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0章 章回61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咦?”忽然,火蚁王转头向一个洞内池子看去。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入几人鼻孔,严默眼尖,看到那池子上方有钟乳石倒挂在岩壁顶端,只不过普通的钟乳石滴下的是清水或者乳白色液体,这池子上方的钟乳石滴下的却是红黑的血液。

    “他们正在祭祀火神,还用了大型召唤术召唤我。”火蚁王传来的魂声很惊讶。

    “怎么,他们不经常召唤你?”严默勉强集中精神笑问。

    “不,他们一年中总会有几次用祭祀的手段向我寻求帮助,但是像这样大规模的祭祀和召唤……”火蚁王有点坐不住了,他对火城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感情,但他曾经承诺过那个人,就算在他死后也会看顾火城,直到他进入破天领域。

    “我上去看看,你和你的同伴就暂时留在这里,其他事情等我回来再说。”火蚁王正要走,想了想,又转回身,非常慎重地把灰色蚁卵交给严默,眼神留恋又微含痛苦地道:“请尽你的全力,如果你能让她复活,火蚁族将永远是你的朋友。”

    “这是蚁后的卵?”严默看他如此慎重,猜测道。

    “不,她就是蚁后……应该是。”火蚁王也不确定,“她以前从人类变成蚁后时,就是先变成了一枚蚁卵。后来她为了守护火城,能量崩溃,最后的时刻她要求进入神血湖,说不想浪费一身的能量,后来她就在神血湖中消失了。”

    “人可以变成蚁后?”严默吃惊。

    “可以,我们火蚁族比较特殊,那骨兵也跟你们说了吧,其实我们就是最纯粹的火能量,是具有生命的活能量体,我们可以通过某种秘法把其他能量充沛的生灵转化为火蚁族。她……原本是第四代火城城主,以主动接受秘法转变为蚁后为代价,换取我和我火蚁一族守护和庇佑火城。”火蚁王说到后来似乎有点苦涩?

    严默顿时对这名第四代火城城主升起无限敬佩,转变为另一个种族不算什么,但转变成一个要不停生育后代的蚁后,相信没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

    想来在当时火城应该遇到了一定的困难,火城为了拉拢火蚁族……不过这些都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故事,火蚁王不说,严默也无意寻根究底,他的心现在大半都扑到了自家小牲口身上,脑中老是会忍不住想:阿战为什么会如此沉默?他是不是生气我重视嘟嘟超过他?

    火蚁王振翅离开,偌大的岩洞空间就只剩下严默和原战两人。

    严默摸摸灰卵,几次想要唤出小树苗扫描它,可总是无法静下心,到后来他干脆收起了灰卵。

    最终他忍不住抬头看向原战,却发现原战也正在看着他。

    严默张口,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抚对方,如果是过去,别说安抚眼前人,他恐怕连这个意头都不会生起,比起嘟嘟,其他人算个屁?

    可现在他不希望这个人对他失望,一点都不希望。

    原战看火蚁王走了,总算能干一件他已经想干很久的事了,他伸手,摸上了严默凸起的腹部,还按了按。然后就在他想顺着摸下去,看看他的祭司大人还有什么变化时,他的祭司大人按住他的手,开口了。

    “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严默好不容易憋出一句问话,问出来又觉得自己问得很蠢。

    原战,“啊?”因为那火蚁王一会儿用魂力和我们说话,一会儿又单独和你说话,我插不上嘴,再说我还得检查一下/身体里的能量。

    原战正要解释,突感手底下的凸起顶了他一下。

    这是他的小儿子?不肯跟他哥用一样的出生方式,非要钻进他爹肚子里像正常小孩一样怀上一遍?

    原战心情有点怪异,但也有点说不出的小满足。这种摸着老婆的肚子,感受里面自己的种滚来滚去的普通男人都能享受到的事情,他以为他这一辈子是绝没有机会了,他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家小儿子会这么折腾,虽然过程有点曲折还有点疼痛,但最终结果他和严默体内能量又大大增加,且都升了级,而且他还感受到了作为普通男人和父亲的普通幸福。好像有点美好?说出来会不会被“怀孕”的祭司大人给打死?

    原战将心比心,觉得换了自己大肚子肯定会不高兴,于是他决定小心应对严默接下来的任何一句问话。

    看小情人这样冷淡,严默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你生气了?”

    原战想,这一定是反话,严默貌似在问他,其实是在指明他自己的心情,所以他立刻严肃道:“不,我一点都不生气。”

    完了!严默心头巨震。不行,这事必须要说开,绝对不能让其成为两人之间的疙瘩。

    “阿战,你听我说……”

    “你什么都不用跟我说,我都明白。”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严默苦笑。

    原战则再次道:“真的,你什么都不用说。”

    不!我一定要跟你说清楚。严默也觉得原战在说反话,将心比心,如果自己的爱人重视后代更超过自己,就算情理上能理解,但感情上肯定会有疙瘩,更何况那个时候他看上去就已经像是放弃了原战,甚至要求原战用自己的命来换取嘟嘟的出生。

    这样绝情、自私、只重视后代的伴侣,换了谁都无法忍受吧?

    “战,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在祖神梦中又过了一生的事情吗?”

    “记得。”

    “其实我还有一些事情隐瞒了你。”严默握住原战的手,决定在指南允许范围内,把过去的事能说的全部告诉原战,其中重点说明他对嘟嘟的愧疚,以及愧疚的原因。

    原战听完,久久没说话。严默也曾跟他提过前世,但从没有这么清晰完整地说明过,这让他想起了胡莲的记忆,想起了那个奇特而又美好的世界。

    “具体就是这样。我当时道德观念很淡漠,一心想要做出震惊世界的研究,因为人体试验都需要本人同意,且必须要成年。可我的一些研究项目必须要从细胞开始观察,而且也只对幼生体产生作用。我在没有试验材料的情况下,就用了自己的精/子做实验。我当时觉得我用的是自己的精/子,新生命也是我创造的,那么他就属于我,是我的科研成果,而不是我的……孩子。”严默的手摸上自己的肚子。

    嘟嘟非常活泼地顶了他一下,还叫了他一声。

    严默微笑,“可是这样的试验不可能一开始就成功,我失败了无数次,后来好不容易才培育出嘟嘟,也许是来之太不容易,也许是和他相处的时间太长,他从一个细胞开始发育,到他整个成型、出生的过程,我都看在了眼里,逐渐,我就不能只把他当作研究材料来看,更在他出生后,第一眼就被这个小东西迷住。我那时就想,这是我的孩子,独一无二的,我的宝贝。”

    原战的手摸上他的脸,严默偏头蹭了蹭他的手掌。

    “可是嘟嘟毕竟不是自然人,他一出生基因就不稳定,从他生下来到死去,他就一直生活在疼痛中,那种疼痛就是大人也无法忍受,可因为他出生就要忍受那样的痛苦,到后来他竟然可以背着这样的痛苦笑出来。”

    严默回忆了很多很多,最后他跟身边的男人说:“原谅我,我不是不重视你,但嘟嘟……我欠他太多,本来我应该让他的灵魂就此安息,可因为我本人的自私,又让他跟着我来到这个世上受苦。那孩子完全无辜,我希望他能健康地出生,幸福地长大,安安乐乐地活到老开心到老。如果你对我的行为有意见,告诉我,我会补偿你,但我希望你不要恨嘟嘟。”也不要恨我。

    原战听到这里也终于明白了严默的意思,他的祭司大人竟然在担心他因为他之前的行为而恨上他?那怎么可能!

    其实他真的都理解,虽然他也很生气对方过于重视小儿子,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但保护后代放弃另一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像部落里有些人也会放弃后代而保留自己的伴侣一样。就比如他父亲,他父亲有过好几个女人,他和那些女人也分别都有好几个孩子,可最后活下来的大概只有他一个?

    再说严默当时让他相信他,最终也来救他了,并没有真的让他等死。再再说……咳,如果嘟嘟真的打算夺取他的全部生命力,他也不会真的就这样放任他,肯定会在最后关头要么逃跑、要么解决那小崽子。

    当然,后面这点打死原战也不会跟严默说的。

    原战本来想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跟严默说明,想让他不必如此不安,可是看这个一向骄傲、表面就算再怎么伪装,内里也强硬得跟花岗岩一样的男人第一次流露出如此在意他的神情,看他的眼神更难得充满愧疚、歉意,还有一点哀求,他、他忽然就硬了!

    “你要怎么补偿我?”原战挪动了一下双腿,不动声色地问。

    严默认真想了好一会儿,慢腾腾地开口问:“你想我怎么补偿你?”

    “我的祭司大人,你解释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要告诉我,你很重视我,甚至不弱于我们的小儿子,对吗?”

    严默深吸气,“对。”

    “可也就如你所说,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重视,我把我的灵魂和身体都奉献了给你,可是你……却残忍地让我相信你,看着我去死。”

    “我……”

    “是的,你最终还是来救我了,甚至还让我得到了比过去更强大的能量,可是你也不能否认,那只是偶然的神迹,再来一次,你也不敢肯定最后结果会如何。”原战为了不让自己的表情暴露自己的真实情绪,不得不绷紧了脸皮,这让他看起来特别冰冷。他还把自己的手全部收回,决不让自己碰严默一下。

    严默无限惆怅地想:我是真的伤了这个青年的心,阿战连碰我都不愿意碰了。

    “爸爸,父亲……”嘟嘟也难过了,“都是我不好,我要是能打败那个坏家伙就好了。”

    严默连忙抚慰他:宝贝乖,我们一定能打败它,你先睡一会儿。

    愿力包裹住小儿子,嘟嘟在心中发着誓,慢慢地陷入沉睡。

    “算了。我们去看看乌宸他们,他们等这么长时间,肯定也……”原战起身,作势要走出岩洞。

    严默跟着站起,下意识地一把拉住他。事情还没解决,不能让他这么走!

    “原战,我只跟你说一次,信不信随你,以后这话你别指望我会说第二次。”严默磨牙,他是有错,但是让他低声下气地给小情人道歉,他还是有点做不来,顶多在其他地方补偿他,比如满足对方的一些……那啥啥。

    原战停住脚步,耳朵竖得老高。快说啊,你要说什么赶紧说!

    严默非常非常郑重地吐露心声:“嘟嘟和巫果是我们的孩子,我希望他们都能健康快乐地长大。可是他们长大后,人生属于他们自己,我不可能一辈子看顾他们。可是你……当我决定让你做我的人生伴侣后,我就有了和你走一生的准备,我告诉自己,当你对我的感情不再时,我会允许你离开,但我知道我九成九做不到,如果你真的要离开我,我不会给你祝福,我只会把你作成标本放到我的空间里。之前我让你相信我,如果我真的救不回你,我会把嘟嘟养大,把欠他的还清,我也许不会陪着你一起去死,但我可以发誓,除了你,我的人生再漫长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原战慢慢地转回身,声音莫名嘶哑,“你真的这么想。”

    严默抓起他的手掌放到自己左胸口,“我以我的灵魂发誓。”

    “誓言要到以后才会应验,我要看到更加真实的,你说过要给我补偿。”火焰在男人的眼睛里燃烧,至于是什么火……那还用明说吗?

    严默似乎也有点明白原战的意思了,声音也变得暗哑低沉,“你想让我怎么补偿你,嗯?”

    原战一抹鼻子,确定没流鼻血,立刻快速道:“先把衣服脱了,全部!”

    “……好。”我就知道你会想要这样的补偿,牲口!严默一边鄙视他的小情人,一边开始慢慢地宽衣解带。

    原战盯着他的祭司的动作,发出痛苦地呻/吟。太慢了!

    直接上手开撕!

    “你轻点!”

    不能轻,轻了撕不开!

    嗷嗷嗷——!看到了看到了。

    原战变态了,原战要炸了,但他硬生生地忍住了!

    偏偏他的祭司大人这时还很无奈地问他:“这样就行了?”

    “这样当然不行!”原战现在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原始人,他可是真实参观考察了有角人丰富夜生活后回来的原大首领,只瞬间,他就想出了一百零八个平时严默死也不会摆出的姿势。

    “看到那边的石头了吗?你过去,就这样走过去,然后把你的左腿翘到那块石头上,再把上身弯下去……”

    严默顿住,“原战,你别太过分!”

    “既然是补偿,总要有点不一样。怎么,你觉得做不到?可是如果是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你觉得这些姿势很羞耻?我可以先摆给你看,你看,很简单,就这样,再这样。”

    严默:“……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这就是他这辈子决定共度一生的爱人?他能不能后悔?

    原战特意退了两步,以便观察全貌全景,口中随意回答:“能啊,你马上就能见到了。那火蚁王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走边上点,那边就很好,有水池,还有一个小石林。默,我能把你绑起来再吊起来吗?放心,我不会绑你的肚子,我看到过有角人这么玩过,我一直都想……”

    “闭嘴!一个小时。补偿只有一个小时!”严默牙疼。

    “每天一个小时?”

    “做梦!”

    “你果然还是重视后代超过我,你说的肯定都是骗我的,只有我这个傻瓜才会死心塌地地这么相信你,算了,既然你不愿意……”

    严默啼笑皆非,斥骂:“原大牲口!你别给我得寸进尺!过来,你要挺着那根孽棍出去吗!”

    岩洞外,小黑等人没有了火蚁王的禁制,全都一个个伸手进神血湖尝试了一遍。

    “果然变成了清水。”

    “那股庞大的能量消失了。”

    “不愧是师父,不过师父和首领这样干,火蚁王会放过我们吗?”

    “怕什么?如果火蚁王想要对付我们,我们早死了。对了,师父和首领什么时候出来?这个火蚁王把我们带到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二猛提议。

    九原一行全部看向对面黑洞洞的岩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