力量,他们留下了神血石和神血。神血石是传承之石,不是被古神认可的生灵不能得到传承。而神血湖则是古神能量所化,原本只有他们的直系后代可以利用其进阶升级锻炼躯体,可后来众生灵为了抢夺神血湖,曾展开多次大战,最后众生灵在长生族的调和下坐到一起,决定共享神血湖。再后来,就有了土水火三城。”

    “土水火三城都有神血湖?”

    “对。”

    “那其他古神就没有留下神血湖?”

    “传说中他们都有各自的传承之地,不过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我说的是东大陆,我也只知道东大陆的相关传说。”

    严默和原战互看,两人已经占领土城,可并没有发现神血湖。严默想了想,说出两人真实身份,又把对于土城的疑惑问出。

    “你们说你们继承了古神的记忆传承?”火蚁王忽然变得严肃。

    “是。”

    “而你们正在寻找当初天外魔神留下的痕迹?”

    “是。”

    “外面那个非生灵小怪物就是你们收服的?”

    “是。”

    “你们两人中谁是善言族血脉?”火蚁王虽然这样问,眼睛看的却是严默。

    严默知道在这只不知活了多久的古老生命面前说谎毫无意义,便大方承认,“是我。”

    火蚁王发出古怪的笑声,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传说十二古神的鸢曾留下预言,说继承善言族血脉的生灵将会带领天下生物共同抵御天外魔神,那生灵不会就是你吧?”

    严默挑眉,“我听到的预言好像不是这样?”

    “哦,你听到的是怎样的?”

    “我听到的是继承善言族血脉的人将弑神成魔,掀起天下战火。”

    “哈哈哈!”火蚁王发出大笑,“时间太长了,活着的老不死又太少,连古神鸢的预言都变了样。不过仔细想想你说的预言也没错,传说中的天外魔神可是炼骨族的神,你带领大家杀死他们,可不就是弑神?而在炼骨族和天外魔神眼中,你不就是魔?只要有生灵抵御天外魔神的入侵,那么天下掀起战火也是自然。”

    “您是说预言会产生变化,和炼骨族有关?”严默反应很快。

    “如果你是炼骨族,你会希望杀死自己神的生灵存在?”

    严默懂了,“炼骨族改变预言,让天下所有生灵都忌惮善言族血脉,更大肆捕杀善言族,就是为了不让那个预言中的生灵出现。而炼骨族如果没有被逼离开东大陆,善言族恐怕真的会被他们杀光,是不是这样?”

    “你既然知道了这点,以后就小心炼骨族,不要什么生灵都收入九原。”火蚁王忍不住点了一句。

    严默知道他指的是苏门,也知道这事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只点头表示记下。

    “至于你们占领土城,却没有发现属于土城的神血湖,我想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火蚁王在知晓严默是善言族血脉后,一下就变得亲切不少。他并没有怀疑对方善言族血脉的身份,血脉之说根本无法作假,他刚才尝试没用魂力沟通,而是采取了火蚁族的交流方式,严默并没有察觉,很自然地听懂了他的“话”。

    “土城的神已经离开,他应该跟你们一样,吸取了神血湖中的所有能量。”火蚁王的魂声有点惆怅,“那个老家伙比我活得还长,他曾经跟我说过,说我的锻炼方法错了,可能穷尽一生都无法进入破天领域。”

    “破天领域?”严默不解。

    火蚁王叹息,“破天领域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说法,必须超过半神级别,用现在你们说的级别划分,大约是在十五级以上。破天,破天,就是突破天空进入更神秘的上层世界,传说古神就可以在那个更神秘的天外天上生存。而破天领域,则是按照在天外天能够支撑的时间来划分级别,支持的时间越长,级别越高。你们两个,如果我没有猜错……”

    火蚁王先指原战,“你,也许还差一点。”再指严默,“但你,应该已经进入破天领域。”

    原战默默计算,如果三级以下为低级战士,四级到六级为中级,七级到九级为高级,十级到十四级为半神,十五级以上就是破天领域的话,他现在应该在十三到十四级左右?也就是说他比严默还差了两个级别?

    “那陛下您呢?”严默问。

    “我?”火蚁王苦笑,“我走错了锻炼的路,用来修炼的神血湖又被你们吸干,想要进入破天领域恐怕需要更漫长的时间,还有机遇。”

    “抱歉。”严默终于说了出来,“虽然我们不是有意,但结果已经造成,如果有需要我们的地方……”

    “有!”火蚁王就像是在等着他这句话一般,飞速说道:“两个。第一,帮我复活这颗卵。你有生命能量,如果这世上还有谁能让一颗已经死去的卵复活,除了你,我已经想不到第二个人。人面鲲鹏那位生命之子,我也花了很大代价请他帮过忙,但他也没有办法,那时还不是复活一颗死卵。第二,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吸干了神血湖的能量还没死。只要你们能达成这两点要求,你们吸干神血湖的事就此了结,我绝不会再追究。”

    严默沉默一会儿,“这两个要求我都可以答应您,但我不保证结果。另外我还有几个问题要请教。”

    “你问。”火蚁王见严默愿意说,心情大好,也不心疼神血湖被吸干了,比起一个不能最大利用的神血湖,当然是正确的能进入破天领域的修炼方法更重要!至于能不能复活他手中的死卵,他连希望都不敢抱,就怕承受不住再次的打击。

    严默很干脆地问道:“土城的神是什么生灵?他现在还在东大陆吗?您知道我们要怎么找到他么?”

    “土城的老家伙叫土龙,就是土壤里最多的那种像蛇一样的生物。”

    严默默然,原来土城的神是蚯蚓?

    “土龙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东大陆,进入破天领域后想要更进一步,必须得到更多的能量,据我所知,所有进入破天领域的生灵都去了北大陆。”

    “哦?北大陆的能量比东大陆更浓郁?”

    “我不知道,毕竟我没有去过。但是进入破天领域的生灵似乎都能感觉到天地能量分布的不同,你现在还感觉不到,大概跟你刚刚突破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吸收有关,你身体中的能量多到遮掩了你的感知。”火蚁王说到这里忽然变得高兴,这么说来,这个小娃娃现在就算境界比他高,也还打不过他?

    严默不知火蚁王在想什么,他在想北大陆,但只想了一会儿他就没再多想,其他大陆他以后肯定会去,但不是现在。召集人手对付天外来客虽然重要,但让嘟嘟顺利出生以及发展壮大九原更重要,在九原还没有完全稳定之前,他不会再长期离开东大陆。

    严默想到这里便把北大陆丢开,继续问问题:“陛下,您是不是就是火城现在祭祀的火神?”

    火蚁王回神,带着一点恹恹的神情回答:“没错,我就是他们口中的火神。不过我懒得理睬他们,只有他们大肆献祭,也就是提供大量食物的时候,我会去看看他们又搞出了什么事。”

    果然如此!“那他们的大祭司流焰的神血能力是不是您帮他恢复的?”

    “嗯。”

    “我想知道方法,作为交换,我会把吸收能量并压缩的方法全都告诉您,我用战魂发誓,绝对毫无隐瞒!”

    “成交。”

    严默又问了一些问题,主要是火蚁王和火城的关系,以及他怎么会成为火城的神,又为何和火城关系变得如此淡漠等。

    问着问着,他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转头看看旁边的男人,他好像一直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

    大战怎么了?为什么出来后变得如此沉默?

    严默的心,乱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