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2章 章回63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二对六,就算九原联盟成员对自家首领和祭司都充满信心,但还是忍不住会担心。

    巫象和飞山也坐直身体,全神贯注看向地图战场。

    咒巫已经做好了如果有人打伤或欺负他家徒弟,他就狠狠诅咒那人的准备。

    斯坦坐得很稳,在场的人恐怕连咒巫都没有他清楚那两人的实力,他在巫城看到两人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两人灵魂上的变化,如果说以前他还有可能影响到这两人的灵魂,可现在那两人的灵魂在他面前就如空气,他抓不着也摸不着,更别想影响到两人。

    鲲鹏王两眼发亮,竟异常羡慕原战,对于好战狂来说,这样的战斗才能打个淋漓尽致,尤其还是在有那小默巫辅助的情况下。

    白曦族和木城最紧张,不说白曦族,就是木城,因为松族老萨玛的举动加上木城的高层倾向,现在问问在场的每一个生灵,谁会不把木城当作九原联盟成员?

    加上风城,三势力已经与九原相当于绑到一起,九原输了,人鱼族还能往辽阔的水域里跑,谁也拿他们无可奈何,可他们呢?

    战首领,默祭司,你们两人可不能输啊!

    与九原联盟相对的自然是火城等人,他们巴不得九原那两人赶紧被揍下来,最好大家能合力把九原赶出东大陆,然后他们一起来瓜分九原的诸般好物。

    剩下的大多都是中立,但这世上其实并没有绝对的中立,很多人表面上不说,心里多少都有倾向,也许只是因为下属关系,也许因为要依赖某个势力,也许只是单纯地看某人顺眼或不顺眼。

    比起台上,台下的气氛先紧张起来。

    罗绝紧皱眉头,看新虫巫和心腹手下说了些什么,又开始满场勾搭。

    罗绝知道虫巫还有某些祭司对巫城第一祭司之位都有想法,而他也知道巫象已经看中了某个人,可如果九原和半神们的比斗失败……

    “哗——!那是什么!众神在上!”

    如巨大浪潮的喧哗声涌入耳中,罗绝忙收神重新看向地图战场。

    半神之所以能成为半神,绝大多数都有着普通战士都难以比拟的战斗经验。

    他们活得久,经历得多,自然而然对自身能力的掌控也达到了炉火纯青、身随意动的地步。

    为此,六位之前明明没有合作过,但就连最弱的殊羿在内,也跟上了众位的配合。并在互相略微交底后,迅速换位,形成了一个临时的配合攻击。

    “阿战,别大意。”严默在后面低声警告原战,“时间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原战点头,“放心,我不会给他们磨合的机会。”

    说完,原战手腕一振,他腕上的骨镯忽然像活物一样开始颤动,接着就如水流般从原战身上淌过,转眼间,原战胸前和背后竟然生出了多条黑色触手!

    那些触手每一条都和他的手臂差不多粗细,在他胸前和背后不断摆动。

    “众神在上!那是什么鬼东西!”七彩鹦鹉叫出来。

    其他人也都感到诡异和恶心,那东西实在太丑,而且看起来就极为凶恶,跟它们的主人一样。

    “一二三四五,那触手一共有五条!谁能告诉我,那九原首领是不是还掺杂了其他蛇类或者什么怪物的血脉?”

    “他刚才一直都没用,现在才弄出来,必定威力不凡,大家要小心!”

    台下自认对原战的战斗方式还是比较了解的鲲鹏王都诧异了,“这家伙变异了吗?”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无论台上台下,所有人都在猜测那些触手的用途,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

    金木水火土,连同墨杀,六种攻击同时爆发。

    台下众生很多甚至无法分辨原战到底发动了什么样的攻击,他们只看到了满天的绚烂、听到了震耳的爆炸声。

    别说他们,被攻击的半神们也被打懵了,这人的战斗力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大?而且他不是一对一,而是一个对六个啊!

    这怎么可能?!

    众生好不容易等到尘埃落定,才看清地图战场上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看到的已经是结果。

    原战站立在高处,身体笔直不动,他身上的五条触手已经消失。他就那么骄傲地、冷冷地看着众生。

    严默站在他身侧,像是在安抚他,一手轻轻搭在他胳膊上。

    两人身上不见任何伤处!

    再看其他位参战者。

    殊羿浑身焦黑,被火炮轰下台,他就算把全身金属化,也在极度高温下差点被蒸发成气体。

    火蚁王被一团水球包裹着,当他终于用火焰炸开水球时,他已经不在地图战场上,而是落在了地图最边沿,就差那么一点就能踩到边界线。

    暗影的身体被墨杀死死钉在地面上,逃无可逃!只能看到一条黑影在墨杀剑头下不住扭动。

    严默挥手拔/出墨杀,释放了被墨杀这个贪婪鬼大肆吸收能量的暗影。

    暗影什么都没说,主动退出了地图。

    兽人族祖巫三眼金毛兽被疯长成球的雷神的口水给死死围住,他冲出去了,可他浑身的皮毛给雷神的口水腐蚀得坑坑洼洼,疼得恨不得满地打滚,而就在他被疼痛影响、疏神之际,脚下的泥土突然卷住他,把他给抛下了战场。

    海蛇族女祭司整个人被岩石包括,什么水系能力都施展不出来,也被扔下地图。

    最后唯一还能站在战场上的是七彩鹦鹉,不,不能说他站在战场上,他大概是六名参战者中倒数第二惨的一个,毛都快被烧光,整只鸟凄凄惨惨地仰天躺在地上,两只肥腿还不时抽搐两下。

    六打二,就这么输了?去掉鼎钺的殊羿,那可是五位半神啊!一半众生吓尿,尤其是和九原有仇怨的几家。

    鼎钺已经有心理准备,谁都知道殊羿已经精疲力尽,上去也就是凑份子,不想不战而败而已。

    可其他五家就不一样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九原的首领会这么强?

    “最可怕的是他使用出了多少种神血能力?你们数出来了吗?”有人到现在还在拼命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火、土、水、木……还有那把墨绿色的剑也有古怪。”

    被烧得凄惨的殊羿在心中无声地喊:还有金属!他还能操控金属!我感觉到了,在他用烈焰炸飞我时,他也曾试图操控我身上的金属!他是真想杀了我!

    “众神在上!我现在就想知道为什么他能同时使出这么多种神血能力?而且每个都威力这么大?他还是人吗!”辫子青年怪叫,眼中充满对原战的疯狂崇拜。这一刻他决定了,他要去九原!

    地图战场上。

    七彩鹦鹉恢复了一点力气,对着严默就喊出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音波攻击竟然对他毫无效果?不是因为你的护罩,我能感觉到我的音波就没有攻击到他身上。快说,否则我死都不瞑目!”

    严默忍住笑,走过去给他治疗。

    七彩鹦鹉哼哼唧唧地爬起来,“你就算救活我,我也不会让音城加入九原联盟,除非他们自己同意。不过,还是谢谢你。”

    严默表示没什么。

    七彩鹦鹉看到自己的毛都没了,猛地发出尖叫,“嘎!我的毛!我的羽毛!该死的九原人,我跟你们没完!喂,那小默巫,能帮我把羽毛长出来吗?我听说你有生命能量?”

    严默回头,“我不救敌人。”

    “别!我们不是敌人啊!我就是来帮忙的,现在还输了,你看我一把年纪,好不容易找到一只能配得上我的母鹦鹉,结果我却变成这样,你这样让我怎么回去和她生蛋?九原人,你们必须负责!”

    “够了,别叫了,不就一身毛嘛,过一段时间不就长出来了。”火蚁王挣脱水球,过来问话时也是满口不可思议,“那小子怎么可能一下就困住我?就算我和他之间的实力有一些差距,也不应该差距这么大!”

    七彩鹦鹉和火蚁王的疑问也是其他四位和在场众生共同的问题。

    如果九原的首领这么强大,那还比斗什么,直接占领东大陆就是,谁不听话就揍死谁。

    暗影似乎无法直接发出声音,他通过暗城祭司询问道:“是不是跟他身上突然出现的那五条触手有关?”

    众生全部竖起耳朵。

    严默没有否认,“没错。”

    “那是什么?”暗城祭司和火蚁王同时追问。

    “生物巫器。”

    “啥?!”

    “是骨器吗?谁炼制的?”

    “不是骨器,是一种新型的……比骨器更加强大的巫器,你们也看到效果了,觉得哪种骨器可以有这样的威力?”严默自得地笑,他很少在公众面前露出这样的笑容,但这个他为原战专门炼制的五行相生增幅巫器的初次使用效果太好,让他想不得意都难。

    “至于这个生物巫器的炼制者,目前只有我能炼制。”严默说了这句话后,任火蚁王和暗影再怎么追问,他都不回答了。

    结果只知道了触手是巫器的众生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抓住严默的脖子,逼着他把这种啥啥巫器的情况倒个一清二楚。

    想想看,如果九原首领刚才一对六的大爆发真的是因为这个什么生物巫器,那么换个人得到这个巫器呢?是不是也能用出这样的超级大招?

    众生疯狂了,嗷嗷叫着让严默把那巫器交代清楚。

    严默偏不说。

    众生扯头发狂叫:“啊啊啊!”

    看台中,眼神特别好的辫子青年瞅瞅那九原首领手腕上的骨镯,再瞅瞅当初他在集市中得到的一个小礼物——这东西原本是一块烂泥,可在他得到的当晚,一觉醒来却发现手腕上多了一个怎么都下不下来的骨镯,那块烂泥却怎么都找不到了。

    不知为何,他此时比较着两只骨镯,竟然生出一种这两者似乎风格很类似的微妙感觉。就连那默巫和九原首领,看多了,似乎也有点集市上那一家子两位家主的影子,至少身高和体形看起来都差不多,气势也有点像。

    辫子青年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了严默宽大衣服下仍旧微微凸起的腹部上。

    “啊哈哈,不会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辫子青年猛摇头,他周围的人还以为他跟其他人一样激动傻了。

    “真不愧是被众神宠爱的大气运者,竟然能让他炼制出了比骨器更厉害的巫器,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求着骨器师啦。”

    “你没听见吗,目前只有那九原默巫才会炼制巫器,你就算想找巫器师都找不到!”

    “如果我能得到一个巫器就好了。”忽然,他身边的朋友以极度渴求的声音说道。

    “别做梦了,能让你看看就不错!”另一个亲友直接笑骂回去。

    “哎,你们说,如果我加入九原,那我会有机会得到那位默巫炼制的巫器吗?”

    “不可能吧?”

    “为什么不可能?你没去怎么知道不可能?”

    “喂喂,你别跟我吵,威力这么强大的巫器,你用脚丫子想也该知道它有多难炼制,又有多么珍贵,我看九原的高层恐怕都没有几个有,你还想要一个?回家洗洗睡吧,说不定做梦能让你梦到一个。”

    辫子青年听着身边亲友从讨论变成争吵,下意识捂住了他的骨镯,并悄悄把袖子往下拉了拉,想要遮掩住它。

    “怦怦怦!”

    谁也不知道辫子青年的心脏此刻跳得有多快,他疯狂地想要找个地方试一试这个骨镯,看是不是真的是那个什么巫器。但他理智的一面又在嘲笑他:这不可能!如果真是那么厉害的巫器,那默巫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送给了他?

    可是……也许对方就是那么仁慈善良又大方呢?

    仁慈善良又大方的严默正在想着怎么借这次比试结果从这些半神身上弄到更多资源。

    七彩鹦鹉也想起了他之前的问题,忙追问:“对了!你们还没说你们怎么挡住了我的音波攻击?”

    大家对此也很好奇,之前可没有谁能挡住这只鸟的音波攻击,就算堵上耳朵躲到山洞深处都没用。

    “你想知道?用音城物资来换!”原战走了过来。

    七彩鹦鹉和火蚁王特意仔细观察原战,按理说这人刚才大爆发过,此时体内能量应该降到最低才对,可是!众神在上,这家伙的能量竟然跟之前一样充沛!

    “唰!”众半神和各势力高层不约而同瞅向严默。那目光连怀疑都没有,全是肯定。如今能给一个半神战士迅速充能并让他恢复到这种程度的,除了这位身怀生命能量的默巫也没有其他生灵能办到。

    而不少反应过来的都在追悔!早知刚才就一起攻上去了,谁知道那人竟然是装的。

    当然这些人都有意识地忽略了能攻能守、能治疗也能杀人的默巫——不忽略的话,他们连做梦想想的勇气都没。

    充能小能手默大祭司对七彩鹦鹉笑道:“另外如果你想要长羽毛,也可以用物资换哦。刚才的治疗就当友情赠送了。”

    七彩鹦鹉气,“你想换什么?土地?”

    严默笑容不变,“这位半神大人,土地你们已经输给我们了,得拿其他东西,比如奴隶,比如你们音城的某些特产来交换。”

    七彩鹦鹉跳起来,差点吼出:我们再战!

    “呵!”原战狞笑,身上触手再现。

    七彩鹦鹉立刻闭紧嘴巴。

    严默:……为什么我给你的巫器会变成触手形状?你这混蛋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被冤枉的原战:我这可是参考了多比的触手。而且看似柔软的触手也有利于他进行最大发挥。再说他就算想用触手对他的祭司大人做什么,也不会用巫器,他自己就有不弱于巫器的“生物兄弟”好吗!

    火蚁王表示也对原战怎么破了七彩鹦鹉的音攻很好奇。

    严默清清嗓子,“既然大家这么想知道怎么破除鹦鹉大人的音攻,那么我就说说诀窍吧。”

    “等等!不准说!不对,不要大声说出来,你悄悄告诉我就可以。”七彩鹦鹉害怕大家都知道对付音波的手段,连忙阻止严默,跳过来示意他用魂力直接告诉他。

    严默做出为难样。

    七彩鹦鹉肉疼地从自己套在腿上的骨镯中摸出一把元晶塞给严默,“给你都给你,可以说了吧!”

    严默一看全都是不低于八级的元晶币,觉得这逗比鹦鹉还算大方,凑趣地在他身边蹲下,弄了个隔音罩,“阿战在你身周连续爆破,形成真空带,你的音波攻击自然对他无效。”

    “什么是真空带?”七彩鹦鹉很羡慕严默随手就能弄出一个隔音罩,他就不会。

    “真空就是没有空气,而音波则需要空气才能传导。”

    七彩鹦鹉两眼转卷,不过他牢牢记住了一点:那就是千万不能让人在他攻击前和攻击时进行大量和连续的爆炸。

    严默很想告诉他,除了爆炸以外,如果速度够快,在他使用音波攻击时,猛然加速飞速离开,那么也会在奔跑者或飞行者身后形成一个真空带,除非音波会拐弯,否则也别想伤到对方。

    不过想到自家以速度制胜的二猛,严默决定还是把这点捂到自己脑袋里就好。

    三眼金毛兽也过来了,兽人族的治疗术对他身上的腐蚀伤没用,他越来越疼,只能来求救于严默。

    严默对于这位兽人族祖巫萨满倒是二话没说,给了他一块石头,让他拿着在身上滚动。——远交近攻,这是未来必须拉拢的对象。

    三眼金毛兽不能变身,另叫了一名兽人祭司上来,让他给自己滚石头。他没有奇怪严默为什么不亲手帮他治疗,兽类本来就对别的生物充满警戒,非十分信任者一般不会让人近身。

    石头一上身,三眼金毛兽终于感觉自己重新活过来了。

    眼见七彩鹦鹉、火蚁王和三眼金毛兽都回到地图战场上,海蛇族祭司和暗影也回去了。

    殊羿挣扎着想上去,但不知是他最弱,还是原战对付他最不留情的缘故,他挣扎了几次都没爬起来。

    鼎钺人去救他,但对他的伤势都无可奈何,拉莫娜也来了,可是她目前学会的能力中并没有治疗,只能找音城中善于治疗的祭司帮忙。

    最后还是严默看殊羿伤势太重,那些人又弄得他更加痛苦,便过去给他治疗了一番。

    拉莫娜咬紧嘴唇,只能站到一边。

    殊羿抓住严默的手,想说什么,又放开。他觉得自己现在太弱,没资格跟严默说任何话。

    原战自严默下去治疗殊羿,那脸色就难看得跟输者是他一样,直到严默上来才好转一些。

    严默捏他,他张嘴就咬在严默嘴巴上,在众目睽睽下。

    严默竟然没生气,只抹抹嘴唇,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不小心看到的众生:“……”

    原战心情膨胀,快乐得一塌糊涂,眼睛都笑成了弯钩,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抱着他家祭司舔舔舔!那什么殊羿立刻给他抛到十万里外去了。

    严默亮出木针,原战乖乖坐下。

    风语老人看五位半神围住原战和严默,立刻也招呼其他半神一起上去,这比试结束了,地盘之争的结果也出来了,下面就要谈谈各家领地要怎么划分了。

    底下各种议论声迭起,火城城主等人不住撩拨全场众生。

    地图战场上的火蚁王听得烦了,翻脸对看台吼:“都给我闭嘴!谁敢再跑来跑去或者大声喧哗,我就把他烧成灰!”

    罗绝也起来重新安定秩序。

    巫象在此时示意飞山,飞山扬声:“诸位,比试结果已定,请问可以宣布了吗?”

    火蚁王等对飞山还算尊重,回音:“等着,我们先和两个小家伙谈谈。”

    于是全场众生怀着无比的好奇心,一起静静地等待地图战场上的新一轮谈判。

    这时一种更加异样的紧张情绪袭遍全场,所有参战势力都用着无比期待的目光死盯着地图战场:半神在和九原谈判,是不是他们的领土还有可能保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