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4章 章回63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地盘决定后,剩下的事情不说顺理成章,但也基本没什么太大/波折。

    当巫象提出巫城最上层势力的祭司以后将从十三势力各出一人时,除了巫城部分祭司不太情愿,其他势力全都一致通过。

    而为了更好地安抚各个势力,巫象又提议,今后巫城的十三位祭司将不分排名前后,裁决某事将按照人数多少来决定。十三位祭司也可以不用常年待在巫城,只需要每年聚会一次即可。如遇到需要十三位祭司共同裁决的事情,则另外特别召请聚集。

    为了区分这十三位祭司与普通祭司的不同,这十三人又被称为东大陆神巫裁决团,简称神巫团。

    严默对这个名字在心中吐槽无数,但鉴于其他势力都觉得这个名字贴切,便也无可无不可地接受了。

    也许神巫这个名头太夸张,也许是为了与九原的默巫相抵抗,最后推举十三名神巫成员时,只要家有半神的就极力恳求半神来担任第一届的神巫成员。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开端,结果东大陆后来的神巫团成员,真正是非半神不得加入,更可怕的是有没有半神更在日后成了验证一个势力是否强大的标配。第一批里还能见到几个非半神成员,等发展到第三代时,家里没半神的要么被别的势力吞并,要么就完全丧失了话语权。

    再之后等原帝统一东大陆,神巫团也仍旧保留了下来,成为了最高裁判组织,非绝大事件不会请动他们。

    其他十二个势力的成员推举都很顺利,只巫城花了一点时间,虫巫和迷巫为了抢夺唯一的神巫成员之名额,闹了个两败俱伤,他们在最后还想着联手对抗巫象,可在巫象请出了巫城的半神后,这两派全都老实了。

    严小乐看着巫城的半神很开心,竟然是和他一样的骨兵呢。

    不过巫象并没有推选这位半神骨兵作为代表巫城的神巫,而是另外举荐了惩罚祭司罗绝,得到巫城大部分祭司同意。

    可就在巫城成员都以为巫象会把半神骨兵的控制权交给罗绝时,巫象却做了一个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他把半神骨兵的控制权当着在场众生的面交给了严默。

    于是所有人类非人类都明白了,十三神巫说是排名不分先后,但巫象把代表了巫城最高武力的半神骨兵交给九原默巫,其实已经变相告诉众生巫城的第一祭司是谁。

    有人想要挑拨罗绝,说严默只是外人,巫象这种做法完全不符合巫城的利益。

    罗绝就回了他一句话:“今后神巫团即是巫城,巫城就是神巫团。”

    挑拨的人和一些反应慢的人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巫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巫城,她虽然还是隶属十三势力之一,但其实更像是十二势力的缓冲带和妥协,根本上她其实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独立的势力。

    权力心较重的虫巫和迷巫等人重重地坐在台阶上,巫城就这么消亡了吗?

    巫象的目光从巫城祭司们的脸上一一掠过,轻轻叹息道:“时间太久,大概你们也都忘了,其实一开始巫城就是各族为了共同抵抗有角族等敌人才会出现,后来则是为了让各族巫者有个交流的地方才保持下来。现在我只不过让巫城回归原本而已。”

    巫城自己的内部问题,严默并不打算插手,他巴不得巫城内部自己闹起来,最好闹到要么巫城消失,要么巫城脱离超然地位,只做一个普通势力。至于神巫团成员以后在哪里办公,他一点都不介意为他们在九原提供场所。

    飞山摸摸巫象的耳朵,“心疼吗?”

    巫象托着下巴,“有什么好心疼的?巫城以前每一代都因为有强于九大上城的存在,尤其是有预言祭司,才能成为别人不敢轻易得罪的第一势力,当预言巫者消失,当没有人能再庇佑她,巫城终将会被吞并、消失。如今我能在她彻底消亡前给她找到新的庇佑者,至少这座城和她附属势力的本身不会被战火牵连。”

    “就怕虫巫他们捣乱。”

    巫象呵呵笑起来,“在原战和严默那两个孩子展现了实力后?他们又不傻,问问在座的每一个势力高层,在我把巫城的底蕴交给严默时,他们谁不知道巫城其实已经属于九原联盟?你看吧,要不了多久,十三神巫就会变成十二神巫,罗绝是个明白人,他知道怎么样对巫城最好。”

    巫象说到这里一顿,“至于虫巫和迷巫他们……东大陆还有很多广漠无主的土地,他们如果不想受九原管辖,留在巫城也只会互相消耗或者被九原慢慢干掉,只要他们想清楚这一点,他们九成会带人离开巫城,去往别的荒野发展新势力。”

    飞山了然,“我会找人提醒他们,让他们务必想到这一点。”

    巫象满意地一笑,这就算他们前往九原养老付出的一点礼物吧。

    严默这时还不知道巫象已经帮他们解决了巫城最大的问题一二三,以至于后来九原接手巫城不要太顺。

    天色已近傍晚,太阳的威力开始消退,沙漠冬季夜晚特有的寒冷来临,不少人类非人类都拿出了保暖的皮毛和衣物。

    有火蚁王和虞巫等半神的佐证,天外魔神一事也顺利进入众生耳朵。

    虽然不信的生物还是有一些,但也没有谁会指着九原的鼻子说他们说谎。

    可现在的问题是,就算众生有八成生灵相信天外魔神一事,但没有看到对方、也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厉害,所有人类非人类都没有什么紧张感。

    严默对此也很无奈,前生世界中国家和国家打仗,只要不打到家门口,大家还不都跟没事人一样?那时候还天天有电视和新闻宣传,可看过的人也就只是看过了而已。

    现在只是几位半神说未来会有天外魔神降临,会破坏这个世界,会杀这个杀那个,大家顶多想:哦……!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

    严默甚至能猜出在场众生大多数生灵的想法,那就是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现在这么多半神留着干什么的,谁有本事谁就去对付那些所谓的天外魔神,如果连半神们都无法抵抗——伟大的古神都死在天外魔神手上了,他们这些更弱的低级战士又有什么用?

    这时候的生灵大概更关心的还是:我的族人冬天都能吃饱肚子吗?我们冬天可以不被冻死吗?我们能换到更多的盐、巫器、皮毛等等吗?

    跟现在的东大陆生灵说未雨绸缪,至少也要能在解决了他们的温饱问题后。

    想通了这点,严默也没有强求所有势力立刻想出对付天外魔神的对策什么的,他把这件事告诉在场众生已经算尽到责任,至于将来会怎样,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能保证尽量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尽快把九原发展起来,从而带动整个东大陆往前快速发展。

    再说就凭他们现在的实力,如果那些外星奴贩真的来了,他们大概也只有被杀死、被捕捉的份。

    划分地盘的大会结束,但很多人都不肯离去,半神们围着严默就想知道原战到底是怎么打败了他们,换言之他们想知道巫器的秘密。

    当初被扔出地图的各势力战士们也想要知道原战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能在一瞬间把他们所有人都扔出地图。

    对于第二个问题,原战没回答。因为答案真的有点不好开口,他总不能告诉大家,这个由他制作出的地图战场完全受他本人操控,别说把这一百多个战士扔出地图,就是把他们全都在一瞬间杀死也不是什么难事。

    巫象和飞山知道答案,可他们也都保持了沉默。既然请了原战来帮忙弄这么一个比斗战场,总也得要给人家一点“报酬”。

    再说就算没有这个地图战场,原战真的想要解决他们也只不过多花点时间而已,有个充能祭司在身后,他临时弄出一些对他有利的环境也不是难事。

    原战最后被问烦了,非常气人地给出了七个字:“谁叫我比你们强。”

    好吧,追问的战士们全闭嘴了,他们其实也都知道得到答案的可能性很小,人家凭什么有厉害招式要一五一十全告诉你们?告诉你们好让你们以后防备吗?

    但他们也真的不甘心,他们可都是本势力中最强大的战士,绝大多数都是九级接近十级,可他们在原战面前竟然没有一斗之力,这差距也太让人伤心了!

    有些人受此打击一蹶不起,有些人则眼红十级以上战士的可怕力量,更加渴望能达到那种境界,进而付出更多的努力和心血。

    当九原的初级训练法流传出去后,竟然有九级顶峰的战士靠着初级训练法突破为十级战士,整个东大陆都为此火爆起来,多少战士顿时觉得半神境界不再是做梦,更是拼了命的努力,当然,他们对九原的练功法等也更加向往。

    除了练功法,让东大陆众生更为垂涎的还有传说中只有九原默巫可以炼制的神奇巫器。

    那天九原默巫终于透露了一点关于那个神奇巫器的秘密。

    “这种巫器不同于以往的骨器,它可以和使用者心神相连,根据使用者的要求变幻成各种形态,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是活的。”

    活的巫器?众生没有觉得可怕,反而都更加兴奋,还有半神直接问出:“那它有灵魂吗?”

    “这是一个好问题。”严默笑,带着点神秘道:“任何自然有生命的物体,我们都可以认为它有灵魂,但如果不是自然产物,而是被我们炼制出来的东西呢?我没有本领给我炼制的巫器赋予真正的生命,只能说它具有一定活性,而激发它活性的则是生物的魂力。如果没有魂力激发,它平时只会保持初始状态,比如我一开始把它炼制为一个手镯,那它的初始状态就是一个手镯;如果是一块烂泥,那就是一块烂泥。”

    听到这话的辫子青年捂住手腕,感觉自己幸福得要晕了。

    而严默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又说道:“但巫器的初始状态如果是一块烂泥的话,恐怕大多数生物都不太喜欢,所以你会发现烂泥消失了,它可能变成一个手镯、也可能变成一个项链,这不是它想变成这个形状,而是你本心在如此希望。就算你平时没有特意用魂力激发它,它也仍旧会保持如此,因为你觉得没有使用魂力,其实只是用了也不知道而已。”

    “是不是我想让它变成什么都可以?”有人迫不及待地问。

    严默想了一下,回答道:“我希望是如此,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巫器我也刚开始炼制,并不算很成熟。如果是有属性的巫器,比如它的属性一开始就是防守,那么哪怕它变成了一把刀,它的锋利程度也会很低,但会很坚固,建议可以把它变成棍棒敲人。”

    众生哈哈笑。

    严默继续介绍巫器,“巫器可以吸收元晶的能量,也可以吸收使用者的能量,还能吸收一部分外界的游离能量,可以说只要使用者不死,它的能量就不会耗尽,当然它目前也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如果你一味使用它,也有可能被它耗尽生命力而死。”

    大家表示这根本不是问题!

    火蚁王现在就想知道原战身上的巫器是怎么回事,再三追问。

    严默原本就打算说出这件巫器的威力以震慑众生,当下没再吊众生胃口,给出了一部分答案:“我给阿战炼制的这件巫器叫做五行相生增幅巫器,它最大的能力就是让阿战身上的神血能力可以互相增生,比如原来只有一把小火,在添上木头后,它就变成了大火。而木头不够,可以让水来生。以此类推,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在这个五行相生增幅巫器的增幅下,只要阿战身上的能量足够支撑它轮转,它轮转的次数越多,发挥出的威力也就越大。”

    在场众生都是第一件接触五行相生这个概念,并不是很懂,但他们只从字面理解也大致明白严默说的意思,而反应快的,诸如巫象,则脱口说出:“这么说原战身体已经自成一个小世界,他想生火的话,就会有大量木头给他供火,而大量木头又有足够的土水培育,怪不得他使出的招式威力那么大!如果他本身的能力是十二级,加上这个增幅巫器,那他的能力就变成了十五级甚至更高,是不是这样?”

    严默点头,“没错。除了增幅,这巫器还有一个妙用,就是可以同时施展五种能力。虽然这样会分薄单独一个能力的能量,但综合效果仍旧超过阿战原本可以发挥出的能力。”

    众生大哗。九原首领战胜五位半身的秘密终于被揭露,但这只让他们更加渴望那巫器了好不好?

    严默看众生都被他勾引得心痒难耐,又放出了一个炸弹,“这件五行相生增幅巫器是我炼制出来的第二件巫器,第一件巫器叫做大力神,功能简单,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增大使用者的力量,这件巫器我曾在集市上以两枚九级币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有缘人。”

    “谁?您卖给了谁?”

    “谁得到那件巫器了自己站出来,我用十枚九级币跟你交易!”

    “十枚算什么,我出十五枚!”

    “你们怎么都这么蠢?那人得到了会自己站出来?还不如求九原默巫,他既然两个九级币就肯卖,我们多出点,说不定……”

    “不好意思,我刚才也说了,那样的低价只是因为我看那人顺眼,并不是巫器只值两个元晶币。所以那人才叫有缘人。”严默一句话打破众生幻想。

    有缘人辫子青年抓起身边的皮毛斗篷把自己全身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

    他身边的亲友听着严默的话总感觉有点耳熟,忍不住怀疑地看向辫子青年。

    辫子青年对他挤眉弄眼,求他千万不要叫。

    亲友睁大眼睛,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那表情激动得!

    其他几个年青人也反应过来,全都盯向辫子青年,可他们也知道轻重,都忍着没喊出来,一个个全都憋红了脸。

    辫子青年这边的气氛太怪异,不过其他人此时都在仔细聆听严默对于巫器的介绍,基本没注意到这边。

    辫子青年的亲友下意识地把辫子青年前后左右都防守起来,如今他们看谁都像是强盗,恨不得立刻立场,但又想留下多听一点。

    严默说了五行增幅巫器的两个能力后又成了闭嘴葫芦,只说大家如果对巫器有兴趣,将来可以考虑加入九原,因为巫器难以炼制,必然会先满足九原自己人,再说其他。

    众生倒是想上去逼迫严默给他们炼制巫器,但谁敢?没看众位半神都在那儿求着他?

    严默没答应也没拒绝那几位半神,“炼制巫器需要时间,而且你们都希望定制吧?如果要定制,那么我必须对你们的能力等都非常了解,这样才可能炼制出最适合你们的巫器。这样,如果你们有时间,欢迎来九原居住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们再谈巫器炼制和交易物的事。”

    众半神听了这话都感觉为难,他们很想得到巫器,但如果就这么住到九原,还要让严默彻底了解他们的能力,他们就有点犹豫了。

    严默呵呵笑,“不急,你们慢慢想。”就算你们来了,我也不会立刻为你们炼制,难道我要凭白给自己创造一堆强敌吗?交换巫器的代价?那当然是你们发誓加入九原!

    临时聚会结束了,真正是几家欢喜几家忧,严默没有立刻回去九原,又在巫城逗留了半个月,直到把巫象交给他的巫城隐藏武力和资源全部接手。

    半个月后,严默使用传送门把要去九原养老的巫象、飞山、药巫等人全都带回了九原。

    从此,东大陆也开始了新的篇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