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8章 章回63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原确实带来了很多好东西,不过在欢乐的全族大交易之前,严默先让貌相会给人以安心感的猎来了一番……演讲。

    听着猎向全戎族人宣讲九原种种规则和好处的严默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一个历史名人,这个历史名人是一名独/裁者和极端名族主义者,他非常擅长演讲,据说他的每一场公开宣讲都十分声情并茂且极有渲染力。

    似乎就是从这个人开始,各国头脑开始非常注意起对公众演讲的重要性。

    严默是一名研究者,他并不喜欢夸夸其谈,哪怕在医院带学生的那段时期也是这样。

    在猎话语停顿途中,严默转头看向身边的原战,不知不觉他来这个世界已经过去整整十年,十年间他和这人都改变了许多,也许本质没变,但很多想法和做事态度却跟以前大相径庭。

    以前,他最讨厌有人在聚会或学术研讨会中夸夸其谈,浪费他的时间,更不要说让他自己上去。

    可现在他是一个大型势力的第一祭司,在他拥有善言族血脉能力的情况下,他发言要比原战或者其他人发言有效得多,所以对外讲话一般都是他,原战基本就是在旁边做武力威胁和小小补充。

    等猎说完,就要轮到他了。

    原战握住他的手,低声问他:“烦了?”

    严默轻笑,“没,只要一想到我说完下面的一番话,这个部落将有的变化,我就会很兴奋。”

    这时这个部族的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一半都是奴隶。

    原战也看到了戎族引以为傲的奴隶兵,但他只是瞄了眼就没放在心上,比起戎族练出的奴隶兵,答答带的那支兵团可要有杀伤力多了,这个戎族奴隶兵团也就是看起来齐整一些,无论精神气貌还是身体强壮度都远不如九原的战士。

    “这支奴隶兵可惜了。”原战只看那些奴隶兵半赤/裸的身体,就能看出他们的基本条件。

    这些能成为奴隶兵的青壮年,基本上都是戎族抓捕来、交换来的各族最强壮的男性,这些人底子好,只要好好训练,食物也比较充足的话,练出来杀伤力会非常大,成功例子就是答答带的那支兵团。

    但这支戎族奴隶兵却过早地压榨了他们的潜力,过瘦的身体明显得不到足够的食物补充,身上的伤痕也能看出平时训练得有多狠,而且恐怕大多都是以惩罚为主的训练手段。

    再看这些奴隶兵的表情和眼神,一个个就如一滩死水,说是死鱼眼都不为过。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群听令的人形木偶而已。

    严默来之前已经调查过这片土地上的四个部族,对他们引以为傲的奴隶兵也比较了解,“据说戎族的这支奴隶兵以悍不畏死出名,他们的敌对部族鬣族就差点被这支奴隶兵连同戎族战士攻破,如果不是鬣族擅长沼泽战,能在沼泽中自由来去,可能现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没有鬣族。之后,鬣族缓过气就也建立了一支奴隶兵,而鬣族为了能打赢戎族,对奴隶兵训练得更狠,据说十个壮年奴隶能活下三个就算不错。”

    “戎族呢?”原战看着台下随口问。

    “一半。这只是我根据得到的各项信息自己分析而来,也许情况比我想得还要糟糕。”严默心情较复杂,他对辫子青年戎康和他的同伴很有好感,否则当初也不会以那么便宜的价格把第一件巫器卖给他。

    再看聚集过来的戎族人,也大多数貌相憨厚,笑起来还有点傻气。那些青年战士对他们都很热情,性格大多爽朗诚厚。

    可就是这样一个让严默印象很好的部族,他们对待奴隶也跟对待猪狗无异。

    同样被召集来的奴隶大多数都跪伏在各自主人身后,没有主人的或者属于部族共有的则被集中在一块,也全都被命令跪趴在地上。

    奴隶兵是站着的,但他们全身上下只有腰间围了一条兽皮裙,还大多破破烂烂。也许怕他们反抗,他们手中并没有兵器,只双手负于背后直直地站立成一个方阵。

    “当年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严默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原战吓死!好吧,他没有吓死,但他真的很怕他家祭司大人翻旧帐啊。

    “不过你这家伙从来没有让我饿过肚子,也不会让我吃你吃剩下的,还给我找药。最主要的是你从没有逼迫我下跪,还……想为我报仇,结果被九风一起抓来。如果你那根东西能老实点就好了。”严默说着说着竟笑了起来。以前不爽的事情现在也都可以当笑话说了呢。

    原战鼓起嘴巴,慢慢呼出一口气,紧绷的肌肉也放松许多。

    严默斜睨他,“瞧你这熊样!”

    原战承认自己熊,嘴上还幽幽补充道:“我怕老婆我光荣。”

    “滚!”严默笑骂,“都从哪儿学来的混蛋话。”

    “你啊。”

    “叫我老公,乖~”

    原战乖乖开口:“老公。”

    严默奖赏地搔搔他的手指心。

    原战被他搔得心痒难熬。

    台下的戎族人只看到台上同坐在一张宽大石椅上的九原首领和祭司好庄严、好高贵!

    猎终于把九原的主要规则和加入九原的各项好处用非常热情澎湃的声音说完。

    等猎下去,大河还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比上次说的有进步。”

    猎咧嘴,看着台下激动难捺、议论得热火朝天的戎族人,心想他这算是开发出了第二项神血能力吗?也许他应该让祭司大人查查他是否也有善言族血脉?呵呵。

    戎族高层一个个苦逼无比,心想你们九原应该说够了吧?说得我们族人这么心动,都恨不得立刻加入九原,你这让我们以后还怎么管理族人?

    其实九原提出的那些诸如老有所养、孤有多靠、幼儿还有补助等等部落基础福利,他们部族也有,比如食物丰富的时候,全族分享猎物,那些孤老和残废也会被分给食物,但到了冬季和比较困难的灾年,他们就无法保证了,更不要说每天每月每年地养着这么多老废残。

    而部族里没有捕猎能力的老人和残废,基本也会很自觉地在苦难的日子里走出部族,不给其他人添麻烦。

    可听听九原说了什么,他们竟然为这些对部族没用的人建立了法规,保证他们就算丧失劳力一样可以好好地活下去,而且对于没有了捕猎能力的老废残,神殿竟然还会特别教导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他们不至于做一个废人。甚至残废,他们还有办法让他们复原!

    连这种最基本的福利都达不到,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比如像是小孩子可以到了入学年纪就进入战默学院学习,学杂费还全免,住的远的学院还低价提供食宿。而食宿费如果家庭条件不好,可以在毕业后分期偿还给学院。只这条,打死戎族高层也做不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学院是什么,也不知道该集中教小孩子哪些东西,这些难道不该都是父母的责任吗?

    还有像只有祭司和大巫才能学的巫术、炼药、炼骨,战默学院竟然也教!

    其他还有特别宝贵的中高阶战士训练法,只有九原特有的魂力训练法,除了这两个,竟然还有普通人修炼了可以和神血战士一样厉害的内外功!

    不要说族里那些小孩子,就是族长和部族大巫自己听了都快坐不住了,他们也好想去战默学院学习啊,真的!

    而戎族的奴隶们则比戎族人更加激动,不过他们很少有人表露出来。

    大胆的还敢低声讨论两句,但也不敢让戎族人听见。胆小的只能在心中一遍遍地过滤九原的重要规则之一:不允许有奴隶贩卖,不允许个人和势力组织拥有奴隶,每个九原人都是自由人,所有九原人在九原法规面前全部平等!

    奴隶兵中几名奴隶缓缓地抬起了死鱼般的眼睛,他们今天第一次真正用眼睛看向台上的九原人。

    严默看时间差不多了,放开原战的手,慢慢走到了高台的最前面。

    “我是九原默巫,与九原的首领和战士们一起,行走九原领地,赐福我九原子民。”

    严默身上似乎浮起了光,他的脸在人们眼中变得模糊,可他的话语却深入每个人的灵魂,令所有人还在骚动的心全部平静下来。

    “祖神在上,以我之生命能量祭司,赐福我眼睛看到的所有生灵,愿他们百病消除身体安康。”

    这是一个大型赐福,面对这么多人,消耗的能量也会非常可怕,如果是以前的严默绝对不敢这么做,可现在的严默已经能吸收宇宙中的母能量转换为他需要的生命能量,一进一出之间,别人只看到他的牺牲,却不知这也是他的修炼方法之一。

    严默为了让“表演”效果更好,在他祈愿完毕的同时,他就利用手指划出的符纹指令让自己头发在顺便变长,并由黑变白。

    当严默白发开始飘扬时,他还没忘记用符纹弄出光效,同时对原战勾了勾手指。

    原战嘴角翘了翘,不动声色地送出大量水汽,并把它们聚集起来。

    今日阳光正好,时间又是下午三点左右。

    在场众人只看到那位神奇的默巫在吟唱完宛如古神的咒语后,手指一扬,高台上空竟出现了一弯亮丽的彩虹,彩虹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神秘又美丽的耀眼光芒。

    接着,彩虹中飞出了无数七彩的光点,降落到在场每一个身上。

    光效是假的,但耗费了严默大量生命能量的愿力效果却是实实在在的。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能看见了!天哪!”第一个尖叫出来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少妇,她抚摸着眼睛大喊大叫,不可置信地拉着身边的家人不住哭喊。

    而这个少妇的奇迹只是一个开端,紧接着,就有其他人也接二连三地叫喊起来。

    “我的腿不疼了!真的不疼了!”一名残疾战士突然丢掉手中木杖,不停地踢着伤腿,还尝试着蹦跳。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真的是默巫赐福给我们了吗?我的伤口不见了,众神在上!默巫大人在上!”有人噗通跪倒,对着台上的严默就开始叩拜。

    “我之前觉得头晕鼻塞,可现在好像好了?”还有人在茫然。

    老人的感觉最明显,他们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来回伸展四肢,似乎不相信此刻健康的身体是他们自己的。

    其次就是有旧伤的人,常年折磨他们的病痛在光点降下来后忽然就没有了,一开始有的人还没注意到,但在一个接一个激动到疯狂的哭喊声音出现后,他们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

    很快,戎族人都疯了!

    奴隶们也一样,他们这时似忘记了身边的主人,纷纷查看自己的身体,很多人当场痛哭失声。神奇的默巫啊,仁慈的默巫啊,只有九原会这么待他们,只有九原会把他们当人看,他们想要去九原!他们要做九原人!如果戎族人不让,他们就……逃跑!反抗!杀死戎族人!

    不过那些奴隶兵却绝大多数仍旧维持着原来的站姿,只他们看着台上默巫的眼神出卖了他们的真实感情。

    “快!快把没来的病人都抬出来!”这是先傻眼后吃惊,进而终于醒悟的戎族族长。

    “默巫大人在上,祖神在上!我去把我母亲抱出来!”台上有战士高层直接跳下了高台,他后悔啊,早知他就把母亲也抱出来了,现在还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大哥!快把小弟抱出来!”

    “父亲呢,他怎么没来?天哪,我去找他!”

    台下人也在纷纷喊叫,大多数人在庆幸,幸亏来了,但也有人在后悔,为什么全家就只来我一个呢!

    而没来的人,注定了要懊悔终生。

    因为神奇的默巫大人在赐下这场大型赐福后,就无力再做第二次,病情伤势再重的人也无法享受到这种奇迹般的快速痊愈,只能求来九原的良药慢慢医治。

    戎族人也没有苛求默巫大人,因为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到了默巫用自己的生命力施展赐福后,瞬间变得白发苍苍,甚至在之后连站立都困难,需要战首领在旁边搀扶支撑他。

    严默也就在这时候,说出了他今天当众的最后一段话:“祖神慈悲,万物万灵皆平等,九原将永远奉行祖神的旨意,永远不会让自己的族人成为奴隶,更不会把别人变成奴隶。不管你过去是什么人,不管你曾经是什么身份,只要你加入九原,成为九原子民,你都将得到我和首领以及所有九原人的庇佑!我,默巫,在此立誓,任何欺我辱我九原子民者,九原都必将征讨其!”

    原战傲然而立,跟着重复:“我,九原首领原战,在此立誓,我和默巫将永远保护我九原子民,任何欺我辱我九原子民者,九原都必将征讨其!”

    紧接着,其他在台上的九原战士们也齐齐踏步而出,同样高声宣誓。

    戎族的奴隶兵们悄悄握紧了拳头。

    戎族族长等高层则脱力般地捂住了眼睛。九原人太坏了!此时,他们所有人都可以肯定确定以及十万分地笃定,当九原人离开时,戎族的奴隶九成九会跟着跑个尽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