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9章 章回61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卫八以说出一个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为代价,向严默恳求,让他死后能和蛇胆合葬。

    严默不需要答应卫八条件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但他看着卫八的眼睛,最后还是答应了。

    原战告诉严默,卫八看见他出现时,竟然笑了一下,没让任何人围攻他,也没有使用他的诅咒能力,而是说道:“我知道我的身份迟早会被别人拆穿,就是十二祭司中也有不少人知道我是假的,但他们各有目的并畏惧我手上的力量才没有拆穿我。我一直在等着是那人先来通知我,让我去做那件事,还是有人先来杀死我,有时候我想如果是杀我的人先来也很好,这样至少我不会再受到良心上的折磨。”

    “你知道我是谁?”原战问他,这时他用的是本来面目。

    卫八点头,“我见过你多次,只是你从来没有留意过我。”

    说到这里,卫八自嘲地一笑,“像我这样的人,又有谁会留意我?可能在那人眼里,我连人都不算。”

    原战沉默,他想问对方说的那人是谁,但他想他也许知道那人是谁了。

    卫八又笑着说道:“我们一直在留意九原和你们的消息,也知道你和那位默巫很可能已经达到十级,甚至已经超过。一般战士和巫者都不会是你们的对手。”

    原战发现他竟然不讨厌这个人,虽然对方现在还顶着奎帕的脸,“你们知道,那你们就没有做点准备?”

    “做了。”卫八诚实地道,他指指这个房间,“这里到处布满了瞬时爆炸的骨器,我这里还有一个具有诅咒作用的十级骨器,据说是炼骨族的至宝之一,也是有角族的大祭司交给那人最珍贵的宝物。但他最后却给了我……虽然他说九原有咒巫,就算他带着这个诅咒骨器也不会有多大作用,还会被咒巫察觉,但他如果带着这个诅咒骨器,他的行动应该进行得更顺利,可是他却给了我。”

    严默听到这里,忍不住问:“他没用那个十级诅咒骨器?”

    原战摇头,“那人不是怕死的人,如果他用自己的生命和全部能量诅咒我,就算我能逃过一死,也绝对不会好受,但他什么都没做。只问我,蛇胆死了没有。”

    “他知道黎先生就是蛇胆?”严默觉得奇怪,蛇胆那种小心的人怎么会把自己在九原的身份告诉一个……护卫?

    “不,他不知道。”原战给出了答案,“他说他的一些兄弟也加入了九原,这些人不是奸细,但如果他用过去的身份询问一些九原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隐瞒他,所以他知道那天的公开审判,知道黎先生被抓,知道了黎先生就是蛇胆。我觉得……也许他在知道蛇胆被抓后,可能就不想活了。”

    严默轻叹一声,“他就这样束手就擒了?”

    “他本来就无意为有角族卖命,他只是为蛇胆卖命而已,就跟蛇胆是为了胡莲。”如果是以前原战听到有大男人这么粘粘糊糊,他肯定觉得不可思议和反感,可现在……也许只有同样把某个人刻印到骨子里、融入到灵魂中的人才会明白这种愿意为了对方付出一切、甚至不惜做出违反自己意志的感情有多么让人沉醉。

    想到蛇胆在知道胡莲死后的崩溃和一心求死的绝望,再想想这个有着同样眼神的卫八,严默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原来也是从不相信感情更不相信爱人的人,可是……

    严默仰头看面前的高大青年,伸手轻轻抚摸上他的脸颊。

    这人就这么低下头看着他,那眼神是那么柔和、信任,还有着说不出的依恋。

    这个牲口真的说不上长得好看,脸上有刺青,还有刀疤,眼神如毒蛇般阴险毒辣,板着脸时吓哭小孩都有可能,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走进了他的内心,甚至和他灵魂交融,从此不可分割。

    “好好活着,我们一起好好活着。”

    “嗯。”

    两人分开的身影慢慢合拢为一个,他们没做什么多余的事,就只是彼此抱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温暖。

    卫八没有选择同归于尽,他交出十级的诅咒骨器,交出他手上掌握的所有有角人势力,最后还说出了那个被蛇胆当作依仗和威胁的秘密,只求和蛇胆葬到一起。卫八是土生土长的土城人,也是一名控土战士,崇拜大地之神,讲究死后入土为安。他现在渴求的最大幸福,就是和一生钟情的人共同躺入大地之神的怀抱——魂不能相依但求尸骨同穴。

    原战花了一个晚上把卫八手底下他无法控制的那批投诚有角人的无角战士和巫者都给抓了,虽然有个别人逃了出去,但对大局已经没有什么影响,最后有角人在东大陆还只剩下一股势力。

    “那些人就放到聚会上解决,免得那些不知情的给我们九原乱罗织罪名。”严默也不想让那些上城势力找出理由联合到一起共同对付九原。虽然他和原战现在是不怕任何一个东大陆的势力了,但九原的整体实力还在成长中,说到底,九原还是一个太年轻的势力,怎么都才只建立了九年。

    个别高手只能震慑一时,集体力量雄厚才是让一个文明确立和发展的基础。

    “我不想杀他了。”原战忽然这样说道。

    严默抬头,笑,“难得,你竟然也有不想杀的人。”

    “说得我像杀神似的,我跟你在一起后就没怎么杀过人。”大男人哼哼。

    严默无声地笑,笑得胸膛震动,也懒得反驳他,“好,你说不杀就不杀。那个卫八……算了,斯坦在拷问蛇胆的灵魂时,因为蛇胆魂海还算比较坚固,斯坦为了得到最正确的内容,直接摧毁了他的魂海,蛇胆他现在也就是个还有口气的白痴。”

    “白痴?”

    “他的脑子完了,魂力也没有了。以后除了吃喝拉撒睡,其他什么都不会知道。”

    “所以?”

    “所以就让你好人做到底吧,你去跟那个卫八说,让他去九原,会有人把蛇胆交给他,让他带着蛇胆走,随便他到哪里去。”

    “你就不怕蛇胆以后有可能恢复?”

    严默捏捏他,“你觉得我会怕吗?”

    原战一想,笑了。严默既然敢放人,会不做好后手吗?蛇胆将来不管能不能恢复,如果他和卫八能就这样安稳过上一生,没有任何人会去找他们麻烦,但如果他们有任何异动,他们也没有了再次饶过这两人的理由。

    “不过有卫八在,蛇胆就算恢复了,恐怕也不会再有搅风搅雨的机会。”原战想着卫八那个人,推断道。

    次日清晨,两人亲自送卫八出城。

    卫八站在沙地上,怔愣了半晌。放他走?不杀他?为什么?

    “你们不用这样做,我知道的全都说了,就算你们派人跟着我,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卫八已经不想活,就算放他离开,他没有求生意志,也只会死在沙漠中。

    严默戳戳原战,原战开口:“去九原,到西城门口找一个叫沙狼的女战士,去了后,你见到她,把这个交给她。”

    原战扔给卫八一块骨牌,“她会把一个半死人交给你,那个半死人是个傻子,已经遗忘了过去的一切,没有任何能力,如果没有人照顾他,他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你愿意就带他走,随便你们去什么地方,愿意留在九原生活也可以。”

    卫八先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眼泪忽然从两眼中涌出。

    原战说完这段话,揽着严默就走了。

    两人越走越快,很快就看不见。

    “砰!”卫八泪流满面,单膝跪地,一手放在左胸口,一手撑地,头颅对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深深垂下。

    西城集市里,严默在炼制第二件生物巫器上投注了极大的热情。

    原战不想离开他的祭司,就帮着他做一些研磨骨粉、炮制药草的零碎活计。

    九风拒绝和其他人一起出去玩耍,留下来抱着软软的巫果小婴儿戳来戳去。巫果张着小嘴,逮哪儿咬哪儿。

    苏门也留下了,他就像一个负责的大哥哥一样,一边跟原战学习如何炮制药草,一边认真地看守着两个小只的,看他们闹腾饿了渴了,就给他们投喂一点食水。

    严默一心两用,在听到原战有说错或者说得比较模糊的地方,他就会插嘴提醒两句,原战和苏门就一起记下来。

    货摊摆在那儿,偶尔会有人过来问问价格什么的,大多数都是货换货,如果有严默和原战看得比较顺眼的,一般也不会计较等价的问题就换了。

    比如一个运了一大堆类似西瓜的果物来卖的沙漠部落,只因为三个小孩想吃这种绿皮红壤的大瓜,严默正好也很怀念这个味道,就用两大~麻袋红盐换了对方一车瓜。

    对方拿到两大~麻袋红盐的时候,那表情真是要有多飘忽就有多飘忽,跟做梦似的。这可是盐啊,还是细盐,更是传说中的血盐,且不是两小抱,而是两大~麻袋!

    这么多的细盐足够他们全部落的人用一年有余。

    当然也有贪婪想占便宜的人,看到有人用一车不值钱的瓜果就换来两大~麻袋价值极高的血盐,以为那血盐的摊主是傻子,就也弄了一筐蜜瓜过来,想要交换大量红盐。

    以前在原际部落,蜜瓜还是很珍贵的,可原战这几年跟着严默到处跑,什么好吃的水果没见过?那眼界早就不是一般两般。如今只拿几个蜜瓜就想来交换大量红盐,那也要他们愿意才行!

    严默愿意用大量红盐交换西瓜,除了孩子们想吃,还是因为那部落的人过来看货的时候,看到有三个孩子在,就拿了一些干果出来给三小吃,等到三小眼馋他们的西瓜,那人竟然也没怎么犹豫,就从背着的背篓里掏出一个大瓜当场砸开了,自己一块没留全分给了严默他们。

    严默要给他骨币,他还不要,说一个瓜不值得什么。其实这样的西瓜在沙漠中还是很稀罕的,尤其人家还从部落老远地一路运送过来,路中烂掉、坏掉的就不知多少,而他们辛苦运这么一车过来就是为了换取盐块。

    听说他们想要盐,严默的空间里就红盐最多,当下就拿出了两麻袋。

    等确定这两麻袋的红色晶体就是传说中的血盐后,那部落的头领简直就跟被天上落下的意外之财被砸中一般。

    如果不是他们人手有限,费尽千辛万苦运来的西瓜只有一车,他恨不得把全部落的货物都拿来送给严默。

    这部落的头领也是聪明人,知道血盐珍贵,只留下一小部分带回部落外,其他全部打算拿来换取其他地方的粗盐,这样一兑换,他们换来的粗盐足够他们全部落用好几年。

    总而言之,严默愿意当傻瓜,那是因为别人愿意先做一个“好心的傻子”,如今其他人真把当傻瓜看,几个蜜瓜就想换他一麻袋的红盐,他没一脚把人踹飞也只是不想在孩子面前显得太暴力而已。

    可惜他们家孩子都是喜欢暴力的!

    那来占便宜的家伙用蜜瓜交换大量红盐不成,竟然开始用他的身后势力压人,并隐约透露出如果他们不用让他们满意的数量的红盐交换蜜瓜的话,以后他们的任何货物都别想交易出去,等以后回去的路上也会碰到各种困难,能不能安全回去部落只有众神知道。

    “暗城?”严默嘴角抽搐,没理那个威胁他们的家伙,问原战:“你是不是说过暗城那谁希望你能再过去见见他?”

    原战也想起这件事了,“对,我还欠他四分之一的血滴。”

    “那位应该已经也来了。”严默仰头,似乎在分辨什么。

    “你能感觉到?”

    严默低下头看他,“其实你也能,这些超过十级的半神进入某地,除非他会掩饰,否则他的能量就会出卖他。你只要在知道十级能量是怎么样的基础上,放出魂力去感受周围能量,只要能量变动超过十级,就能察觉有更强大的半神来了,而这些半神的能量又各有特殊之处,只要对能量比较了解,就能分辨出来的半神是谁。”

    原战没有立刻去试用这种验证方法,他直接问道:“如今巫城来了多少半神?”

    “至少四名。”严默也有点惊讶,不明白这些躲起来的老怪物怎么都跑出来了,总不会是火蚁王一个人无聊跑去把这些老怪物都叫出来了吧?

    “喂!你们两个,听见没有?我让你们交出所有血盐,我们暗城也不会亏待你们,两车蜜瓜让你们拉回去。”

    严默手一扬,那出言威胁的人忽然凝固住,站在那儿再也没有发出一个字音,连眼皮都没再眨一下。

    跟着那人的其他几名或护卫或奴隶看情况不对想要动手,也全都在一瞬间凝固住。

    一开始这几个暗城人的变化还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但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些宛若石像的凝固者。

    两个小时后,严默收回木针。

    那几个全部累瘫,因为不能眨眼而无法自抑的泪水也流了满脸。

    总算这几个人没蠢到家,知道对方竟然能轻易定住他们,想要杀了他们废了他们都很简单。

    等能动后,连句狠话都没留,直接爬起来互相搀扶着走了。哦,他们带来的两个蜜瓜也留了下来。

    “用你说的方法,刚炒好的瓜子,要么?”一大袋还带着热气的瓜字被扔了过来。

    原战手一抄,接住。

    严默放下正在琢磨的第二件巫器,看向似慢实快走来的男子。

    “你们倒快活,巫城的天都给你们捅破了,你们还能这么自在地在集市玩耍。阿象还两天都在念叨你们怎么不去看他,他那个身材想要掩饰身份出来走走都不可能。”

    人未至,声音先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严默笑,同样把声音单独传入那人耳中:“巫象大人想出来走走还不容易,不过是减掉那身肥肉而已,交给我,保管他明天就能变得貌美如花动如脱兔。”

    男子哈哈大笑,并没有相信严默的话。巫象那身材是受到预言之力的反噬才会造成,就算使用巫术都不能让他瘦下来,现在他只求巫象能不再预言好好地多活几年。

    严默也没有特意证明自己,反正等他见过巫象帮他彻底治疗一次后,他们自然会知道他说的话不是吹牛也不是玩笑。

    男子在他们摊前蹲下,还摸了摸三个小孩,分别塞给他们一样东西,感叹:“这才多久没见,你们都生了这么多娃娃了,肚子里竟然还揣了一个。”

    严默看苏门看他,对他点点头,“收起来吧,这是飞山大人。”

    苏门向飞山行礼,表示感谢。

    飞山摸摸他,夸奖:“好孩子。”

    九风把九级元晶币塞进嘴里咬咬,见巫果伸手想要,就把自己的也给他了。一枚元晶币而已,他才不稀罕,默默给他的最小的都有原战拳头那么大!

    巫果把两枚元晶币全放到自己小肚皮上滚着玩。

    这两个是完全不知道客气的,还是严默跟他们说要感谢飞山,才赏赐了飞山一个眼神。

    飞山看得直乐,“我没什么好东西,也就能拿点元晶币出来送人。”

    “多谢,等你以后有孩子,我再还回去。”严默一本正经地说。

    飞山吃吃笑,把围巾扯下了一点。他戴了沙漠中人常戴的沙巾,沙巾遮住他半张脸,露出的脸上还画了一些刺青纹路,除非极为熟悉的人否则绝无法一眼就认出他来。

    飞山盯着严默的肚子看,完全不掩好奇,“你是胖了,还是真揣了一个崽儿?”

    “我小儿子。”严默无限自豪又自得地拍拍凸起的腹部。

    默大祭司可不觉得男人怀孕是件丑事,更何况他这还是非正常孕育。总之科学家的脑回路和别人是绝对不一样嘀。

    九风也凑过去摸摸,“弟弟。”

    巫果:“啊呀!”弟弟是我的!

    飞山不但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无限羡慕地道:“祖神真的太宠爱你了!”

    然后又妒忌地瞪向原战,“你小子也太好运了!”他都不用问,只看两人的神情和气氛,就知道那默巫肚子里的崽儿一定是这大地战士的。

    原战这个得意啊,他早就想找人炫耀了,可惜以前老待在他们身边的鲲鹏王之类,竟然全都没了影子,他想炫耀都找不到人,如今总算可以逮着一个,他能不把鼻子仰得老高吗?

    严默踹他一脚,对飞山笑道:“飞山大人,想不想和巫象大人共同培育一个属于你们两人血脉的孩子出来?”

    飞山顿时激动,也不蹲了,飞速站起来走到严默身边,脱掉鞋子在兽皮垫上坐下,异常亲热地道:“好孩子,来,说说,怎么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