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1章 章回62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原历九年,元月十五日,阴。

    巫城城外,干涸的湖泊边沿出现了一个占地极广的圆形阶梯式坐式看台。与坐台约一丈间隔,更有更高的三层站台。

    坐台为石造,上面还分了区间。可站台却只是土造,也就是结实而已,并无美观可言。

    今日不同往年聚会,第一不在城中举行,以方便参加聚会的人施展他们的能力和手段。第二,不禁止外人观看,只要你不怕死不怕受伤,想围观就能围观,当然这些围观者都位于更外围更高的站台上。

    在有资格参加聚会的人全部到达之前,周围的三层站台上已经站满了各类生灵,人族居多。

    场中喧哗四起,热闹有如集市,也真有人在看台里四处穿梭售卖瓜果和赌签。

    二猛、叶星和小黑这三个爱玩闹的,也挤在人群里嘻嘻哈哈。

    人群忽然一阵骚动,人们纷纷转头向入口看去。

    “那是鼎钺部落吧?那就是金属吧?”

    “这次他们来了好多人,他们的战士……哇,他们的盔甲好威武!他们带的那是什么武器?好古怪。”

    “我听说那武器可不得了,似乎比骨器还要厉害。”

    “真的假的?对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女人是谁?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那不是音城的大公主拉莫雅殿下吗?”有见识的人认了出来。

    “音城大公主怎么会和鼎钺的人走在一起?他们结盟了吗?”

    “也许那位大公主嫁过去了?”

    “那也是结盟啊!”

    “这次聚会有意思了。鼎钺和九原,啧。”

    巫城这次出面主持聚会的仍旧是第三祭司罗绝,但这位罗绝祭司今天却显得异样的沉默,看着各势力进场也没心情介绍,更没有让人唱名,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各势力一一进场。

    不过稍微了解巫城情况的人都清楚罗绝为什么会这么消极抵抗,看那边虫巫的人忙上忙下,一个个带领各势力的人进入他们的看台,忙得不亦乐乎就知道了。

    奎帕势力在一夜间颠覆的事,消息灵通的人基本都已知道。而巫象和飞山两人在奎帕出事后竟一直没有露头,也没有去抢夺奎帕留下来的势力和地盘,虫巫只犹豫了一天,就开始迅速抢夺奎帕留下的资源,今日更像是要代替巫象一系,把接客的活全都揽了过来。

    “火、木、暗、风、音、空,还有鼎钺也到了,还有谁没到?”站台上的看客们互相询问,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今天会来哪些大型实力。

    “嗯,应该还有水……水城人来了!快看!”

    更大的喧哗声响起,坐台上的各大势力还有点奇怪水城来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便全都转头去看,这一看不得了了。

    水城人来了,但来的不止是水城人,还有一列像是人鱼,又与人鱼略微不同的水族。

    这支水族上半身为人形,耳朵长鳍,手指长且有尖刺,无论男女全都是长发,但仔细看就会看出他们长的不是头发,而是像海蛇一样的生物。而这支水族的下半身也是蛇尾,蛇尾粗大,覆有闪亮的鳞片,尾端生有长刺。

    走在最前面的水族共有三人,其中一人地位似最为尊贵,手持三叉权杖,胸前高鼓,手臂和脖颈间都挂有精美的饰品,眉眼艳丽却不可侵犯。另外两人也都是女性,比此女略后退一步,跟在后面。

    其他水族一看就是士兵,全都为雄性,手持骨制三叉戟,身材雄壮,蛇尾更粗壮有力。

    “人鱼?”

    “不像是人鱼,倒更像是……”

    “蛇!我知道了,他们是传说中的海蛇族!传说水族祭祀的半神就是一条海蛇。”火城祭司对敌家的情况最为了解,转眼间就明白了这支水族的来历。

    “这不公平!他们怎么能把海蛇族拉到陆地上来,他们……”火城祭司不平。

    “不用担心,他们有海蛇族,我们也有火蚁王。”另一名火城祭司安慰大家。

    火城城主赫然回头,“你说什么?我们的火蚁王也来了?”

    那知道实情的火城祭司傲然点头,他可是被火蚁王选中的人,全城那么多人,火蚁王只通知了他,可见在火蚁王眼中他是完全不同的,这次聚会过后,如果没有其他变故,火城大祭司之位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

    不说火城这边听到自己的半神也跟着来后是如何心情,且说在水城被虫巫的人带入看台后,巨人族、虫人族、有翅族和白曦族像约好了一样,几乎同时赶到。

    在这之前,原本隶属于土城之下的黑土城、巨石城、沙海城也厚颜共同占了看台一块对方。带路的人在询问他们不愿和九原坐在一起后,就把他们带到了另一处。

    “长生木族来了!”一声惊呼传来,全场皆向入口瞩目。

    啥?!长生木族?这些神秘的树人怎么也跑来了?

    谁也没想到长生木族也会在今天赴会,那些姿态怪异的树人就这么叉着树根跟人一样大咧咧地走进会场。

    “生命之神在上,今天的天气可真糟糕~”枫族小萨玛一边走一边低声抱怨,“我讨厌沙漠~,这里的风沙让我的皮肤都变得粗糙呀粗糙~”

    其他枫族树人附和他,大合唱道:“讨厌的风沙~讨厌的沙漠~讨厌的阴天~哦,还有讨厌的人类~!”

    枫族树人笑成一团,走在最前面的老萨玛跟什么都没听见一样,默默地走向看台。

    罗绝和木城的人都站了起来,其他人他可以不用迎接,但长生木族绝对不一样。

    木城的祭司们飞快地跑来,热情地招呼枫族树人,希望他们能和木城坐到一起。

    罗绝一道□□把虫巫派来的人给震到一边,走过去对老萨玛行礼,尊敬地道:“众神在上,感谢你们的到来。”

    小萨玛挥树枝,唱:“不用感谢,我们也是来争地盘嘀~”

    罗绝面不改色,“诸位想坐在哪里?那边是木城,那边是水城,那……”

    “九原在哪里?”老萨玛开口。

    罗绝微微一顿,手指巫城左边的看台,“就在那里。”

    “我们坐九原旁边。”老萨玛说完这句就不再开口。

    罗绝有点小为难,九原旁边的位子莫名地受欢迎,如今自认关系和九原非同一般的虫人族和白曦族已经占了九原左边的位子。如果枫族想要紧贴九原,要么把白曦族赶开,要么就在巫城和九原之间插入。

    罗绝考虑到长生木族的特殊地位,决定还是在巫城和九原之间插一个位子。上次九原来的人就不多,应该能坐得下吧?

    所以说排座位和座次绝对是一门大学问,不是经过特别培训的人根本无法胜任,像罗绝,他敢接这个活,就是因为他对客人身份底细和彼此关系都十分了解,且尽量做到了不偏不倚的态度。

    长生木族的到达简直像点亮了某种讯号,之后接二连三一些传说中的种族都冒了出来。

    “地行族二十四位客人到达!”

    “兽人族酋长率领虎族、狼族、狐族前来!”

    “……”

    一个又一个很多人从未听过的种族出现,人们诧异万分,都不知道这些种族是怎么得到的消息,又是怎么会在今日恰好赶到。

    是谁通知的他们?他们前来的目的是什么?

    坐台上一些势力的人的脸色微微有了改变,有人紧张,有人不屑。就算东大陆这些隐藏势力来得再多又怎么样呢,该是他们的还是他们的!

    “鲲鹏王率领人面鲲鹏族前来参加聚会!”一声撕破嗓子的吼叫掩盖过了所有喧哗声。

    全场一静,人面鲲鹏族也来了?还是鲲鹏王亲自带队前来?

    一静过后,喧哗声猛地变成大浪,多少人仰头四处寻找,最后一起看向天空。

    鲲鹏王也没怎么炫耀他伟岸雄壮的身姿,只在空中盘旋一圈,就带着族鸟们降下,落在了长生木族旁边。

    鲲鹏王对老萨玛行礼,“很久没有看到您了,没想到今天您也会前来。”

    老萨玛对他点点头,忽然笑了下,“你们占了九原的位置。”

    鲲鹏王二话不说,指挥族鸟让位。好吧,现在的严默和原战,他惹不起!在九风找到严默的时候,他自然也发现了九原一行,但他没有出现,因为……他发现不过隔了几日没见的原战和严默,他竟然看不透了。为了不被某护食的野蛮人揍得太厉害,他明智地选择了暂离,回去召集人手去了——想要从变得厉害的凶人手里顺利抢到老婆,当然得招呼兄弟们一起上啦!

    鲲鹏们也许忌惮原战和严默,但对别人……

    这群大鸟很霸道地全部盯向白曦族。

    白曦族被这些天敌们盯得头皮发麻,在很久很久以前,白曦族可是鲲鹏族的食物之一。

    碍于天生的食物链威压,白曦族全都乖乖往旁边滑座了一段。而委委屈屈让开座位的白曦族们并没有听到那些光棍鲲鹏们对他们的评价。

    “他们怎么跑那么远了?我们只是想跟他们挤挤而已。”

    “就是啊,我刚才还想如果他们能把尾巴卷到我身上就好了!”

    “你太淫/荡了!先说好,那个尾巴长长滑滑、最漂亮的那个!我看中她了!谁也不准跟我抢。”

    “那是白曦族的祭司吧,她不可能跟你的。我觉得她旁边那只小点的蛇人就很好,你看他一脸睡不醒的样子多可爱呀!”

    “对哦对哦,我喜欢那个木楞楞的,好想把他弄哭呀。”

    “你们都够了!不要学九原那群调皮小崽儿说话!”

    “你看不上白曦族就一边去!别挡住我们看美人!”

    “我更担心的是怎么大家看上的都是雄性?你们都不想要生小鸟了吗?”

    鲲鹏们突地安静下来,但不到一会儿就又七嘴八舌地吵闹开:“老婆都娶不到,还管雄雌,能骗一个就算不错了!”

    “就是啊,我都快两百岁了,到现在还没有那个过呢,我就想找个伴儿,和他天天……桀桀桀!”

    “太污啦!把他赶走赶走!”

    “骗不到就用抢的吧,我们老祖宗都这么干。”

    “对对,先抢一个再说,管他雌雄,我就要那个木楞楞的了!”

    鲲鹏王很淡定地听着光棍族鸟们的争吵,淡定地嘲笑这就是一群有色心没色胆的,十次看中里面有一次能把人拐回去生蛋就算不错了。同时他心中的得意简直无法跟其他人描述:他看上的那个可是能生孩子的!他已经偷听……确定过了,那默巫真的怀了那个野蛮人的崽儿!

    不过这事能隐瞒就隐瞒,如果这群光棍们知道严默能生蛋,不但不会帮他不说,说不定还得跟他捣乱,到时候如果有谁趁乱把严默抢走生蛋了,他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白曦族移动位置,虫人族自然也要被挤到一边,可他们再不高兴,也不敢招惹鲲鹏族,那一族就是绝大多数种族的天敌,食物链最顶层的位置永不动摇。

    还好坐台位置宽阔,各势力又坐得比较分散,只白曦族和虫人族动了下,其他势力都不用挪动位置。

    “该来的都来了吧?”人们四处查看,还数了数来的势力。

    “不,还有九原部落没来,巫象大人和飞山大人也还没到。”

    “九原搞什么,怎么这么久还不到,约定时间要到了吧?”

    “等等!那是不是九原人?众神在上!他们、他们……”

    “唰!”听说九原人终于来了,不管对九原人抱有什么看法的,全部转头看向入口方向。

    九原人来的真不多,比起有些势力把军队都带来,九原只来了几个重要人物和一帮小孩子。

    这些重要人物分别是:首领原战,祭司严默,第一咒巫,鬼巫斯坦,和曾经的音城大王子、天生点亮负面言灵技能的拉莫聆。

    而以乌宸和二猛为首的一干少年和小孩都被忽略,只苏门因为其白角人的身份,被别人多看了几眼。

    哦,还有一个比较受瞩目的小朋友,那就是重新变回翅膀的九风。九风小奶娃光着小屁屁,扇着翅膀在空中飞来飞去,怀中还抱着一个更小的小婴儿。

    “那个小婴儿就是生命之子了吧?”多少贪婪的目光盯向巫果。

    “不是说有两个的吗?那个会飞的是不是也是……”

    “不是,我听说了,那个会飞的是鲲鹏族!”

    “那另一个呢?没培育出来?”

    “不对!你们看那默巫的肚子!”

    呃,严默的肚子比刚到巫城时竟又突出几分,看起来已如身怀六甲的妇人。他又没有遮掩的意思,偶尔还摸摸肚子轻轻拍拍。

    “这是怎么回事?那默巫是男的吧,他怎么会……?”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怪异。

    “也许把巫运之果培育为生命之子就是要自己生下来?”还有人猜测。

    鲲鹏们全都瞪大了眼睛看向严默……的肚子。

    鲲鹏王暗喊不妙,不过这时大家都以为那是生命之子的培育方法,应该不会想到其他。但鲲鹏王却清楚,严默是真的可以生崽儿的。他们和巫城第一祭司巫象和飞山之间的约定……咳,他也不小心偷听到了。

    罗绝再次站起,挤开亲自下来接人的虫巫,大步走向九原人。

    让大家都看向九原人的并不是严默的肚子或者是九风,而是跟随九原人一起前来的生灵。

    “那是真正的人鱼吧?”

    “好美!”

    “天,我不要蛇人了,我还是要人鱼吧。”

    老萨玛和鲲鹏王也一起望向九原那边。

    虞巫全身都包裹在银色鲛纱中,银色长发几乎垂及脚腕,他的长发可是真正的长发,还隐隐发出光泽。

    全场不知多少人为虞巫的美貌失声。虞巫一出,任何美人光彩都不复存在。就连他身后跟着的十二名英俊异常的人鱼战士也被他的光霞给遮掩得不起眼了。

    更不要说跟在九原后面的一群身高还不到原战腰部的小矮人。

    矮人们很生气,蹦跳着叫嚣:“这些大傻子怎么都没有欢呼我们的到来?他们没看见我们吗?”

    “算了吧,他们都去看虞巫大人了,谁还会看我们?”

    “哇呀呀!太过分了,我们祭祖族不美吗,我们长得比人鱼好看多了!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所有纸张都涨价!涨价!”

    在矮人热热闹闹的伴奏中?九原人和人鱼一行与罗绝见礼,被引到位置上。

    在虞巫出现的一刹那,与水城同座的海蛇族全部站起。

    他们警戒又带有一丝疑惑地盯着人鱼们。

    为首的三名女海蛇互相说了些什么。

    虞巫看到这群海蛇就跟没看到一样,施施然地在严默身边坐下。

    众人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脚部,鲛纱及地,竟然没有看到鱼尾!明明那十二名人鱼战士都有非常好看的鱼尾!

    更仔细的人会发现,人鱼族并没有用鱼尾走路,而是鱼尾下都有隐隐水波闪现。

    老萨玛和鲲鹏王都不敢托大,分别和虞巫行礼。

    傲慢的虞巫对这两位也比较尊重,同样回礼,不过口气不怎么好就是,“小鲲鹏也就算了,没想到你也还活着。”

    老萨玛发出沙哑的笑声,“你都没死,我当然更不会死。”

    “我倒是想死,可是我还有没有做完的事情。”虞巫淡淡道。

    “你今天为什么过来?”老萨玛问虞巫。

    鲲鹏王在这两位面前比较老实,论年龄,他差得远了,这两位才是真正的老不死,而且实力也不是所谓的半神级别,他们恐怕才是这世界上最接近古神力量的生物。

    虞巫一指和原战低声说话的严默,“问这小家伙。”

    严默抬头,未语先笑,“只是防患于未然而已,有角人的势力在东大陆上并没有全部解决,还有某些来历不明的家伙不知要在东大陆做些什么,加上水族突然出现……”

    “这就是你非要我来的原因?一群海蛇?”虞巫撇嘴,“我还以为是……”

    是什么,虞巫没有说下去,但老萨玛和鲲鹏王似乎都知道他说的是谁。

    严默想到虞巫这一支人鱼是从深海中迁徙到青渊湖,那么能让虞巫慎重到亲自前来,是不是他以为水城这次请来的水族与另一支深海人鱼族有关?

    不过这是属于虞巫的故事了,严默并不想在今天深究。

    而今日的严默怎么也没想到,日后九原不但和海中的人鱼族有了很深的来往,他最为宝贝的小儿子也差点成了深海人鱼王的上门女婿!

    那时候严默和原战差点气疯了,正好虞巫要带领长尾人鱼族返回深海,当即就和虞巫一起带着大帮人手打上了门去!

    深海人鱼族因此被闹得天翻地覆,最后……还是严煦出面才平息了事态,而本来想要严煦做王后的人鱼王却在某日醒来后发现,他不但被人扛回了内陆,还成了下面的那一个?

    面对严煦那张“我被你占了便宜,你要负责”的无辜又可怜兮兮的可爱脸蛋,人鱼王郁闷得差点吐血三升!

    嘛,这些都是遥远的后话,是属于另一代人的故事,在这里就不提了。

    时间回到现在,如今各势力都已到齐,巫城方面的十二祭司除了已经死掉的,也差不多都来了。

    如今所有人都在等待第一祭司巫象和他的守护战士飞山前来。

    报时鸟鸣叫,聚会开始时间已到。

    巫象和飞山就在报时鸟鸣叫的同一时刻,双双出现在最中间也是最上位的坐台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