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3章 章回61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火神接连降下两道神谕。

    第一道:祭司流焰假借神谕,罪不可赦。

    第二道:天魔即出,众生同心才能度过危难。

    两道神谕都说得明明白白,火神魂声直接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脑袋,震得众人头脑发晕。

    火城人惶恐,火神极少有这样清晰表达意志的时候,基本是他们进行祭祀,祈求他做什么,他才勉强给一点回应,具体还要看他老人家的心情。

    凡是东大陆的所有生灵都知道一点常识,那就是:神可以崇敬畏惧,却不可要求。

    换言之,神并没有义务保佑你、保护你并实现你的愿望,相反这些神更需要安抚和祭祀,惹他不高兴,全部落全部完蛋都是正常。

    火城城主原本有多器重和依赖大祭司流焰,此时就有多恨对方。不要以为他不知道那个杀死城主保留祭司的说法来源根本就是来自流焰的指示,那个神侍不过借出了一张嘴而已。

    更何况所有人都认定之前的神谕还是流焰特地祭祀得到的结果。至于流焰为什么要害城主,很多人都猜测这和流焰神血能力重新恢复后却不如以前,城主也不再如以前那般器重他,还差遣他去了不喜欢的九原等事情有关,流焰害怕失去大祭司这个尊崇的地位,于是索性决定除掉城主,重新扶植一名更听话的上来。

    城主一脉庆幸,如果不是流焰力量不如从前,三大祭司也不是那么齐心,今天死的就会是城主而不是流焰。

    城主的目光在神殿众人身上掠过,在剩下的两名祭司身上停留的时间最长,他暗沉地想:神殿和祭司们的权力过大,他作为最古老最高贵的血脉却要受到神殿种种掣肘,他早就忍无可忍,以前他恐惧火神,只知拉拢,但现在看火神也不是一味宠爱那些祭司……也许火城的权力架构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流焰死的时候眼睛睁得极大,真正的死不瞑目。

    阴谋!一切都是九原人的阴谋。

    他想喊出来,可是他的嘴巴跟黏住了一样,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那个在他身边微笑,看着他死的年轻巫者,在说出真相后,对他竖起了一根手指,之后他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那个神像是假的!神谕也是假的!九原人,渎神者……

    流焰伸出手指,怀着这个永远都说不出口的巨大秘密,身体慢慢变得僵硬。

    火城城主冷笑,他以为流焰最后手指的是他。

    剩下的两位祭司互看一眼,眼中并无多少愉快,更多的则是兔死狐悲的哀伤。那神侍说的话是来自流焰指示一事,他们都知道,但考虑到神谕内容,比起自己死,当然还不如换个城主。可直到闹出这么一场后,他们才发现城主一脉的势力竟然已经能与神殿抗衡,以至于他们的命令竟然失效,还被城主带人闹到了最神圣的祭祀之地来。

    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流焰的死就是对神殿最好的警告。神殿应该是至高无上的,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今天城主能必死流焰,那明天他就能取代神殿,让神殿最后只能沦为他的口舌!

    两位祭司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的想法,并有了结盟之心。他们中的一人原本是城主的直系亲属,也是这名城主上位的最有力支持者,可是当扶持对象变得可以威胁到自己后,亲戚又算什么?就是亲儿子,他们也能放弃!

    严默和原战把火城这场权力之争从头观看到尾,严默还有点奇怪为什么火蚁王不告诉火城人那神谕很可能是假的,却不知火蚁王自己也不确定,毕竟他不是真正的火神,只是守护者而已。

    看完这场因一个玩笑而起的闹剧,严默神清气爽。原战则似乎想了很多。

    严默拍拍原战,“如今的火城城主和神殿权力之争,就是未来的九原的隐患之一。等你我退位,下一代、下下代,越往后,首领和祭司之间的问题就会越多,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让神殿的人进入九原权力架构,而是让他们去上课的原因。”

    “我愿意让你的权力在我之上。”原战淡淡道。

    严默轻笑,“我知道你愿意,但以后的首领会愿意吗?神殿想要长存,九原的文化想要保留到千秋万代,神殿必须和权力分开,只当作一个知识传承和精神象征的机构。神殿可以固定保留裁判团和长老会的席位,但绝不可进入实职。”

    原战皱眉,“他们没有权力,要如何保存自己?”

    “神殿负责传承,只要部落不灭,他们就能存续下去,不要小看师者的力量,只要不是太没人性的学生,一般很少会对教授过自己的师辈下毒手。而神殿只要有实力,又有谁能欺负得了她?神殿现在的成员基本来自各个投奔部族的祭司、巫者和长老等,以后也同样如此。”严默对神殿以后的发展早就有成算,正好趁这个机会和原战说了他的设想。

    “神殿的武力也不可以过多,祭司和神侍可以有守护战士,但必须规定人数,神殿护卫同样。以后退休……就是上了年纪的战士等人,如果功劳够高,只要他愿意,就可以让他在老后进入神殿享受供奉,同时负责教学。今后我们九原的神殿不发展为教派,不从小培育幼小的孩童,只接受成年人,神殿不在各个城市设置分殿,只会派出老师和医者等去往各地学校教学和帮忙。总而言之,九原神殿就是精神和荣誉的象征,是知识的传承积累和研究之地,她的地位将永远高高在上,她的精神将无所不在,但神殿任何一人都不会有实质上的权力。”

    火蚁王也听到了两人对话,突然插言道:“不错,这个想法好!我一直都觉得火城哪里怪怪的,听了你的话才明白怪在哪里,神殿权力太大了,以前的一些祭司都一心为部落,可现在的祭司和神殿的一些人却都有了自己的私心,而火城血脉也渐渐不再把神殿当作自己可以依赖的同伴,而是一边利用其,一边又忌惮和痛恨对方。也许那个神谕真是火神所降,就是为了让他们能清醒一点吧。”

    原战撇嘴,“你就算把默对神殿的构想告诉火城人,他们也做不到。不,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除了默,我就没见过哪个祭司得到权力后会舍得放弃。”

    原战又转而对严默说道:“现在九原的神殿还不能这么搞,你对九原太重要,而且你想要神殿发展为你所想的样子,必须先有绝对的权力才行。不过除了你,其他神殿成员可以像你说的那么安排。”

    “我明白。”严默经历得越多,认识越多,他原来没当过老大,很多事情都是想当然,包括九原的所有制度都是建立在美好的想象上。如果不是有原战力挺他,他提的很多事情就是一个笑话。

    老大的位子坐久了,又实际接触到九原方方面面产生的各种问题,如今他也不再去强求、去奢望第一代就施行民主制。这大概就是民主制最搞笑的地方了,你想要实现梦想,反而得先获得绝对的权力,如果不这样,你的意志就无法传达,也就是你得先搞独/裁,把权力集中了,才能让民主制实现。总之哪怕你的想法再好,没有权力和实力支撑,也只是空想而已。

    曾经,严默想过他和原战做个一二十年老大就退位,可现在他想他们大概得坐这个位子很长很长时间,直到九原能彻底站立起来,直到九原的规则法度深刻到每个人的内心,甚至成为整个世界的道德标准,直到九原能说一不二、强硬到没有谁能轻易推翻的地步。

    当然此时严默还不知道,在他和原战退位后,接手九原的原帝很快就称帝,之后九原就一直是帝王制,他和原战更被尊称为第一代原始帝尊和第一代至高大祭司。

    之后也许九原的制度在建立之初就充满人性化又非常合理的缘故,严默更是引入贡献点和志愿者这两个概念,且九原的各项制度法规一直在不断完善,良性循环下,九原帝国并没有像其他古老势力一样不得不经历多次变革、重组等等风波,再加上九原神殿一直牢牢抓住了九原所有子民的心,让九原的凝聚力强大到一种可怕的程度,所有九原人都以生为九原人为荣为傲,就算九原以后的统治者有各种不如意的地方,但瑕不掩瑜,其他势力想推翻九原都找不到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

    时间重新回到现在,严默看完火城的热闹,就回到火城地底帮助孵化那枚死卵。

    期间,火蚁王遵守承诺,告诉了他如何让受到重伤失去能力的神血战士恢复神血能力。

    严默对这个其实也有了一些研究,得到火蚁王的指点后,只让他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顺便知道了自己的研究方向没错——一切都在于能量,只要你能操纵能量,你就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比如让重伤者痊愈,甚至让死者复生。

    只不过除了使用条件苛刻的返魂丹,就算利用生命能量本源复活的死者也不再是过去那个人,甚至连外表和性别都能彻底改变。

    “我的蚁后呢!”火蚁王瞪着刚刚从复活蚁卵里爬出的小火蚁发狂。

    严默无言地指了指米粒大的小火蚁。

    “这根本就不是母蚁!为什么我的蚁后会变成一只雄的!”他能感觉出来气息还是原来的那个蚁后,可是为什么她变成了他!?

    “……大概是因为她临死前想得最多的就是不想再做一只不停生育的蚁后吧。”

    火蚁王趴下了,这个打击对他太大!

    小火蚁先碰了碰严默,表达了自己的亲昵之情,转了一圈,瞅瞅难过的火蚁王,爬过去,很艰辛地登上火蚁王的脑袋,用自己幼小的触角,蹭了蹭火蚁王的大触角。

    火蚁王的触角动了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