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8章 章回61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奎帕的势力在一夜之间被人连根拔起,奎帕失踪。

    这一消息传出后,多少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再三打听后却发现这不是谁的玩笑,也不是传闻,而是真正的事实。

    “是谁?是飞山大人动的手吗?还是新虫巫大人使了什么手段?”巫城里到处都是类似的疑问。

    “不知道。不过我听说这件事似乎隐约和集市之争有关,听说奎帕的手下得罪了某位到集市摆摊的高阶神血战士,似乎是想抢人家的女人,还打出了奎帕大巫的名头,才把那高阶战士惹怒。”

    “啊,这事我也听说了!听说那女人还怀孕了,孩子都差点给弄没了,那高阶战士气得当场说巫城太乱,十二祭司不管事,那就他来管。”

    “好大的口气!”也有人听着不顺耳。

    “人家不止是口气大,现在你看看,奎帕大巫自己都不见了,他的手下现在乱成一团,投靠别人的投靠别人,逃跑的逃跑,虫巫的手下也老实了,现在巫城可比一天前要安宁得多。”

    “那高阶战士到底是谁?哪里来的?竟然能一人力抗奎帕一系的所有人?奎帕可是诅咒大巫第二人啊,他的守护战士听说只比飞山大人弱一点点,而且近期他用高阶骨器和高阶功法招揽的高手也不少。那么多高手就这么……被/干死了?那高阶战士不是得比飞山大人还要强?那得是几级战士?”

    “十级?甚至比十级更厉害?如果我知道他是谁就好了。”说话的人眼中充满狂热。

    一名有可能超过十级的近乎半神的战士,这在巫城掀起了多大的轰动?

    多少人想要找到这个人,不为别的,哪怕只是瞻仰一下也是好的呀。

    当然更多的人是想找到这位以一己之力打败奎帕一系的高阶战士,希望能够拉拢,最好能得到他如此厉害的秘密。

    当日全部经过和事实虽然只有侯荣和辫子青年几个人看到,但那领头人用哨子叫来的大量人手被原战打得落花流水一事却被很多人看在眼中。

    去找高阶战士的人中,虫巫是最快的。

    当他得知奎帕失踪,而动手的人竟然还和自己有关,虫巫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刻带人前往那块分配出的空地,想要拜访那名高级战士。

    可是原本搭建在那里的帐篷消失了。

    以虫巫之力都查不到这一家子去了哪里。

    “不是说如今只有九原的祭司掌握了突破十级战士的办法吗?这一家子又是从哪里来的?”虫巫像在自语。

    “九原虽然强,鼎钺也不差,既然能出这么两个部落,天下这么大,再冒出一两个半神高手也不奇怪。那些上城,包括我们巫城,谁没有一些隐藏力量?说不定就是那些老怪物中的一个跑出来溜达……”

    “你见过巫城的隐藏力量?”虫巫打断那名碎嘴的老战士。

    “没有。”老战士很不高兴,气道:“巫城的隐藏力量一直都掌握在第一祭司手中,这是惯例,除了巫象和飞山,其他人都不知道。”

    “那巫象和飞山能命令那隐藏力量吗?”

    “不能。”老战士非常肯定,“那支隐藏力量只有在巫城遇到覆灭的大事时,必须经由半数以上的祭司同意,才能催动。当初有角人和空城在巫城捣乱,巫城死了那么多人,巫象和飞山都没要求使用那股力量,可见那股隐藏力量并不能轻易使用。”

    “我要知道那隐藏力量是什么?我要……”

    “你要得到它?那么就成为第一祭司吧。”

    虫巫半晌没说话,过了很久才下令:“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名高阶战士,他既然接受了我的牌子,住在了我的地盘里,我的机会就比巫象更大。再说那战士如果真的超过十级,他肯定不会愿意去看另一个十级战士的脸色,传我命令,就说我愿意以第一战士的位子和巫城一半权力相待,只要他站到我这边。”

    老战士张了张嘴,心中涌起一股深深的妒忌,他眼馋了第一战士的名头多久?可他永远都差那么一点比不上飞山,如果不是他太渴望权力,又怎么会在之前的虫巫死后,跑出来辅佐这名新虫巫?

    可如今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半神战士打破了他所有美梦,听听,这新虫巫不仅要给对方第一战士的名头,竟然还愿意分出一半权力给他!不管是真假,新虫巫可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虫巫没看老战士,直接对虫人下令,想要找人,还有比虫子更方便的吗?

    虫子们确实找到了严默和原战的新落脚地。

    但有严默在,这些虫子立刻全部叛变,不但没把消息传回去,还把两人的行踪弄得更加扑朔迷离,导致虫巫对这一家更为忌惮也更为渴望。

    西城集市,又略微改变了一点样貌的严默一家正在很悠哉地摆摊。

    巫城一共两个集市,不想东城的集市被虫巫和假奎帕争夺,西城的集市一直都属于巫象一系。

    而这里的管理也比东城更规范,也更加热闹。

    不过能来西城摆摊的大多数都是九大上城势力和一些对巫城非常了解的亲近部落势力,一般对巫城不熟悉的部落和个人在城门口就被另外两派的士兵给忽悠去了东城。

    “假奎帕果然也是有角族埋下的奸细之一,而且他还是那蛇胆从小特意培养的无角人。”严默似乎想到什么啧了一声。

    正在研磨骨粉的原战抬起头,“斯坦审出了什么?”早上有一只九原飞来的飞讯鸟,不过他出去办事,还不知道飞讯鸟带来了什么消息。

    这飞讯鸟还是土城的一名叫做巫眼的祭司献上,那巫眼和他们还是老熟人。咒巫大人得知他来主动投奔后,和他私下聊了聊,就让严默把人收入了神殿。

    如今那巫眼在学院专门负责帮看学生们潜在的神血能力,有时也会帮助审核奸细和不明人身份什么的,加上咒巫的那只能辨识神血能力的骨碗,九原发现神血战士的效率大大提高,基本就没有错过的。这也让九原的神血战士数量再一次变大,更方便学院把他们早早针对性地培养起来。

    严默对巫眼也没有吝啬,把对方最渴望的魂力训练法教给了他,当然目前只给了他初级的,中高级训练法会根据他以后的贡献点数来决定要不要传授。

    巫眼对此没有异议,他已经比绝大多数人都先得到了魂力初级训练法,也就走在了绝大多数人前面,将来能不能得到中高级训练法虽然要看他的贡献点数,但所有九原人都是这样,他反而高兴严默也能这样待他,至少只要他的贡献点数达到要求,他就能得到他想要的,完全不必要去拍谁的马屁或看谁的脸色。

    规则拘束人,但也给了绝大多数人公平竞争的机会。

    严默目光落在手上,似没有听到原战的话。

    “默,那蛇胆有什么奇怪的吗?”原战最了解严默,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那蛇胆恐怕有些问题。

    “嗯,你绝想不到,好吧,我也没想到。那蛇胆竟然不是无角人,而是有角人。”

    “哦,他切了自己的角?”原战也知道有角人对他们的角有多看重,闻言也有点佩服蛇胆。

    严默神色古怪,“不是,他是天生的没有角的有角人。”

    “他父母是近亲?”

    严默摇头,“不,他是有角族中的天残。有角族中有两种天残最无法让有角人接受,一种是天生没有额头的第三只眼晶体,一种就是天生没有角。这两种天残都被认为是磐阿神的惩罚,而后者比前者的遭遇更惨,相当于出生就失去了作为有角人的资格,你知道有角人向来把无角人当奴隶看待。”

    “那蛇胆还为有角人做事?”

    “因为他……好运,据说因为他那张脸深受胡莲大祭司的喜爱,把他带到身边亲自抚养,后来胡莲亲自安排他来到东大陆,还给了他不少高阶骨器。”严默说蛇胆那张脸深受胡莲喜爱时,表情有点开裂。

    偏偏蛇胆的记忆中,胡莲一开始对他真的是百好千好,在他十四岁和他有了更亲密的关系,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胡莲突然决定要把他送往东大陆。

    蛇胆认为是有人妒忌他受胡莲宠爱,胡莲为了保护他才这样做,所以他来到东大陆后死心塌地地为胡莲效劳,对,他不是为了有角族,而是为了胡莲的大业。

    严默在听到飞讯鸟传来的斯坦口述时,心情怪异得不得了,因为这世上恐怕只有他才知道胡莲突然送蛇胆离开,绝不是因为要保护他,而是发现脸对魂不对而已。这蛇胆说可怜也真的可怜,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到死都还对胡莲忠心不二。

    严默对蛇胆的厌恶多少去掉一些,而对胡莲的厌憎更甚。

    “不过这蛇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胡莲用感情骗他,他就用感情骗别人。那假奎帕之前就是蛇胆的贴身护卫,叫卫八。”严默如今不需要斯坦,也能用魂力催眠被审问者问出他想要问的东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