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4章 章回62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心情非常愉快,他正愁找不到好机会宣扬九原联盟的概念,就有人上赶着来提问,这让他对着拉莫娜都笑得真诚了一点。

    “拉莫娜公主,哦,应该称呼你为拉莫娜夫人……夫人你对我们九原联盟如此好奇,是不是你们鼎钺也想加入我们九原,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欢迎之至。在此,我们也欢迎任何大小势力各族各种加入九原联盟。而何谓九原联盟,嗯,以前的联盟是各个部落在某些特殊时期为了达到某些目的才临时合作形成的临时组织。但九原联盟是一个长久的、固定的、各族共生体,为了和其他临时联盟体分开,我们九原联盟从此会定为九原联盟国。”

    国家对于在场众生来说是一个新生概念,严默也无意解释太多,他知道众生最为关心的是什么,他要解说的也是他们最关心的。

    “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拉莫娜淡淡道。

    严默摆摆手,“别心急,我这不是正要说明?首先,加入九原联盟国的各种各族不会被分等级,任何一个部族在九原中都是平等的。”

    光是听到这句话,很多小势力都是眼睛一亮。

    “第二,加入九原联盟国的各势力头脑都将成为九原的圆桌议会成员。议会成员你们可以理解为长老团,圆桌则是表示不分地位高低。而九原联盟国的任何一项法规法度和任何一项影响到子民的命令,都会由议会成员共同提议、商讨并投票决定。九原首领具有一票否决权,除非遇到九原宪法规定的极为特殊的情况,否则没有独/裁的权力。”

    严默又详细解释了议员的职责、宪法和一票否决权是什么意思。

    这些名词对于在场众生来说都非常新鲜,但也许就因为这里很多种族都是刚从大集体形式的原始状态走出,反而对于这种非常民主的制度接受起来很容易。原始部落的头领可不大多都是服务者,部落里的东西也都是平分,议会变成长老团也很好理解。

    “议会成员除了各族首领高层,在各族具有极高声望、或者贡献点数达到资格的人也可以成为议员。除了第一批议会成员,之后的议会成员只看他们的贡献点数,只有贡献点数够格的九原子民才能成为议员。同样,九原首领除了第一代,其后也要根据贡献点数和议会选举来决定。”

    “总而言之,九原联盟国的一切都是由议会成员来决定,而议会成员全部来自九原各个部族的子民。由这个议会定下的九原宪法、各种措施命令等必须得到全体议员也就是全体子民的认可,之后大家只要遵守这样被制定出的规则办事和生活就行。而各族各种自己独特的规则和忌惮等,只要不违背九原最高宪法,依然可以保留。”

    “而各族各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种族会被吞并,九原联盟国中任何一个部族、一个个体都是自由和独立的,任何一个单独的种族都享有自治权,九原有监督权,但不会干涉,也就是只要你不做对所有九原子民都不好的事情,九原任何人都不会来找你麻烦。你原来是什么样,好的都会继续保留,不好的会被好的代替,只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场中议论声变大。

    严默不等拉莫娜提问,又道:“因为时间有限,加入九原联盟国的各种好处我就不在这里详细叙述了,有兴趣的可以找我的弟子叶星等人,他们会为你们详细解答九原联盟国的种种。总之你们也不需要想得太复杂,只要知道加入九原联盟国后,好的大家一起分享,有危难时大家也会一起分摊和互相帮助。”

    有人再也忍不住,大声提问:“加入九原联盟国后,是否还能保留部落的原有领地?”

    严默微笑,声音传至全场:“当然。”

    又有人跳出来:“不杀祭司和巫者吗?真的会让头领的血脉也活下去?”

    严默莞尔,“我们成立九原联盟国是为了互相帮助,可不是为了征服和扩大领地。”其实就是,只不过这样的手段更温和,也更容易笼络人心。

    很多部族听到现在,就算有严默的能力,他们也有不少没听懂,他们只希望能了解一件事:“我们加入九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吗?就算想要加入的部族很贫穷,什么都没有,连神血战士都没几个?你们会在冬季提供食物吗?你们会和这样的部族做交易吗?”

    “任何部族都可以,哪怕你只有一个人你都可以加入,没有神血战士更不是问题,九原得祖神之赐,有了普通人学了也可以不弱于神血战士的修炼法,只要加入九原,只要对九原做出贡献,任何生灵都能得到!”

    “哗——”前面那些议会议员什么的,大家都没放在心上,但是严默这句话一出,简直跟冷水泼进了滚油里一样,全场都沸腾开了。

    严默还在继续回答问题:“至于冬季的食物等,不是九原夸大,只要加入九原,你完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在九原,只要你足够勤劳,你就可以吃饱穿暖,永远不用担心饿肚子。如果你的部族没有东西可以交易,你们可以干活换取食物,不要误解,不是像奴隶一样干活,而是用劳动换取报酬。”

    比起这些小部落,那些大部落的问题更多,大家最在意的就是他们能否保留原来的领土、权力和财富等。

    “我说得再多,你们体会不到也没用,不如你们实际加入一段时间看看。九原联盟国可以保证,凡是加入后退出的势力,我们绝不会报复,只会收回当初给予的帮助,换言之,你怎么来的就可以怎么走,原来有多少领地财产等,你依然可以带走多少。当然,退出必须是提出申请、光明正大地退出,而不是背叛、在九原挖一块好处就跑那种。”

    这点所有人都表示理解,也都能接受。

    眼看一个鸣时的解释时间都要成了九原招揽势力的专场,拉莫娜不由也有点后悔,其实她听了严默的叙述也很动心,她也是一个有大抱负的人,之前对于自己将来想要弄出什么样的势力还有点模糊,可听到严默对九原联盟国的描述后,她对自己未来要做的事也有了比较具体的想法。

    心里感谢归感谢,但形式上鼎钺和九原暂时没有和解的可能,拉莫娜不可能弯下腰去讨好严默,更何况严默要做的事情和她类似,在某种意义上,他们还是对手。

    附典酋长也很看不惯九原左右逢源的样子,他再次提出:“你们九原说了那么多,也没有解释你们的第一代首领要怎么选出来,还有投靠你们的祭司和巫者,他们要怎么办?”

    “各族祭司巫者仍旧是各族的祭司巫者,他们都会加入九原神殿。”严默笑眯眯,“而你们最为关心的九原第一代首领目前暂定为最强者担任。如果之后加入的部族对他不服,都可以挑战他。不过这种选举方式只限定为第一代首领,以后的首领可以不是最强大,但一定要贡献足够多,还要得到议会成员半数以上的人同意。”

    严默又把贡献点数的含义和意义详细解释了,他不怕被别人学去,反而希望贡献点数这个概念能尽快深入人心。一个九原好不是真的好,只有整个星球都有了清醒的认识,他们才有可能联手抵抗未来的天外敌人。

    “这个最强者是谁?”附典嘴中问着,眼睛却看向原战,他还没有放弃挑拨。

    原战没理他,就连虞巫等族头领也当没听到这句话。

    恰好又有其他人问了问题,问的人还是罗绝,附典总算没太难堪。

    罗绝问:“等等,默巫大人,我听到现在,怎么您说的意思是九原首领的位子将不会传给自己的血脉?”

    全场众生也都竖起了耳朵,这个问题太重要了。

    严默本来想直接回答一个“是”,但目光在落到巫果身上后,想了想,还是比较保守地说道:“九原首领的位置不会限定在任何人身上,不管是前代首领的血脉还是其他人,如果他不能让九原子民、让九原议员们接受他并推举他,任是谁也无法坐在那个位子上。”

    儿子啊,不要怪你爹给你设置障碍,你身为我和原战的血脉,起/点已经比别人高很多,如果这样你都不能坐上那个位子,那你还不如只做一名自由的战士。

    “九原今后也将不会有任何贵族存在。哪怕是九原头领的孩子,长大后也必须靠自己的劳动生活。”

    严默今天这句话并没有给原帝设下障碍,反而让原帝在称帝后,借口要尊重第一代大祭司之言,把严默这句话给写进了宪法中。

    就因为这句话,原帝杜绝了他的后代开枝散叶成为臃肿贵族群体的可能,虽然这样一来让每一代有志于当皇帝的兄弟姊妹都挣得头破血流,但有贡献点数和议员推选这两点,已经刷下大部分不合格的候选者,至少确保坐上帝位的都不会是傻子或者情商太低者。

    原帝更狠的是,他还在宪法中加了一条,如果他的后代直系血脉不能达到要求的贡献点数,不能让议员们半数通过,就从旁枝寻找。

    虽然严默和原帝做出的各种努力不能完全杜绝阴谋、不公、**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至少他们在法律上尽量减少了九原过早衰落的可能。

    再久远的事那就看子孙自己啦,游戏规则也不可能永远不修改,任何一个文明和权力都不可能永恒。

    眼看时间差不多,火城城主故意在此时挑刺道:“你们九原说了那么多,结果实际好处在哪里?我听说你们九原奉行无奴隶制?那么今后加入你们的各族是不是也要放弃自己的奴隶?那些低贱的奴隶是不是也要跟其他高贵的生灵一起生活?甚至他们得到的机会也和其他人一样?诸位,换了你们,你们愿意放弃那么多的奴隶,还让他们爬到你们脑袋上来吗?”

    这一刀砍得相当狠!

    没错,九原联盟国的构想听起来是不错,但对于现在的社会构成,尤其对于一些拥有大量奴隶的中大型部落来说,九原联盟国的吸引力太小。

    这年头,哪个中大型部落手上没有几百几千的奴隶,让那些头领高层放弃这么多财产,他们怎么会愿意?

    偏偏火城还在此时说道:“我们火城也欢迎各大部族的加入,只要加入,我们就会分食物、分奴隶,以后如果出去征战,抢到的只要上交一部分,其他都是你们自己的。”

    鼎钺也说:“奴隶是我们的财产,是每一个战士拼死才能得到,凭什么让我们放弃?还用劳动换取食物?有奴隶为什么要自己干活?战士就应该好好训练,争取晋级再晋级!其他巫者、药草师等光是学习就要花大量时间,如果都用来劳动,谁还能学到更高深的东西?”

    鼎钺说的话很偏颇,但严默却奇异的没有解释。

    一直作壁上观的空城城主竟在此时笑着邀约虞巫,“这位大人,我觉得您加入九原,还不如独成一方,我听说你们栖身的青渊湖就在九原城旁边,而以你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夺下九原。”

    这简直比其他势力的挑拨还要赤/裸裸,而大家都知道人鱼族不可能现在突然放弃九原,但能给人鱼和九原之间插根刺,他们已经达到目的。

    空城城主看严默和原战表情都没变,有点无聊,对虞巫再次诱惑道:“虞巫大人,如果您担心九原的首领和祭司,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到时候……我空城其他不要,只要……”

    空城城主手一指,指向蹲在二猛头顶上假装帽子的多比诺米,“他!”

    好多人目光被引着看向二猛,多比趴在二猛脑袋上没动。

    火城城主也不甘示弱,他看到虞巫第一眼就被勾得魂都没了,“虞巫大人,我们火城愿意为您建造城池,如果您想要统治整个东大陆的水域,我们火城也可以鼎力相助!”

    鼎钺酋长弯腰,“我们亦十分期待虞巫大人率领人鱼族和白曦族和祭祖族各位的到来。”

    虞巫眉毛挑起,忽然绽开了一个耀眼无比魅惑无双的笑容,“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么我们就暂时退出九原联盟吧,孩儿们,等会儿我们也上地图玩玩!”

    众人鱼战士:“是!”

    在场众生:“……咦?”似乎有什么不对。

    火城、空城、鼎钺等人刚想笑,可笑容到嘴边又收了回去,虞巫怎么可能这么干脆就离开了九原?这不是儿戏吗?

    再看九原的严默和原战,他们竟然在逗小孩子!

    你妈!有阴谋!

    白曦族的大祭司不知和他们的头领及战士说了什么,就听他们的头领也笑着宣布:“那我们白曦族也暂时退出九原。”

    众生:肯定有阴谋!

    虞巫才不管众生什么表情,他貌似很不耐烦地问罗绝:“一个鸣时还没结束吗?比试该开始了吧!”

    罗绝还没来得及回答,报时鸟恰在此时发出鸣叫。

    罗绝赶忙起身,“准备时间结束,请想要划分领地的各势力进入地图,再说一遍,任何势力的参加者都不准超过十名!”

    Duang!众生明白了!

    火城、空城和鼎钺在此时好想扯着自己的头发骂自己好蠢!

    如果人鱼族、蛇人族这时没有离开九原,那么他们一共就只能上去十个人,可现在他们分开了呀分开了!也就是他们可以多增加二十名人手了!

    天啊地啊!众神在上!他们后悔了呀,谁也没想到人鱼族和蛇人族能那么“无耻”啊,怪不得人家九原屁反应没有!这上去不就是妥妥的盟友?

    崩溃!能不能把刚才的事重新来过?

    可惜众神没有给他们后悔的机会。

    矮人族还很不服气,“其实我们也可以上去,十个揍一个,还干不死一个吗?”

    二猛安慰他们:“你们就别上去凑热闹了,不小心被踩着怎么办?”

    矮人暴怒,跳起来追打二猛。

    想要抢地盘的都上去了地图,包括兽人族、长生枫族、水城带来的海蛇族,还有其他一些有野心并自认有一定实力的大小部落种族,其中就有黑土、巨石和沙海三城。

    最后数下来,全部上去的势力更有三十六股,大大超过了众生一开始的预想,看来有野心不想屈居人下的势力不少。

    每个势力上去地图第一件事就是画地盘。之前飘浮在地图上空的标志全部消失。

    地盘边界有巫城专门提供的小旗子,颜色和上面写的字全都不同,灵感来自九原默巫。

    每个势力都领到了代表自己势力的小旗子,并第一时间把它们插/进地图中。

    上去的都是各势力最厉害的高手,大家动作都很快。

    九原插旗的速度不算最快,也不算最慢,可是他们之后的举动却让众生都张大了嘴巴:九原人到底想干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