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章 章回61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巫城,东城集市。

    人喧马嘶,兽吼鸟鸣,原本宽阔的集市大街被挤得几乎水泄不通,各个小摊贩见缝插针地摆下自己的摊位,或大声吆喝,或姜太公钓鱼。

    进入集市的人一会儿忙着看各种生物,一会儿忙着看集市里摆出的大大小小摊子,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就在这许许多多的大小摊位中,有一个极不起眼的小摊位被夹杂在一个小角落,那摊主又不懂得吆喝,就坐在兽皮上和自家人说话,如果不是这家人构成比较特殊,可能不少人都会把他们直接忽略过去。

    侯荣整理好自家部落的货物,眼睛再一次忍不住往街对面那个小小摊位看去。

    只见那摊位后的皮毛上坐着一名青年,青年手中正在捏塑着什么,腿上放着一个小盆。青年身边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娃娃,大的娃娃顶多三四岁,小娃娃大概才几个月。大娃娃把小娃娃放在自己的腿上叠坐着,小手臂圈着小娃娃胖乎乎的小肚子。

    一大一小两个娃娃不哭不闹,小娃娃嫩呼呼的手臂搭在大娃娃的手臂上,嘴里不时咿呀两声,肥嫩嫩的小手指偶尔指向青年,大娃娃不时附和两声,两娃全都仰着头看着青年,小小的头颅随着青年的动作不时转过来转过去,看起来有意思极了。

    侯荣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

    他喜欢这一家子,不知道那貌相英挺神情却十分柔和的青年是那两个娃娃的父亲,还是兄长?他们来自哪里?来巫城是投奔还是经过?有落脚的地方了吗?

    侯荣希望那青年是两个娃娃的兄长,如果是父亲也没什么,就是不知道娃娃们的母亲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

    “喂,你看什么呢?看得眼珠都不转。”同伴拍了他一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那个小摊位和摊位后的一家。

    拍打他的同伴本来是很轻松的玩笑口气,可在看到那一家后,语气一下变了,却硬是装出一副玩笑的样子,“怎么?看上那人了?要不要我帮你过去问问他有没有伴?”

    侯荣摇摇头,笑笑,“别胡说了,什么看上不看上的,我是看他一个人带着两个这么小的崽儿不容易,想着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们就照顾着点,反正也就在他对面。”

    “其实你看上也没什么,我们虽然不是从什么上城中城出来的,但我们灵猴部落也是附近的大部落,那青年带着两个崽儿投奔巫城,还不如来我们部落。你说是不?”

    侯荣没说话,他其实心里多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部落并不靠近沙漠,身后还有一个偌大的山谷森林,只要勤快点勇敢点就不怕饿肚子。虽然为了争地盘、争食物、争女人,战争比别的部落多,但怎么说也比附近很多部落要富足一些。

    同伴舔舔嘴唇,望着对面的一家三口,说出的话语带着一些安慰:“真的不上去问问吗?说不定就是他们回来了呢?大巫不是说了,他们只是暂时回归了母神的怀抱,等以后还会来与你相聚的吗?你看那青年和那两个崽儿的年岁是不是很像……”

    “别说了!”侯荣看那一大两小心里确实有触动,但那只是让他爱屋及乌想要稍微照顾那一家,并没有想要强占的意思,除非对方自己想要跟他过日子,就跟当初那个人一样。

    “桩子,我知道你的意思,是兄弟就别再提了。”

    “呃,对不住。”

    “没有对不住,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侯荣拍拍同伴的肩膀,随手从地上拎起一个水壶打算送过去,可他刚迈开一步就停住了脚步。

    对面,一名只随便在下身围了一条短布裙的高大短发男子走到摊位后,从肩膀上甩下一个箩筐,低头亲了亲青年的额头。

    青年抬起头,非常自然地对高大男子露出一个暖到心坎里的笑容。

    两个娃娃发出欢喜的叫声。

    高大男子揉了揉青年同样很短的短发,从箩筐里翻找出一大串深紫色的草龙珠,用清水简单冲了冲,递给了两个娃娃。

    侯荣眼眸一凝,是控水系的神血战士?这在沙漠势力中可是最受欢迎的神血能力。

    大娃娃接过草龙珠,先揪了一颗尝尝,大概觉得好吃,吐出籽儿,又揪了一颗,皮也不剥的就塞进小娃娃的嘴里。

    小娃娃从嘴里抠出草龙珠,瞅瞅,似乎很不屑的样子,可不一会儿又塞进自己嘴里。

    青年似乎对大娃娃说了什么。

    大娃娃低头看小娃娃。

    小娃娃张嘴对他啊了一下,大娃娃嘎嘎笑,又揪了一颗草龙珠喂进弟弟嘴里。

    青年似乎很惊讶那么小的娃娃竟然能吃草龙珠,高大男子又冲洗了一串,揪了一颗剥了皮塞进他嘴里。

    青年吃了那枚草龙珠,吐出籽儿收到一张叶子上,大概看两个娃娃没事,对高大男子笑着说了什么。

    原来他已经有伴侣了,这样很好,非常好。侯荣心里酸胀,如果他当初对那个人再好一点,再在乎他和他的孩子们一点,是不是他们今天也能如此快乐?

    他的同伴也看到了这一幕,非常可惜地低“啊”一声,随后他又发出一声惊咦:“阿荣,你看那青年的肚子,他……不会是女人吧?”

    侯荣也看到了,青年放下捏塑的东西伸了个懒腰,被衣服遮住的肚子一下就变得明显起来。

    呃,他看错了?这其实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像男人的女人?

    侯荣和同伴全都错乱了。

    两人在看到后面的高大男子出现后都以为他和青年是一对,至于那两个孩子,也许是他们其中一个和女人生的,或者分别和女人各生了一个孩子。这在各个部落很常见,女人会因为各种原因消失,而缺少女人的部落经常会有两个男人带着孩子搭伙住在一起,也算是互相照顾。

    侯荣曾经的伴侣就是一个弱小部落的酋长之子,其女人在和其他部落的战争中被抢走,后来他们部落投靠灵猴部落,他见那人长得好,就要了他,那人就带着两个孩子开始跟他过日子,只是他那时候一点都不重视这个人,得到了就不珍稀,后来等到他彻底地失去他和孩子们才发现他们对自己有多重要,可是那时已经迟了。

    “阿荣!桩子!都小心了,东城集市又易主了,等会儿打着奎帕名义的那几只贪心豺狗肯定还会来扫荡,你们把价值高的货物都收起来!”有族人得到消息,飞快跑来警告他们。

    侯荣不再多想,放下水壶就和桩子等人把整理出来的货物又隐藏起来。

    桩子骂骂咧咧,侯荣安慰他:“等九城聚会过后,巫城应该就会稳定下来,就剩几日了,大家再忍忍。”

    “就是剩的日子不多,闹得才更厉害。我们才来多久?这东城集市的主子都变了几次了?”

    灵猴部落的人抱怨着,可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加快手上动作,尽量避免损失。

    在集市多日的人明显能看出集市有了一点骚动,这个骚动还在慢慢扩大。

    *

    取两克液态金属,再取各类骨粉若干,磨成粉和作成液体的药材数份。

    严默念念有词,一边试验,一边把使用的材料名称、分量等精确到毫克的记录下来。

    “对面那个矮子还在偷看你。”某人很不高兴地表达意见。

    严默低声笑起来,对面那个男人可不矮,顶多就比原战矮大半个头,可原战身高都近两米了。

    “让他看就是,又不会少块肉。”

    “会!他再看,我就去挖了他的眼睛!”

    严默当没听见,“他们部落卖的货物挺有意思,等会儿我们去挑一点?”

    “不去!”原战为了不让严默继续去注意对面的男人和货物,开始胡搅蛮缠,“你从离开火城开始捣鼓到现在的东西是什么?让我看看。”

    “别动,还没弄好。这是我早就有的一点构想,只是有一个难题一直无法解决,直到前面看到火蚁的构成,终于让我的这个构想有了实现的可能,不过目前也只是测试而已。”

    “是什么?”

    “嗯……名字还没想好,类似于生物武器,你也可以叫它法宝或者巫器。主体用金属和骨头等物构成,用药物炼制过的骨粉为其勾勒符纹,最后用生命能量激活该器具,让它变成类似火蚁的能量构成物。这种东西……姑且叫巫器吧,在我的构想中,它没有灵魂,但具有活性物体的特征,只要能量充足,它能适应任何物体,并按照使用者需要变成任何形状,用它做成的武器等能给使用者本身的能力增幅。比如……”

    严默做示范,手中捏着的那团东西突然变成了一根长刺,“比如一个人能从身体中生出木刺,使用了这个巫器后,便可以让它在瞬间变成各种各样的木刺木针木棒,甚至匕首、长剑、大刀等。而如果该战士的木刺携带毒性,它也会携带毒性,甚至更毒。如果是你,它能变化的东西更多,如果你要发射火球,用它来,它可以让火球发射得更快速、更猛烈、热度更高,而你的能量损耗却比平常要少很多。”

    原战有点明白了,“它的威力是不是就相当于你说的定制骨器?但这个巫器却可以变成任何形状的使用者想要的定制骨器?”

    “不止形状。简单说,当你的魂力与它绑定,它可以被收入你的体内,并和你的细胞同化。以后当你想要使用它时,它就可以按照你的心意被召唤出来,如果你需要它变成剑,它就是剑。你需要它是护甲,它就会变成护甲。你需要它发射火球,它就会变成火枪。你需要它在地底钻个大洞,它就会变成钻头。你想要飞行,它就会变成你的翅膀。当然它的变化也需要按照你的能力来,否则就需要一开始给它加入功能。”

    原战终于懂了,“也就是说我不会飞,但我只要会掌握风力,就可以用它生成翅膀飞上天空,比我自己去乘风要轻松得多,对吗?”

    “对。”

    九风小朋友也凑热闹,丢下到处乱爬的巫果宝宝,好奇地问:“那我有了它是不是可以飞得更快?”

    “对,以前你穿越海洋需要很长时间,还需要经常休息,但有了它,理论上你可以节省至少一半时间,而只要你能持续提供巫器能量,理论上你就可以不需要休息地永远飞下去。”

    “哇!”九风眼热,“默默,我想要,你给我做一个!”

    原战脚丫一伸,无耻地把九风小朋友拌了个跟头,“默,如果我不会使用风力,还想要飞起来,那就需要让你一开始在炼制这个巫器时给它加入飞行的能力,这样就算我不会飞行,它也可以变成翅膀带我上天,是不是这样?”

    “没错。”严默想要伸手去拉九风,被原战按住。

    九风自己爬起来了,一个风刃砸过来。

    原战手一翻,风刃消失于无形,同时眼睛雪亮地道:“好东西!这个做好了先给我!”

    “别急,这只是试制品,我放入的功能很少。”严默看九风的注意力被巫果吸引,笑起来,“比较麻烦的是,这种巫器目前必须要生命能量来激活它,换言之,除了我,恐怕只有巫果将来能炼制。同时它还需要魂力操纵,魂力不足够的人就无法使用它。当然这点不算太大的麻烦,以后我会改进它,争取让魂力不足的普通人也能使用。只这种巫器需要生命能量激活这点比较讨厌,想要让它普及,我还需要再研究研究。”

    “不用那么快普及,你慢慢研究。”原战巴不得这种只应该存在于想象中的武器只他家祭司会炼制,将来也只给九原人用,让其他势力的只能看着眼馋。

    严默笑,开始给新炼制出来的巫器加骨纹。他也不是大方的人,只是为了对付天外魔神和减少人渣值,也为了让九原文明将来能不弱于其他文明,他需要建立更加广谱化的武器炼制知识。

    原战忽然抬起头,“出事了。”

    严默,“嗯?”

    “气氛不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