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5章 章回62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看台上的众生和地图上的各位大多注意力都在九原人身上,无他,这些人太能作怪了!

    虞巫带着九位人鱼战士,一巴掌把一个看着他流口水的火城战士扇出地图,乘着水波来到原战和严默身边。

    众生:……竟然就这么出局了一个。

    那火城战士至少九级吧?可怜就这么趴在看台前,还是火城人看不下去把他抬回去了。

    火城城主眼睛冒火,他没进入地图,这样生死不论的战斗,他这么重要的人物当然不能参加。

    虞巫上了地图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他似乎有点不太高兴地跟严默闲聊道:“你说那些人都怎么想的?本来我还想着我要是直接上来帮你们多不好意思,你们赢得太轻松,对你们这些小孩子以后的发展也不好。所以我说干脆加入九原联盟,我这边派一两个人鱼战士上去做代表也就行了。偏偏……”

    虞巫很无奈地摇摇头,“人鱼族既然作为一个单独的势力上来,我这个祭司总不好在下面看着,毕竟今天我长尾人鱼族来的祭司只有我一个,我不可能在下面眼睁睁看着我们的人鱼战士受伤还没人治疗,遇到巫术也只能干瞪眼,你说是不是?”

    火、空、鼎:妈蛋!好想打他!可是……

    听到抱怨的众生:求您别说了,火空鼎的高层都快要被您说得去自杀了。哇哈哈!

    严默也乐,不过他没有附和虞巫,而是说道:“放心,上来有你玩的,不会让你太无聊。”

    虞巫似有意无意地扫视一圈,提不起兴致地道:“好像是有不少小家伙上来了。”

    每个势力都可以上来十名参战者,但有些势力却只上来了九个,甚至八个。

    不明白的观战者还以为这些势力挑不出人手,宁缺毋滥。但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并不是所有参战者都会让别人看到。

    就比如火蚁王,如果他变成一只小火蚁趴在人头发里跟上来,你能看到吗?

    还有暗城的暗神,他就是一道影子,躲在人的阴影里,只要他自己不露头,恐怕被他附身的人都不知道自己被附身。

    其他诸如木城的靠山松族老萨玛倒是露了脸,可这位老人家一上来就和长生枫族站到一起,和枫族老萨玛做起了交流。

    音城城主也上来了,他的肩膀上停着一只鹦鹉。很多人都在猜测那鹦鹉大概就是音城的隐藏半神。

    风城风语老人和风尧也都代表风城参战,风语老人胸前挂着一个圆形的透明球体。

    水城祭祀的海蛇族大大方方表示自己单成一股势力,把南方的海域都占了,明显不希望陆地种族的势力进入海洋范围。

    空城上来了十个人,可是所有人全都穿着跟暗城一样的全身罩袍,脸都看不清楚。

    鼎钺没有半神,但他们都人手一支能源枪,酋长附典身上还背了一个筒状武器。比较奇异的是,他们的祭司蜇黎没有上来,上来的竟然是拉莫娜。

    巫城的虫巫出人意料地也拉了一支队伍上场,主力就是虫人族。

    巨人族和有翅族看白曦族和虫人族都上了地图,再三思考下,担心巫城不能再庇佑他们,只好也派出了战士和巫者去抢夺生存之地。

    最嚣张也最让众生惊讶的是九原,人家就上来了两个人,首领原战和祭司严默。被认为是主力的咒巫和那满身满脸刺青的神秘鬼巫都没上来,更不要说一帮小的。

    九风很想上来帮他的默默啦,可是严默临走前把苏门和巫果都交给他,说让他保护好两人。九风看看这两个更小只的,油然生起一股兄长的责任感,拍着小胸脯让严默放心。

    巫城巫象一支和鲲鹏族都选择了旁观,对于巫象和飞山不下场,其他看客也不怎么奇怪,只是在心中叹息,怪不得巫城要重新选择十二祭司,如今巫城势力分散,恐怕连自保都成问题。

    众势力上来插完小旗子后并没有立刻开打,大家都在提防别人,并期待有人先动手。

    尤其那些比较小型的势力,他们都希望地图上赶紧乱起来,这样他们才好浑水摸鱼。

    这时最明智的做法,除了等待,恐怕就是先解决身边比较弱小的势力,然后想法守住自己想要的地盘,只要熬过两个鸣时,他们就赢了。

    几乎所有势力都在看九原,表面上来看,九原人数最少,看起来最好欺负。

    但想到故意和他们拆分开的人鱼族和白曦族,就没人敢轻易动手了。

    而九原就是在这时候,干了一件让看客和参战者们瞪掉眼珠子的事情。

    原战随手弄出一张张石台,严默从空间里掏出大量物资,一一摆放到石台上。

    放好东西后,严默使用愿力发出辅助技能——扩音。

    “诸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九原物资展示会现在开始,有意的朋友欢迎用各种资源交换。特殊时期,今天所有展出的物品全部按照平时价格的五成交易!这样的机会以前不会有,以后更不会有!全场交易只有两个鸣时,记住,只有两个鸣时!各位朋友,这是百年不遇的机遇,是众神的赐福,一旦错过,您必将后悔终生!如果你就这么回去了,你的妻子、儿女、父母、亲友、族人,也都不会原谅你!”

    众生和参战者:“……”

    看热闹的鲲鹏王“咔嘣”一口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尖,真没想到这个小默巫还有这么一面。不过这样好像也不错?

    巫象和飞山全都笑起来。

    咒巫无语地搓搓脸皮,低低笑骂了一声。

    鬼巫眼皮抬起,似乎终于有了一点兴致。

    火城副城主,也是火城城主的亲弟弟,对手下战士使了个眼色:别管那两个蠢货,先把他们插到我们地盘里的旗子都给拔了!

    火城战士火速分出两人,去拔九原的当作边界线的小旗子。

    一拔,咦?怎么拔了个空?

    两名火城战士互看,不信邪地去拔其他小旗子,也都没有摸到实物。

    火城祭司知晓这件事后,直接示意两名战士放火烧,面积大一点没关系,他怀疑这只是某种迷乱人眼睛的巫术。

    严默确实用了他刚刚学会没多久的符纹给九原勾勒出的边界线做了一个幻境。

    按理说,如果就这样不顾范围地使劲用火烧,就算有幻境也有九成可能把小旗子给烧掉,但严默会没有想到这一点吗?

    两名火城战士刚刚放出火焰没多久,连有没有烧到实物都不知道,忽然闻到了一股怪异的令人头晕的味道。

    当他们觉得这个味道不对,想要屏住呼吸时已经来不及了。

    “咕咚,咕咚。”两名火城战士双双栽倒。

    火城人看不对,刚想要去救两人,哪知眼前一闪,九原首领忽然出现在那两人面前,对着他们如毒蛇般的阴阴一笑,抓起那两个昏迷的战士就丢出了地图。

    火城至此失去了三名战士!

    这真的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发展。

    开局就会有损失,这点大家都想到了,但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倒霉的竟然是最古老的势力之一的火城,而且三个被扔出地图的战士全都是火城参战者,这点就比较难堪又残酷了。

    火城城主在下面脸色已经从铁青变得漆黑,眼睛都要迸出火焰来。

    他很想下令让火城索性全力攻击九原那两人,但总算他还有点理智,也不是真傻,硬是忍住了这股冲动和怒气。

    九原,等着吧,先让你们得意一会儿。

    火城战士和九原首领的举动自然也全都落到其他人眼中,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交锋,只不过以火城惨败为结束,九原的小旗子一根都没少。

    倒是插在九原地界里的火城的旗帜全部被土壤给吞没,连点影子都看不见了。

    火城战士想要冲过去补插,被火城第二祭司拦住,“现在还没到我们动手的时机,再等等。”

    火城第二祭司心里暗火直冒,说好了一起对付九原,结果现在其他势力却只看着他们火城和九原交锋,都没有立刻加入进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那些势力不过是打着磨损双方实力、保全自己的主意!

    其他势力也急,你们火城等什么呢?还不赶紧冲上去和九原开打,你们那么多人,只要能牵制住那两人,他们就可以先除掉越过界的小旗子,然后再来一起对付九原,等把九原解决了,剩下的人鱼族和白曦族完全可以跟他们商量如何平分九原地盘。

    可是每个势力都想让别人先动手,结果就是谁都没有动手。

    原战解决了那两个想烧旗的火城战士,并没有就此停手,他对上了原土城下属的黑土、巨石和沙海城三个势力。

    三个中城的战士紧张得要死,不等原战先动手,就一起展开了攻击,这三家显然暗中谈好了合作。

    其他大势力还等着看效果,想要趁乱对九原下手,可是!

    众神在上!那三城的战士都怎么了?

    三城的战士没怎么,他们只是感觉到了本系能力的绝对威压,可怜他们还没有施展出手段,就被自己的能力反噬,接着就被原战挨批次给全扔回了看台上。

    三中城的巫者也攻击原战了,可他们的巫术全部失败,最后也被原战裹成土球给拍了出去。

    全部过程有没有三分钟?

    全场简直寂静得可怕,现在不少人都知道九原首领能力强大,但强大到这种程度却仍旧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料。

    “这是……半神之境了吧?”有人低喃。

    “他竟然完全无惧三十名八级战士联手的攻击!”说话的人表情骇然。

    原战转身,心想我当然不惧,谁身上有一个咱家默默出品的无敌护罩都不会害怕被攻击好不好,只要掌握好时间。

    地图上的参战者一半以上心情沉重,不过想到己方也带了隐藏力量来,总算好多了。

    隐藏力量的半神们:三十名八级战士的合击,就算是他们也不会接得这么轻松,更不会闪都不闪一下!这个九原首领……不好对付啊。

    殊羿眯眼,这家伙一段时间不见,好像更强大了呢。

    严默似乎没有感觉到地图中的紧张气氛一样,忽然扬手对木城参战者众笑着招呼道:“木城的朋友,我们可能要借用你们一点地盘,不过作为交换,我会用其他和你们相邻的土地交换。”

    木城大祭司朝歌也是好脾气,闻言淡雅地笑道:“你们借用的地方可不少。”

    “这不是保持完整好管理嘛,否则东一块西一块太零碎,我想这个问题不止我们有,你们应该也有,与其把力量放到零碎的地方,还不如大家互相交换一下,你们看如何?”

    “可是你们借用的地方大多都是我们已经梳理过的,那些地方的生灵管理起来也容易,可交换来的,要驯服就要一段时间,更不要说还有其他种种危险。”朝歌大祭司慢慢悠悠地跟严默提条件。

    严默也笑得和善又可亲,“所以我不是拉来了这么多九原绝好的物资嘛,如果贵城有看中的,尽管提!我说价格是以往的五成就是五成,数量也好说。”

    朝歌眼睛明显有了一些愉悦的光芒,交换地盘是他们早就说好的,她现在说这么多,目的就在那些物资上,这可是没有说好的惊喜,而在场的众生谁不知道九原的好东西多?

    “你带来了哪些东西?可有棉花?”朝歌大祭司大概太想要棉花了,忍不住就先问了出来。

    严默示意多比。

    多比飞起来——其实九原来了三名参战者,但除了极少数人,大家都以为多比只是一个怪异的帽子而已。

    一道巨大的投影出现在地图上空,保证所有看客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当然也包括在场的众参战者。

    众生发出惊讶的喧哗,大家都在惊奇九原的这个手段,也在猜测飞起来的多比到底是什么种类的骨器。

    严默介绍:“这就是棉花。诸位可能还不知道棉花是什么,且让我简单介绍一下,棉花是一种可以充当内芯的填充物,那么这种填充物有什么好处呢?”

    严默拿起一件缝了一大半的棉袄,这间棉袄特意留了开口,可以让人看到里面白绒绒的棉絮。

    投影中也跟着出现这件棉袄。

    严默就像广告台的商品介绍人一样,把棉花的功能吹得天花乱坠,那好处和功效简直就是一溜一溜的,听得在场多少生灵心动?就是天生有皮毛的兽人族也想要这种可以给幼崽和孕妇保暖的棉被棉衣棉鞋等,更不要说普通人类。

    “皮毛虽然也好,但是容易掉毛,保养得不好,还会腐烂。可棉花做的保暖物就不一样了,用的时间长了,勤快点的,太阳好的天气就拿出来晒晒打打,到晚上又会变得蓬松温暖。至于这棉花到底有没有我说的这么好,大家问木城的朋友就知道,朝歌大祭司,您这次需要多少棉花?”

    朝歌也不介意严默利用木城打广告,反而带着点调笑口吻问:“怎么,这次你们不限制棉花的交易量了?上次不过交易给我们两百斤就舍不得成那样,还换了我们那么多粮食过去。”

    “哈哈,上次刚打完仗,棉花的库存又不多,我们能挤出两百斤棉花已经很不容易,本来我们是想全部用红盐做交换,谁知就给你们看到小孩子穿的棉袄了。”严默一副很无奈的口吻。

    “这次有比较多的棉花,是我们来之前做了准备,特意让控木战士催生了一批,但这东西极耗费土壤养分,不能任意催生,最多也就是我现在手头上这么多。正好冬天也才过去一半,现在交易回去,还能用上几个月。”

    朝歌似乎怕严默反悔一样,“交换的土地必须等大,而且上面的物资必须让我们满意,你们负责打下来交给我们。”

    “当然。”严默一口答应。

    其他和九原没有利害关系的势力听到两方对答,心中也都有了思量,这对话不就是说给他们听的吗?原来九原可以这样交换土地?木城可以这样和九原交易,那他们是否也可以?

    想想看,好像也不复杂。他们只要把和九原交界的、九原需要的部分领土转让给九原,然后让九原帮助他们把其他边界的地盘打下来转给他们就行。这种交换方式就算吃亏也不会吃太大,九原还愿意用物资给出一部分补偿,这个交易似乎真的可以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