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2章 章回62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类和非人类都瞪着台上。

    飞山来了,巫象呢?

    那个大大咧咧坐在巫象位置上的圆嘟嘟青年是谁?

    飞山对他的态度为什么那么亲密?

    那眼睛圆圆、脸蛋圆圆,笑起来还有酒窝的青年竟也就这么笑眯眯地看着大家,还对罗绝招了招手。

    哎呀妈!好多人类非人类捂住胸口,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击中了。

    光棍鲲鹏中那个喜欢可爱型的盯着圆嘟嘟青年不住低喃,“完了,我觉得我真的栽了,老大,兄弟们,你们这次一定要帮我!用抢的,我也要把他抢回去!”

    严默动动手指,感叹,虽然都看过好几次了,可巫象笑起来还是好可爱啊,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想要对他搓搓揉揉。

    原战不满地捏捏他的耳朵,不准看,那是别人的。

    严默没理他,是谁看到瘦下来的巫象后的当天晚上不停戳他脸蛋,说你喜欢酒窝男,还敢不承认!

    罗绝都忘记宣布聚会开始了。

    罗绝走到台上,皱着眉头看向圆嘟嘟青年,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他,半晌才不确定地问:“你是……巫象大人?”

    所有生物都竖起耳朵。

    圆嘟嘟青年笑眯眯地点头,“是我呀。”

    罗绝差点忍不住伸手摸摸他脑袋,最后硬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忍住了,转头看向飞山。

    飞山含笑点头。

    “嚯——!”场中响起一片齐声的感叹。

    虫巫变色。

    其实大家都知道敢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除了巫象本人不会有第二个人,就算飞山想要找个假的来代替,也不会找个身材差这么多的。

    咒巫突然发出嘿嘿的诡异笑声,“不容易啊,巫象大人,您这一身肉当初我用诅咒都没给您去掉多少,怎么一段时日不见你就瘦成这样了?”

    对此,虫巫等祭司感触最深,他们中最近一个大约在五天前还见过巫象,那时巫象还是原来那么胖。

    之后巫象大人就消失了五天,除了飞山谁也不见。

    那么是不是可以推断,巫象大人就是在这五天内减去了那一身肥肉?

    可是五天啊!见过巫象大人的都知道,巫象那身肉,胖的已经超出想象,那就是一座肉山,还是任何巫法对其都无效那种。那这身肥肉到底怎么减下来的?

    好多说好听膀大腰圆,说难听就是脑满肠肥的各族头领啦、长老、大人物啦,尤其是爱美的女性全部好奇得不得了。其实这时候大家还没有对胖瘦的绝对要求,很多部落还是以丰满、粗壮为美丽,肥肉更是他们的最爱。可是任是怎么样的喜欢肥肉,如果自己身上肥肉堆砌得太多,都影响到行动和生活了,那肯定还是不行的。

    可是肥肉这东西,当你有条件时,想要长上很容易,可想要减下来就难了。

    所有生灵看着巫象的变化都觉得发生了奇迹。

    是众神的赐福吗?还是和巫象失去预言能力有关?

    巫象摸摸自己的脸,很享受那滑溜溜的触感,感谢小默巫,不但帮他减去了一身肥肉,还把他的身体全部调理了一遍,用宝贵的生命能量滋养他,这才让他瘦下来后没有出现咒巫那样的皱皮脸,而是变成和飞山差不多年纪的青年。

    不知道他要是说出这是小默巫的功劳,咒巫会不会妒忌啊?哈哈哈!

    哎呀,还是说吧,看着这些老头老太婆妒忌的眼神,实在太爽啦!巫象肥肉没了,身体轻松了,人本来就调皮,这下更是本性暴露得不要不要。

    “咒巫大人,感谢你教出的弟子,他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巫者。我现在能变成这样,不但没有死,还恢复了青春,更摆脱了那一身肥肉,都多亏了小默巫呀。”

    起死回生!恢复青春!减去顽固肥肉!

    嗙!嗙!嗙!

    三声巨响在众生灵脑中炸响。

    你也许不需要其中一个,但三款疗效,总有一款适合你!

    你敢说你将来不会频临死亡?你敢说你不会有一身甩不掉的肥肉?就算这两个你都不怕吧,在场的所有人类非人类谁敢扪着自己的真心说你不怕老?

    巫象的年纪是个谜,但只要看传说比他小很多的咒巫的那张脸就知道,这位的年纪到底有多老了。

    飞山也曾老过,他最老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可因为他突破十级,之后他就恢复到三十左右的青年样貌。可这些都是因为飞山身体中有神血能量撑着。

    巫象呢?他也有神血能力,可他的神血能力却是众所周知靠夺取生命力来支撑,而且每次施展还有神罚,所以巫象才会越来越胖,直到胖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如果不是飞山和众位祭司一直在想办法帮他调理身体,如果不是巫城不能缺少这位预言大祭司,巫象可能都无法撑到今天,很多祭司都知道,巫象其实很久以前就不想活了,他后来完全是为了飞山、为了巫城在苦熬。

    这样的巫象死亡并不奇怪,在上次聚会他给人的感觉就快死了,如果不是九原的默巫……

    啊!对,众生灵想起来了,上次救巫象的就是默巫,这次也是,还救得更彻底了。

    九原,默巫……

    原本心中已经有决定的,这时不禁再次动摇起来。而原本就亲近九原的,则十分得意头领和祭司们的有远见。

    虫巫想的更深一层,那九原默巫能把巫象从频死之境拉回,还给他减了肥并恢复青春,那么他是否也能让巫象恢复他的预言能力?如果巫象真的恢复了预言能力,那他该怎么办?

    咒巫坐在徒弟身后用小棍子戳他背。

    严默被他戳得痒痒,只好扭头看他,“师父,您咋了哟?”

    咒巫哼哼唧唧,“我还没巫象年纪大呢,可我这么老。”

    严默乐,“是谁说这个样子比较威严的?好啦,您老要是想扮粉嫩少年,明天我就能让您换个样子震惊全场。”

    咒巫想要一口答应,可他不知想到什么,摸摸自己的脸又犹豫了。

    巫象在上位噗哧一下笑出来,“小默巫,你不知道你师父在年轻时是出了名的……丑陋吗?”

    “巫象!”咒巫暴怒,太过分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他的老底。

    巫象望天,“哎呀呀,不小心说出来了呢。谁叫你有个好弟子呢,真是让人妒忌啊妒忌。人哪,就不能太贪心,都有这么好的弟子了,还妄想着自己也貌美如花,这怎么可以呢?”

    全场不少人偷偷笑出来。

    而不少人类非人类都觉得巫象大人说得太对了,那咒巫简直太可恨了,自己能力强大也就算了,骗个弟子竟然也能骗到这么一个厉害的小家伙。想想他们,能力不如咒巫,弟子更不如。两个一个都没沾到,那咒巫还在那儿哼唧,给他恢复青春的机会他还犹豫,简直可恶得不能再可恶!

    “不就是丑了点嘛?你要是不愿意,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吧。”十二祭司药巫冷哼。

    治疗祭司巴赫和第七祭司迷巫也都开口,“咒巫大人,既然您更喜欢您现在的样子,不如就让您的弟子帮帮我们?”

    咒巫冷笑,下巴高抬,吐出一字:“滚!”

    虫巫很不高兴聚会的焦点全部聚集到巫象和九原的默巫身上,他咳嗽一声,提醒罗绝该宣布聚会开始了。

    罗绝目光扫向这名新虫巫,无可无不可地高声宣布今日聚会开始。

    喧哗声和窃窃私语声暂停,众生灵目光大部分转到罗绝身上。

    罗绝用小喇叭扬声说出今天聚会的目的:“我想大家都已知道,今日邀请众势力聚会的目的有三。

    第一,大家合力,彻底清除红、黑两族有角人在东大陆留下的不善势力,还我东大陆安宁。

    第二,因前段时间的变动,东大陆势力也有各种变化,为了避免各势力争端加剧,造成无辜生灵大量死亡,今日就根据各势力实力来重新排位并划分地盘。一旦决定,如再有私下争斗,将被其他势力联合征讨。之后仍旧每十年聚会一次,以决定新的势力划分。

    第三,证明天外魔神和商讨对付其的方法。”

    巫象等罗绝话声刚落,抬起宛如少年的手指,“还有一个,今日我巫城也将当众重新决定第一祭司的人选,并重新选择十二祭司。巫城也该有改变了。”

    “哎?”多少人发出惊呼,罗绝说的三个目的,大家心里都有数,但巫象说的可就大大出了一部分人的意料之外。

    虫巫最动容,巫象说的根本就是他的最终目的,他谋算了那么多、拉拢了那么多势力,就是想要借今日聚会把第一祭司的位置动一动,可是他没想到巫象会主动提出来,甚至不止是第一祭司,就连其他十一名祭司他都打算重新选择。

    其他巫城祭司也有了一点骚动,大家全都看向巫象。巫象说的可不是重新排位,而是重新选择!还有那句巫城该有改变了,这些到底都代表了什么意思?

    巫象只静静地看着大家,直到所有生灵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巫城的祭司选择将放到最后,在这之前先进行前面三项。罗绝。”

    罗绝点头,再次看向众生,“时间紧迫,那么我们首先就开始大家最关心的众势力重新划分一事。”

    好吧,罗绝说到点子上了,比起巫城变化,大家还是对自己的事情最为重视。所有来参加的势力全都直起了腰,全神贯注地看向罗绝。

    罗绝在心中叹气,但还是扬声道:“怎么划分势力范围,说白了就是全凭各位的本事。我想今天来到这里的应该都是各势力的最高层和最强精英,据我所知,有些势力把自己的半神也带来了,那么普通的比试已经毫无意义,所以经过多方商量,我们决定了这样的比斗和划分地盘方式。”

    罗绝手一指干涸的湖泊中心。

    众生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干涸地面忽然一阵剧烈抖动,地面慢慢上升,大约上升到一米左右停止,接着在一阵光芒闪烁后,上升的地面变成了一副巨大的地图。

    “这是东大陆地图,你们不用问它是哪里来的,只要知道它是最精确的地图就可以,四边……”

    罗绝还没说完,虞巫忽然挥了挥手。

    升起的地图四周的凹陷地里倏地冒出汩汩清泉,很快就把凹陷地填满。

    罗绝弯腰对虞巫表示感谢,接着说道:“四边就是海洋,那些凸出来的小地图则是近海的一些岛屿。”

    有了罗绝的解释,再加上那代表海洋的水面,所有生灵都清楚那升起的地图是干什么用的了。

    果然,罗绝说出的地图作用和大家想的基本一致:“地图代表我们整个东大陆,想要抢占地盘的,可以上去,你能抢到多少、守住多少,那么今后十年那就是你们的地盘。下面我将说出规则,大家请听好。”

    每个势力的生灵都摆出了聆听的架势,哪怕这种比试方式和比试规则都曾知会过他们,也经过他们的同意。

    罗绝语音清晰:“第一,因为地方有限,每个势力上去的战士和巫者不能超过十人。

    第二,上去后的人必须在第一时间划出自己想要的地盘,并在边界插下自己势力的标志。

    第三,想要抢夺别人划好的地盘,那么就灭掉对方的标志,插上你们的。

    第四,生死不论,争夺时间为两个鸣时。两个鸣时后,无论你占领了多少地盘,哪怕你什么都没占到,也必须停止抢夺,如有违者,众生征讨。”

    全场那么多生灵,此时竟一片安静。

    但安静只是片刻,不到一会儿,声浪就冒了出来。

    好多生灵都在窃窃私语,也有些直接扯着嗓子和其他人讨论。

    九风不再抱着巫果飞来飞去地玩耍,他回到了严默身边,坐在他腿上,眯着丹凤眼看别人,那小摸样看起来说不出的狡猾。

    巫象等心里没压力的,放松之余就开始观察众生,当看到严默肚子里有一个,腿上还抱着一个,抱着的那个怀里还坐着一个小的,三张脸蛋呈阶梯分布,明明长得不太像,神情却神似到极点,偏偏还有一个小小的苏门坐在他身边,小脸蛋认真得不得了,对比分明下,不由都笑了出来。

    严默不觉得肚子难受,就跟一般啤酒肚男抱儿子一样,抱九风和巫果两个也抱得很轻松。他倒没注意到九风和长子和他神情神似,也没注意到小苏门有点紧张过头,他只是在想要怎么在最短时间内抢到他们最理想的地盘,并守护下来。

    原战身姿微懒散,单手搁在严默腰后,脑袋也靠在严默肩膀上,跟只大懒猫一样蹭着他。

    这两个大的后面坐了一排小的,那群小的不肯安分坐着,凑到原战和严默耳边嘀嘀咕咕,不知是在请战还是在说其他。咒巫也凑在一起,跟个老顽童一样跟他徒子徒孙们念念叨叨。斯坦一脸无聊地在旁边打瞌睡。

    “这一家子。”巫象小声咕哝。

    飞山的剑眉笑出了弧度,“我们将来也会有一大家子,会有好多好多像你一样的小圆团子。”

    “做梦吧你!你以为那娃娃果是好培育的,能有一个就算不错了。”巫象想到以后会有一个他和飞山的亲生血脉,眉眼也全都变得无比柔和。

    “一个也好。你不用担心,那小默巫不是说了,那孩子就算继承了你的预言能力,只要他用得少或者不用,反噬能量也不会太厉害,而且将来他会根据小家伙的能力给他适合的修炼功法,说不定可以化解反噬之力。”

    “我还是希望他能继承你的能力,或者干脆就做一个普通人。”

    “嗯,会的。你既然这么觉得,那么他就会是这样。”飞山很有信心,巫象并没有失去他的能力,他只是刻意地不再使用而已,但日常他的直觉却异常发达,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说的某些事情在或不久远或久远的日后总是会实现。而这种并非特意预言的本能直觉却不会给巫象造成反噬,也许就是众神给巫象的怜悯和补偿?

    在大家把比试规则消化得差不多时,有人开始提问。

    “可否联合?”

    罗绝回答:“可以。”

    “如果把人打出比试地图,对方还能回来吗?”

    “不能。”罗绝特意提高声音:“众生注意,如果一旦有谁离开地图范围,就不能再回去地图上面,更不能再出手,如有违反者,众杀之!”

    “那么是不是最后留在地图上的才有资格分享东大陆?”

    “是。留在地图上的各势力将拥有最高分享权,其他不在地图上的只能成为这些势力的下属。”

    “那么如果有一个势力把其他势力都给征服或者打下去,那他是不是就是整个东大陆之主?”

    全场又是一静。

    罗绝皱眉,颇为难地看向巫象。

    巫象对他无言地轻轻一点头。

    罗绝明白了,“如果谁有这个本事,自然可以。”

    “半神也能上吗?”又一个尖锐的问题冒出。

    “你可以不让半神上,只是结果不要后悔。”

    “如果地图上的战斗波及到周围怎么办?”

    “哦,幸亏提醒,如果地图上的战斗波及到周围,谁干的谁就失去继续比试的资格。所以所有上地图比试的最好能记住收敛一点,不要波及到周围。”

    “这个只是地盘划分,名次呢?”

    罗绝反问:“经过这样的比试,你们觉得名次还很重要吗?”

    众生一想,也是啊。

    最后有人提议:“我们需要准备时间。”

    “当然。”罗绝抬手压了压,示意众人安静,直接挑明了说道:“下面,我们会给出一个鸣时的时间让众位准备,这个时间你们可以用来拉拢其他势力合作,可以决定上场战斗者,总而言之,这一个鸣时非常重要,众位就好好珍稀这一个鸣时的时间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