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4章 章回61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火蚁王失望多过伤心,他其实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他也明确知道当初的伴侣已经回归母神怀抱,就算蚁卵能够复生,九成九也不会是原来的灵魂。

    但只要有一分可能……

    如今这一分可能也彻底破灭,新生者还连母蚁都不是,不过也许就因为连性别也变了,他倒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的伤心,不久后就能平静地面对这只血滴一样火红小火蚁。

    雄蚁啊,也许换种角度想,他可以省略让蚁后生育强大雄蚁的步骤,直接培养和训练这只小火蚁?

    就是不知道这小家伙的资质如何。

    在火蚁王陷入惆怅的时候,九原一行人则在商量接下来的行程。

    “这次没想到会在火城耽误这么长时间,离约定的日子还有几天?”严默问多比。

    多比立刻给出答案:“还有十六天。”

    “就只剩下半个月了吗?如果我们再绕去鼎钺部落,把寻找遗迹的时间算进去,还要加上和鼎钺作战的可能,时间有点不够啊。”严默蹲在地上画出地图,点了点。

    这幅图他曾经也画过,天柜山那个炼骨族传承之地是一个点,发现穿沙甲族所在飞船遗迹之地是一个点,另一个点则在鼎钺部落的地盘,三个点连起来恰好是一个等边三角形。

    但这只是他的猜测,第三个遗迹是不是在那里,他也不能确定。

    多比也不能。飞船残体落下后并不是一直保持静止不动,河流、山川等改变,也会带离原来的降落地点。后期炼骨族又按照多比的指示特意寻找飞船残体,有的找到并能拉得动的,他们就移动了。

    飞船残体到底分成多少块,又掉在哪些地方,那真的只有这颗星球才知道。

    所以当初炼骨族到底有没有特地把三个重要的遗迹之地弄成等边三角形的三个点,谁也不知道。

    “除非我们一到那里就能找到遗迹,还要能在不惊动鼎钺人的情况下找到神血石。”原战不怕和鼎钺人开战,但九原刚打完有角人,实在不适合再给自己竖立一个强大敌人。而且出于严默长时间的潜移默化,原战也习惯了和人打架先占住理,如果让鼎钺知道是他们拿了神血石,以后和鼎钺干仗,九原就是理亏的一方,打赢他们都站不直腰。

    “多比,你距离多远可以扫描到飞船?”

    “如果是之前,飞船残体还有能量并能保持发射信号,我只要进入本星系就能找到它。可是我原来的身体毁掉了,想要修复需要材料和时间,现在的这具身体只有一些基础功能,对能量体的敏感度最高,但如果飞船残体没有能量,也没有信号发射的话,我想发现它只能靠物理扫描,而我的物理扫描最大的直径扫描范围只有五百米。”多比对自己不能帮到忙有点小羞愧。

    严默摸摸它,“这样已经很好了,相信我,以后我一定能帮你造一具更好的身体。”

    “嗯!”

    “神血石也是能量。”原战提醒。

    “可是鼎钺人没有发现它们。我怀疑当初炼骨族找到神血石可能也试着想要吸取其中的能量,但他们没有掌握正确方法,导致……砰!”

    “于是他们把这些神血石都收起来了?并害怕它们会伤害到族人,所以很可能用什么东西把它们遮掩了起来?”原战猜测。

    “对,而且很可能是可以遮蔽能量泄漏的骨器。阿战,你还记得当初巫象交给我们的那个盛装神血石的盒子?”

    “啊!”原战想起来了。

    “有一个那样的盒子,肯定还有更多。鼎钺人没有在那个遗迹中发现神血石,很可能就是那些神血石都被那样的盒子装了起来并收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这个地方也许只有……”严默想到了骨承,还有沉睡在其中的灵魂,会不会其中就有一个灵魂去过那个遗迹之地,并且知道那里所有的秘密?

    按照炼骨族的慎密思维,真的很有可能。所以赞布才会希望他把骨承传给一名白角人,如果当初获得骨承的人一开始就是苏门或者任何一名白角族,那么会不会苏醒的灵魂更多?指点其的灵魂也更多?

    换言之,就因为他不是有角族,不是骨承希望的继承者,所以他就算学到了炼骨的知识,但还是没有资格知道另外两个遗迹的事情,更别提得到其中的收藏。

    不过就算他现在把骨承交给苏门,苏门又能得到那些灵魂的赏识,进而得到另外两处遗迹的秘密,可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沧海桑田,地势地形早就变化,想要找到正确的遗迹地点也需要时间。

    要不要去赌一把?严默来回戳着位于鼎钺部落的那个点,也许这个地方就是遗迹之地呢?

    就在这时,原战忽然道:“火蚁王不是也知道天外魔神的事吗?我们寻找神血石,拿过去也是为了向其他势力证明这件事,既然火蚁王知道,他当场给出神谕不是更容易让大家相信?这样我们还可以把神血石省下来。”

    对,原战一点都不想把神血石拿去分给其他势力的人。凭什么他们辛苦找到的宝贝要白送给别人,帮助别人给自己创造强大的敌人?就为了证明有天外魔神这件事?

    要不是严默太重视此事,原战真的一点都不想用这种方法证明。想当初他和严默为了神血石受了多少罪?如今他们好不容易弄懂了神血石的正确吸收方法,说不定还要背负鼎钺的仇恨,就是为了给别人做贡献?只想想就怄得很好吗!

    “默巫,师父啊,我也觉的神血石应该留下来。”拉莫聆道。

    严默斜睨他,你什么时候也成我徒弟了?

    拉莫聆回眼神:不早就是了吗?我当初在音城就决定成为你的弟子了。

    严默隐约想起好像真有这么回事。

    “就是啊,师父,您不是说神血石可以培养一名至少九级以上的高手出来吗?您看,我们这么多人,都不知道够不够分……”叶星最直接,还认真地一个个数过去。

    严默乐,一巴掌呼在叶星后脑勺上,“不想着好好修炼,成天就想着走捷径,有神血石也让你最后一个用!”

    “不要啊,师父!”叶星惨叫,立刻扑上严默开始磨,“师父师父最好了,给乌宸最后一个用吧,你看他还欺负猛哥。”

    二猛翻白眼,“谁敢欺负我?跟你们说了几次,那天爷是喝醉了!”

    乌宸依然是那么成熟和理智,他点头道:“师父,就给我最后一个用好了。猛天天在外面跑,遇到的危险多,第一个能不能给他用?”

    听听,神血石还在人家地盘里呢,这一个个就像是都揣在了自己兜里似的,竟然都商量好先后使用顺序了。严默瞅着这帮也不知哪儿出了问题的徒弟们,哭笑不得。

    “嗷嗷嗷!猛哥你完啦,乌宸多疼老婆呀!哇哈哈!”几小发出怪声,小黑叫得最大声。

    二猛羞怒,身影一闪,把所有大声嘲笑他的小鬼全踹进了神血湖中。

    巫果被吵醒,用力蹬了下小脚丫。原战拨开兜兜看看,问:“要尿吗?”

    巫果:“……呀!”当然要。

    原战爸爸侍候大儿子尿尿,直接尿进了神血湖里。

    苏门伸出小手臂,“别!”他还打算多装点清水备用。

    其他正在往上爬的众小们:“……嗷嗷嗷!我们不要喝原帝的尿,就算他曾经是巫运之果也不行!”

    严默扭脸当没看见,还好他那里还有不少清水,而且原战和他现在都能弄出水来,他们倒也不愁干净的水用。

    “好了,都赶紧上来,那些神血石就留着吧,等以后我和战把地点确定下来,你们自己想办法把那些神血石弄出来,不参与的人就没有。”

    “嗷嗷嗷——!”众弟子们,包括拉莫聆和稳重的乌宸在内,都不在乎什么尿不尿的,全都欢呼起来。

    只有苏门还不怎么知道神血石的意义,但也跟着傻傻笑了起来。

    桑叶看着苏门的笑容,无言叹了口气。他其实不在乎严默和他的弟子们对苏门好,因为他知道严默对苏门越好,苏门将来就越会偏向于无角人,而这点对于白角族和整个有角族来说,也不知是好是坏。

    “等会儿我教你们怎么画符弄出清水,以后你们出门在外就不用再担心喝不到干净的清水了。”严默的话再次引来大家欢呼。

    在岩洞里惆怅的火蚁王听到这三番两次的欢呼,忍不住也被吸引了出来,头上还顶着那只小小的火蚁。

    “陛下,您愿意去巫城一趟吗?”严默迎上去,直接对火蚁王做出邀约。

    “你想让我去做什么?”火蚁王没有立刻拒绝,他待在火城下这么多年一是因为承诺,二来就是因为这里的神血湖,如今神血湖需要大量时间恢复,火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就算有也可以通过他留下的召唤秘术召唤他,他完全可以离开火城去其他地方走走。

    “关于天外魔神。”严默把他和原战得到神血石并接受了其中记忆传承的事说出,“这次东大陆各势力约好在巫城相聚,主要目的有二,一是为共同商讨对付天外魔神,二来就是新的势力划分。关于第一项,目前除了我九原以外,其他上城势力似乎对天外魔神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我答应他们会提供证据给他们看,但我能想到的证据就是神血石,可是神血石这东西不是你想找到就一下能找到。”

    严默省略了鼎钺部落找到的遗迹中很可能拥有大量神血石的事,接着道:“但也许真的是古神庇佑,没想到我们会在前往巫城的途中遇到您,我想当初牺牲的众位古神的神魂大约也不想让我们的星球落到天外魔神手上。”

    火蚁王沉默了一会儿,“天外魔神的事本应该由各族祭司传承下去,可时间过得太长,又经历了几次大战,能知晓这些还能活下来的老不死确实不多,有的还直接去了北大陆,有的则根本不把天外魔神这一传说当一回事。目前东大陆知道这件事的可能只有几个少数传承还没有断绝的古老种族,比如长生木族、人面鲲鹏族和海族,如果你希望大家能重视这件事,最好能找到我说的这三族。另外你说的星球是什么?”

    严默把天外来客其实就是外星人的事简单说了。

    火蚁王用他自己的概念理解:“所以传说中的天外魔神就是从别的地方来的侵略者,就像有角人从西大陆跨过海洋攻打东大陆一样?”

    “对,你可以把宇宙理解为无尽的海洋,一个个星球就是一个个大陆,只不过这个距离更大更广。而宇宙中有无数危险,有的星球也有自己独特的壁障,就像中心大陆外包裹着的旋风带一样。当年十二古神连同一位外星大神给我们的星球做了一个壁障,让其他星球的人看不到我们,但如今这个壁障已经消失,那些外星来客随时都有可能发现我们,据多比告诉我的,磐阿家族也一直在寻找他们失踪的族人。”

    “那个叫多比的小怪物已经效忠于你?”

    “他已经获得新生,我算是他的父亲。”

    “父亲也可以背叛。”

    多比怒,很想扑上去绞杀火蚁王,他才不会背叛严默!当然,他、他也不会对付磐阿家族,啊啊啊,真的好为难啊!

    严默摇头,“多比的灵魂构成和我们不太一样,当他决定不会背叛我们时,他就不会背叛,除非有强力改写他的灵魂,但那时他也不再是现在的多比。”

    多比有点萎靡,他在想要如何帮助严默,又如何在将来不会和磐阿家族直接对上,这让他有点死机倾向。

    火蚁王也没有死咬着多比不放,“抱歉,当初三城的保护者曾经在最后一次大战时和各族头领做下约定,为了避免大战再开,我们这些半神以上的战士可以暗中保护,但不可以明着露面。其实按照当初的约定,你们也不适合再做九原的首领,这会打破东大陆各势力的平衡。”

    “那是因为您不了解现在的情况已经跟以前不同,除了九原,擅长使用金属的鼎钺部落也势必会强大起来,您现在也许无法了解金属有多强大和多有用,但以鼎钺的能力,要不了五十年,他们就能雄霸整个东大陆。相信我,鼎钺部落的野心可要比九原大得多,更可怕的这个实力强大的部落还没有九原的友好、善良、和平,他们跟绝大多数的人类部落一样,贪婪、残暴、排外。如果让鼎钺成为东大陆的王者,那么其他势力将再无未来可言。”

    “听你的意思,只有你们九原才能阻止得了鼎钺的野心?可你和你的首领如此强大,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们也不想占领整个东大陆?”火蚁王嗤笑。

    “当然想过。”严默丝毫没有掩饰九原的扩张欲/望,“但我们不会蛮力扩张,不会仗着武力比别人强大就去欺负弱小、占有他人家园。我甚至可以跟您承诺,只要别的势力不主动挑衅和欺凌我九原,我九原绝不会主动对别人出手。我们会遵守九大上城约定的规则,进行自我约束。”

    火蚁王不晓得自己该不该相信这个年轻的巫者。

    “至于我们能否做到我们所说的,你跟着一起去巫城就会知道。再说,对付天外魔神不可能只靠一族一人之力,天外魔神有多强大,古神已经给我们留下记忆,想要守护我们的家园,不仅是东大陆所有势力和生灵,这整个星球的能量都要团结起来。我们不知道那些天外魔神什么时候会来,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总不能等他们来了,我们再被动地想办法,到那时,可能什么都迟了。”

    严默说到这里,微微一叹,“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您在担心我们九原以共同抵抗天外魔神之名,实行对众势力的统治对吗?我不会否认我们有这个心思,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将来有要加入九原的势力,他们必然是心甘情愿且欢喜的,九原绝对不会有丝毫逼迫。”

    “你发誓?”

    “我发誓。”严默严肃道。

    火蚁王终于松口,“我会去巫城,但不会和你们一起去,我也不会露面,但我会在必要的时候传达我的意志。”他也想看看九原在各势力聚会中会怎么做,是否会像他说的一样。

    这样就足够了!严默和原战相视一笑,神血石省下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