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9章 章回62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老萨玛?老萨玛!”

    “啊?谁喊我?”枫族老萨玛头顶树枝晃了晃,貌似回神了,他瞅瞅面前的七彩大鹦鹉,特慈祥地笑了下,慢腾腾地说道:“孩子,我刚才睡着了,不好意思,年纪大了就是这样,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七彩大鹦鹉:“……”

    松族老萨玛发出风吹松叶的沙沙笑声,帮大鹦鹉重复了一遍他的要求。

    枫族老萨玛听完,很苦恼地举起权杖一样的树枝搔了搔位于头顶的树皮,“黑森林归我枫族可以,我不帮其他种族也可以。”

    七彩鹦鹉正要吁口气,就听枫族老萨玛又接着说道:“但是我不能不帮自己的孩子呀。”

    七彩鹦鹉瞬间提起的心又放下,声音也轻松了许多,“当然,谁会不帮自己的孩子呢。老萨玛您放心,我可以保证我们音城绝对不会攻击你们枫族树人,如果有其他种族对付你们,我们音城也可以帮助你们。”

    枫族老萨玛呵呵笑,“真的呀,那太好了,真是好孩子。”忽然老萨玛笑容一收,权杖一指西方,“咦?那是谁,怎么两个打一个欺负我家孩子?”

    七彩鹦鹉忙过去看,那不是?

    枫族老萨玛怒,挥舞权杖,“小的们!有人欺负我们枫族,要怎么办?”

    枫族齐声大合唱:“~干死他们呀干死他们!”

    七彩鹦鹉,“等等!老萨玛,你说的你孩子是谁?”我怎么没看到有人对付枫族?

    枫族老萨玛权杖一指严默,非常确定肯定以及不容置疑地道:“就是他,我长生族血脉,我的……孩子。”

    枫族小萨玛也很无奈地唱,“~啊,那就是我唯一的人类枫族兄弟啊,为什么你的血液要掺杂人类的血,如今连打架都比我厉害~”

    七彩鹦鹉和所有听到的人类非人类:……九原首领你站出来,我们保证不打死你!

    原战扭头:谁在呼唤我?

    众生这个妒忌啊,多少生灵在暗地里破口大骂:那九原的默巫明明是人类,什么时候竟然有了长生枫族的血脉?

    音城大祭司在此时突然“啊”的一声叫,当初那九原首领落魄到被卖做奴隶带到音城时,不就有人怀疑他和长生族有关系?原来是长生族血脉的不是原战,而是那个被烧成黑炭还能复活的九原默巫!

    好吧,其他音城人也想起了这件事。所以九原其实早就和长生木族勾搭上了是吧?

    枫族老萨玛可温和地点头,“是啊,我孩子建立的部落,我们作为半同族,怎么也要照顾一点。”

    枫族一起看七彩大鹦鹉:“~喂那个谁,你要揍小默默吗?他的年龄在枫族可还是幼儿哦幼儿!”

    七彩大鹦鹉:……这世道忒难混了!我还是继续回去勾搭母鹦鹉吧!

    七彩鹦鹉和音城被枫族给看住了,枫族同样也不能去帮助严默。

    但老实的毕竟少数,大多数势力都或主动或被动地进入了地盘之争中。

    这打啊打的,火气很容易就冒出来,假打也能变成真打,尤其涉及到各家的地盘,能不认真吗?

    各家打出了真火,人鱼族和白曦族为保护九原地盘,很快也被卷入战斗。

    严默升到半空,竟然一边斗空城城主,一边辅助两族,还要加一个兽人族,哦,还有原战。

    空城城主几次偷袭不成,发出一声呼哨。一名老得像是木乃伊的老太婆忽然出现,她对严默咧了咧嘴,露出满口黑色的牙齿。

    空城大祭司塵老!严默一眼认出对方。他刚才就感觉到身边还有一人捣乱,果然有。

    那塵老在一边念念有词,严默感觉到身边的空气越来越凝滞,他的身体似要被束缚住了。

    空城城主一看严默停下,立刻再次施展空间裂缝。

    严默看他手掌心中似有什么一闪,顿时明白了什么,这空城城主根本没有操纵空间的能力,他只是使用了某种工具。

    罗绝的提醒声响起,时间就快要到了。

    严默竟然当着在众目睽睽下伸了个懒腰,他的双手一点点撑开,宛如在胶水中游动一般缓慢、凝滞。

    塵老立刻加快语速,身体也开始小幅度地摇摆,因为语速太快,一些白色的口沫黏在了她的嘴唇上。

    空城城主咬牙,左手心对着严默连续放出两个空间裂缝,可严默每次都以极小的动作闪开,而空间裂缝里那可怕的吸引力对他似毫无作用,如果不是他的衣摆在向空间裂缝的方向拂动,他都要怀疑自己开出来的裂缝是假的了。

    “塵老!配合我!”空城城主不容拒绝地命令。

    塵老怪叫一声,竟一把抠出自己一颗眼珠塞进自己嘴里。

    严默:……我靠!

    看台上传来呕吐声。

    身边的空气再次变得凝重,严默展开的双臂伸到一半就被看不见的空气胶水给黏住。

    默大祭司忽然不动了,他还对空城城主笑了下,“你的能量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吧?到现在为止,你一共放出了七个空间裂缝。我不相信你还能继续,无论什么时候想要撕裂空间都需要大量的能量,你的身体或者说你的那件武器还能撑得住吗?”

    “撑不撑得住,你试试就知道。”空城城主直到此时都极为冷静。

    “看来还有最后一发。”严默还在笑。

    空城城主不再离他,撕裂空间所需的能量需要时间积累,前面两次连发已经让能量见底,掌心的宝贝已经向他发出警告,最多还只能进行一次,一次过后,这个宝贝就将进入长期的休眠时间。

    他必须掌握好这最后一次机会。以前他用这招阴人几乎百发百中,从没有人能逃脱,可这个神话在今天被面前的青年巫者给打破了。

    对方更看穿了他利用空气折射隐身的技能,让他失去了一个挑拨九原和暗城对上的可能。

    原战停下攻击看向严默那边。

    其他人连追击的念头都没有,包括殊羿在内,都在抓紧这个短暂的时间赶紧休息。

    众战士心声:这个九原首领的能力太可怕,无论什么攻击落到对方身上都不起作用。甚至众战士还生出对方只是在借机会观摩他们的能力使用技巧和特殊招式而已。

    拉莫娜已经快要发不出声音,她的能量并非无穷无尽,她好不容易才从蜇黎大巫的预言中知道她的能力的正确使用方法——这也更加让她坚信她没有选择错,可毕竟掌握时间还不长,能撑到现在就已经超过她平时的发挥。

    可比起她快要累死,那九原默巫竟然越战越勇,他似乎一直都那么轻松,不过这不合理的一切也要在此时终止了吧?

    空城城主最后一道空间裂缝在严默的身上裂开!

    看台发出惊呼!

    原战身体刚动,又停下。

    这一幕只是视觉上的错觉,严默在空间裂缝在他身上出现的前一刹那,已经挣脱束缚,身体从原地消失,可因为他速度太快,结果看到的人还以为他被那空间裂缝击中。

    空城城主视力不如原战,更没有原战对严默灵魂上的联系,他在刚才那一刹那也以为自己击中了严默。

    喜悦还没有从眼底浮开,空城城主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对他低低说了一声:“我知道你是谁,但你真的觉得磐阿家族会来接你去神的世界吗?多比可已经告诉我了,当初磐阿家族在这颗星球做了一些生物试验,其中就有用自己的基因和当地土著混合,但他们绝不是想要创造后代,而是想弄一些试验品而已。”

    叹息声接着响起:“你恐怕都不明白什么是试验品吧?而你以为的家族荣耀和使命,不过是一群败落的外来生命在临死前期望他们养的牲畜能给当地土著添一点麻烦罢了。”

    空城城主紧贴着脸骨的皮肤竟然有了丝丝颤抖,“我不会相信你。”

    “你既然不相信我,那就去问创造你的主人吧,看,他就在那里,等你过去。”

    空城城主感到自己被谁轻轻推了一把,他也看到了那扇在前方打开的门,门里有两队穿着古怪的士兵列成一条道,在道路的最前方似乎有谁背对着他站着。

    “神啊,您终于来接我们了吗?您知道我们等了多久吗?不,我没有抱怨您,无论多久都是值得的,我们一直奉行您留下的命令,我们找了很久,虽然只找到失落的神器的一部分,但我们已经发现最为重要的飞船智能,只要得到它,借用它的能力,我们一定会找到所有失落的神器。可是……我们觉得飞船智能似乎出了一点问题,我们向它打出信号,可它却没有回应我们。神啊,请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做?”

    空城城主的表情异常虔诚,那是真正在朝觐真神时才会有的无限崇敬,还有一丝说不出的向往。

    前方的神慢慢转过了身,光芒笼罩,耀眼却不刺眼。

    神在对他招手,似乎在微笑、在赞扬他的努力。

    空城城主眼望前方,带着一丝谦卑还有无法抑制的笑容,跨进了那道就要消失的空间裂缝中。

    “咿——!”刺耳的尖锐叫声刺破了天际,老得不能再老的塵老疯了一样地冲向严默。

    战场的人,看台上的人: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空城城主自己走向了死路?那九原祭司对他做了什么?

    所有人类非人类只看到空间裂缝在严默身上裂开,可严默却在原地消失,然后没多久,他们就看到严默在空城城主的位置出现,而空城城主却带着诡异的微笑自己走进了空间裂缝中!

    “砰!”塵老的身体炸开。

    她竟然把自己当作武器,抱住了严默,想要利用自爆来炸死这名神出鬼没的可怕巫者。

    可是等塵老的碎肉全部落地,众人才发现严默哪还在原地,他明明站在九原的首领身边。

    剩余的空城战士呆住,随后发出震天的悲吼,他们想冲过来和严默拼命,但人鱼族和风尧联手,硬是拦住了他们。

    严默对原战拍拍手,表情有点可惜也有点轻松,“解决了,可惜没能弄到那个可以造出空间裂缝的武器,更没有问出对方在这颗星球上的计划和作为。”

    他担心问得太多会让空城城主醒过来,他的这招小幻术掌握还没多久,自信心不高。

    原战用力搂了他一下,“这样已经很好,空城留着也是麻烦。”

    虞巫飘过来,“喂,小默默,你刚才做了什么?”

    好吧,连这位都好奇了。

    严默很想提醒这些不打架改为好奇宝宝的人:时间不多了,喂!

    众人表示:不急,我们喘过这口气再打!

    严默笑得温和,却坏心眼地就是不解释,“虞巫大人,你不能因为有我罩着你们的人鱼战士,你这位祭司就什么都不做好吗?你看,那海蛇族趁你不在,又把我们的近海岛屿插上他们的小旗子了。”

    虞巫伸出长长的手指点点他,转身,去教训偷插旗的海蛇族了。

    在场众生都要好奇死了,可严默就是不说。

    原战戳他。

    严默瞪他,“你这边搞定了吗?别乱摸,我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当时我在适应塵老的空气凝滞后,发现自己可以拨动空气中的能量,可那时我没有妄动,想找准机会一举解决空城城主。后来空城城主看我被凝固住,果然攻击了我。而我在那时已经脱身,并且隐身跑到了空城城主身边。接着……就是用新掌握的能力结合愿力施展了一个小幻术。随后空城城主中招,塵老为他报仇自爆战死。故事完!阿战,身后!”

    拉莫娜再次歌唱,几名战士齐齐偷袭原战。

    原战怒转身,没看他正在忙着吗?一群没卵蛋的!找揍是吧,有种都别跑!

    原战追着那几个战士暴揍,他也不用其他能力,就用硕大的拳头变成石锤用力砸。他觉得揍人还是这个最爽!

    可怜那几个被强行催化出来的十级战士被他揍得唉唉叫,可他们任是怎么逃窜,上天入地跳水都逃不掉。

    严默嘴角抽了抽,目光与殊羿对上。

    殊羿对严默微微点头,握着一把巨大的金属剑转身去追杀原战。

    严默:……我是一个钟爱和平的人士,真的!

    拉莫娜不知自己妒忌得双眼通红。

    她并没有嫁给附典,虽然世人都以为她嫁了。

    她还在鼎钺部落里寻找真正的大气运者,而殊羿无疑是最入眼的一位。

    哪个少年不慕艾?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女人同样喜欢英俊的男人,而殊羿在整个鼎钺部落哪怕不是最英俊的,也是最显眼的,尤其得女子喜欢。

    想要在鼎钺发展的拉莫娜会看上鼎钺最强大、最被看好、并被内定为下任酋长的殊羿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可是殊羿从来没有对她流露出任何那方便的需求,甚至连她的主动示好都视若无睹。

    祭司弟子知春告诉她,说殊羿就是这样的人,他从不把任何人放心上,想要做他的女人,别想掌控他,只能顺着他。

    拉莫娜可不想做一个只承欢在男人身下的女人,她要做的是大陆的女王,是这个世界最高贵的女性。她喜欢殊羿,但绝不会为他低下高傲的头颅,更不会为他伏下/身躯。

    而她能在殊羿面前平静以对,是因为她认定殊羿对任何人都是冷淡冷漠残酷残忍。

    可现在她竟然看到了那个像剑锋一样的殊羿竟然对严默点头,而她发誓她看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温柔和……欲/望!

    她是女人,是一个周旋在很多强大雄性中间的美丽女人,她对那种充满侵略性、充满渴望却求而不得的眼神太熟悉了!

    不把她的示好放在眼里的殊羿竟然对一个敌对部落的祭司抱有情/欲,那祭司还是一个男的?

    这一刻,拉莫娜妒忌得心肝肺都要扭曲。

    她不甘心!

    巫术上她显得不如严默也就罢了,毕竟她掌握能力也没有多久。可为什么她连……

    而这已经是第二次,这是第二次有男人为了严默拒绝她。

    是的,拉莫娜已经认定殊羿会拒绝她的示好都是因为严默的引诱。

    这是一个魔巫,一个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错误。

    拉莫娜以前从没有恨过严默,顶多妒忌妒忌他,可现在她再也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恨这个人。

    因爱而生妒,因妒而生恨,在这方面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

    她还有一个绝招,她来巫城前才刚刚掌握,可她不敢用,她害怕使用的结果,但现在……那么多人在看着,她怎么能就这么输给严默?

    她可是有大气运者傍身的善言族血脉,她是神选定的人,她不应该也不能比那个九原默巫弱!

    拉莫娜深吸一口气,握紧一枚卵大的元晶,闭上眼睛,不一会儿睁开。

    沙哑沧桑不像女人的歌喉在天地间缓缓回荡开来:“众神啊,卑微的我,请求你们的怜悯,敌人的强大和贪婪已经伤害我的子民,我的身和心都在剧痛,我的血流遍脚下的大地,我的泪引起河水的洪流,我愿用我的第一个孩子做祭祀,乞求您剥夺敌人的能力,让他的翅膀撕裂,让他的双腿碎断,让他的双手再也无法舞动,让他的嘴巴再也无法张口。众神啊,卑微的我乞求您……”

    严默和原战的目光全都落到拉莫娜身上。

    严默看着拉莫娜,眼中有忍耐,也有不耐烦。为什么这个女人就不明白,她能活到现在,不是自己本事强,而是她有一个好哥哥在九原?

    虽然拉莫聆对拉莫娜从来都没有什么好词,但不管如何,人家都是嫡亲的亲兄妹。严默就算再反感拉莫娜——其实他对这个有志气有野心的女人还说不上反感,他也不会亲自对自家兄弟的亲人动手,这不是纯心留疙瘩嘛。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拉莫娜并不在他们今天要宰杀的名单上,这也是原战直到现在还没有下狠手的原因。

    原战却在此时忍不住暴怒,是真的怒。

    他一直忍着没有对这个女人动手,任由她在那儿弄出一堆十级甚至更强的战士找他麻烦,一个是想通过这个机会偷学点别人的绝活——他的能力太杂,就算有严默帮他理顺和发掘能力的使用方法,但看他人成型的招数对他帮助也不小。

    第二无非就是看在拉莫聆的份上。

    第三则是他家祭司说了,说这个女人的想法超出了这个时代,对奴隶也有同情心,将来如果能打破障碍,不是不能合作的对象,所以他才暂时无视了她。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把目标对准了严默!听听她都在跟众神祈求什么!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原战动手之前,严默先动了。

    严默怕自己再不解决拉莫娜,原战会真杀了她。他在这边都能感觉到他家大牲口的汹汹怒气!

    严默对拉莫娜做的事很简单,他只是手指上三根并直,下两指弯曲,形成枪形,对着拉莫娜一指,很随意地说了两个字:“噤声!”

    拉莫娜张开嘴,忽然神色巨变!她的嗓子……她发不出声音了!

    “啊……”只有气声,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再吐出一个完整的字音。

    拉莫娜急得两腋汗湿。上来前音城大祭司也警告过她,说严默是咒巫的弟子,一定要小心对方的咒术,她已经提防了,她身上也有对付咒术的护身骨器,比如那个兽人族萨满就没能咒得了她。

    可为什么严默连任何祭祀都没做,就那么简单地对她指了下,说了一个词,她就被诅咒了?

    很多人都以为严默施展了咒术,连巫象都跟咒巫搭话,“你把那孩子教得不错。”

    咒巫……脸上得意地桀桀笑,心里直骂:那小子就没跟我学过多少咒术!

    “鼓舞,叠加,透支,剥夺。这是你目前能用歌声借以施展的四个能力,我没有说错吧?”严默一□□出拉莫娜的绝活。

    众生竖起耳朵,每个巫者的能力和绝活都是他们的秘密,能听到的机会可不多。

    严默真心赞叹:“这四个能力都非常优秀,就是我也不一定能施展出来,尤其是短时间的叠加,你的这几个能力用好了,绝对是战场上的最大辅助力量。拉莫娜,你是天生的战斗祭司,我并不想杀死你。”

    虽然更多是看在你哥哥的份上。这句话严默没说,因为他知道了这话说了只会让拉莫娜生出逆反心理。

    “……”拉莫娜张嘴,她想问他怎么能不受她的能力影响,为什么他还能好端端地站着。

    严默像是知道她想问什么,笑眯眯地道——这一刻他的表情看起来和巫象特别像:“因为我们的能力从根本上来说其实是一脉,都属于言灵的力量。可是我的血脉似乎比你浓厚,我的愿力也比你强大,祖神似乎也更宠爱我?这就像小河永远冲不垮大海,而大海只会吞没小河一样。你的能力是不错,但对我来说……”

    严默做了个你明白的表情。

    拉莫娜是明白,明白得她想哭。

    看热闹不嫌多的九原人:快哭快哭!

    二猛感到了绝望,难道他真的要被人压一辈子吗?二猛顿时怒视拉莫聆,我要杀了你这个乌鸦嘴!

    拉莫聆往旁边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屁股。

    地图战场上,原战走拉莫娜身边经过,怕不小心踩死她,嫌弃地用棍子把她挑了下去。

    拉莫娜精疲力尽。她被扔下地图时看到了殊羿的脸。

    殊羿没有看她,甚至连为她报仇的姿态都没有做出一点,就好像一个和他完全无关的人被扔了下去。

    不,不是无关!殊羿以前对她冷漠,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像看一个讨厌的陌生人。

    他一定听到了,他在讨厌我!

    拉莫娜这次是真哭了出来,她的声音也回来了。

    九原小的们:“哦哦哦!哭了!二猛你完了!”

    二猛抽刀:“我要把你们都砍了!”

    台上的殊羿并不知道拉莫娜的想法,他压根就没想那么多。

    严默是他想要的人,这点没错。但拉莫娜是站在他们这边的自己人,还是功苦劳高的辅助祭司,她攻击严默就是攻击敌人,无论她对严默做什么都没有错。

    如果严默真的被拉莫娜弄死,他在事后……嗯,有十成可能也弄死拉莫娜,但严默没死,还好端端的,被丢下战场的却是拉莫娜,他怎么会怪她?

    至于没有为这位功苦劳高的公主殿下立刻报仇,这不是因为他舍不得揍严默,只能追杀原战嘛。可那个可恶的泥巴男跑得太快,他还没追上!

    再说台下。

    音城和鼎钺都有人奔出去救拉莫娜,可这时并没有多少人注意他们,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地图战场上。

    严默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完拉莫娜,又继续一边辅助三族和原战,一边利用这些战士来练习他新学会的能力。

    众生抬头看严默,都以为他在跳祭祀之舞,因为他的手臂和手指一直在有韵律的舞动,嘴巴也在时不时地翁动。

    巫象盯着严默的动作,过了一会儿忽然捂住额头。

    飞山惊,连忙抓过他的脸,“你怎么了?”

    巫象发出低低的笑声,慢慢的,笑声越来越高,“厉害!不愧是大气运者,连我都差点看走眼,他竟然已经窥探到只有神才能看到的世界!飞山,你知道么,我一直都在想天地间肯定有某种规则,就好像生灵必然会生老病死,一年会有四季,一天会有白天和黑夜一样,而只要能掌握这种规则的本质,那么这世上还有什么做不到?”

    巫象的声音没有刻意压制,他的话自然被好多人类非人类听见。

    其他人还在琢磨巫象的话的意思,被扔下看台的拉莫娜突然抬起头。她脸色苍白至极,用力推开扶持她的女奴,用尽力气提高声音质问巫象:“您说什么,谁是大气运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