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0章 章回63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巫象叹息,招手,“孩子,你过来。”

    拉莫娜在女奴的帮助下走上台阶,在巫象脚边跪坐下。

    巫象低头,看拉莫娜的眼神充满同情,又有那么一点可惜,“孩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我明白什么?明白那九原默巫才是大气运者吗!”拉莫娜因为歌唱变得沙哑的声音到后面几个字时变得异常尖锐。

    巫象轻叹,“不,你没有明白预言只是一种提醒,它并不是绝对的未来。我为你做出那个预言,不是希望你去寻找大气运者,而是希望你能有勇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拉莫娜无言冷笑。

    巫象眼中的怜悯更甚,“我还记得当初那个问我为什么世间要有奴隶、为什么大家不能一起劳作、为什么不能把贵族的食物分给奴隶好让奴隶们度过冬季的小女孩。我当时问你,你长大了想做什么。你说你要让所有人都生活得幸福快乐,一年四季都不会饿肚子。而这是我同意为你预言的原因之一。可你扪心自问,你现在想要做的,还是你当初想要做的吗?”

    拉莫娜慢慢捏紧双手,嗓音颤抖,“您说过,只要我找到大气运者,让他帮助我,我的未来就会非常辉煌。是您误导了我!”

    飞山有点生气,巫象按住他,他收起笑容淡淡道:“你说得没错,是我误导了你。”

    音城第二祭司听到巫象这么说,急得额角流汗,他连忙跑到巫城台前,对巫象行礼道:“大人,不是这样,是公主殿下不知道,当初您是为了……”

    巫象抬手示意他不必再说。

    拉莫娜却不肯再被隐瞒,“是什么?到了这时候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音城第二祭司焦急又为难,看着巫象的目光充满乞求。

    巫象笑,“拉莫娜说得没错,其实这件事到现在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你既然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当时愿意为你预言的另一个原因,那涉及到另外一个古老的预言。”

    “巫象大人!”音城王后也来了,对着巫象缓缓跪下。

    除了地图上的战士,看台上大多数人都看向这边,更对巫象为拉莫娜预言的原因感到万份好奇。

    拉莫娜却在此时发出了古怪的笑声,“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那个关于善言族血脉会弑神杀魔掀起天下战火的预言,难道我才是……”

    “拉莫娜!”王后怒了。

    拉莫聆撇嘴。

    巫象摇了摇手:“那个预言指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当年你的父母和大祭司在发现你的能力后非常担心,再加上你偏袒奴隶的行为,他们害怕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于是来向我求救也是求证。我当时已经不再为个人预言,但我听了你的愿望后,也不希望你跟你的兄长一样被家人忌惮,甚至被……”

    音城二祭司闭上眼睛,完了,全暴露了。他们音城隐瞒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终于暴露在天下众生的面前。

    但奇妙的,全场却没有多少议论声,大家都看出来巫象还有话说,都在等着他。

    巫象看向拉莫娜,“我不会为了解决你的处境去说假的预言,而你的未来充满多种可能,有不好的,也有好的,我看到你站在多岔路口,于是我选择了对你最有利的预言告诉你。但能不能找到大气运者,并让他帮助你,却不是我能决定的,这都要看你自己。”

    拉莫娜身体颤抖,“您是说我自己错过了自己的辉煌吗?”

    巫象再次叹息,“我这个预言有三种结果,第一,你不想要什么辉煌,只按照自己当时的本心做事,那么你也许会有一个辉煌的未来,也许不会有,但你至少会感到灵魂上的满足和快乐。”

    拉莫娜咬紧嘴唇。

    巫象,“第二,你执意去找大气运者,找到了,还能让他帮助你辅佐你,那么你的成就会非常辉煌。活生生的例子请看九原的首领原战,这人原本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部落的二级战士,听说他当时还是残废,可他在遇到那默巫后,不过九年,你看他现在?”

    这个例子太让人吐血了!多少人听到后对原战充满羡慕妒忌恨?绝对不止一人在心中嘀咕:当初怎么就不是我碰到默巫呢?

    拉莫娜也忍不住去想,她曾经其实也有机会像拉莫聆一样拜那个人为师,可是她放过了。她也曾经肯定过这人就是她在寻找的大气运者,可是她后来又动摇了。

    巫象竖起三根手指,“第三,你找错了或者没有找到,那么你是否还会辉煌,就要看你自己的行为和运气。”

    拉莫娜不甘,尖锐地问道:“您是说我不应该和大气运者做对吗?”

    巫象提高声音:“拉莫娜,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吗?”

    拉莫娜身体一抖,脸上血色尽退。

    巫象看她这样,终究还是有点不忍心,他最后一次点醒这位公主道:“你错在太渴求辉煌,却忘了你想要辉煌的根本原因!我再说一次,”

    巫象也带着点醒其他生灵的意味再次提高声音说道:“预言只是一种提醒,它并不是绝对。生灵的一生并不是不可变,一切都看你自己的行为和想法。”

    想了想,巫象说了一个小故事:“我曾经为一个人预言,告诉他,他的孩子长大后会杀了他,于是他把他所有的孩子都摔死了。但其中一个孩子,因为其母亲舍不得他,就用奴隶的孩子换了,可是这件事还是被那个首领知道并在残忍拷问这个可怜的女人后又杀了她。之后那个孩子长大,知道了父亲的残忍和母亲死亡的真相,于是他为了给母亲报仇,杀死了那个首领。”

    巫象说完这个小故事顿了顿,“自从这件事以后,我就不再轻易为个人预言,因为我曾想过也许就因为我这个预言才会让预言成真。”

    巫象说的这句话有点拗口,但大多数人都听懂了,很多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鼎钺没有上台的部分高层更是露出了惊骇莫名的神情,巫象说的事情多像他们和九原正在发生的事,他们前代祭司临死前预言九原会是鼎钺的大敌,甚至会覆灭鼎钺,于是鼎钺无论酋长还是大巫都把九原当作大敌,并急速扩张领地。鼎钺虽然因此发展飞速,但留下的隐患……只要是鼎钺的上层都知道。

    如今他们鼎钺的酋长死在了九原首领手里,两部落之后恐怕再也没有和解的可能。如果他们没有一开始就把九原当作敌人,那现在……

    巫象在这时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地笑了,他对众人眨眨眼,“以后记得不要太相信预言者,如果你不想被众神和命运玩弄的话。”

    被称为第一祭司的预言大祭司巫象主动走下神台,世事开始改变,预言者的崇高地位也从今天开始下降,甚至发展到后来,有人听到一些对自己极为不利的预言首先不是相信,而是怀疑:喂,你是不是故意用预言害我?

    而作为预言者的巫象他有没有预想到他今日的一个小故事会造成未来的这种效果呢?

    “巫象大人,您说的大气运者是不是就是九原的默巫?那是不是所有和大气运者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好多人都去看问话的人,那是一个在脑后扎着斜斜辫子的青年。

    众生目光再转回来,这也是他们非常想要知道的问题,包括拉莫娜在内。

    咒巫、斯坦和鲲鹏王等人听到这个问题,全都微微皱了皱眉,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巫象似乎已经预料到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毕竟他今天多次提到了大气运者,“据我推测,不是预言哦,九原的默巫确实是大气运者之一。”

    “之一?难道还有更多?”众生惊讶。

    巫象承认,“就像倒霉的人不止一个,好运的人也不会只有一个。且一个人的气运也不是永远不变,如果说人的气运是神赐予的话,谁也无法揣测神的想法,我们也永远都不知道神下一个想要宠爱谁。所以与其去期望渴求这种飘渺的事情,不如去做好你自己。拉莫娜,你也一样,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你将来到底想要做什么。神并没有抛弃你,想想你的能力,那是普通人可以得到的吗?”

    拉莫娜怔神,过了一会儿忽然掩面而泣。

    九原人:哎呀,又哭了。

    二猛拔刀。

    拉莫聆喊冤:“这个我没说!你能别迁怒吗,你要敢砍我,信不信我说你不但被压一辈子,还被多……呜呜!”

    拉莫聆的嘴巴被乌宸死死捂住。

    “是兄弟就闭嘴!”乌宸真心怒。这种诅咒人的话能乱说吗?

    拉莫聆痛苦点头。

    乌宸这才放开他,但还是很不高心,“你这张嘴得找人好好管管才行,等回去我就帮你物色对象。”

    二猛反应过来了,气得要杀人。

    拉莫聆举手,表示投降。有伴有靠山的人斗不起啊!

    九原看台的嬉闹声引起了巫象注意,他看到拉莫聆眼中的快乐,忽然想要做一件事,而这件事也涉及到严默。

    “诸位,我在彻底失去预言能力前,曾做了最后一次预言,在那个预言中,我看到全天下都掀起了战火,无生灵可以逃脱。”

    众生大哗,连地图战场都被影响到了。

    巫象笑容消失,神情变得严肃,“曾经我一直以为那个关于善言族血脉的古老预言是想提醒大家消灭善言族,直到我看到最后那个预言,我才知道,传言错了,那个预言不是说要我们提防和消灭善言族血脉,而是告诉我们,当天外魔神降临时,某个善言族血脉将会带领大家共同抵御魔神。不是善言族血脉掀起了天下战火,而是天外魔神降临,逼迫我们不得不去抵抗他们。预言中善言族血脉弑神杀魔,弑杀的也是天外魔神!”

    全场沸腾。

    在场的人类非人类有几个没听过这个传说?就算以前没听过的,现在也会被旁边的人普及。

    严默对巫象眼色致敬,巫象回以微笑。

    音城人反应最大,在地图上的音城城主忽然大喊一声,失态地跑到地图边沿,他高声询问巫象:“大人,您是说那个传说错了,善言族血脉不是全天下的敌人?”

    巫象很肯定地回答:“不是。”

    音城城主发出长啸,音城人在此时全部热泪盈眶。

    王后忽然哭出声,他们音城王室就是善言族血脉,他们背负着这个血脉,隐瞒着这个秘密,谁知道他们的压力有多大?当他们发现长子的能力,又发现长女的志愿,谁知道他们又是多么害怕?

    “众神啊!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我们祖先处死了多少能力强大的血脉,我们音城……”音城大祭司痛苦嘶嚎,他们音城本来应该更加强大,可就因为那个传说中的预言,他们不得不自己除去一些具有返祖血脉的强大能力者。

    而拉莫聆和拉莫娜,如果不是这一代的音城城主和祭司们都很重情,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他们也不会活到现在。

    王后看向坐在九原看台上的拉莫聆,哭得更加悲声。

    拉莫聆望天,轻笑:“呵呵。”

    拉莫娜擦去眼泪,对巫象跪行一礼,下去扶起母亲,她也看向了她的兄长。

    可她的兄长却没有看向他们。

    她可怜,那她的兄长呢?

    她只是在预言中迷失了自己,可她的兄长却被一个传说给逼迫得当了十年的哑巴!一个王子啊,竟然被逼得不得不逃离自己的家乡。

    可是!原来她的兄长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个人,而她也不是预言中的幸运儿。拉莫娜惨笑。

    她依旧妒忌着严默,并恨着他,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头脑是前二十多年从没有过的清醒。

    她真傻,她身为音城大公主,在父母和祭司都不反对她继位的情况下,她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跑去鼎钺?以她今天暴露出来的实力,哪怕她败给了九原默巫,她如果想要音城城主之位,音城人也只有欢迎的份。

    当然,她也不会放弃鼎钺,但她从此也不会漠视音城可以给予她的力量。

    拉莫娜再次看向拉莫聆:你放弃的这一切,我会好好利用。哥哥,谢谢你。谢谢你的保护,谢谢你的退让。

    她又看向地图战场,对严默默默道:我也谢谢你,你让我知道了妒忌和仇恨的滋味,但你也让我知道今后要走什么样的路,并如何更好地笼络人心和如何更好地统治我的子民。我不敢说我以后一定比你强大,但我不会再让你有任何嘲笑和轻视我的机会!

    拉莫娜仍旧憔悴不堪,可她却挺直了腰背,这个前小半生都在追寻大气运者、想要成为东大陆女王的女子似乎在这短短片刻中成长了许多。

    罗绝击掌发出雷击声:“还有最后一刻时。”

    “啊!你们快看!九原的首领发火了!”

    咦?怎么了?听故事的众生目光唰地转移,地图战场上刚刚才有些停止苗头的战斗又再次白热化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