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7章 章回61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队人马进入了市集,原本热闹非凡的集市突然莫名一静。

    不是完全的安静,仍旧有人在说话和做交易,可十度的喧闹忽降到了三度,前后差别太大,自然引人注意。

    那队身穿战甲的士兵三三两两的分开,开始有选择的找一些人麻烦,呼喝声四起,整个集市很快就被闹得鸡飞狗跳。

    原战和严然两个人都跟没有看到这番热闹一样,依旧做着他们自己的事情。

    一个雕,一个看,两个小的滚成一团,这个小小的角落在热闹的集市中独成一道特殊的温暖的景色。

    而这份特殊的静谧,也吸引到某些人的注目。

    “兄弟,日子不容易吧?”

    一群人在摊子前停下脚步。问话的是一名身穿兽皮衣,半长不长的头发随便用皮绳斜斜扎在脑后的青年,他没看摊子上摆出的货物,却眼含同情地先扫了扫摊主一家。

    揽着爱人、背靠一个大土墩子、神情和姿态都无比放松的高大男人抬起头,看看这几个大约是同族的年青人,随意答了声:“还好。”

    斜辫青年摇头,显然不相信。瞅瞅这一家子,家里负责干活的主力男主竟然穷得连双草鞋都买不起,就赤着一双大脚。最可怜的是,巫城白天虽然温度高,但晚上温度比北方的冬天也差不了多少,这家人不管大的小的都是一身不知是什么东西做出来的布衣,连身过得去的皮毛都没有。

    哦,其实也有,他们当作坐垫坐在屁股下面的就是一大张方形的皮毛,不过这种经过裁剪的皮毛明显是用碎料拼接而成,否则哪有那么大块的完整皮毛?

    说起来,这皮毛的质地看起来倒是不错。而且这一家子的两个小娃娃虽然光着屁股,却比一般小孩细嫩得多,就是一些高阶神血战士的儿女都没他们长得好。

    再看那靠坐在自己男人怀里的大肚子……妇人?那是妇人吧,长得挺像男人的,连头发都削得短短的,他见过太多比这个大肚婆更不像女人的女人,这个已经算长得不错的了,而且那模样看起来也不像是贫穷部落走出来的粗鄙妇人。脸长得不算多好看,骨架子也大,可那身皮肉却要细腻很多。

    也许是哪个中城出来的中阶战士一家?有点底蕴,但长途跋涉来到巫城,又没找到投靠的主子,只能变卖家财度日,不算最底层,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斜辫青年给这一大家子做了评定,本来不想买什么的,前面又在闹腾,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蹲了下来。

    他的朋友很无奈,斜辫青年看起来粗犷野蛮,其实是个很心软和热心肠的人,让他看到一个大肚子女人带着好几个孩子出来摆摊,他肯定会忍不住想要照顾一些。

    不过这真的是一个孕妇吗?怎么看都更像一个只肚子胖起来的男人吧?

    几个青年互相看看,怀疑同伴的判断,但见对方人都蹲下了,也没急着拉他离开,反正都是出来逛,那就一起瞧瞧吧。至于那些正在折腾的巫城士兵,他们拜月族可不怕他们。

    再说这一家子大小看起来都干干净净的,货物摆得也整齐干净,比大多数臭烘烘乱糟糟的摊位好多了,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好东西呢?

    于是几个人一起在这个不大的摊位前蹲下,把摊子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货物不多,都摆在一张麻布上。连台子都没起,就直接铺在地上。

    “这是矮人的纸和笔?哇!你们还有骨器卖?”青年中有识货的人,轻声惊叫出声。

    “是啊。”严默微笑,靠坐在原战怀里,给最新折腾出来的生物巫器勾勒出最后一笔线条。

    听到他声音的斜辫青年猛地抬起头,“你不是女人?”

    严默:啥?

    青年更加仔细地打量严默。

    严默任他看,一支腿脚弯起,另一只赤着的脚上趴着软乎乎的巫果宝宝。

    巫果宝宝自从一天内把翻身坐起爬行都给融会贯通后,这世界就无法阻挡他了,经常在他两爹身上爬上爬下,这会儿和九风闹够了,就张着没牙的嘴把他爹的脚踝啃得满是口水。后面九风几次想要把他拎起来,都没成功。

    也许因为坐下的缘故,严默鼓起的腹部比站起来时明显许多。

    偏偏他身边都是孩子,看到他的某些眼拙者就算第一眼以为他是男子,可第二眼就会怀疑他是一个长得很像男人的大肚子女人,当然大多数人都只会以为他是一个胖肚子不胖脸的奇怪胖子。

    原战的大手遮住了严默的肚子,他不喜欢有人盯着他家祭司看!再看,爆你眼珠子信不信!

    辫子青年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威胁,左右看看,不好意思地搔搔下巴,“我还以为你……哈,你这些骨器都是几级?有适合力气大的人用的吗?”

    “力气大,多大?”严默来了一丝兴趣。

    青年想了想,回答:“能把最快速度冲过来的成年铁背龙掀翻。”

    “哦?了不起!”严默看看摊位上摆的货物,“很可惜,我这里没有特别适合力气大的人用的,只有一些普通的刀剑,最高的六级,最低三级。”

    “你是骨器师吗?”青年问,可能先入为主,就算知道严默不是孕妇,他还是想照顾这个人的生意。

    “算是吧。”

    “那你能帮我炼制一个吗?我想要一把斧头,要锋利……”

    侯荣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部落的货物收好,立刻就跑向街对面,对原战和严默两个人快速说到:“赶紧把东西收一收,这些人惹不起。”

    青年的话被打断,在听到侯荣说那些士兵惹不起时,他撇了撇嘴。

    “谢谢。”不等原战反应,严默立刻向候荣表示感谢,同时问道,“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侯荣正要回答,几个士兵已经先向这个摊位奔来,不知道是不是看这里人少的缘故。

    青年站起身,正好站到两个孩子的侧方。他的几个兄弟也不再挑看货物,而是全部站起,默默走到一边。他们虽然不怕巫城,但能少一事自然还是少一事的好。

    原战和严默也站了起来,严默对青年微微一笑,点头表达感谢,脚一勾,把毫无战斗力的巫果勾到自己怀中。

    九风上前抱住严默的大腿,他要保护默默。

    原战想把摊位上的货物收掉,那些士兵跟土匪一样,竟然抢先一步抢过货物,连摊布一起拎了起来。

    原战的眼睛瞟向这些士兵。

    这些士兵还以为原战怕了他们,一个个面带嚣张眼含轻视。

    “闪开闪开都闪开!谁让你们在这儿摆摊的?先把一天的摆摊费交了,然后立刻收拾东西给我滚蛋!”来撵人的士兵一个个凶神恶煞,且满脸不耐烦。

    领头的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敢在我的地盘里摆摊卖货。眼睛瞎了是不是?你们过来的时候就没看到本大人吗?还是都是被拔了舌头的贱奴,连问话都不会了?”

    随着领头者骂开,他的手下拎起装了全部货物的包裹就走。

    “站住!”原战脸色冰冷,“你们是谁?哪里来的大人?我们来时已经问过管理市集的头子,还交了一天的摊位费,这地方也是他指定。怎么你们跑出来说收就收我们的东西?”

    “哼!没眼见的外城人,竟然连我硅藻大人都不认识。”领头人发出冷笑,“你们是虫巫那边的?对不住,现在东城集市已经由奎帕大巫的人接管,以前交的摊位费和定的位置全部不算数!”

    “那为什么其他人……”

    “什么其他人?你要是不服就去找你们的虫巫大人!当然你们也可以等,说不定你们命好,明天这东城集市就又归你们虫巫大人了,哈哈哈!兄弟们,走。”

    “我让你们走了吗?”原战语声不高。

    “我们愿意补交摊位费,请你们把东西留下。”严默做和事佬。

    “留个屁!找你们虫巫大人要去!”来人直接撕破脸皮,暴露出他们就是来抢东西的。

    这是把他们当做软柿子了吗?严默哭笑不得。

    抢东西的士兵有一人本来已经转过身,却无意间看到了严默的肚子,当下又转回身,诧异道:“喂,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听到他这句话,其他士兵也全都转过身看向严默。

    “喝!这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吧?”

    “男人哪有那么大的肚子?也不像胖的样子。”

    众士兵眼神疑惑,瞧着严默的样子像是恨不得立刻扒了他的衣裤去检验他的性别一样。

    如果他们只是这样想想也就罢了,偏偏有人就是要去实行它,“扒了他的衣服,看了就知道。”说着就哄闹着上前去扯拽严默。

    “哇呀,竟然敢抢我们的东西!还敢抢默默!打死你们!”九风张口就吐出风刃。

    “啪!”一名士兵飞了出去。

    原来原战已经出手。

    九风速度也不慢,吐出的风刃直接划破了几个士兵的脸,他就是朝着对方的脸喷的风刃。

    “啊啊啊!”几个士兵发出惨叫,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领头的人大惊失色,大喊一声:“你们干什么?”

    侯荣和青年等人也愣住,他们不是惊讶原战出手的速度太快,而是惊讶那么小一个娃娃竟然也是神血战士。

    三四岁的神血战士,可能吗?

    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原站觉得好笑,“干什么?当然是揍你们,难道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如果这还没有感觉到,那我再来一次?”

    声落他又是一巴掌扇出,几个满脸血正要冲过来报复的士兵全被他扇飞了出去,打落的牙齿飞了满天。

    “这次感觉到了吗?要不要再来一次?”原战恨这些人对严默动手,明明可以一次性把他们全部解决,偏要猫戏老鼠一样,零碎地磋磨他们。

    带头人突然抓起挂在脖子间的哨子,塞进口中就大声吹响。

    严默无语,这好像是跟九原学的吧?

    那首领吹完哨子胆子又大了起来,张嘴就骂,骂完又威胁,“你们别跑,你们这些外城人敢在巫城对我动手,就算你们身后有虫巫,你们全家也都别想逃过!”

    原战狞笑,“放心我们绝不会逃。”

    “阿战,这人嘴巴太脏,给他好好洗洗嘴巴。”严默弯腰抱起巫果。

    “遵令!”原战抓起那个领头人,狠狠往地上一砸。

    那领头人的嘴巴被磕烂,牙齿全部掉落,血水流了一地。

    领头人这时已经不是惊恐而是恐惧,如果说刚才他是大意,那么现在他已经做好了十万分的准备怎么还是连闪都闪不开来?不,他连对方什么时候出手都没看见。

    他可是八级战士,这也是他敢在集市这么蛮横的原因。而能把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会是几级战士?这一家人到底从哪里来?

    九风最恨别人抢他东西,上前就把包裹重新抢了回来,还顺便又给了那些士兵几爪子。

    巫果看得兴奋之极,乐得嗷嗷直叫。

    严默感叹,他真的是打算一家人低调地好好玩几天,一点都不想要引人注目。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往往事与愿违,你越是不想怎样就越是会怎样。

    这打了小的吧,肯定会来老的,打了低级的肯定会来高级的,每次都这样。要么他们直接把奎帕给解决了?

    旁观的候荣看着这番变化默然不语,而辫子青年一行人早就看的眼睛发亮。

    “兄弟,厉害!”

    “骨器还要么?”严默回头。比起侯荣忙完自家事再前来警告,青年几个却敢在士兵横行时留在旁边且有出手的意思,而青年还在一开始有意无意保护住了两个娃娃,这让他对青年的感官更好,虽然他根本不需要这两个人的警告和帮助,但他也不想欠下这份人情。

    “要,当然要。”

    “九级元晶币两枚。”

    “啊?这么贵?”青年张大嘴巴。

    “你就说要不要吧?”

    青年犹豫,他的同伴都在小声劝慰他,让他不要胡乱下决定。

    “别乱来,他们说不定是骗子。”同伴提醒他。

    青年咬牙,看了严默一眼又一眼,“我觉得他不像骗子。”

    他的同伴纷纷叫嚷骗子当然不像骗子,哪个骗子会长的像骗子。

    严默咧嘴,一边看原战收拾那些士兵,一边回头抽空说了一句:“这个价格终身只有一次,我是看你顺眼,才只跟你要了两个九级币,如果换了别人,就是十倍也拿不到。”

    青年日后想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就相信了对方,那可是两个九级元晶币,几乎相当于他的全部财产。

    可是他就这么拿了出来,傻乎乎的换了一块像烂泥一样的东西。当时他的同伴,他的家人,多少人骂他愚蠢,可是后来呢?多少人羡慕他的好运。

    这可是在日后大名鼎鼎的九原巫器啊!别说两个九级币,就是一百个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卖!有些大型部落为了一个九原巫器,不惜率领全族投靠九原。就这,还要排队等呢!

    严默问了辫子青年,同样也问了侯荣,不过他也说了他手上只有一个现货,还要的话,需要再等一等。

    候荣原本就不打算要骨器,何况价格那么贵,他又自觉自己没有帮到青年,当下就拒绝了青年的好意。

    大肚子青年闻言也没有强求,只是随手甩给他一把六级的骨刀,算是结算了这次的提醒之情。

    等日后侯荣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时,真正追悔莫及!不过也许祖宗保佑,他们灵猴部落在后来直接加入了九原,之后他虽然等了很久,但终究还是等到了属于他的九原巫器。

    现在大家当然都不知道九原巫器是什么,严默看到又有大群人向这边赶来,不想把麻烦带给其他人,当下就把他刚刚炼制好的简单版巫器扔给辫子青年。这个是试验品,正好测的就是最基础的力量,给青年用也算适得其所。

    那青年拿到东西后也很干脆,都没怎么看就回抛出两个元晶币。

    严默抱着巫果突然消失,现场只留下他的回音:“阿战,九风,这个巫城太乱了,既然十二祭司不管事,那么我们就帮他们清理清理吧!”

    这话说的很嚣张,听到的人都觉得刺耳。可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只一夜过后巫城就变了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