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1章 章回61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在好好补偿了原战一番后,火蚁王还没有回来。

    原战一脸餍足地蹲在地上,不时撩撩他的腿脚、拽拽他的衣服,跟个闲不住的大孩子一样。

    严默整理好衣服,踢了他一脚。

    原战索性搂住他的大腿,猥琐地摸啊摸。他好期待下次的补偿啊,就算每天只有一个小时,那也美极了——这家伙就这么私自认定严默会每天补偿他。如果严默不答应?没关系,他已经发现他家祭司大人的弱点,只要在他面前小小示弱,再耍耍赖,基本就能达成他的意愿,当然想要拿下他家祭司大人的最重要前提是脸皮一定要厚!

    “放开!我裤子要给你扯掉了。”

    “等会儿我帮你穿。”

    “滚!”人得到满足和放松后的嗓音都是不一样的。

    原战听得只觉得后脑皮麻麻的,很想听对方再多叫喊几声。他太喜欢他的祭司大人在他身下哭喊叫骂了,可惜他家祭司好面子,意志又比较顽强,不把他折腾狠了,他只会骂人不会哭着求他。

    拖着这么一个大挂件,严默做啥事都不方便,可他竟然舍不得用针扎对方,至少今天不舍得,只能忍着让对方胡闹。

    很奇怪,这样荒唐一场后,他的心情和身体竟然都放松了许多。

    原战给他穿上裤子之前,咬了他一口,含糊道:“我们的小儿子会安然出生。”

    “嗯。”严默无视身体异样,硬是捏开对方的嘴巴,提起裤子系好,闪身就朝岩洞外奔去。再不走,那属牲口的肯定会拉着他再滚一圈,也不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外面平地,看到严默和原战先后出来,乌宸等人立刻对他们挥手喊叫:“师父,首领!”

    严默把食水又转移了一部分给苏门,安抚了大家的情绪。

    原战把二猛拉到一旁,问这段时间几人的经历和观察所得。

    拉莫聆盯着严默看个不停,他总觉得严默有哪里不一样。

    “师父,你的肚子!”细心的乌宸第一个看出来,也第一个叫出来,他倒没想太多,还以为师父衣服里藏了什么东西。

    严默很随意地拍拍小腹,“这是你们的小师弟,他转移地方了,过一阵子应该就能出来。”

    众人:“啊?!”

    但惊诧只是一时,包括拉莫聆在内,所有人接受他们的祭司大人“怀孕”一事都很快,要是换了其他人,男子怀孕不说被当怪物,也一定会被围观,可严默是谁?那可是他们九原的祭司大人,别说怀孕,就是他想把自己分裂出几个人来也不难好吗!

    对,九原人对他们的祭司大人就是如此充满信心,任何怪异离奇的事情到了严默身上那就是正常,况且乌宸等人压根就没往怀孕上面想,只认为这是神子要出生的必经过程之一。

    “嘟嘟……”

    严默倏然转头,他听到了巫果的叫声?

    巫果对严默伸手,严默自觉对大儿子有点疏忽,连忙从小黑怀里把他接过来。

    “对不起。”

    “咦?”严默虽然很高兴他现在能重新听懂巫果的话,但霸道又强势的巫果会对他说对不起?又是为了什么?

    巫果也吓了一跳,“你又能听懂我的话了?”

    “叫爸爸。”严默轻轻拍打小家伙的屁屁。

    “弟弟是不是出事了?”

    “一点点。巫运之果本身的欲/望恶念和他抢夺身体,我夺了嘟嘟身体里的生命能量本源,把那恶念给压了下去。”严默唤醒嘟嘟,让他直接和巫果沟通,以消除兄长的担忧。

    严默说得轻巧,但巫果知道其中过程必然危险万分,如果不是太危险,他当初又怎么会把自己的恶念给分裂出去?

    巫果后悔得不得了,长期和嘟嘟待在一起,他已经把嘟嘟当作了真正的弟弟,而他又比嘟嘟强大,巫运之果本身的欲/望恶念本应该留给强大的他来解决,而不是留给更弱的弟弟。

    巫果表示自己要和弟弟说话。

    严默好笑,干脆坐下来,把小家伙放到腿上。

    巫果自己努力侧翻过来,紧紧贴住严默小腹,“弟弟。”

    “巫巫!”嘟嘟欢快地叫。

    巫果纠结半天,决定还是说实话,他是有担当的雄性!“对不起,都怪我,那个恶念是我的,我不应该留给你,你放心,我已经想到办法可以把它重新引回我身上,它原本和我就是一体,只要我呼唤它,而它又在你身上感到危险,一定会钻到我的身体里!”

    巫果又告诉他默爹,让他如何配合自己,他很认真地想了七天,才想到这个解决方法,虽然他把恶念引过来后也不一定能消灭对方。这东西就不好消灭,谁能消灭自己的欲/望本能?只能克制再克制,让它没有使坏的机会。

    巫果说出这些,以为嘟嘟和他默爹会生气。

    可嘟嘟却大大咧咧地哈哈笑,“巫巫不怕,我一定能打败它!爸爸,我们能打败它,对吗?”

    严默抚摸小腹,笑,“对。只是本能欲/望而已,你现在还不能控制它,只是因为你的灵魂还比较弱小,可以后爸爸会慢慢滋养你的魂魄,会告诉你怎么控制自己不好的欲/望和想法,你总有一天会彻底打败它、控制它,让它再也无法影响你。”

    这就是胎教的重要了,尤其嘟嘟已经有了完整的意识,只要好好说给他听,他就会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还是交给我吧,我比嘟嘟强大,灵魂也比他凝练,我能扛得住恶念的诱惑。”巫果真心实意在悔过。

    “你是不是觉得那恶念是你甩锅给了嘟嘟?”严默捏捏巫果的小屁屁,心想自己刚安抚了大的,如今又要安抚小的,感叹一家之主真不易当。

    另一个自认一家之主的看过来,严默对他招手。

    原战脚一滑就奔过来,拥着严默坐在地上,“怎么了?”

    他听不懂巫果想要表达什么,但作为父亲,他能感觉到巫果的不安和愧疚。

    怎么巫果也有愧疚?

    严默低声把巫果的事说了。

    原战挑挑眉,伸出手指就弹了下大儿子的小雀雀。

    巫果:“……呀!”

    严默哈哈笑。

    原战教训大儿子:“小雀崽子,看你做的好事!差点把一家都害了。”

    巫果夹住腿,坚决不承认自己的雀儿小,但还是勇于承认错误道:“我干的我负责!我会把恶念引过来!默爹,你跟他说!还有他要是再敢弹我小鸟儿,等我长大就把他老婆抢了!”

    严默可不认为自己是原战老婆,于是他原话转述。

    原战摸出墨杀,比了比软乎乎的大儿子,“割了吧,会听话。”

    巫果挥爪:“呀啊——!”

    严默笑着护住长子,不让原战继续威胁,把巫果身体放正,握住他翘起的两只小脚丫,笑骂:“小笨蛋,勇于承认错误是好事,但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就是犯蠢懂吗?如果我没有实际接触过你们的灵魂,你这样说,我可能会真的这样认为。但你把恶念想得太简单了。”

    巫果呀呀叫,表示不明白。

    严默耐心和长子解释,也是在说给另外一大一小听:“你和嘟嘟都是用巫运之果和娃娃果为基础,以我和原战的精血培育而出。嘟嘟会有的,你也有,本能欲/望不是你想分割就能分割出去。你当初会觉得你把恶念转移给了嘟嘟,其实是你成功压制本能欲/望的开始,你后来出生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有两个原因,第一你得到的能量超过了你能够吸收的界限,第二你把本能欲/望压制得很好。当你把本能欲/望压制得很好,还得到了超出你预期的充足能量时,你原本属于巫运之果的贪婪本性自然也无法冒头。甚至因为能量太多,你还分成了三分。”

    巫果张大粉嫩嫩的小嘴巴,口水流出来都不知道。原来是这样!

    “啊!爸呀,这么说……我没有伤害弟弟?”

    “没有。”

    “不,我当初其实还是……”

    “那时候巫巫还不喜欢我呀,巫巫不哭。”

    我没哭!巫果担忧了好多天,连觉都没睡好。他就算再神奇,也只是一个诞生不久的小宝宝。

    如今巫果终于可以放下心事还得到了弟弟的谅解,精神放松下,一下就变得哈欠连天。

    小家伙揉着眼睛,想要睡了。弟弟真好!他以后一定要待弟弟更好。

    “弟弟,哥哥会帮你。我们一起打败恶念!”

    “喔!”嘟嘟在得到哥哥的安慰和鼓励后也不害怕啦。哥哥都能打败恶念这个坏蛋,他也一定能!

    不过他没有跟爸爸和父亲说,其实只要那个恶念不会伤害他们,留着它也挺好玩的。爸爸总是说他太软,容易受欺负,他也想要偷偷变得硬一点坏一点呢。

    嗯嗯,这是秘密,不能跟爸爸说,也许他能和他脑中的恶念好好商量一下,大家可以做好朋友嘛。一开始巫巫哥哥那么讨厌他,后来不也和他成为好兄弟了吗?

    什么都不知道的严默爸爸搞定了两个小宝贝后,心情放松,看什么都觉得十分美好且充满勃勃生机。

    原战看他这样,心里欢喜,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又一下。

    严默把巫果抱进怀里,兜着他,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同时不忘侧过脸舔了舔原战的嘴唇。

    几个小的都不好意思看他们。

    “师父,你来看看这个神血湖。我觉得湖边仍旧有能量,可乌宸他们都不信。”叶星蹦过来拉严默。

    他们这几天也很无聊,困在平地上什么都不干,除了平常锻炼,就开始研究起周围的环境。

    严默好不容易推开手都伸到他怀里的大家伙,把巫果交给原战抱着,起身走到叶星身边。

    火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火蚁王去了半天还没回来,他们等着也是等着。

    “师父,你看这里。”叶星指向平地边缘。

    位于神血湖正中/央的平地边缘似乎有一些纹路,这个纹路之前淹没在血色湖水下,什么都看不到,可如今湖水变清,水位还低了一些,平地边沿的花纹便显露了出来。

    严默本来是抱着随便看看,和徒弟亲近一番再给他们上点能量课的意思,可看着看着,他入神了。

    “等着!”声落,严默身体出现在了另一头的湖泊边沿。那里也是岩洞空间的进出口,湖水和洞口之间有一点面积可以立足。

    严默就蹲在那里仔细查看。

    原战抱着睡着的巫果,直接踏水跳了过去。

    多比仗着自己会飞,也飞了过去。

    留在平地上的几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想要过去又没那个本事,只能焦急地望着对面。

    “你发现了什么?”原战弯身问。

    严默手指在湖边岩壁上的花纹滑动,似回答他,又似在自言自语:“神血湖的能量没有被吸干,不,错了,能量在恢复,这是……我在寻找的符纹,这是谁把这些符纹刻在这里?难道那么古远的过去就已经有人发现能量的使用规则了吗?”

    “不,这不像是特意刻画的,这是……天然阵法!没错!意之所在,当初的古神留下这个神血湖时肯定想过了要怎样补充能量,他也许说不出道理,但他能做到,于是当他留下这个神血湖时,自然而然就留下了这些类似阵法的痕迹。”

    “什么阵法?”原战半懂不懂。

    “是恢复阵法,你看这些图纹,它们反复表达的都是一个套路的意思,聚拢、截留、吸取、储存,这些符纹和我发现的几个符纹完全相同!”

    多比诺米开始收集这些符纹。

    严默跳进湖里观察,又**地爬出来,“一样,都一样!”

    此时,他脑中思想的速度已经超过他往常任何一个时候。

    小树苗苏醒,伸了个懒腰跳出来。

    当小树苗的树枝在魂海天空一阵比划后,一个又一个符纹亮起。

    严默的眼睛也越来越亮,他能看到空气中一个又一个符纹在闪光,石头、水、墙壁、金属、人体……

    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即单纯又复杂、即完美又诡异的符号纹路。

    “能量……”严默的目光落到了原战身上。

    原战和巫果的身体在严默眼中已经消失,全变成了带着各种亮光的图纹符号。

    先是至极复杂,再慢慢化作简略。

    就在这时,小树苗突然抓住两条思路,把两头相对,用力碰撞到一起,瞬间,两个思路的碰撞在严默魂海中发出极为灿烂的耀眼火花。

    严默如被激活般跳起来,语无伦次地喊:“活的能量体,火蚁,生物武器……我要火蚁!立刻给我几只火蚁!快!”

    “喂,我怎么一回来就听见你们打我火蚁族的主意!我正想问问你们,那个什么带着神谕的神像不会是你们搞出来的吧?”火蚁王回来了。火城人不知道九原有客来,他知道呀,算算神像和九原人出现的时间,也未免太巧了。

    原战对着突然出现的火蚁王,面无表情地道:“你带你的族蚁过来,还是我去抓?”

    火蚁王,“这是威胁?”

    “不!”严默从空间中掏出灰卵,目中似有什么在流转,表情诡异莫名,“是新生。我要知道火蚁的结构,如果你不愿让我研究你的子民,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身体,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火蚁王也察觉出严默情况特异,对方的目光是对着他,但里面倒映的绝不是他的身影。

    而且对方身体四周的能量也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螺旋,现在的严默……他竟然看不出深浅了。

    “哗啦。”大着胆子从湖底走过来的严小乐,瞅瞅严默,忽然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严默爸爸到了很重要的时候,冥冥中,严小乐觉得当对方弄懂了他想要弄懂的事情后,也许他将再次获得新生,真正的生命。

    严默也看到了严小乐,再看向火蚁王,大胆的构想在他脑中/出现又推翻又再重建。

    他的手放到严小乐肩膀上,开始看似无秩序无规则的舞动,别人看不出他在做什么,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在勾勒这些代表了天地能量的最基本符纹。

    严小乐的骨身上忽然开始出现经络、血管和肌肉。

    “吱!”多比发出一声怪叫,半死机了。就在刚才他的逻辑计算超出了他的计算能力,为了避免烧掉核心,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停止这方面的运算。

    原战和火蚁王的眼珠子掉到地上又捡起来。

    平地上的乌宸等人离得远,还没有看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严小乐身上的血脉肌肉出现又消失。

    此时原战和火蚁王也总算看出来了,严默似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况,他眼中似有他们,却又没有他们,就连他对严小乐的动作都是无意识操作。

    “他这是得到了神灵的指点吗?你们在我不在的时候都干了什么事?让死者重新得到新生?让白骨重新长出血肉?众神在上!被神宠爱的人类小崽,真是让我妒忌。”火蚁王又是敬佩,又是酸涩。怎么他们火蚁族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厉害的巫者呢?

    “喂,九原的首领,我好像还没问你们,你们这位祭司叫什么名字?”

    原战唇角微微勾起,“他叫默,是这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巫。”

    火蚁王竟然没有反驳他的话,也许他也觉得这个年轻的巫者就算现在还不是最了不起的,但将来他的巫名一定会被所有大陆和海洋中的生灵知晓和传唱。

    “那谁,你别动了,我去叫两只火蚁过来。”火蚁王就算知道这名叫默的巫者很了不得,但也不想贡献自己的身体给对方研究……总觉得他要敢答应,自身所有秘密都会给对方看个透彻!

    原战也不在意自己被看轻,除了对自己的爱人,他完全不需要向别人证明自己有多强大。就算他现在还不如很多生灵,但将来他一定会是最强大的!因为他要永远霸占住默巫的守护战士这个位置,更不会允许有谁来跟他抢夺这个人,就是神也不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