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2章 章回61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画着画着,严默忽然发出大笑。

    “我是善言族血脉,我的语言就是符纹,我的语言就是阵法。”

    只要他能发出声音,不,只要他能发出声纹,这些声纹就可以构成他所需要的符纹和阵法,以达到他召唤和使用能量的目的。

    “只要我想,我所言即为真实。”

    “轰——!”他的魂海炸开了,就如一颗星辰消失,又如一颗新星被点亮。

    他的魂海变成了无尽的黑,最中间有一个深深的旋窝,旋窝中间有一颗小小的树苗。

    小树苗非常嚣张,枝条随意挥舞,旋窝被拉开,无中生有出现一片土地,土地的另一半是一片弯弯的海洋。

    一把躺椅在沙滩上出现,小树苗躺到躺椅上,再挥挥枝条,它的怀里多出了一本书。

    书的封面有四个大字:流放指南。

    魂海中有谁发出低低的笑声,找到你了!

    流放指南的书身上有着两条线,一条连接在地上,一条长长淡淡的线就这么延伸出去,一直延伸到无尽的黑暗中。

    严默慢慢走到小树苗身边,伸手抚摸书身,他没有去动那两条线。

    他现在能找到指南,能看到指南和龙颜男、以及和他本人之间联系的线,但他暂时还无法动它们。

    “我不建议你切断那条线,哪怕你有那个能力。”小树苗翘起树根腿,“那个龙颜男肯定是高级文明的人,认识上头的人总是有好处的,也许不知什么时候你就需要用到他,留着这条线,也相当于给自己多留一条路。”

    “我能控制它吗?”

    小树苗知道他说的是指南,哼唧:“现在还不行。不过这东西说白了也不过是一个附带地图、该星球百科全书,以及有着奖惩和监督程序的、隐藏型储物工具而已。只要你能彻底弄懂能量的基本奥义和规则,你就能拆解它。但暴力破坏是最差劲的手段,我不建议你使用,毕竟这玩意除了在你触犯规则时会惩罚你外,对你用处也不少。最好等到你有能力改造它时,再对它动手,让它为你所用。”

    “说得简单。”也许终于发现了这个深藏在他灵魂中的东西,就算他暂时还没有办法解决,严默神情也变得从没有过的轻松。

    “对自己有点希望嘛,少年。据我初步判断,你现在了解到的能量奥义相当于小学三年级以前的水平,而这个指南的技术含量则达到了专业水准,相差也不是太遥远。”

    严默拉了下嘴角,“谁喜欢自己的行为一直被人监督和管制?”

    “那谁叫你前辈子不做个好人呢!罪犯当然要有罪犯的待遇。再说,这世上谁能不受监督和规则管制?没了法律规则约束,还有自然规则等着他,没有谁是真正自由的。就比如和你见面的那个龙颜男,以他的能力,他没办法把这颗星球占领下来,把磐阿家族给斩尽杀绝吗?可如果他这样做了,谁还会遵守星际条约?不,我觉得他身上应该也有什么在监督他、约束他。”小树苗越说越激动,腾地坐起来。

    “你看,星际条约中,把巡逻者和执法者全都分开了,我不知道巡逻者的意义是什么,也许是寻找和发现,但这样做显然是在防止某些人的权力过大,这就避免了像有些小地方把警察的职能和法院以及检察院的职能全都混淆在一起,结果养出一群豺狼虎豹的可悲结果。那个龙颜男,他的力量很强大,他的爱人还是这颗星球的土著,可是他仍旧……”

    “停!”严默举手投降,“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总之我就是那种仍旧需要监督、某些时候会无法自控的坏人,对吧?”

    “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

    严默拿小树苗没办法,“至少在一亿点人渣值减完后,我不希望这玩意再影响我。龙颜男说我的行为会直接影响到嘟嘟的寿命,这说明嘟嘟和这本指南之间也形成了联系,我希望切断它!”

    “一点就是一天,你真的舍弃得了这样优厚的条件?你想想,只要你一直做符合指南规则的事,嘟嘟的寿命就会增加再增加,如果你有一亿点贡献值,嘟嘟就能活二十七万年还多。”

    严默阴森森道:“但如果我忍不住做了某件事,导致人渣值有一亿点呢?不是说越被约束厉害的人,一旦得到自由,发作起来也特别厉害吗?说不定那时候我会因为太高兴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总之,这种时刻被人拘束的日子,我过够了!嘟嘟要长生,我自然可以用别的办法帮助他,而不是让他的寿命天数掌握在一个程序手中。”

    “那就努力吧,少年。争取在你一亿点人渣值减完前,你对能量和规则的理解可以从小学三年级升到高中三年级,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挣脱束缚。虽然我觉得在你接触更高层次的文明并得到更高深的能量奥义以前,你根本无法做到对指南进行改造,顶多是破坏或者囚禁。”小树苗挥舞树枝。

    “这也就够了。”至于接触更高级文明……,严默想到了遍布整个宇宙的星级网络,想到了自己丧失的那个得到进入星际网的合法机会,不知道请多比诺米帮忙的话,能不能利用磐阿家族留下的飞船中的网络端口偷渡上星际网?

    不过这还是比较遥远的事,暂时可以不做考虑。

    严默的意识从魂海中浮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在别人眼中,他的眼睛原本就睁着,只不过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收回了目光,眼中终于倒映出近处的景象。

    严默淡笑,他的笑容让任何一个生物都看得很舒服,会让人想要自然地亲近他。

    他先是看向原战,在碰到对方微含担心的目光后,用笑容告诉对方:他很好,再好不过。

    接着,他看向坐在他脚边的严小乐。

    严小乐身体仍旧是老样子,之前出现的经络血肉已经全部消失。

    严默摸摸他的圆脑袋,“好孩子,给我一点时间。”

    严小乐猛点头。多少时间都成啊!

    多比诺米发出声响,飞到严默面前停住。

    严默点点他的金属触手,“记得提醒我以后给你换一具身体。也许一开始不会很好,但我们都有很多的时间不是吗?”

    多比认真道谢,他很期待严默说的新身体,以前磐阿家族的人就曾说过要用在这颗星球发现的液态活性金属给他做一具身体,但后来一直没有实现,这次他可以实现这个梦想了吗?

    严默并没有打算所有事情都自己做,他又看向远处平地上的徒弟们,他已经窥探到能量和生命的一点奥秘,就算只有一点点,他相信九原乃至这颗星球将来都会走上不一样的文明发展道路,最主要的是,他有信心他们的文明不会比任何文明弱势!

    想让一个文明形成并具有话语权,这无疑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他要做的就是给他看中的人启蒙。

    严默略过火蚁王,低头看被叫来的两只火蚁,蹲下/身,轻轻抚摸它们的背,安抚它们:“你们好,不要害怕,给我几分钟就好。”

    两只火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叫来,更不知道几分钟有多久,但它们都觉得被这个人类摸得很舒服,还动了动触角,传达了友好的情绪。

    火蚁王死死盯着严默的一举一动,可他想象中的某个巫者把两只火蚁撕成几截又剖开又碾碎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他只看到那默巫摸了摸两只火蚁,然后……就没了。

    那两只火蚁走的时候还向那默巫说了“谢谢”,为啥哦?

    “喂,那个小默巫,你现在有几成把握救回我的蚁后?”火蚁王不知道自己的魂声至少柔和了三度。

    严默终于抬头看向火蚁王,未语先笑,“我以为你想让我做你的王后。”

    火蚁王显然也是个厚脸皮,“如果有原来的那个,我还是想要原来的。”之前他是完全没有了希望和指望,日子也是得过且过,想要一个王后也不过是想给火蚁族一个交代而已。

    “恋旧是个好习惯,尤其是在对伴侣上。”严默对火蚁王总算有了一点好印象。

    原战点头,深以为然。他和严默就是彼此都是旧的,将来他们也会一路旧到底,不要新的!

    “我看过你们火蚁族的身体构成了,说你们是纯能量体当真一点都不掺假。对于复活这枚死卵,我已经有头绪,但是有一点必须事先说明,就算能复活这枚死卵,我也不能保证复活后的灵魂还是原来的。”

    火蚁王沉默了一会儿,“总得试试。”否则他也无法死心。

    严默看他这样,忍不住想要点醒他,“我复活这枚死卵,相当于帮它重新架构能量,它的身体细胞将会全部重新由死到生,也就是说最后连细胞记忆都不一定会留下来,而灵魂更是不容易保留在失去能量的物体上。新生新生,既然是新生,又怎么可能和过去一样?”

    “我知道。总之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尽力了,火蚁族都会是你的朋友。”火蚁王没有生气,反而有点感谢严默反复提醒他这一点。

    “自从蚁后死亡,我族现在也有母蚁负责生育后代,但是她们都不是蚁后,也就无法生出最强大的战士。没有强大的战士,就无法诞生新的蚁王,这样就算我达到破天领域,也不能离开部族。所以蚁后对我、对我们这支火蚁族来说都是必须的!”

    “明白了。”严默点头,只要火蚁王头脑清醒就行,他可不想最后救蚁反被埋怨,“对了,另外还有件事,这个神血湖不要破坏它的原有地形,最好哪里都不要动,以后它会自己慢慢恢复。”

    “哦?你说真的?”这对于火蚁王算是一个小小的惊喜了。没了一个神血湖,他还是很肉疼加心疼的,如果不是他打不过这两只的联手,他会这么和颜悦色和对方说话才怪!

    严默给出了肯定答复。

    火蚁王有了这件事垫底,加上严默那古怪的让人亲近的力场,他随后说出口的质问也软和了三分:“火城出现的那具带有神谕的神像是不是和你们有关?”

    严默眨眼,“什么神像?”

    火蚁王又看向原战。

    原战抱着巫果,摆出一个尽心尽责的好父亲模样,还摇了摇手臂。

    严小乐咔咔,我什么都不知道哟。

    多比诺米:我知道,我还知道神像上的神谕是什么,但我就不说!

    火蚁王也不确定那神像是不是和这些九原人有关了。

    严默带着一点对朋友的关心问:“是不是火城出了什么事?和你说的神像有关?”

    “火城确实出了一点麻烦。”火蚁王也觉得这事难以解决,火城城主和祭司等人问他怎么办,他怎么知道?

    出于对火城人常年累月形成的厌烦感,火蚁王把火城的事大致说了出来。

    原来在七日前,火城大祭司流焰向火神献祭,引得神迹降落在城外。

    这个神迹就是一具像是火神的神像,如果只是神像也就罢了,偏偏神像的腿骨上带了如被烧进去般的深深神谕。

    神谕言:金器现,火城变。城主留,祭司亡。

    流焰在得到这具神像后就被神谕给深深困惑住,正好其他祭司和城主要求看到神像,流焰便把神像给其他两位祭司看了,但没有给城主看。

    后来据三名祭司分析,神谕中的金器——他们不认识那个金字,但他们采取了否决法,不是骨器,也不是陶器和九原刚出来的瓷器——这两个字他们在九原都看过,竟然很准确地猜到了鼎钺部落使用的金属器具上。

    前六个字神谕还算好,至少只是提醒火城有变化,没说金器出现,火城就灭亡。但后面六个字就搞大了,这意思又像是说火城因金器或者因鼎钺部落出现变化,导致城主还活着,但祭司全死了。可又像是单纯地警示如果城主留下来,那祭司就会死亡。

    总之,不管哪种发展,最后火城的祭司们总会死。

    事关己身存亡,火城祭司们能不谨慎对待吗?

    在经过一日又一日地争吵和讨论后,有神侍大胆提出了一个想法:既然是神谕,那就是警告,而且这个神谕还是流焰大祭司祭祀后才出现,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把城主先杀死,那火城的祭司们就不会有事了?

    这个说法一提出,自然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三名祭司和参与的神侍及他们的战士心腹全都沸腾了。

    有人支持这名神侍提出的说法,有人反对。

    火城城主一脉可是最古老的血脉,从火城传承的第一天开始,这个血脉的统治地位就没有改变过。

    而他们这些祭司也大多出自这个血脉和家族。

    如今他们竟然要杀死这个血脉最浓厚的继承者,也是火城最高的统治者吗?

    不过一个神谕而已,可又有谁敢忽视神谕?

    有争执,必然有人泄密,很快城主一系不但知道了神谕内容,还知道了神殿某些人要杀他的事。

    于是事情彻底闹大了,城主一系竟然和神殿对峙了起来,最后神殿三大祭司无奈,只得和城主一系一起,对古火神进行大型祭祀,并召唤现在的火神。

    严默听完经过,嘴巴半天没合拢。

    他真的只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在他看来,这样拙劣的挑拨手段,怎么可能成功?如果是他看到这么一个带着神谕的神像,上面有对他或对九原不利的言辞,他会第一时间毁灭其,连渣都不会剩下,更不会相信其,然后再调查这个神像出现的全部经过,查找可疑者。

    你看连指南都没有因为这个举动惩罚他,呃,当然这也跟火城和九原已经是仇敌关系有关。他现在对火城做的一切事情,都能算到报复里面,而指南允许以血还血。

    可火城的祭司和城主竟然就这么相信了?

    是他们比较蠢?

    当然不可能。

    那是为什么?

    严默此时完全没有想到他认为拙劣的挑拨手段,是因为他看过太多更高明的挑拨手段,但在这个还相信预言、相信神灵、大部分地区还处在原始状态的世界,谁有胆子在神灵身上做文章?就算想到这样的方法,又有谁敢去做这种类似渎神的大胆举动?做出来后又有谁敢去怀疑神谕?

    怪不得有人说越是古老的手段越有效呢。

    严默为这个偶然的无心插柳结局感到很……愉快。

    哈哈哈!太爽了,火城城主一系竟然和他们的祭司干起来了!

    原战的唇角明显也微微弯起,但不是很明显。

    火蚁王还在叹息,“如果不是死去蚁后的愿望,我管他们火城怎么样。”

    “城主和祭司真的打起来了?”

    “没真打起来,但城主要求祭司们重新祭祀,求得新的神谕。城主还提到会有这样的神谕出现,和流焰大祭司强行祭祀,求我给他重新赐下神血能力有关,他认为这样的神谕就是古火神对祭司们妄行的惩罚,并认为只要严惩流焰,其他祭司再诚心祭祀就会没事。”

    干得好!严默给火城城主点赞。这就是釜底抽薪啊,你说杀死城主就能让祭司得活,可现在只要杀死一个祭司就能让其他人都活,大家会选择哪一个?

    “那么陛下您的看法呢?”

    火蚁王头疼,“我打算降下新的神谕,就让那个流焰死吧,虽然他以前在三个祭司中送食物是送得最勤快的。”

    严默咳嗽一声,“我也觉的这是最好的方法。”至于流焰死后,城主一系和祭司们之间能否再想以前一样亲密合作,只要等到他们去了巫城,仔细观察一下就知道了。

    火蚁王得到严默支持,要重新上去降神谕。

    严默表示他也想上去透透气。他真的很想在流焰快要死的时候,贴近他的耳边,把他的小玩笑内容原原本本告诉对方,想来流焰一定会死不瞑目,哈哈哈!

    严默去,原战自然也要跟着。

    见两人能够隐身,火蚁王也就没有拒绝,但他不肯背负两人,又故意没召唤飞蚁来带他们上去——谁都不希望家丑给外人看到嘛。

    严默见此挥挥手,很大气地道:“没事,你先走,我们有办法上去。”等会儿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法术咒语!

    火蚁王很好奇,这两人没有翅膀,也没见他们有飞行能力,他们要怎么上去地面?

    严默掏出小兜兜让原战把呼呼睡的巫果系到胸前,又对徒弟们打了招呼,随后在心中默念:我所言即为真实。

    给自己洗脑完毕,严默笑眯眯地抓起原战的手掌,静了下心神,慢慢开口道:“祖神赐福,反重力,浮空而上。”

    重点在后面几个字。声纹在天地间形成神秘的符纹,引动世间能量,改变了两人对这颗星球的吸引力。

    原战就感到身体一轻,被严默轻轻一扯,就飘飘然地浮了起来。

    这种感觉和之前严默使用愿力又有所不同。

    火蚁王恨恨地扭头,不看了!这两个人类就是纯心来气他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