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6章 章回63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两帮人被带到严默等人面前时,又羞又恼。

    羞的是他们这么多成年战士在几个小孩子面前竟然毫无反抗之力,就连拥有巫器的戎康在发现不对想要回头营救自己的族人时,被人突然从后面敲中脑壳,巫器没来得及发挥任何作用就昏迷了过去。

    “你们是……九原人?”几名战士本来要出口的大骂临时拐弯,声音都因此变得怪异。

    戎绝没去巫城,也没见过九原人,但叫破九原人身份的几名战士都是跟随戎康去过巫城的人。

    严默目光落在这几十个人身上,嘴角忽然微微勾起,哟,竟然看到熟人了。

    “小乐。”严默对昏迷的戎康抬了台下巴。

    原战也认出了戎康,对于这个“买”走了他家祭司第一件巫器的男人,他记得可牢,并无时不刻想要把这第一件巫器给弄回来。

    严小乐吧嗒吧嗒走到戎康身边,穿着衣服的骨手伸手,在他脖颈后轻轻一捏。

    也不知道他刺激到哪里,昏迷中的戎康一个激灵,醒了。

    不过这可怜的家伙一醒来就抱着后脑勺呻/吟,只觉得眼前天地旋转,站都站不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后脑勺的疼痛和整体眩晕感才好过一些。

    而等他看清不远处坐在铺垫上的一行人,喉咙里立刻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喘。

    “默默默巫大人!战战战首领!”戎康捂着后脑勺,手指前方,瞬间变结巴。

    “好久不见。”严默微笑,还对戎康抬了下手臂。

    有了戎康确认,其他人再无怀疑,就是鬣族人也一样。

    鬣族当初没有派人去巫城,但九原的大名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大部族来说,谁都不会陌生。按照巫城聚会的划分,如今他们历代生存的土地其实已经属于九原,他们在名义上也是九原成员。

    可是鬣族人谁都没有把这种地盘划分放在心上,黑色沼泽荒原是出名的死亡之地,以前也不是没有强大势力试图染指这块地图,可是这些人现在都不知跑哪儿去了。

    他们鬣族和戎族等其他四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不知多少年,如今除了游商和特定时候的某些势力的使者会经过他们这里外,几乎无人踏足他们这里。

    而游商和那些使者在来这片土地之前,也需要先在边界那边停下,由巡逻的族人把他们带进荒原,否则这些人哪怕会记路也不容易活着走出荒原,因为这片土地会自己变动,就是常年生活在这里的四个部族也不敢说完全记下沼泽荒地的变化,如果不是沼泽之神怜悯他们,赐予他们能在沼泽中自由生活的能力,他们也不敢在这片多变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九原人,哼!我就说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鬣族这支小队的带队人呸地吐出一口痰。

    他身边的其他鬣族人没说话,但表情都能看得出来都十分懊恼和仇视九原人。

    戎族人的表情也不太好,尤其是对严默印象很好的几名去过巫城的战士,他们此时都以为九原人是要对他们这些占有了他们土地的土著动手了,这也是四族最近最为担心的事情。

    严默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前面接触过的大大小小部落部族,有特别渴望并入九原的,也有极端仇视九原的,而仇视九原的无一例外都是以为九原要侵略他们、剥削他们,让他们从此成为九原的奴隶部族。

    “这几个都是我的弟子,这是小乐,半神骨兵。”

    两族人倒抽冷气,戎康也不觉得自己被打昏很可耻了,那可是半神啊!

    眼看两族看他们的表情变好了一点,严默有点想笑。人啊,就是这么奇怪,尤其是这些担负着部族安危的战士们,一群孩子把他们打败,他们觉得耻辱,连带着对九原也仇恨异常,但一旦知道打败他们的是比他们强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半神后,他们的耻辱感不说立刻消失,也去掉了大半,甚至有人生出“啊,我竟然被半神揍了”的奇妙表情。

    “你们不要担心,我们对你们没有恶意,只是我们经过这里时,发现你们在打群架,而你们又正好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只好阻止一二,顺便也想问点事情。”严默和气地说道,同时示意小黑把他们都放开。

    小黑带着一帮小的嘻嘻哈哈地解开套在这些人身上的麻绳,跑到一边去研究那些恐鸭。

    “默巫大人,这次九原派出来的使者难道就是您和战首领吗?”戎康说话恢复正常了,眼中有着惊讶也有着喜悦,还有几分担忧。

    “是。另外我们还带来了一支修路队,帮助九原土地上的所有部族铺路搭桥,让大家尽快能过上好日子。”

    “切!铺路搭桥能过上什么好日子?如果你们真的好心,带食物和骨器还有练功法给我们就行!”鬣族头领的长子家沼发出嗤笑。

    “食物、骨器、练功法,还有其他更多的好东西,我们九原都有,但我们为什么提供给你们?”严默没有解释铺路搭桥的重要性,这东西不用嘴巴说,等弄好了谁都知道它们有多好。

    “我们不是……”鬣族头领长子说了四个字,后面噎住,让他自己承认他们是九原所属,那是不可能的!

    严默没有理会鬣族,而是邀请戎康等人过来一起享用午餐。

    戎族人目前还没有吃午餐的习惯,不,应该说东大陆绝大多数的人类都没有这个奢侈的习惯。

    戎康等人不好意思占便宜,也想和九原人关系处好一点,连忙跑去抬捕猎到的恐鸭,想要和九原人一起分食。

    严默也是第一次看到恐鸭,和孩子们一样好奇,在通过指南简单了解了这种生物后,脑中顿时出现“可养殖”三个字。

    这种半鸟半兽的生物虽然身强力壮武力强大,但性格并不暴躁易怒,而且极好养活,几乎什么都吃,且它们和禽鸟一样会下蛋,只不过受精蛋不多,且喜欢走到哪儿下到哪儿,不小心就会踩破几个,被偷走的更不知凡几,加上它们属于不太喜欢抱窝的生物,能孵化大的成禽不多,可是这并不是说它们不爱下蛋,相反它们比鸡都喜欢下蛋,只要食物充足营养足够,它们每隔两三日就会产蛋,且蛋只奇大。

    会下蛋、羽毛丰厚保暖天生防水防油、皮下脂肪丰富、可以快速长大增肥、只要不撩它也不会随便发火,这些优点简直就是家禽养殖的最好特点。

    严默心中已经把恐鸭当作了当地特产之一,他在言语中也很直白地透露出恐鸭的价值,鼓励戎族想法驯服和饲养恐鸭群。

    戎族人从祖先迁徙到黑色沼泽荒原开始,到如今快要七八百年下来,脑中几乎从没有过“饲养”这个概念。

    戎绝更是直接问出来:“恐鸭在这里到处都是,只要不怕死就能弄到,何必要把它们养殖起来,它们吃得可多。”

    戎绝没好意思说他们自己都吃不饱了,怎么还可能供养恐鸭群。

    原战闻言代替严默解说道:“你也说了不怕死才能弄到,如果你们饲养恐鸭群,有三点好处。第一,储备。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第二,拓展食物。可以得到丰富的恐鸭蛋。第三,交易。恐鸭的蛋、肉、羽毛、油等都可以拿来交易。”

    有默这个伴侣和祭司在,原战这个当首领的对养殖不说精通,也比大多数门外汉要好得多。

    “可是这么凶恶的恐鸭要怎么养殖,我们就算抓活的也养不了几天,它们会飞,不小心就会给它们跑了。如果把它们关起来,要不了多久它们自己就死了。”小少年小鸭年纪小却很敏锐。

    “很简单,你们可以减掉它们的翅膀尖,让它们无法飞翔,然后给它们建造舒适的窝。它们无法飞翔后,你们就不必把它们关在狭小黑暗封闭的地方,可以把它们放到野外养殖,只要有人看住它们就好,晚上再把它们赶回窝里。具体方法……我会派一个擅长养殖的人过来指点你们,这种事情说起来复杂,但只要做习惯了,你们就会发现很简单。”

    死掉的恐鸭被拔除羽毛、掏掉内脏架在火堆上炙烤,严默提供出几样佐料,让擅长烧烤的戎族战士试着抹上去,很快,奇异的香味便传入众人鼻孔。

    戎族人和鬣族人都在咽口水,战斗消耗体力,早上吃的那点食物早就消耗干净,被这香味一勾,好多人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

    “奇怪,恐鸭的那股骚味淡了好多?几乎闻不到了。好香!”有鬣族人嗅鼻子,馋得口水直流。

    家沼给了他一巴掌,“叫什么叫!那些九原人故意在诱惑我们!不能上他们的当。”

    鬣族战士一听,不得不忍耐那股香味和刮肠子的饥饿感,继续对九原人和戎族怒目相视。

    偏偏这些鬣族人也好玩,明明已经被放开,但他们就是不走!家沼美其名曰:他要看看戎族人和九原人有什么阴谋。

    另一边,九原人和戎族人在食物和酒水的作用下,很快就熟悉起来,彼此也能互相开开玩笑了。

    虽然他们的口音有差异,但感谢古老三城乃至后来的九城对于普及通用语付出的不懈努力,只要是比较大的部族几乎都会说通用语,有些部族直接就没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在创造出自己的语言体系之前就已经被通用语洗脑。

    戎康和戎绝这对兄弟一边啃着和往常不一样、变得更加美味的烤肉,一边互相用眼神交谈。

    最后由和两位大人物接触过的戎康代表戎族开口,“那个……咳,战首领,默巫大人,你们这次前来是为了什么?九原对我们这些部族又有什么安排?”

    所有戎族人都竖起了耳朵,这可是关系到戎族以后是否还存在的重大事情。

    严默也没有意外戎康会问他这个问题,他甚至就是在等着戎康问。

    “这片土地已经属于九原。”第一句话就给所有戎族人包括偷听的鬣族人泼了大大一盆冷水。

    戎康没有否决这句话,但他脸上浮起了挣扎的神色,“那……”

    严默抬起手,“你们可以和以前一样生活。”

    第二句话把所有人的心暖了回来。

    但戎康抓住重点,“奴隶怎么办?九原会允许我们继续拥有奴隶吗?”

    “按照九原法规,我们不允许任何势力和个人拥有奴隶,也不准进行任何奴隶贩卖。但我们也知道让你们立刻放弃奴隶很难,所以我们会给出两个条件,任你们选择。”严默道。

    “什么条件?”戎康和戎绝异口同声问出。

    严默,“第一,我们用九原特有的物资和你们交换所有奴隶。第二,你们自愿放出所有奴隶,我们九原的战默学院和军队将会对你们敞开,你们戎族将和九原人一样享有同等的福利、权力和义务。”

    戎族人沉默了。

    戎康和戎绝互视,戎绝接过担子,苦笑道:“这么说如果我们不同意自愿放出所有奴隶,那九原也不会把我们当九原子民看,是这个意思吗?”

    严默坦然,“对。不能接受九原的规则,就不能被视为九原人。而不想承认自己是九原人,那么又凭什么和其他九原子民一样享有九原的各项好处?别说九原,就是你们戎族,你们愿意吗?”

    他们当然不愿意,连自家族人都吃不饱了,凭什么他们还要把好处分给外人?但道理知道,同样的事情落到自己身上,那感觉又不一样了。

    戎族人开始纠结,在场的战士谁没有几个奴隶?要放弃吗?

    戎康忽然发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如果不是被认可的九原人,那如果他还想去战默学院或者加入九原军队怎么办?”

    原战按住严默,冰冷地道:“不是九原子民,参加九原军队完全不可能,当然也不可能接触到军队才能接触到的高深功法和其他诸多优厚奖励。战默学院可以接受外人,只条件比较苛刻,首先要交纳足够的学费,其次还要本人足够优秀,第三还要接受一段时间的人品考察。重点是第三点,如果人品考察不过关,那学生随时都可能被开除出学院。”

    戎康一听此言,眼中掠过大大的失望之情。

    而其他好几个想要去九原学习更高深功法和碰运气的战士也难过了。

    就在这时,小少年小鸭忽然从兄长的身上跳下,走到严默身边蹲下,天真又认真地问严默:“默巫大人,为什么九原一定要大家不能有奴隶啊?”

    严默笑,伸手摸了摸小少年翘在头顶上的小辫子,答非所问道:“你觉得九原强大吗?”

    小少年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九原要打败你们戎族会很难吗?”

    小少年转头看两位兄长:难吗?

    两位兄长齐齐苦笑,九原想要打戎族,根本就是碾压好吗。

    严默在这时问出了第三个问题:“那如果我们九原打败你们戎族,你们戎族就得全都变成我们的奴隶,你愿意当奴隶吗?”

    小少年这次知道答案了,他想了想部族里那些奴隶的生活,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愿意。”

    “那么你现在明白九原为什么要大家不能有奴隶了吗?”严默的第四个问题让小少年还有戎族人全都安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