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5章 章回63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轰”的一声,一只体形庞大的恐鸭飞起,重重地落在地面上,激起无数尘土。

    “戎康!干得好!”一群身穿皮制战甲的战士从埋伏的草丛中冲出来,兴奋地一边大叫一边一起用长矛插住想要挣扎爬起来的恐鸭。

    戎康奔过来,举起一只石化的拳头用力砸在恐鸭头部,把想抵死挣扎的恐鸭给砸晕了过去。

    砸晕恐鸭的戎康也累瘫了,在恐鸭头部旁边一屁股坐下,化成石拳的手迅速恢复原样,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手掌退回他的手腕,化作手镯静静潜伏。

    戎康抓了抓头,因为长时间战斗,他扎在脑后的斜辫也变点松散,索性拆了重新绑好。

    皮夹战士们吆喝着把这只恐鸭绑起来,和其他战利品放到一起。

    这是一个恐鸭群,恐鸭喜欢以家族为单位生活,每次发现都在至少十只以上,单只恐鸭如果大家齐心合力不怕牺牲也能弄到,但如果是一个恐鸭群那就不一样了。

    恐鸭,嘴部扁平,头部和嘴部都坚硬如石,更可怕的是它们坚硬的嘴巴里还长满了尖利的牙齿,五级以下战士被撞上一下或叨上一下,半条命就没了。而且它们还有翅膀能飞,虽然不能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但能划空很远一段距离,这就让它们具有了几个很恐怖的招数,全都是靠俯冲力,要么用头嘴撞击,要么就是用巨大的鸭蹼扇人,无论哪一种攻击都是要命的玩意。

    偏偏这些恐鸭的羽毛非常厚,而且异常滑腻,普通的长矛骨刀骨箭对它丝毫没有杀伤力,想要杀死它们只有在它们俯冲下来时设法击中它们的腹部,还要是一击致命,否则恐鸭会用它巨大的叫声召唤来家族。

    而只要被恐鸭群给围住,那支猎队如果没有六级以上的战士,那就别指望能有几个人能活下来。

    为此,住在黑色荒原里的戎族如果不到逼不得已,一般不会去捕猎恐鸭群。

    但这种情况在戎族族长之子戎康得到了传说中的第一件九原巫器后,改变了。

    原本只为五级顶峰的大力神血战士的戎康如今完全可以凭借一人之力对付整一个恐鸭群,其他族人只要帮助他善后和望风就可以。

    当然戎康还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就对付十只以上的恐鸭,他每次也是或诱惑或刺激,想法引诱出一两只追杀它,他也不会贪心到猎杀整一个恐鸭群,每次能收获两三只就很满足。

    而大约是没有天敌的缘故?这种杂食的半鸟半兽在黑色沼泽荒原几乎泛滥成灾,并有向附近开始大肆扩散的趋势。

    “今天收获好,一共抓了四只,两只还活着,回去正好让族里的女人和孩子吃新鲜的。”戎族战士们捆绑好猎物,一起放松地笑闹起来。

    “二哥,我求你了,把骨镯给我也用用吧,就一次!”

    战士们听到耳熟的哀求声,纷纷哈哈笑。

    “小鸭,你怎么又来了?没听九原的默巫说巫器只认一个主人吗,除非原主人死了,其他人想法抹去留在巫器上的前主人魂力,否则抢去也没用。”

    “小鸭,你不会想杀了你二哥吧?”

    “滚蛋!你才要杀你哥!”才年约十一二岁的小小少年气得跳起来,“我就戴戴不行啊!”

    “哈哈哈!你过干瘾呢!”笑声更加响亮。

    小小少年冲过去抱住他哥的手腕,重点是他手腕上的镯子,一边流着口水抚摸一边抱怨,“二哥,你看他们,老是破坏我们兄弟感情。”

    戎康一个头槌敲在弟弟脑门上,“别扒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想拿镯子跟鬣族族长的小女儿炫耀是不是?”

    “二哥,我哪有那么不知轻重!”小少年不依了,“我就是稀罕稀罕。”

    他二哥得到九原巫器的事目前只有他们一家和有他哥直接带领的第一战队的人知道,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当初看到戎康得到巫器经过的人,回来后戎康把事情告诉父亲,父亲就把这些人全部交给了戎康,交之前还单独跟这些人谈了话。

    如今族里的人只以为他二哥戎康在巫城得到了一个不错的骨器,并不知道那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九原第一件巫器就在戎康身上。

    第一件巫器啊。小少年看着他哥的手腕,眼中有说不出的羡慕,但也只是羡慕。

    一只大手伸过来揉了揉小少年的脑袋,“别闹你二哥了,这东西珍贵,能不离身还是不离身的好,你要真想要,以后你去九原想法请默巫大人给你炼制一个。”

    “大哥,那怎么可能?”小少年泄气了,瘫坐在他二哥怀里。

    戎康摸摸弟弟的脑袋,给他扎小辫,随口道:“大哥,等第一次秋猎结束,我想带小鸭去九原。我打听过了,九原教的训练法比巫城的要好得多,听说学了就能突破。”

    “你是要去九原的战默学院?”老大戎绝在两个弟弟身边坐下。

    “嗯。”

    戎绝沉吟。

    “大哥,长老和大巫他们还没有想好吗?”

    戎绝叹了口气,眼望绑好猎物也找了地方三三两两休息的族人,“九原不允许有奴隶,可我们族里谁手上没有几个奴隶?而且我们还有一支奴隶战队,这支奴隶战队也是我们能占下整个黑色沼泽荒原的最重要原因之一。要长老和大巫他们放弃,难!”

    戎康搂住弟弟,神色也变得略沉重,“可他们有没有想过,如今我们整个荒原可都在九原划分的地盘里面。现在九原不来收拾我们,只不过因为他们正忙着收取火城那边的地盘。等他们腾出手,不要多,只要他们派出两名九级战士,我们……还能剩下什么?”

    戎绝揉了揉眉心。

    戎康继续道:“如果我们现在主动向九原表示友好,说不定我们还能保住这块生活了几百年的土地,如果我们像巨石城、沙海城那样,九原再善良恐怕也不会允许族里的头头脑脑活下去。到时不但我们的地盘保不住,就是统治者都要换人,更别说奴隶了。”

    “你说的我都明白,父亲也明白。可是明白是一回事,谁又能真的舍弃手上的财富和权力?再说九原宣扬得虽然好,但到底如何我们也不知道。”

    小鸭突然插嘴,“大哥,二哥,不是有游商带来消息,说九原已经派出使者去说服各族,算算时间,九原的使者也应该快到我们这里了吧?等他们来了,我们问个清楚就是。”

    “问是要问,但使者说得再好,如果九原无法做到……”戎绝头疼。

    戎康下定决心,“所以我要去九原看看,只要真地去了那里,在那里生活,我们才会知道九原到底是怎样一个势力,如果她真的如传说中的那么好,哪怕没有奴隶也能让每个人都能生活得很好,族人在冬天也不用担心挨冻受饿,那我们就是加入九原又如何?”

    “你真决定了?”

    “嗯!”这次的嗯明显更加有力。

    小鸭举手,“我也要去!”

    戎绝仔细思量,“不用等第一次秋猎,从水城那边过来的游商按照往年时间,大约还有半个月就能到达,到时你跟他们一起去九原,不止你,我会跟父亲说,再在部落里挑选一些孩子和战士和你一起去。”

    “小心!有敌人!是鬣族!他们又来抢夺我们的猎物!”一声暴吼从小河边茂盛的草丛传来。

    “噗噗噗!”大量毒针从河岸边飞来。

    戎康抱着弟弟就地一滚,迅速把弟弟塞到一块石头后面,唤醒巫器就冲了出去。

    沼泽里冒出大量的泥泡。

    “戎族!说了不准超过青叶沼泽,你们又过界!”

    “放屁!青叶沼泽明明是我们的地盘,你们鬣族也太不要脸了!兄弟们,把他们杀回去!”

    在距离战场大约三四百米的地方出现了一群人。

    严默摸摸角马的脖子,抬头望天空。

    “桀!”一只小肥鸟从空中冲下,落到角马头顶上,“默默,前面有人打架。”

    坐在另一匹角马背上的原战把怀里呼呼大睡的小毛头塞给坐在小铁背龙身上的小黑,不太有兴致地问:“人很多?”

    “不多,大概三五十个吧。”

    严默掏出一张很大的地图,摊开放到马背上,“按照我们得到的消息,这块叫做黑色沼泽荒原的地盘上一共有四个部族,其中两个最大,一个叫做戎族,一个叫做鬣族,这两族经常为了地盘和猎物争斗不熄,另外两个小部族则分别依附于这两族。”

    原战,“那前面打架的就是戎族和鬣族了?”

    严默收起地图,点头:“十有八/九。”

    原战按住马身,长腿一跨,转到严默骑的角马背上,从后面搂住他的腰,厚实的大手轻轻抚摸他的小腹,“累吗?”

    “不疼不痒,就是压得我尿多。”严默身体向后靠,随着他身体展开,能明显看出他的腹部要比在巫城时鼓上不少。

    “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出来?”原战跟拍西瓜一样轻拍严默肚子,“听声音,差不多已经熟透了。”

    严默乐,“我感觉快了,小家伙表达的意念越来越清晰,经常和巫果嘀嘀咕咕也不知说些什么。”

    原战和严默闲话家常的时候,又一群骑着角马的人奔到附近。

    “首领,祭司大人,这附近的地形我们都看过了,只要找到那几个部族的大本营,我们就能制定路线开始铺路。”

    这次跟着第一批使者团出来的除了严默要带着随身教导的年纪较小的徒弟们,其他基本都是原际部落的老人,有猎、雕、答答,还有大河带领的祭司护卫队,另外还有三十名土系战士。

    这三十名土系战士算是九原对外成立的第一支铺路大队成员,他们这次跟出来即是为了打通九原和各族的通道,也是为了修行。

    而为了这第一批名额,九原内部的控土战士们差点打起来,无他,因为这次首领和祭司大人也会亲自随行,展开他们口中的第一次九原内部领土的外交活动。

    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严默和原战会亲自出来的原因,安抚收拢划分地盘内的各族人口只是其一,同时也有借此迷惑他人目光的意思——他们的第二个主要目的,去原属于鼎钺部落的地盘寻找那个存放了神血石的遗迹之地。

    丁宁丁飞这次也跟了出来,护卫队还多了一个新人,不,也不能说新人,只是刚够资格加入祭司护卫队。这人严默也不陌生,就是当初隶属于黑土城的大奥部落的战士子明,这小子为了丁宁一路跟到九原,几年下来和丁宁之间的关系仍旧处在朋友和兄弟之间。

    严默对下属的感情生活无意插手,看丁宁自己也没有讨厌子明的意思,在子明多次申请加入祭司护卫队,他还帮助对方训练等等,心想丁宁对子明大概也不是毫无意思。

    再看丁飞,被答答缠得直翻白眼,严默忍不住笑出来。

    其实对于九原的发展来说,如果有太多同性结为伴侣并不好,他作为祭司可以允许九原同性结合,但并不支持。只是他自己都和原战搅合在一起,这事也就不好特别拿出来讨论。

    还好九风帮忙,让他在西大陆找到娃娃果,娃娃果的植株如今在九原也顺利生根,将来如果真的有人子嗣有困难,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小黑,小乐,你们和多比、苏门、九风去前面看看,看能不能阻止那两帮人再打下去。小心点!”严默下令。

    小黑早就等不及了,呼啸一声,就带着几个小的冲了出去。

    不过冲出没一百米,这些小伙家就配合默契地四散开来。

    原战抬起手臂往下点了点。

    看到指令的人都明白其中意思,猎立刻命大家原地下马休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