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0章 章回62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飞山和巫象都是没有伴侣的人,飞山在很久以前也有过一二三人,可他一心守护巫象,对身边人难免疏忽,有的人跟他就图个地位和富足的生活,有的人就是为了吃饱肚子,还有的则是想求他办事,倒也无所谓他的态度,就算真的有对他本人很喜欢的,看到飞山眼里只有巫象,心也会冷了。

    然后也不知怎么回事,巫象因为体型的缘故,不愿和别人接触,没有后代也就罢了,主要也是他自己不想要,不想让这份预言能力再遗传下去。可飞山好歹也是有过几个伴的,但也许他跟那几个人接触得太少?最后那几个人离开他和别人都有了后代,却没有给他生过一个。

    飞山和巫象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不能轻易用爱情、亲情去描述,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才是真正的伴侣,互相扶持、互相依靠、彼此信任。巫象虽然不想要后代,飞山想着两人都是男人,想要后代必须和别人在一起,对要后代也没了多大憧憬。

    但严默说能给他们一个具有两人共同血脉的亲生之子,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哪怕、哪怕这个孩子会遗传到巫象的能力,飞山也非常渴望。这可是他和巫象两个人的孩子啊,跟其他人都毫无关系!

    “怎么弄出只有你们两人血脉的孩子,这件事对我来说不算太难。你看我家巫果,还有我肚子里这一个,都是用这种方法孕育出来。”严默笑得像个等着鱼儿自己跳上岸的小狐狸。

    “巫果?巫运之果?”虽然早就听说严默已经把巫运之果真培育成了生命之子,但亲眼看到还是不一样。飞山再次看向巫果小婴儿,“这孩子身上怎么没有生命能量的气息?”

    “我掩盖了。”严默坦言。

    飞山挑眉,“你行啊,竟然做到了连鲲鹏族都做不到的事情。”

    “过奖。”严默一点都不觉得对方过奖,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谦虚的人。

    “你连巫运之果都能培育成~人,也许你真的能帮我和巫象达成这个几乎不可能的梦想……说吧,你要什么?”飞山感叹了一声,突然问道。

    严默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我要巫城第一祭司的位子。”

    飞山,“……你可真够直接的。”

    懒得婉转的严默,“以您的人生经验,我跟你绕弯弯只会让您笑话。再说巫象大人已经不想再做第一祭司,那么你们肯定考虑过巫城以后要怎么发展,以及要把第一祭司的位子交给谁。”

    严默说到这里,有点顽皮地眨眨眼睛,“不要说你们没考虑过我啊。”

    原战喜欢死他这个样子了,恨不得立刻搂过来揉揉捏捏。

    飞山也笑起来,把巫果拎起来抱到怀里,捏捏他的小雀雀。

    巫果狂怒: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捏本大帝的小雀雀!你们都给我等着!

    九风玩具被抢,生气了,一巴掌呼在飞山肩膀上,“弟弟,还我!”

    飞山瞅瞅九风,再瞅瞅,“这是?”

    “九风,那只小鲲鹏。”

    飞山惊讶,“他竟然这么小就能变成另外一种形体了?”

    严默毫不谦虚地指指自己的鼻子。

    飞山又笑又摇头,只好把巫果还给不依不饶的九风。

    “我和巫象确实讨论过第一祭司的人选,而你也确实是我们讨论的人选之一。但你没有在巫城生活过,你的巫者身份也没有得到过巫城神殿承认……当然这些都不是问题。”

    飞山抬起头,“重点是如果你当了巫城第一祭司,巫城以后将何去何从?”

    “对于巫城的未来发展方向,要听听我的建议吗?”严默胸有成竹。

    自信的人总是会给别人一种不同的感染力,飞山点头,“请说。”

    严默盘膝而坐,给飞山倒了一杯清水,“我的建议是巫城以后仍旧保持超然物外的地位,仍旧不进入各势力的评比、分权、势力范围划分等。而如何保持巫城的超然地位,现在的十二祭司必须重新评选,而且这十二名祭司还必须从各大势力的祭司和大巫中选择,具体选择方法可以让各大势力推荐。根据各势力数目,巫城祭司的人数也可以跟着相应改变。至于现有的其他祭司可以转为普通的神殿祭司,主要职能就是进行自我学术研究和教学等。”

    “这样一来,巫城以后将会成为各势力共同的圣城,她将负责战士、巫者、骨器师、药草师等各种职业的等极评比,巫城的神殿将变成进修院,想要得到更加高深的功法、巫术、各类学识等,必须达到巫城要求的贡献点数。”

    严默不等飞山询问,接着把进修学院、贡献点数等概念详细解说了一遍。

    飞山听完,没人能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甚至转移了话题,和几个孩子又玩闹了一会儿,临走时才跟严默和原战两人说:“你们晚上过来,我和阿象请你们吃烤肉。”

    严默欣然同意,“好。”

    飞山离去,原战坐到严默身边,搂住他,先啃了他一口,这才问他:“如果巫城地位超然,他们的神殿还成了各类学识的进修院,以后九原的学院怎么办?你不是想把九原的战默学院发展成东大陆乃至这个世界的最好学府吗?”

    严默回啃了他一口,“这是一个过渡。巫城现在还不能消失,她的存在就像给了其他势力一个盼头,可以暂时不用担心被其他势力吞并得太厉害,也给了他们发展的时间和机会。简单说,东大陆各势力需要一个制衡者,但这个制衡者不能是单独哪一个势力或者哪一个生灵,巫城的存在正好可以安大家的心,让巫城成为制衡者也是顺势而为。至于以后……”

    严默狡猾地笑了,“当我们的地盘一点点扩大,当我们的实力越来越强,当我们的学院越来越有名,你觉得大家会继续去巫城的神殿进修还是来我们九原?当我退出巫城的第一祭司之位,巫城再也无法给东大陆众生灵主持公道时,那时人们会来找谁?”

    “我们什么都不必做,不对,是不要做得太显眼。我们只要默默发展,随着时间过去,该是我们的自然而然都会成为我们的。这招就叫潜移默化、兵不血刃。”

    “亲爱嘀,以后记得要多多修路,争取做到条条大道通九原,要方便每一个想要前往九原的生灵,哪怕东大陆再犄角旮旯的地方,我们也要把路铺过去!而这些道路附近的小部落小部族如果生活困顿,只要他们愿意加入九原这个大家庭,愿意遵守九原的各项法规,我们就可以给予支援和更优惠的交易价格,当然,我们做这些绝不是为了侵略,而是帮助他人,明白了?”

    原战什么都不说了,只用力搂了他一下。老伴儿太厉害的酸爽骄傲感只有他们这些得到众神宠爱的幸运儿才能知道吧,嘎嘎!

    三小和严默一起看向原战,这人怎么发出这么古怪的笑声?尤其那表情,看着就好想群殴他!

    晚上,严默和原战去了神殿,和巫象飞山两人进行了一顿愉快的烤肉自助餐。

    据飞山介绍,这种被称为九色鹿的雄鹿肉异常补身,雄性都懂的那种。

    原战哈哈哈,表面不在意,吃的速度却明显加快。还特地给他家祭司大人烤了一堆。

    巫象没怎么吃,只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飞山吃得也不多,一头鹿最后大半都下了原战的肚子。

    双方在用餐途中,本着友好互助的精神,以双赢为交易基础,做下了若干互利约定。

    餐后,严默提出给巫象减肥,两人去了另外一个屋子。

    次日清晨,严默神采奕奕地出来——脂肪也是一种能量,更何况巫象身上囤积的还不只是脂肪,他会胖成这样主要还是因为预言反噬的能量太大,他无法消化和解决这股反噬能量,只能任其在体内堆积,最后郁结全身。

    严默做的就是把这些能量给吸取出来,然后把巫象堵塞淤积的细胞和管道全部清理一遍。

    考虑到巫象身体的承受能力,严默经过详细扫描后把治疗分成三次,这是第一次,也是见效最明显的一次。

    飞山和原战在外殿等了一夜,原战看着还好,飞山表面安定,内里焦躁万分,一看严默出来,连客气话都忘记说就飞奔入巫象和他的寝殿内。

    原战侧耳,对严默说:“没有惊叫声,巫象的肉没减下来?”

    “不,我想飞山大人只是惊讶过头,连惊叫都忘了。”严默懒洋洋地道。

    原战憋不住了,天知道他忍了一个晚上忍得有多痛苦,“累吧?我给你按按。”

    说着就把人按到垫子上,殷勤地给他家祭司大人按来按去。

    严默抓住自己的裤子,扭头无语:“喂,这是别人家好嘛!”

    吃了太多雄鹿肉的某人现在就是发~情期的大牲口,再也忍不住地翻身压上爱人,低头叼住严默后脖颈上的肉,含糊地道:“他们肯定要好一会儿才会出来,你先给我摸摸。”

    可惜事情没有按照原战想的发展,他才摸进门口,飞山就从寝殿出来了,眼眶还红红的。

    他出来显然是有无尽的感谢想要表达,结果一出来就看到那九原的首领正压着他的感谢对象在做大人最爱做的事情。

    “一个鸣时……不,两个鸣时后你再来!”原战喘着粗气赶人。

    飞山:“……”

    严默抓住布巾捂住脑袋,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完了,他给他家牲口也带得越来越不要脸了。

    飞山原地转一圈,无声地走了。

    中午告辞时,像是不知道自己和某人早上在人家家里做了什么羞耻事的默大祭司,对飞山和巫象奉上了九原特产“娃娃果”一枚,并详细说明了娃娃果的使用方法。

    之后严默又秘密来了神殿两次。

    每次飞山和巫象看到他,就跟看到神使一样。飞山更是笑得跟傻瓜一样,最爱的瓜子也不吃了,每天就想着做各种好吃的肉喂某人。可怜某人自从胖了后,就被他禁止了大部分肉食,好多时候都只能看不能吃。

    巫象硬是忍着没出去见人,他要在聚会那天震瞎所有人的眼睛,哇哈哈!

    而严默在这几天中除了给巫象减肥,让他的身体重新恢复活力以外,他终于把第二件生物巫器给琢磨了出来。

    同一时间,原战也用严默教会他的测试方法感受到巫城的能量变化,仰头看着突然变得阴沉的天空道:“该来的都来了,没想到东大陆还有这么多厉害的存在。”

    “那些都是各大势力的隐藏力量,也是维持东大陆各势力平衡的掣肘。这次聚会所有人都知道是为了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不管是为了震慑还是压制,想要在新的地盘划分中占据最大优势,他们必须拿出他们最强大的力量。就算有些半神不愿出来,在感觉到其他半神都冒出来后,恐怕也待不住了。”

    “来吧,正好一次全解决。”原战眼神坚毅,更充满战斗欲~望。

    严默也知道这次聚会将是九原崛起的重头戏,他和原战将不会再隐藏自己的任何一丝能力,务必要给九原争夺下最有力的领地和发展条件。而为了不让那些势力太忌惮他们,他也准备好了各种笼络手段。

    “如果二猛他们打探到的消息属实,这次聚会除了空城和鼎钺,我们恐怕还将遇到一点麻烦。”

    “你不是说过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吗?”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好吧,不管这话是谁说的,你说得对,我不应该为这条消息难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他们是为了整整一个种族。”

    原战亲亲他的耳朵,虽然不是太情愿,还是说道:“你用传送门把虞巫接来吧,水族的事就让水族自己解决。”

    严默也是这个打算,很快就拿出了传送门。

    聚会时间就要到了,一切就看明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