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7章 章回62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类非人类都吓住了。

    就连巫象都腾地站了起来。

    九原一群小的发出惊叫,咒巫和鬼巫倒是坐得稳稳,鬼巫脸色都没变,咒巫也只是搔了搔胡须。

    等反应过来,现场至少有一小半生物在窃喜,心中狂喊着:干掉他!劈死这个该死的默巫!

    地图上的就更不用说了,想要去救严默的有一半,想要趁乱开始大乱斗的也有一半。

    可是!

    粗大的雷电落在严默的头顶上空,形成了一副极为耀眼绚丽的图景,而在那幅图景下,严默只抬头看了看天空,雷电离他还有三公分,可就是这三公分怎么都没劈下来。

    “不可能!”不知是谁惊叫出声。

    “轰!”攻击声响起,原战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

    这一切说来慢,等发生到结束其实只在几秒之间。

    严默头顶的雷电还没消失,鼎钺那边就乱了起来。

    严默转头看向鼎钺,其他众生也直到此时才发现刚才攻击严默的人很可能就是鼎钺酋长。

    附典身后的炮筒已经被他抱在怀里,炮口对准了严默,当原战攻击他时,他又不信邪地发出了第二道攻击。

    这种能量炮他试过,比能量枪威力更大,虽然不能吞噬能量,但能瞬间毁灭一座山、一片树林,就是十级战士在它面前也只有被劈成飞灰的份。

    可那默巫竟然挡住了,看起来还那么轻松!

    空城、火城等见过这个能量炮威力的人,看着严默全都眼眸收缩。

    附典想要发射第三道已经没有时间,一个水球忽然笼罩住他的脑袋。

    殊羿反应最快,空手就向那水球劈去。

    原战身影出现,他空手抓住了那个能量炮,面色狰狞。

    附典骇然,他想用能量炮攻击原战,可炮身竟然在寸寸沙化!

    殊羿大吼:“不要让他碰到你!快跑!”

    无数金属箭头飞射向原战。

    原战只回头对殊羿阴阴一笑,手掌变爪插向附典胸膛。

    附典却不肯丢弃手上的能量炮,他还想拔/出腰间的能量枪。但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附典掌控金属的能力也不差,可他比殊羿还是差了不少,长久以来他都是在依赖殊羿等人的忠心和发现的能量武器,当能量武器对原战毫无效果时,他在原战面前也就是一个仅仅六级的控金属战士。

    台下鼎钺的祭司蜇黎闭上了他只有眼白的眼睛。他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早就看到了今日的片段,可是比起鼎钺的以后,他……

    台上担任鼎钺战斗辅助的拉莫娜发出叹息,鼎钺是很强大,但那是建立在他们掌握的能量武器上,他们的神血战士级别并不算高,唯一厉害的就是殊羿,其他人诸如酋长在内也不过五六级。如果没有那些能量武器,鼎钺的野心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大,发展也会比现在更加小心,可是……连她看了那些能量武器都觉得大有可为,更何况一个刚刚发展起来的野蛮部落?

    “酋长!”

    “杀死九原人!”鼎钺战士疯了,能量枪纷纷向原战发射。

    殊羿暴吼:“不!停下攻击!”

    鼎钺酋长附典低头看自己的胸膛,一只手就那么轻松地穿过他的金属甲,穿过他的左胸,等那人的手收回时,那个破洞正在向周围慢慢沙化。

    附典不可置信地看着原战手掌中的心脏,那颗心脏竟然还在跳动。

    那是我的心脏?

    “还给我!”声音被闷在水球里没有发出。

    与此同时,鼎钺战士的攻击也到了。

    原战手掌一用力,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被他瞬间捏爆。

    “没有人能伤我祭司不付出代价!”狞笑声响起,高大的身影再次消失。同时附典的身体被人一带,不由自主地往前冲了两步。

    “噗噗噗!”无数道射击落在附典身上!

    殊羿痛吼!

    附典还没有感觉到被水球窒息的痛苦,身体也还没有被完全沙化,就先一步被多柄能量枪的攻击给打成了筛子。

    想要攻击敌人的鼎钺战士傻眼了。

    附典的身体轰然塌陷,只剩下一颗脑袋滚到地上,可到这时他竟然还有意识。

    殊羿冲过去抱起附典的脑袋。

    “砰!”水球被他打破。

    附典的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什么,可能量枪的危害在此时终于传到他的头部。

    附典在最后失去全部意识前,生生感受着自己脑袋被一点点分解!

    殊羿不得不放弃附典的脑袋。

    鼎钺的酋长竟然就这么死了?看台众生懵了,这九原的首领也太强了吧?

    “原战——!你给我出来!”殊羿疯狂。

    “我出来了,怎么样?殊羿,今天你们鼎钺不退,就全部留下吧!”原战赤脚踩在一座土丘上,高大强壮的身体宛如传说中的大地之神。

    殊羿双眸赤红,恶狠狠地瞪着原战,可他竟迅速冷静下来,当场接过鼎钺指挥权:“所有战士听我号令!做传金!”

    什么是做传金?

    全场全部盯准了鼎钺这边,之前连续挡住两道雷劈的严默竟然没有多少人去关注了。

    “那九原首领真的好强大,鼎钺酋长在他手上竟然……”

    “我还以为那个武器有多厉害。”

    “不是武器不厉害,是那九原首领太可怕!”

    “鼎钺要败了吧?”

    “不一定。快看!那音城大公主在做什么!”

    鼎钺的战士排成了一个奇怪的长阵,每个人都一手持能量枪防备,一手搭到前面一个战士的肩膀上。

    殊羿站在了最前方。

    原战没动,似乎想要看看鼎钺想要弄些什么。

    严默皱眉,他虽然希望留下鼎钺这支有生力量,但也绝不愿原战大意轻敌。

    可原战面对殊羿时,似乎总有些想要把对方彻底打垮的阴暗心思,这次也是一样,他明知殊羿的命令肯定要有一些变化,这个变化还是对他不利的,但他想要把殊羿揍到心服口服,就任由他操作。

    严默可没原战那么心大,当下就手指原战,张口发出愿力:“护!”

    原战身上的护罩将和他身上的一样,除非他先支持不住,否则护罩就不会消失。

    原战似感受到什么,扭头对严默笑了下。

    严默翻白眼:“速战速决!”

    “是,祭司大人。”原战越是摆出满不在乎的模样,其他人越是不敢妄动。

    这时候明明是袭击九原最好的时机,可是空城、火城竟硬是被震慑住了。

    拉莫娜也就是在这时,向世人展现出了她一直隐藏的能力。

    美丽的女子长发披肩,手持权杖,站在鼎钺战士的后方高地上。

    女子举起权杖,张口,充满磁性的歌声从她口中传出:“我的战士啊,众神将赐给你们力量,你们将战无不胜!”

    鼎钺战士的气势陡然改变。

    “波浪,一浪推一浪,巨大的浪潮让你获得巨大的力量,战斗吧,我的战士!”

    原战脸上的笑容收起,与他最近的殊羿明显与刚才不一样,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能量在一点点攀升。

    严默离得远,但他也感觉到了空气中的能量变动。

    拉莫娜的歌声……似乎含有某种特殊的能量?

    音城大祭司激动得身体微微发颤,他的公主啊,终于可以绽放出她的璀璨!

    今天过后,拉莫娜的名,必将传遍天下。

    看台上的飞山扔掉瓜子壳,问巫象:“那是什么能力?”

    巫象托腮,跟小孩子一样颇为调皮地道:“善言族血脉的能力。”

    “哦?两个觉醒了善言族血脉能力的巫者?”

    “还有一个拉莫聆,不过……比起拉莫聆类似诅咒的能力,拉莫娜的能力会更受欢迎,也更有用处,尤其在战时。”

    “你还没说她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如果用得好,拉莫娜将是战场上最强大的战斗女神哦,任何战士在她手底下都会发挥出超过两倍甚至更多的战斗力。”

    飞山看问不出更多,微恼地捏了捏巫象圆圆的脸蛋,等捏得人眼泪汪汪才满意停手。

    拉莫娜的能力确实很牛,在她的吟唱下,殊羿向原战发动了攻击。他身后串成串的战士全部累倒,但手中还紧紧握着能量枪。

    无数箭头从空中爆射而下。

    原战竟被逼得沙化。

    “我的战士啊,众生将赐福你的眼睛、耳朵、鼻子,你的皮肤也能感受到风带来的细语,敌人无论躲在哪里,都无法逃过你的追捕!”

    殊羿手中/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金属剑,一剑向某处用力劈下!

    地图开裂,那一块地被劈出了一条巨大裂缝!

    原战跳出来,随手抹平那块裂缝,口中还不高兴地道:“殊羿,干架就干架,别大肆破坏地图,修复起来很麻烦知道吗?”

    “操!我说这土地是谁弄出来的,原来九原的首领不但要战斗,还要分心分力维护这么大一块战斗场地!”台下众生喧哗。

    台上某些人心中一动,生出了破坏地图扰乱原战之心。

    飞山恰在此时开口:“谁要是故意破坏地图战场,就是故意和我飞山过不去!”

    这句警告能起多大作用不知道,但至少让某些人有了一点顾忌。

    地图战场上,殊羿扔出金属剑,能量枪快速向原战射击。

    天空同时出现巨大的金网,金网分出锋利的光芒,笼罩住这一片天空,迅速降落。

    殊羿一声大喝,地面也迅速金属化,卷起来如牢笼般包围住原战。

    原战抬头看看天空,再用脚尖戳戳地面,他不是不能破,但比较花时间,而现在殊羿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不错嘛,竟然变强了这么多,不过……就算你有这个女人的帮助也永远都胜不过我!默是我的!”

    前面殊羿听得没反应,但最后一句话却戳到了他的心肺,“去死吧!混蛋!”

    拉莫娜的歌唱陡然拔高:“我的战士啊,发挥你所有的力量吧,众神将站在你的身边,你将战无不胜!”

    原战眼看躲无可躲,他可以沙化、可以飞速逃遁,但他都没有做,只站在那里。

    台下众生九成站起,这位想干什么?

    九原众人却一起看向拉莫聆。

    二猛戳他,贱兮兮地笑,“喂,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还是他哥哥呢。”

    “乌宸?”

    乌宸迅速把二猛拉到身边,“你就这么想走路掉坑里?吃饭被噎着?”

    二猛想梗着脖子说我不怕。

    拉莫聆呵呵,“不,他只会被人压一辈子而已。”

    乌宸无声咧嘴笑,温柔地摸了摸二猛的耳朵。

    二猛脸颊通红,当即就要冲过去暴揍拉莫聆,被乌宸抱住腰。

    几小笑得促狭,就连苏门也抿着嘴露出一点点笑容。

    拉莫聆看着妹妹在地图战场上大发神威,赞叹了一句:“果然非同一般,怪不得祭司们那么喜欢她。怎么办,有点妒忌她了,可为什么我总觉得她会哭着下来呢?”

    九原众人:哦!结局已定!祖神在上,让我们先给拉莫娜公主祭上一个彘头。

    咒巫哈哈大笑,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笑那么愉快。

    就在这时,有一会儿没有开口的严默大人也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充满无奈:“阿战,别玩了。”

    原战气死人的讽刺笑声响起,“殊羿,你的能量枪再厉害有屁用!有我默保护我,你连我的屁都挨不着!我说,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殊羿当然不止这点本事,拉莫娜也不会甘心就这样输给九原的默巫!

    “我的战士啊,金属的力量将汇集到你的身上,此时,你就是神!攻击吧,杀死你的敌人!”

    另一道温和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别仗着自己是巫者就老欺负我的战士,当我是死的吗?阿战,你是不是想要我跳祭祀之舞给你看?”

    原战狂点头。

    严默:“做梦!给我好好战斗。”

    原战脸垮了下来,不满地咕哝:“你看看人家的祭司,再看看你。”

    严默冷笑:“你再闹,我就把护罩撤了!你跟他们慢慢打!”

    “别!我这就解决他们。”原战才不想当着殊羿的面被撤销福利呢,当下/身体化成沙从锋利的金网中穿出,“殊羿,你当只有你会玩金属吗?”

    金网倒卷,金属牢笼停止前进。原战抓起金网卷吧卷吧,当成大棍子猛地砸向殊羿,这攻击当真是有多粗暴就有粗暴,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严默给这个混蛋气死了。妈蛋!竟然用自己最弱的能力对付人家最强的!这家伙今天来之前是不是吃了猪脑子?

    “鼎钺的战士,我们来帮你!”

    机会不容再错过,空城、火城、甚至音城都有人跳出,他们没有夺旗毁旗,盯着这些势力的人竟然一个疏漏让他们冲破了防线。

    暗城中也有人想动,却感到自己的脚像是被谁拉住一般,竟黏在了地上。

    拉莫娜的歌声再次响起,每个冲向原战的战士都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能量似乎比平时更加雄厚,发出的攻击之威力也比平时大了许多!

    “默,他们都欺负我!”原战的大叫传来,天空中只看到一片沙影。

    严默嘴角抽搐:其实这家伙就是仗着他的护罩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吧?

    也许有人看出了究竟,知道今天想要打败九原的关键还是在严默身上,终于有半神对严默出手了!

    严默感觉到身边空间似乎有什么变化,身体在思考之前先一步闪开!

    “嚓!”一道裂痕在严默原来站的地方出现,又快速消失。

    “空间裂缝?暗城?”严默发现这道空间裂缝相当厉害,可能对方知道他身上有护罩,所以志不在伤他,而是想要利用空间裂缝中的吸力把他吸进空间乱流中!

    严默这边的变故发生得非常快,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但一直分心一半在严默身上的原战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大男人怒了,不玩了,竟敢趁着他在这边对敌,暗中偷袭他的祭司,这绝对踩到了他的底线!

    偏偏冲过来的各城战士竟然再次玩起了跟刚才殊羿相同的把戏,相同神血的战士站成一排,不用多只两三个就可以。

    先是火城战士,只两个人,可两个人都是九级巅峰!

    拉莫娜展开歌喉,最前面的火城副城主实力开始暴涨!

    而这时,殊羿和其他战士则缠住原战,让他不能靠近火城战士。

    当那火城副城主发出一声暴吼,他后面的战士萎顿倒地,火城副城主向原战发起进攻,空城的人脱离战斗站到拉莫娜身前再次排成一排时,众生终于看出名堂!

    “众神在上!那位音城公主殿下竟然!”

    “造神!她在造神!”有人发出尖叫。

    “不是造神,只是把几个人的力量并到一个人的身体中,临时弄出一个十级甚至更强的战士。”

    “那也很了不得了好吗!天哪!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位公主还有这么一手?”

    是啊!这藏得也太深了。多少人类非人类在心中喊:如果早知道这位公主能有这么一手,各势力为了抢夺她,恐怕早就打破头了吧?

    “鼎钺真好运。”有人无限羡慕。

    “就是!不过那鼎钺酋长已经死了,这位公主还会留在鼎钺吗?”

    “那酋长有没有儿子,应该会娶她吧?”

    “我觉得那个殊羿可能性更大。”

    严默眯眼,原来这就是那些人暗中对付他们九原的隐藏手段之一?

    很好!不过……这种手段肯定有时间限制,否则拉莫娜完全可以在上来前,就弄出一批十级乃至半神的高手出来。

    “嚓!”又是一道裂缝在他身边裂开。

    这次裂缝更大,他能明显感觉到空间乱流对他的强大吸力。

    啧,你以为你躲起来我就看不见你了吗?

    严默一抹双眼,“愿我的眼睛看清一切!”

    一道黑影闪过,想要故技重施。

    严默身体一转一扭,巧得不能再巧地闪开。

    对方似十分恼怒又有点不敢相信严默能这么轻松闪躲开一般,站住了,阴森森地瞪向严默。

    严默看清了对方的脸,“呵,原来是你!差点冤枉了暗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