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6章 章回62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朝歌还在和严默无意识地搭戏,“棉花你们这次带来多少,我们都要了,包括其他棉制品。”

    严默犹豫三秒,“好吧,看在贵城是我们第一个交易对象的份上,这批带来的两千斤棉花和已经做好的一百床棉被、十件棉袄就全部按照上次交易价格的半价交易给你们!”

    他的犹豫就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他本来就打算给众生造成一种九原物资很紧俏很稀少的感觉,木城想要把棉花全部吞下,他巴不得呢。

    棉花现在是垄断物资,除了九原没地方有人栽种,九原给出的棉花也全都不包含种子,这东西的价格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降下来。

    就算将来等棉花栽种多了,要降价也是满足了九原全体子民需求后,到那时棉花完全可以当作高级物资专门和外面的势力做交易。想要便宜的棉花,那就加入九原呗!

    朝歌不知严默心中所想,也不管他想什么,见能拿下所有棉花,只单纯地感到喜悦,这就是意外惊喜。

    只有用过棉花的人才知道,棉花是多么好的物资。别看木城大多数地盘在南方,但南方某些地方到了冬天湿冷得不得了,比北方的冬天还要难过。这次从九原得了两百斤棉花,回去做成保暖物品后,多少人喜欢得就不想放手了?为了那点棉花,木城高层和一些高阶战士差点没打起来!最后全部让给了小孩和老人才解决。

    交易谈定,严默当场把两千斤棉花和带来的棉制品全部交给朝歌。

    朝歌有储物骨器,倒不担心带不走这些东西。

    “你们仍旧交易粮食?”

    “对。”

    “好。那么多粮食我们没有带来,等这次聚会回去,我会让商队送过去。”如果商队到九原能再弄到一点棉花或者棉花种子,那就更好了。

    严默表示对木城信誉完全信任。

    木城人得到尊重,加上失去的土地,九原人也答应用相邻的土地交换,当下就很干脆地自己过去把如今被划入九原地界的木城边界旗帜给全部收回。

    一看这个发展,火、空、鼎等势力哪还能等得了?

    可是他们想要对九原动手,也要看他们周围的势力愿不愿意放过他们。

    火城周边,除了九原,还有音城和风城,现在还多出了一个长生枫族!

    先不说音城和枫族,他们刚动,风城那个风语老不死就带着几个风城战士开始摧毁他们的旗子。最可恨的是那人鱼族也乘着水波过来了!

    火城最讨厌的就是水和风好嘛!

    火如果有风助,那当然最好,可如果风跟火做对时,那就惨了。你放再大的火,人家一口气给你吹回来,还搞嘛搞呀,玩自/焚也不是这样玩的!

    水那就更别说了,水和火就是天生的敌人。

    火城被风城和人鱼战士这么一夹包,都要哭了!城主大人啊,你交代的命令我们真的做不到啊,为什么我们火城就不能跟木城和人鱼学学,和人家九原友好相处?火城人虽然控火战士多,但普通人更多啊,尤其俺们还地处北方,比木城更急需棉花!

    火城动不了,鼎钺的情况也很微妙。

    鼎钺那块地盘本来不和其他大势力相接,唯一一个说得上对手的就是兽人族。可是如果他们想要去攻打九原,就必须得提防木城和水城。

    其实按照拉莫娜的意见,是先全力把部落以西的兽人族收服,等把大河下游流域全部占领下来后,再去考虑慢慢蚕食其他势力领地。

    但鼎钺因为前代老祭司临死前的预言,高层把九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怕自己没先动手反而先被九原灭掉,为此酋长附典宁愿暂时放过比较好打的兽人族,也要联合其他势力先把九原给摁死。

    而现在木城战士全都摩拳擦掌地盯着鼎钺!

    因为木城只和原来的水、土两城交界。如今他们显然已经和这两城说好,唯一要对付的敌人就只有和他们隔了好大一块无人地的鼎钺。

    鼎钺敢动,他们就敢扑上去。

    水城同样!

    其实水城和巫城以及空城还有点交界,和原土城交界最多,这次九原划分领地,把水城的领地一下就占去了好大一块。

    但水城目前和九原还有口头协议,九原更带来了深海霸主人鱼一族,水城就算有什么想法,这时也都沉默了下来。

    最后只剩下一个空城。

    空城地势不算太好,她被包裹在风、音、暗、巫四城之中,只有一点边界和土城也就是现在的九原交界。

    如今风语老人盯着火城,但还有风尧留下。

    至于音城、暗城,还有巫城的虫巫一系……

    “大伙儿还等什么?难道真要等九原把所有势力都笼络过去吗?”空城参战者中传出大家不算陌生的声音。

    音城大祭司想要动手,音城城主肩头上的鹦鹉突然一伸翅膀,把音城大祭司拍得差点栽倒!

    音城大祭司呆滞,老脸变得血红。

    音城城主叹息,大祭司心系拉莫娜,这点很好,但是他就没有注意到那长生枫族正在盯着他们?如果他们敢动,长生枫族会放过他们?黑森林可是一直延伸到音城边界的!

    暗城人全都看向带队的暗城城主长子,长子看向祭司,而暗城祭司却像是在听谁说话,过了一会儿回答了声:“是。”

    随后暗城祭司对暗城战士下命令道:“暗神有令,九原首领还有欠账未还,等他还完再说。”

    暗城战士:这是……不和九原人打的意思?

    暗城祭司面无表情地一点头。

    虫巫那边倒是下令和空城一起破坏九原的边界小旗子了,可是虫巫手底下最大的依仗虫人族却在此时不依了。

    “什么?你们不打九原人?不拔九原的旗子?”下场的虫巫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一名虫人族战士瓮声瓮气地道:“早就跟你说了,我们不跟九原打。”

    “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虫王卵还在九原人手上,我们还指望他们的祭司默巫给我们孵化虫王呢!虫人族当然不会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虫巫。

    虫巫还想做努力,“你们难道就不想要自己的地盘?”

    “我们现在的虫人族城就很好啊,九原也没说要占我们的地盘。”还是那个瓮声瓮气的战士。

    虫巫要给他气死了,“你们现在算是巫城的一份子,我是巫城十二祭司之一,你们必须听我的!”

    虫人族战士,“你等等。”

    虫巫:等嘛?!

    虫人族战士和一名看起来像是巫者的虫人交流了一会儿,跑过来跟虫巫说:“我们虫人族决定了,我们的地盘我们自己守,从今天开始,我们虫人族退出巫城,你们巫城的祭司以后不能再随便命令我们。”

    虫巫:……

    看台众生:再也没有比这更狠的插刀匠了!

    虫人族说和巫城分离就分离,立马带人离开虫巫身边,那战士还跟罗绝要新的小旗子。罗绝竟然也扔给他了。于是虫人族把自己原来的虫人城给用小旗子圈了起来,并摆明了不攻击只防守的态度。

    虫巫一口血喷出,整个人都萎顿了十岁。他的守护战士也是气愤不已,但是他们根本拿虫人族无可奈何。

    巫象在看台上揉揉圆圆的鼻头,笑眯眯地从飞山手里抓过一把瓜子磕着玩。

    空城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发展和当初说好的很不一样?尤其是音城和暗城,当初明明说要一起瓜分九原领土和物资,可现在怎么都变了?

    可惜严默无法听见空城的心声,否则他一定会告诉对方:“这就是实力啊!”

    如果不是他们先用实力搞定了火城和暗城背后的半神,又连带震慑住了音城背后的那位,事情也不可能向对他们如此有利的方向发展。——要知道这些活了很长时间的半神可都是非常谨慎的,比起冒进,他们更喜欢稳妥。

    但看台上的众生显然不这么想,多少人忍不住嘀咕:“这九原的人缘真好。”

    “就是,刚才还觉得他们危险,现在觉得我们好傻!”

    “怪不得人家两个人就敢上了,这周边势力都给他们笼络好了吧?”

    也有那清醒的,“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九原的人缘为什么这么好?”

    结果一堆人理所当然地回答他:“当然是九原的物资够多够好!”

    在形式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严默并没有就此放松警惕,他还要拉拢更多的势力,他要让所有人类非人类都知道和九原联合好处多多。

    这也是他前段日子没有在集市里贩卖大量货物的原因,因为他心目中真正的交易会场地不是在集市,而是就在这场划分地盘的大地图上!

    战斗的方式可以是各种各样,逞凶斗狠只是最低端的征服方法。当九原的实力已经足够压制其他势力,不用再担心有好东西也不敢拿出来时,他们可以做的事情就多多了。

    空城和鼎钺肯定不止他们表面露出来的实力,但他们要动手也不会现在就动,两鸣时现在才过去四分之一,只有到最后的四分之一甚至更短时,他们才会选择拼命。

    火城也有火蚁王,就算他们和火蚁王交好,可如果他们太欺负火城,火蚁王大概也不会愿意。不过同样,火蚁王不会现在就出手,他也会等,会看情况发展。

    所以现在的时间看似紧张,却是最安全的时间段,也是他最适合拉拢友方、展现九原雄厚物资的最佳时刻。

    “水城的诸位,你们还记得上次在九原看到的水车模型吗?”

    好嘛,这句话更加印证了看台众生的想法。

    不知是谁突然冒出一句:“好想抢劫九原啊。”

    这一句道出了多少势力的心声……

    但九原是那么好抢劫的吗?

    很快九原就会让所有人类非人类知道,九原东西多又好,且敢亮出来,那是他们有守得住的信心,和有与信心相称的强大能力!

    水城人明显动心,上次去九原看到那个小孩玩物一样的小水车能做那么多事情,他们就想和九原交换,可惜九原宁可用元晶币买他们的粮食都没松口。

    “水车是什么?”也不是所有参战者都知道水车这东西。

    水城三祭司水侍回答:“一种能利用水的力量的工具。”

    在没有看到实物前,水侍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木车能做这么多事情。水城的控水战士确实能做很多事情,但人的能量是有限的,而且神血战士多么高贵,怎么可能一直当苦力去做这种奴隶做的事情?

    总之,水车这东西你没看到时不会想到需要,等你看过知道它的好处后,就会抓心挠肺地想。

    严默不知是不是看出了水城的心动,他让多比把影像投射到空中,当着大家的面演示水车能做的事情。

    哦,他没带演示用的水车沙盘,但他有原战。

    原战并没有站在严默身边,可是所有人都看到投射在空中的影像上的变化。

    小小的山地、河流、田地……一样样在石台上凭空出现。

    严默把小水车放到河流边。

    有着落差、水流较急的河水冲上水车的扇叶,水车扇叶转动,清澈的水流流入另一边干涸的土地中。

    不止如此,水车还能把下游的水送到上游。

    “咦?”巫象坐直了身体,“这个东西好!”

    当下扬声:“小家伙,这水车我们巫城要了。”

    看台上的众生不少人正在想这水车挺有意思的,有那反应快的听到巫象声音,也反应过来了:哎呀!这东西对干旱地带有好处啊!

    而水车的好处又怎么可能只有送水这一样?

    能被巫象指明说要的东西,其他人哪还能坐得住,甚至都没想好要怎么利用这水车,就开始纷纷出言叫喊:“九原的默巫大人,我们也愿意交易这水车!”

    水城人本来还在犹豫,可人性/吧就这么贱,送到你手上的时候不知道珍稀,一旦有人开始争抢,那立马就不一样了。

    水侍急得对水城城主直使眼色。

    水城城主也为难,他们也想要水车啊,不止水车,九原好多放到石台上的东西他们都想要,今天可是半价!

    但……

    在九原逐渐展现实力,又有其他诸如火城使者等人来和他们九原的危害,他们水城上层就对九原这个新起的势力产生了一定的忌惮,也对如何对待九原产生了分歧。

    上次九原默巫与他们商谈交换土地的事,他们就没有立刻答应,只说会考虑。

    部分上层觉得九原的野心太大,更不想把沿海领地让给九原。九原说得轻巧,愿意打下位于西边的新沿海土地交换给水城。可位于中段的沿海领地一旦交换给九原,他们水城和其他势力就隔开了,以后想要与其他势力交易就必须经过九原的领地,这样就相当于水城的交易道路被九原掐住一样。

    如果水城和九原的关系一直能保持友好还好,可如果变得恶劣,水城就将失去很多援助,更变得被动。

    水城城主对九原有好感,但他也理解自家高层的忧虑,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交换领土,这也是他把海蛇族请来的原因。

    严默轻笑,水城的忌惮他也理解。

    如果是他,他也绝对不会把现有的沿海领域让给另外一个势力,除非对方实力比他们强悍太多,他们不得不退让。

    而木城就真的那么欢喜的心甘情愿地愿意交换领地吗?

    当然不是!

    木城肯做交换,不是因为和九原交情好,交情只是最小的一部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现在惹不起九原。他们的十级战士没有九原多,还想请九原帮他们再激发几名九级乃至十级的战士,而木城依仗的松族明显更喜欢九原,松族的老萨玛主动要求见他后,直接转了一部分族人进入九原附近的红猿森林中。

    他不知道松族老萨玛跟木城人说了什么,但木城从那之后对他更加客气并尊敬了许多也是事实。

    只看今天松族老萨玛来了后没有和木城人待在一起,而是跑去和枫族老萨玛聊天,就知道这位摆明了不会帮助木城争夺更多领地,木城想要扩大地盘只有依靠九原。

    “水城城主,我们谈谈?”严默笑着扬声。

    水城城主再三思考,一咬牙,“好,我们谈谈!”

    水城城主进入九原地盘,和严默低声讨价还价,“默巫大人,水车我们是很想要,不过这领地交换之事……”

    “城主大人,如果海蛇族愿意退出这一段的近海领域,你们还坚持吗?”

    “什么意思?”

    严默示意水城城主看向代表近海区域的那一边。

    一队人鱼战士滑进近海领域,无言地逼视海蛇战士们。

    海蛇战士们挺了半晌,挺不住了,全都把求救的目光看向自家祭司。

    海蛇祭司尽量冷静地对虞巫说:“你们在逼我们去内陆水域吗?”

    哪想到虞巫一侧身,“想进哪片水域?随便。”

    海蛇祭司差点被他激得真游进内陆水域,但还好,她忍住了。

    “怎么,不进?”

    进屁啊进!海蛇祭司忍不住想迸脏话,且不说生存环境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让他们海蛇族进内陆,这是想把他们包圆呢还是想把他们包圆?

    人鱼族真的越来越狡猾了!

    虞巫摊手,“你们不肯进内陆,可我们却是要进入海洋的,还是你想先和我打一场?”

    “……”海蛇祭司深深的、深深的看了眼虞巫,扭头就让海蛇战士们退出了被人鱼占领的近海区域。

    如果他知道水城人说的人鱼族竟然是这一支,而且祭司还是这位,他连来都不会来!

    这种老不死的怎么还不死呢?明明是中长生族,却活得比最长生族还要长!

    海蛇族这边郁闷得一塌糊涂,另一边的水城城主更不好受。

    “我真是小看你们了。”水城城主对严默低声苦笑道。

    “城主大人这话我九原可不敢当。”严默稍微退了一点,“其实我九原想要这部分近海领域也不是因为我们想要,你看我们九原现在才多少人?主要还是因为人鱼族,他们想要回去海洋,这两条水路他们肯定不会放心交给其他势力,而近海领域他们也势在必得。您看,这部分区域插的可都是人鱼族旗帜。”

    水城城主没好气,“人鱼族都明言加入你们九原了,他们划下的地盘还不是你们的?”

    “也只不过是方便我们通行而已,水路和海洋主要还是属于人鱼族。”严默一脸都是为了人鱼族的表情。

    水城城主忍住了揍这张脸的欲/望,“我们要水车的全部制作方法!那棉花明年也得提供给我们。”

    “可以。水车五折价,二十枚九级元晶币,包括水车的所有使用方法,可以用粮食交易。”

    水城城主刚想说贵,听说还包含水车的所有使用方法,改口:“我们一次提供不了那么多粮食,得分年。”

    “行,五年之内,没问题吧?”

    水城城主算算这个时间觉得还算宽裕,同意了,“你们要那么多粮食干什么?你们九原有那么多人吗?”二十枚九级币的粮食,相当于木城整一年的出产。

    严默诉苦,“没办法,九原冬季太漫长,这不又刚救了一批有角人的战奴,他们都太能吃了。”

    水城城主:信你才怪!

    水城也把旗帜撤了一部分,虽然那一片看上去是人鱼族插的旗帜,但谁不知道人鱼族和九原就是一伙的!

    “你们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九原这样坐大?如果大家再不动手,整个东大陆说不定都要属于九原了!”这道吼声传出的很突然,竟无人发现是谁所说。

    严默翻脸,“是谁在放屁!我们九原要的领地已经划分出来,如果你们不满意我这种交换方法,那么我们就换一种!海盐湖盐矿盐提炼法,想要和九原红盐一样的细盐吗?想要细盐随手可得吗?想要你的部落变得富裕吗?谁给我划下的空城的那部分领地,我就把细盐提炼法交给他!包教包会,三年不富找我九原!”

    火星彻底点爆!

    水城后悔:你娘,你有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刚才不拿出来!水车虽然好,但比起领地里有大片沿海区域的水城来说,当然是细盐提炼法更加有吸引力!

    怎么办?他们水城要不要为了这个盐提炼法去做九原的打手?

    与水城有同样想法的绝对不止一家。

    那个声音又冒出来了:“九原有这么多好东西,与其给九原牵着鼻子走,不如大家合力把他们打下来,只要把九原打下来,他们手上的东西就都是我们的了!”

    严默对此的对抗方法非常简单粗暴:“蔬菜瓜果长期保存法!你们有没有过春天野菜、秋天果蔬太多,吃不完却只能看着它们腐烂的遗憾?如果有方法可以把它们长期保存,也许到了冬天大家就可以不用再饿肚子,这些方法各种各样,不一定要用盐,方法简单、可大量制作,想要吗?给我火城那部分领土!”

    众生:想要!

    火城人:……刚才威胁你的人不是我们啊,不用捎带上我们,真的!

    “西大陆某种特产植物,藤蔓可以养殖草食动物,根茎可以让人类和多种生物饱腹,产量大、食用方法多,耕种容易,更耐长期储藏,想要吗?肉食用牲畜养殖法,可以让你一年四季都有肉吃,想要吗?给我大河下游流域以东的土地,我就换!”

    还有这样的好物,肯定想要啊!兽人们最激动,换换换!我们帮你们九原一起打鼎钺!

    鼎钺人握紧了拳头。

    “九原特效止血药,本巫亲手炼制。药效可以询问音城人,抹上不但可以立刻止血收住伤口,对陈年疤痕也有奇效,想要吗?”

    唰!所有人类非人类都看向音城。音城人好尴尬,虽然严默没说要用音城的土地换。

    “你的病情、伤情是不是无人能够治疗?想要重新恢复健康吗?想要活得更长久吗?”

    这还用问吗?

    “你是神血战士,可是你的孩子却不是。或者你不是神血战士,却希望自己的后代是。看人家是神血战士,是不是很羡慕?想要激发神血能力吗?怎么都无法激发的人想要得到不弱于神血能力的另一种修炼方法吗?”

    “哗——!”群情彻底激动翻了。

    “你是否一直没有孩子?想不想要一个自己血脉的亲生子?不限性别,就算是两个同性,就算是不同种族,只要你想要孩子又怎么都求之不得,那就来我九原找我神殿。”严默笑得依然温和,“这些东西都属于我,都在我脑子里,除非我心甘情愿地给予或告知,否则就算是擅长拷问灵魂的修者也别想从我脑子里挖出这些东西。”

    原战冷冷一笑,“想要得到我的祭司,也要看我答应不答应!”

    偏偏就在原战的威胁刚刚落音,一道巨大的雷电突然向严默劈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