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1章 章回63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辫子青年挠头:“巫象大人还没说得罪大气运者是不是不会有好下场……”

    但这时已经没有人去关注这个问题,所有人类非人类都把注意力放到了地图战场上。

    矛盾迸发的来源自海蛇族。

    这一族占领了一片水域就没动,可他们在看到人鱼族进入陆地开始对抗起九原的敌人,他们又蠢蠢欲动了,竟然偷偷跑过来插旗子,想把原来的地盘占回去。

    人鱼族一看,这还得了,立马又奔回头揍海蛇。

    他们这一揍海蛇,水城战士也不能只看着呀,只好苦逼无比的也参加战斗,帮着海蛇对付人鱼族。

    虞巫不想欺负这些小孩子,只在一旁看热闹。海蛇族祭司看虞巫没出手,她也不敢出手,只紧紧盯住虞巫。

    “迷雾,起!”严默不爽水城帮着海蛇族一起欺负人鱼,直接用大雾把水城战士给困在了一小片区域中。

    突起的大雾引来不少人注目,水城祭司正在想办法消除雾气,可忽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沿着他的脚踝正在往他身上爬。

    水城祭司低头,这是什么?

    一株艳丽的花朵在藤蔓上盛开,对着他轻轻一喷。

    “噗!”异常的香味冲进鼻孔,水城祭司还没来得及施展巫术就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花朵好高兴地摇摇脑袋,蹭了蹭水城祭司的胸膛。花朵和藤蔓迅速萎缩,不,不是萎缩,是缩小,变成了地面上最不起眼的小草小花一样依偎在水城祭司身边。

    与水城祭司同样,水城战士在迷雾中接二连三地倒下,每个人身边都有一朵可爱的小花陪伴。

    严默微笑,这种叫做天香草的小花用来阴人简直棒呆!天香草是松族老萨玛送他的礼物之一,据说曾是松族的伴生物,后来自行变异,根据指南介绍,这小玩意隶属猪笼草一脉,原本只能守株待兔,变异后就变成了看到生物就会主动出击,这也是松族把它们从伴生植物中取消的原因,这东西一旦泛滥,危害太大。

    严默得到天香草以后,和它们商量,只迷昏生物但暂时不消化他们,除非得到他的允许。他虽然不是控木战士,但他身上有返魂树基因,又有磅礴的生命能量本源,且能沟通万物,天香草很干脆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代价是不会让它们消耗完就枯死。

    而这个条件对于严默来说简直可以不用计入成本,只需要一点点生命能量就能达成天香草的愿望并喂饱它们。

    迷雾中的情况没人知道,台下的水城人急得要死,但水城的帮手海蛇族此时却自顾不暇。

    这些人鱼族战士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怎么攻击都无法伤到他们分毫?什么时候人鱼族有了这样坚实的外体?

    海蛇族祭司也无法理解,“虞巫大人,这是您的手段吗?了不起,不过我们海蛇族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

    虞巫懒洋洋地笑,“这可不是我的手段,我还没出手呢。”

    海蛇族祭司吃惊,“你们人鱼族进入内陆后变异了吗?”

    虞巫哈哈大笑,随后他笑声一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加入九原联盟,当然是因为他们的小祭司太得神的宠爱,连我都忍不住妒忌。”

    所以你妒忌的代价就是不出手,把你们人鱼战士的安危全扔给我吗!严默怒。

    场面越来越乱,人员分散,受伤甚至死亡的人变多,严默辅助人鱼、蛇人和兽人也越来越辛苦——这三族仗着有严默的无敌护罩,跟吃了兴奋药一样满场乱跑,逮着敌人就揍,自我保护意识降到最低。最可怕的是他们竟然还瞧不上和他们差不多等级的战士了,不但搞越级挑战,一些胆大的竟然还跑去挑衅人家半神!

    被坑的严默:奶奶的,信不信我立刻撤了护罩,让你们全都立刻回归母神怀抱?真当我的护罩不要能量是不是?被九级战士打一下,和被十级乃至半神的战士打一下能一样吗?

    况且如果不是这三族外形特征太显著,他都要找不到他们了好吗!

    果然不参加实战,你永远都不知道战场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奇葩事,累死他了!

    最让他头疼的是,因为指南的约束力,他还不能看着对九原没有敌意的生灵受伤不管,只要眼睛瞄到了,他就得分出一点精力去救治对方。

    虽然伤好的人在知道是他救治的后都对他感激非常,但真的好累啊!

    也许练习的机会多了,严默在战斗中又迅速掌握了一个可以代替手势的重要音符。

    “敕令止血!”

    “敕令接骨!”

    “敕令苏醒!”

    此时他已经不需要像跳舞一样,用四肢的动作来引动天地能量,他是善言族,天生语音含有最为神秘莫测的力量,他曾经尝试过多种表示发令的词语,“敕令”只是其中之一,但效果不是很好,可今天他发现只要配合一个小小的手势,敕令这个发音就发挥出了令他意想不到的作用。

    怪不得道家在符咒中喜欢用“敕”这个字呢,也许这个字的发音真的符合了某种最根本的天地规则吧。

    人鱼战士把海蛇战士都给打趴下了,见虞巫没有反对的意思,这帮好战的家伙一窝蜂地冲上去就揍人家雌性祭司。

    海蛇族祭司暴怒,当我好欺负的是吗?当即举起权杖,水浪开始翻腾,水里出现黑影。

    蛇人族比较怠惰,人不惹他,他们也不主动惹人,现在是冬季,他们更喜欢的是睡觉而不是战斗。

    可当他们发现他们有了默巫牌无敌护罩后,他们忽然就变得无比积极起来。

    “空城城主和他们的老祭司都死啦,干脆我们把空城的地盘全部抢过来吧!”

    “好好好!其实空城附近那个叫蓝牙的山谷真的很适合我们白曦族繁衍,等抢过来,我们就和默巫商量,迁移一部分族人去蓝牙山谷吧。”

    “好啊好啊!”

    于是空城人倒霉了。

    风尧看白曦族跑来找空城麻烦,就退回去防守风城地盘,顺便再抢点其他人的,九原这边不好拓展,他们可以向其他面发展嘛。

    但白曦族并没有就此满足,在他们把空城人撵得只能固守一处时,他们竟然又瞄上了有翅族的地盘。悄悄说:其实白曦族最讨厌的就是有翅族了,两族是天敌不解释!

    有翅族一看白曦族竟然大胆到来挑衅他们,这还得了!

    偏偏这时巨人族也不老实了,他们人口虽然不多,但体形巨大,吃得多、需要的地盘也大,看空城人被打得仓惶逃窜,他们也想要去占空城的地盘了。

    虫人族看其他几族都动了,他们还能坐得住吗?

    而兽人族……这一族的战士把鼎钺的战士咬得满身窟窿,兴奋过头竟然开始围殴殊羿。可殊羿是好欺负的吗?他打不过原战,还打不过这些只靠**强大的巨兽吗?

    种种情况下,压力瞬间倍增的严默也开始感到吃力,他不是不能继续维持护罩,但半神之战还没开始,他必须把能量留到最后一刻才行!

    严默抽空掏出小型问天一看时间,眼皮忽然抽了抽,忙抬头喊:“阿战!”

    原战本就见不得严默还要分心保护他人,一接到严默求救的目光——其实人家只是想让他不要再现场学习赶紧解决容易解决的敌人。再一看现场情况,男人的怒火顿时噌噌往上冒,一怒之下就把各势力的旗帜全部吞掉,更把所有非半神以下的战士不管敌友全部扔出了地图,嗯,不分敌友!

    全场:“……”

    被扔出地图的众势力战士用力捶地:你祖宗的!你有这个本事,为什么要拖到现在!

    水城战士揉揉眼睛醒了:我们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下来了?

    九原盟友们懵逼:“呃,谁能告诉我,九原首领这是嘛个意思?”为什么他们势力的旗子也不见了?

    这些人不能再上地图,就把九原看台给围了起来——不给交代就不放人!

    火城城主更是直接挑拨:“我早说了九原不怀好意,看看,他们暴露了真面目吧,竟然妄想统治整个东大陆!巫象大人,你对此怎么看?”

    巫象:“你强,你也可以。”

    火城城主被噎死。

    其他势力暂时没说话,毕竟他们的半神还留在上面。

    九原老的小的一个个淡定无比,咒巫一把瓜子壳扔过去,“都坐下,别挡本大巫视线!谁挡了,我就咒他全家死光光!”

    这个诅咒太毒,所有包围者全都乖乖坐下,不肯坐的全被亲友打跑。

    台上,殊羿是唯一一名没有被扔下台的非半神战士,此时他单膝跪地,累得口中直喘粗气,过一会儿就站了起来狠狠瞪视某人。

    他竟然和这人的实力相差这么远!

    殊羿握拳。他不会认输,他用自己的战魂发誓,他迟早一天会打败这个人!用他真正的能力!

    拉莫娜给予他的能力提升恰巧也到了时间,刚才战时有多么酣畅淋漓,此时就有多凝滞疲累,如果不是他性子坚毅,这时恐怕已经和其他被短暂提升等级的战士一样,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那泥巴男不会就是看出这一点才把他们都扔了下去吧?

    殊羿心情怪异,目光从原战挪到严默身上,凌厉的眼刀子立刻变成炽烈的火焰。

    只这么看着这个人,他都硬了呢。

    他喜欢这人的嚣张,喜欢这人的强大,只要想到将来的某一天,他能把这个强大的祭司压到自己身下为所欲为,他就……忍不住要炸开了!

    原战的严默雷达竖起,恶狠狠地瞪回殊羿。

    娘的!他就不应该手下留情,就应该把这厮捏成渣渣才对!

    好吧,他其实捏过了,但没成功。殊羿的身体似乎有点特殊,竟然能跟他把身体全部沙化一样全金属化,对方几次都靠着这招逃脱了他的追杀。

    最后他把所有非半神战士扔下台,可就这小子一人,脚像生根了一般,竟然没能跟着一起被扔出去。

    这将是一个难缠的敌人。原战预感到。

    回去就把默默锁进神殿里,再也不让他见人!

    当然,这只是原战的意/淫,属于永远不可能达成的愿望之一。

    他还意/淫过全身水化木化沙化钻进默默身体里,怕被揍死,也只敢想想。

    不说原战那些针对他家祭司大人的,大量且很多都必定永远都无法实现的说不出口的各种奇葩愿望,且说此刻众生反应。

    直到这时,大家才明白为什么之前九原的祭司会把战场当卖场,把这么严肃认真的地盘之争搞得像货物交易现场,还亮出了那么多好东西,原来并不是他们以为的九原已经事先笼络好一批势力,而是人家根本不在乎这场比斗!

    “怪不得那九原默巫对那九原首领喊,让他别玩了,众神在上,原来人家刚才真的只是在玩。”看台上有人失神低喃。

    多少雌性看着原战流下口水,多强壮、多厉害的雄性啊,要是能抢回去该有多好?

    “那九原首领已经是半神了吧?”

    “恐怕不止。”

    “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死的人很少?”又是那个辫子青年,他很敏锐,问题也很多。

    青年的声音不低,听到的人很多,而被这位青年一提醒,大家也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真的哎,竟然只死了三个人!其他人顶多受伤,不对,怎么受伤的也这么少?”

    辫子青年再次开口:“不止如此,你们看,站在九原那边的连受伤的都没一个。”

    众生惊!仔细一观察,发现真的如此。

    “嚯——!”议论声、惊叹声顿时变大。

    “是那默巫吧,我看他一直在救人,只要他指向的地方,那个人的伤势就能很快恢复。”

    “还有护罩!他给人鱼蛇人/兽人三族都罩了护罩,我听到他指向那三族喊了‘护’字!”

    “这是什么样的巫力,竟然能让护罩持续那么长时间?有这样的护罩,几乎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了吧?谁还能打得过他们?”

    “其他不说,这默巫的辅助能力简直绝了!”

    “他还杀了空城城主和祭司塵老,杀伤力也是一流。”辫子青年幽幽提醒。

    众生看着台上的默巫哑然,这就是大气运者的威力吗,如果我/我族/我部落也有这么一位大气运者该有多好呀。

    九原人听着看台上传来的议论和叹息,骄傲得鼻子都要仰上天空!

    桀桀桀!你们羡慕妒忌死了都没用,默巫大人是我们九原哒!

    地图上终于只剩下各族各势力的半神,加一个鼎钺的殊羿。

    原战吞旗犯了众怒——这家伙还很嚣张地把九原旗帜围着整个地图插了一圈!

    半神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保护多年的势力就这么被别人吞并,全都围住了原战。

    “说吧,你是选择被群殴,还是乖乖把占领的地盘让出来?”

    原战特气人地冷冷一笑,抬起手臂,摸了摸手臂上一个像是骨镯的质朴宽手镯,“默,我来,你先休息一会儿。”

    严默慢悠悠地晃过来,“离战斗结束大约还有五分钟不到。”

    原战自信异常:“足够了。”

    目前地图上的半神,有:人鱼族的虞巫,枫族的老萨玛,木城的松族老萨玛,水城的海蛇祭司,风城戴着透明圆球的风语老人,火城的火蚁王,音城的七彩大鹦鹉,暗城的暗影,兽人族一直没出手的祖巫萨满,以及九原的两个。

    也许东大陆的半神级不止这几位,半神也都不怎么喜欢露面,但今天来此的半神则毫无疑问的都是东大陆上最强大势力的代表。

    “加入九原联盟,地盘什么的都好商量。”虞巫靠坐在一块岩石上道。

    “你们人鱼族当真是铁了心要帮九原了吗?”海蛇族祭司冷笑。

    虞巫摇摇手指,“你说错了,不是我们要帮九原,而是我们在帮助自己。你们现在不加入,以后有你们后悔的日子。信不信由你们,我把话摆着这儿,且看将来,嗯,不会很长时间,也许五年、十年,九原和东大陆就会有极大变化。”

    听了虞巫的话,不少半神若有所思,但也有半神嗤之以鼻。

    虞巫神情冷漠地从那些半神脸上扫过,连嘲讽的兴致都提不起来。不知者无畏,但又何其可怜?

    “战一场吧,东大陆历来以实力排位,不管你们九原要做什么,拿出实力让我们心服口服,如果你们真的能把我们全部打到服气,就是把整个东大陆都交给你们九原统治又怎么样?”七彩大鹦鹉开口。

    其他半神互看,也觉得这种方法最公平。

    风语老人,“那么我们就分一分立场,愿意加入九原的,就站到这边,不愿意的就站到那边。如果战后是九原这边赢了,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战后是非九原那边赢了,那么大家再一一打过重新排位。”

    “不行,凭什么九原赢了都归他们,输了还能重新排位?”七彩鹦鹉不同意,“我提议,如果九原那边输了,属于九原的势力必须全部离开东大陆!这才公平。”

    风语老人怪笑,“不如先分?”

    先分就先分。七彩鹦鹉毫不犹豫地站到了九原对立面。

    暗城暗影考虑再三,也站了过去。随后是鼎钺殊羿和海蛇族祭司。

    火蚁王长声一叹,对严默道:“如果是单独我一个,我会愿意加入你们九原那边。但火城是我的责任,我必须保住他们的地盘。”

    严默表示理解。

    火蚁王站到殊羿身边。

    五对七,所有势力包括看台上的众生也全都看向目前对九原敌友不明的兽人族祖巫萨满。

    兽人族祖巫是一只皮毛金黄、额头长有三只眼、股后有三根尾巴的怪异野兽。三眼金毛兽体形不算特别巨大,不算尾巴也就两米左右,他的第三只眼一直闭着,但这时他的第三只眼睁开了。

    他把在场所有战士都扫射了一遍,最后看向严默。

    “小家伙,如果你愿意帮助兽人族彻底消灭鼎钺部落,兽人族将会是你的朋友。”

    鼎钺还活着的人一起愤怒高吼,殊羿只静静地看着严默。

    严默先对兽人族祖巫行了一个九原的礼节,这才说道:“很抱歉,兽人族的祖巫大人,我奉祖巫之名兴建九原,只是为了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共同抵抗未来的天外魔神,九原永远不会主动侵略他人领土,更不会主动杀光某个族群。”

    众生震惊。如果说严默之前说这样的话只是场面话,但现在优势几乎都在九原那边,只要他们把兽人族争取过去,七对五,九原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可这时这位默巫竟然拒绝了兽人族的提议,还再次申明他们的立场,就不得不让人惊异了。

    兽人族祖巫也不掩他的惊讶,“鼎钺是你们的敌人。”

    “不,天外魔神才是我们的敌人。鼎钺……”严默看向殊羿,对他微微一笑,“就比如你们兽人族内部,也会有种族矛盾,食肉族和食草族是永远的天敌,可是你们会因为这个原因就把天敌彻底消灭掉吗?”

    兽人族祖巫还想争取一下,“你们的首领杀了他们的酋长。”

    “这是争夺地盘的比斗,规则已经说过生死不论,更何况是鼎钺酋长先偷袭我。”严默淡淡道。

    底下的鼎钺人没有感到羞愧,偷袭本来就是战斗的一种手段。

    其他势力也没人指责他们这点,但大家也承认严默说的对,鼎钺酋长先动手,被杀死也是他技不如人。

    “兽人族,这是我鼎钺和你们的战斗,你敢接受我的挑战吗?”殊羿站直了身体,眼中射出无限战意。

    兽人族祖巫还没有回答,七彩鹦鹉再次叫道:“等等!现在我们的问题是先解决九原,你们别忘了,我们的地盘都被九原给占了!”

    原战不耐烦,正想要喊那就开打,被严默拉住。

    严默掏出小型问天给他看,原战先没明白什么意思,但等他看清问天上面的时针显示,突然噗哧笑出来。

    就在此时,报时鸟鸣时了!

    “哔哔!哔哔!”

    众生呆滞!

    台上的半神们也都傻了,喂,我们还没打呢,你怎么可以现在就鸣叫?

    罗绝哭笑不得,为难地看巫象。

    巫象这时也懵了,按照规则,东大陆现在就应该属于九原。

    严默幽幽道:“这就是掌握时间的重要性啊。”

    罗绝咳嗽一声,提醒:“时间到了,我宣布胜者……”

    “等等!”众生一起大喊。

    台上的半神全都急了,“不算数!刚才的鸣叫不算数!”

    台下的九原联盟众齐喊:“不要脸!凭什么不算!我们九原赢了!时间已经到了!”

    半神们简直要哭,他们都是辣么强大的存在,每一位都不知活了多久,这两个鸣时的时间平时谁会在乎?打个盹也不止这么长好吧!让他们留意这么短的时间流逝这不是为难他们吗?

    台上傻愣愣,台下乱哄哄,这种变故和发展谁也没能想到!

    过了今天,以后东大陆众生大概会更在乎时间这个概念,但现在……

    眼看台下就要展开大乱斗,罗绝连续击掌发出雷鸣警告众生,但群情太过激愤,眼看就要压制不住。

    辫子青年嘀咕:“还比什么,所有势力的战士都被九原首领扔下台,除了九原以外的势力早就输得不能再输了好吗!”

    当然,辫子青年这话被淹没在各种呼啸中。

    “砰!”一阵巨大的地动山摇,把所有人类非人类给震住,好多人都吓得拔腿就想跑。

    但震动很快停止,九原首领的话语声覆盖全场:“你们不服?好,我就打到你们服!不用拖延了,现在就战,而且为了让你们心服口服,九原联盟这边,只我和默巫出战!来吧!”

    虞巫闻言,第一个退出,直接退到看台上。

    枫族和松族的老萨玛也二话不说,呵呵一笑,拔起树根跑下地图。

    风语老人摸摸胸前圆珠,扯嗓子问:“保证我们风城的底盘不比原来小,也不比原来差?”

    严默点头,“我保证。”

    “好!”风语老人大笑着,乘风回去风城看台。

    兽人族祖巫为难,九原默巫帮助兽人族良多,可是他们也不能就这么放弃自己的领地,更不愿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他人。

    严默没时间跟兽人族多做解释,这一族他还没有接触过,他看出对方为难,只温和地对对方说道:“留下吧,我们九原并不强行要求大家加入九原联盟,这场战斗关系到你们兽人族的领地,你留下比退出要好。至于兽人族和我九原的友谊并不会因为这场战斗就产生什么变化。”

    兽人族祖巫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三个字:“你,很好。”

    七彩鹦鹉大为高兴,招呼众半神,“我们先围杀九原两人!先干掉他们,再来分我们的地盘!”

    严默一拍原战手臂,“准备好了吗?”

    原战再次抚摸手臂上的骨镯,傲然一笑,“看我把他们揍得哭爹喊娘!”

    战斗再次开始,所有人类非人类都以为这会是一场惊骇天下的超级对决,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可是当众生以为这场战斗必定会持续个几天几夜甚至更长时,这场东大陆半数半神共同对付九原首领和祭司的超级大对决竟然在短短几分钟之间就结束了。

    等结束时,七成以上的人类非人类都快被吓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