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8章 章回62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空城城主宛如骷髅的脸竟然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你能看到我?”

    原战要回防,严默直接回吼:“这里交给我,忙好你自己那边!”

    原战瞬间加大了攻击力度,火城副城主第一个受伤。

    十级又怎样,他会让这些人知道他和他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殊羿被揍飞,可他身体迅速复原,爬起来又冲上去。

    在鼎钺人全力对付原战之际,兽人族一看有机可趁,悄无声息地摸到鼎钺人插的小旗子边,开始努力拔旗,并把自己的旗帜插到兽神山平原下的大河边。这是他们原来的活动地盘,后给鼎钺人侵占,如今已经被逼退到被兽人族称为兽神山一带的深山中,换言之,大片平原地区都被鼎钺夺了去。

    鼎钺人正全神贯注于和九原首领的战斗,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

    直到看台的鼎钺人发出呼喊,他们才倏然转头看到了兽人的举动。

    已经瘫了的鼎钺战士站不起来,但他们还有能源枪,坐在地上就对兽人族开起了枪。

    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鼎钺人开枪的时候,一批兽人族已经变身野兽在大巫的掩护下摸到他们身边,突然蹿出来张口就咬向鼎钺人的脖颈或手臂。

    惨叫人连连响起。

    殊羿忙中抽空,看到兽人族竟然敢偷袭他们,狂怒,他想回身对付兽人族,可这时反过来是原战不肯放他离开了。

    拉莫娜忙转移辅助对象,对着精疲力尽的鼎钺战士唱歌,想让他们快速恢复过来对付兽人族。

    八名鼎钺战士没有被咬死的都感到身上生出无尽力气,又爬了起来。

    拉莫娜脸色苍白,她在唱完最后一个音后,高喝:“快!”

    她的能力并不是完美无缺,这些被转移了能量的战士被再次唤醒,相当于在消耗他们的生命能力,一旦“鼓舞”的时效到达,这些战士不但不能再战斗,能有几个人活下来都是问题!

    偏偏那九原默巫竟然在被攻击的时候还能分心关心到这边,更在看到兽人族节节败退时,竟然多管闲事地挥手,“兽人族,我帮你们,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护!”

    无敌大护罩笼住了被鼎钺人反攻的兽人。

    兽人族大巫第一个反应过来,扬声:“兽神在上,兽人族将铭记九原的恩德!兽人族的战士们,你们已经被祖神赐福,兽神也将赐福你们无尽的勇气和力量,杀啊!杀死鼎钺人!”

    兽人族大巫用尖牙划破自己的手掌,挤出鲜血抹在一尊神像上。神像陡然爆发出乳白色的光芒,分出数道照射到兽人族战士身上。

    那些战士全都发出吼叫,身体没变形的也纷纷变身,而变身完毕的,身体全部在膨胀,转眼间,普通体形的野兽全都变成了巨兽!

    “嗷——!”兽吼声响遍全场,比巨人族身躯还要庞大的野兽冲向鼎钺战士。

    鼎钺战士纷纷射击,可是这次他们的能量枪没能立刻起到作用。

    在严默无敌护罩的帮助下,这些巨兽冲到了鼎钺战士面前,远战变成近战,兽人族终于可以发挥他们的能力,鼎钺战士被冲散,拉莫娜无法再站在原地歌唱,被逼着不得不跟着奔跑躲避。

    严默勾了勾唇,我让你再唱啊,有种你边跑边唱!

    空城城主觉得眼前的青年简直不可思议,“那么多护罩,你还要和我战斗,你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能量维持?”

    尤其那个原战,多少人在攻击他?光是维持他的护罩就能累死一个十级祭司!可是这个默巫却像是看不出损耗一般那么游刃有余,他竟然还在对他笑!

    “生命能量吗?你果然拥有生命能量!”空城城主自以为找到了答案。

    严默微笑,“看来你的消息还蛮灵通的。城主大人,我有一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这个问题已经困惑我很久,今天不问,我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你是纯种的盘古星土著吗?”

    空城城主脸色微变,忽然也回以笑容,“你说呢?”

    一道更加巨大的空间裂缝在严默身后静悄悄地张口。

    “知道为什么我们被称为空城吗?”空城城主两手一合,再一拉。

    严默忽然发现他周边的氧气在降低,哪怕他有着护罩依然能感觉到!

    “因为我们能操纵空气啊!偏偏很多蠢货还以为我们只是会浮空。”空城城主手再次一划,一个看不见的巨大气体球形成。

    空城城主再用力一推,巨大的气体球旋转着向严默撞去!

    严默这时就想到:空城人果然掩藏了实力。

    另一头,火城祭司一看副城主生死不明,目眦欲裂,跪倒,双手高举哭喊:“神啊,难道你真的要看着我们火城灭亡吗!”

    不知是谁叹息了一声,一道幽幽的声音响彻战场:“九原的小子,你们怎么揍火城人我不管,抢他们的地盘也是你们的本事,但那是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如今除了我们这些老不死,其他众生根本不是你和那小巫者的对手,如果你答应我现在停下攻击火城战士,我还能旁观,可如果你再继续……”

    原战不耐烦了,“想打就打!别再那儿唧唧歪歪!”

    声音噎住。

    “呼!”一股火烧云出现在原战头顶。

    原战把爬起来想要再次攻击他的火城副城主一脚踩进泥土里,火城副城主只感到自己被重重泥土包围,甚至嘴巴喉咙中都有泥土堵塞,他拼命想要吐出泥土,挣脱包围,可那泥团却把他越困越紧,他已经快要无法呼吸!

    火城人看着这一幕,大骇!原来除了水,泥土也如此克火!原本连岩石都能烧碎的火焰在一重又一重的泥土沙土下,毫无用武之力,不但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甚至把包裹的泥土越烧越结实!

    “小家伙!别太过分!”火蚁王本就脾气暴躁,看到这一幕,火气也上来了,这是在挑衅他吧?

    火神在上!那就先打一架吧,把地盘决定了再说其他!

    严默看火蚁王出手,知道那些半神们开始按捺不住了。

    音城大祭司也在此时恳求音城城主和他们的半神,“神啊,难道我们要看着大公主殿下被九原人杀死吗?她的能力你们也看到了,你们真的忍心就这么放弃她吗?”

    音城城主没说话,那表情一看就很挣扎。

    音城大祭司再接再厉,“我们音城一直被各大势力压制,如今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公主殿下,而我也相信公主的判断,鼎钺将是音城最好的同盟。你们看看九原人,他们是多么贪婪,占了我们多少领地?如果此时我们还不出手,等到九原人完全占尽上风,我音城未来在这片东大陆上还有立足之地吗!”

    音城城主闭了闭眼睛。

    他肩头的七彩鹦鹉飞了起来,鹦鹉口吐人言,却不是对着音城任何人,而是问枫族的老萨玛:“如果我答应,音城人以后无论多久都不会侵入黑森林分毫,并承认黑森林以后都是你们枫族的领地,你们是否愿意继续保持中立,不帮助任何一族?”

    不等枫族老萨玛回答,空城城主再次对严默发动攻击!

    而音城半神的开口和空城城主的攻击就像是一个信号,剩下的空城人全都动了!

    风语老人在盯着火城,这边看守空城的只有风尧和一半战士。

    空城人大喊:“大家还在等什么,时间不多了,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九原两个人都被困住,这时不毁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虫巫一听,对啊,如今九原人可是自顾不暇,谁叫他们托大只上来两个人。虫巫立刻对剩下的战士招呼,让他们毁掉九原人插下的边界旗帜,同时扩大巫城地盘。

    音城战士不知该怎么办,音城城主就算不想和九原开战,可是也不想自家地盘被人侵占,默默同意战士们上去毁旗。

    暗城也动了,他们没有对付九原人,但是他们同样不可能让别人的旗帜插在自己地盘里。

    一个动,全部动,所有人都在趁乱毁别人的旗子插自己的。

    离两个鸣时结束还有一刻钟!所有势力都不再等待!

    音城大鹦鹉盯着枫族老萨玛等待他回答。

    木城人决定帮助九原,也开始攻击鼎钺人,并摧毁他们的旗帜。

    水城再三思考下,只守住了自己的地盘,并把以西的边界往鼎钺那边挪去,他们想要先一步抢占无人地区。

    看台上的众生全部紧张起来,如今没有几个人能再安坐。

    九原的小的们更是紧张,九风抱着小巫果拍着翅膀几次想冲上去,被鲲鹏王抓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