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9章 章回63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事到如今,对于戎族高层来说,继续消极抵抗已经毫无意义。

    如果九原只是一个普通的势力,他们把话说得再好听也无人相信,可是她可是东大陆最新的十三大势力之一,还是最厉害的一个,别说他们的首领和祭司亲自在这么多人面前立誓,就算只是来自九原的传言,他们的奴隶知道后恐怕也会想方设法地偷跑。

    戎族高层想:他祖宗的!与其让奴隶跟着九原人全部跑掉,还不如他们自己提出来“自愿放弃”,这样至少他们还能换回一点好处。

    于是九原人发话没多久,戎族族长与长老大巫等人商量一番后,便带着满心不甘愿走到台前。

    “我,戎族,如今已经是九原子民,自然要遵守九原的各项规则。”戎族族长的心在滴血。

    台下的奴隶们好多人猛地抬起头,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期望。

    戎族族长不舍的目光在台下的奴隶兵还有他的奴隶女人身上一一掠过,终于吐出了奴隶们最期望的语言:“所以我戎族以后将再无奴隶,现有奴隶将全部得到自由。”

    “啊啊啊!”

    “嗷嗷嗷!”

    “祖神慈悲!默巫慈悲!”

    台下猛地爆发出各式各样的喊叫,最后全都汇聚成了上面的八个字。

    奴隶们紧握拳头双眼赤红竭尽全力地大叫着,很多控制不住情绪的奴隶已经和身边的人或抱在一起或放声哭嚎。

    戎族族长十分郁闷,放这些奴隶自由的明明是他,怎么这些臭奴隶感谢却是九原默巫?真是越想越不高兴呢。

    有奴隶为了自由而兴奋激动,也有奴隶为了自由而茫然甚至不知所措,有些自小在戎族长大,或者已经和戎族人结合的奴隶更是不知何去何从,这些人惊慌的表情十分明显。

    “我们被抛弃了吗?”甚至还有奴隶这样呢喃。

    可是太多激动的叫喊声掩盖了这样的呢喃。

    戎族奴隶们高兴了,戎族人却有点懵。

    啊?奴隶没了?他们好多人曾经为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奴隶多么拼命,族长这么一句话就让他们的财产没了?

    戎族人中也有为奴隶高兴的,但多数人都不太高兴,有些人直接就说出:“我怎么觉得九原人对奴隶要比对我们好?我们奴隶没了,九原什么补偿都没有吗?”

    这些人说的很小声,他们抱怨归抱怨,也害怕被九原人听见报复他们。

    按理说这么乱哄哄的情况下,这些人说的话不可能会被台上的听见。

    但原战和严默只要想听,这么点距离,还真的难不住他们。

    在他们说完那番誓言后,他们就竖起耳朵特特留意台下戎族人和奴隶们的反应,一些比较尖锐的话自然也被他们捕捉到耳中。

    严默就这番哄乱中和颜悦色地对戎族族长提高声音道:“那么这些已经自由的奴隶,你们准备怎么安排?”

    戎族族长张了张嘴没说出话,他还没有想到那么多。而且他也有点阴暗的侥幸心理,黑色沼泽危险处处,这些奴隶就算离开戎族也别想逃走,如果没有戎族帮助,他们想要活下去都难。

    他和戎族其他高层想着,等九原人离开,他们也会真的放奴隶们自由,但日后如果这些奴隶回过头来求他们,那就不一样了,他们完全可以换个名义继续使用这些人。

    但没想到这九原默巫让他们放奴隶自由还不够,竟然还要过问如何安排他们,戎族族长临时想不出答案,也不敢随便乱说糊弄这位,就哑巴了。

    严默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一样,他微笑道:“如果你们还没有想好,那么听听我们的建议如何?我们一路过来,不少部族已经开始施行这样的建议,根据传回的消息,据说效果还不错。”

    戎族族长能说什么?只好弯腰,“您请说。”

    严默抬手,台下那么多人竟在一瞬间安静下来。

    严默也没料到他的一个动作就有这么好的效果,他本来还准备开口让大家安静。

    反倒是戎族高层和九原一行人对在场所有人的反应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严默也没多想,直接坐在石椅上面对众人说道:“我先问众位,可有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奴隶?我指的不是部落共有的奴隶,而是个人所属。”

    在严默说话的时候,戎族族长很自觉地退到一边。

    台下戎族人心里嘀咕,嘴上不敢说。

    严默环视众人,“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不说,我就视你们全都心甘情愿地同意,如果日后谁要是为此……”

    本来就不太心甘情愿的戎族人终于有人大胆开口,“默巫大人,如果不愿,会怎样?九原……咳,有赔偿吗?”

    台上九原人脸色不动,心中发出嗤笑,让你们加入九原享受九原的一切就不错了,还想要赔偿?真是贪心不足!

    严默侧头看身边的原战,“阿战,我们九原对此有赔偿吗?”

    开口的戎族人突觉不妙,心脏跳得快要蹦出口腔。

    原战狞然一笑,不高不低地道:“有,以命换命。谁不愿放弃自己的奴隶,可以挑战我,输的人就做对方的奴隶。”

    戎族人:……

    严默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如果有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奴隶,那我们就把他变成奴隶,然后他不愿意当奴隶,那就用他个人所属的奴隶做交换,对吗?”

    原战,“对。”

    严默再次面对台下众人,温和的容颜露出慈悲的笑容,“大家都听到了,那么有谁不愿放弃自己的奴隶的吗?如果有,请挑战阿战,放心,保证不打死你。”

    戎族人此时集体想哭,怎么这位仁慈的默巫和他们想得有点不一样?

    奴隶们高兴得嘴巴都要笑咧了,有些仇恨自己主人的,巴不得他们去挑战九原首领,最好被揍个半死,然后被打上奴隶印记,受跟他们同样的罪才好。

    戎族族长额头滴汗,瞪着台下众人,即希望他们闭嘴,又希望他们因此闹腾起来。

    戎康被最小的弟弟戳了戳,跨前一步,尴尬地大声道:“祭司大人,首领大人,我们戎族无人不愿放弃奴隶,大家都心甘情愿。”

    严默看向他,“真?”

    戎康用力点头,“真的不能再真!”

    严默笑了。

    戎族人也全都松了一口气。不管是不是甘愿,谁会傻到去挑战一位半神?就算不会被打死,被打个半死就不痛苦了?傻子才上赶着找虐!

    “你们很好,我很喜欢。”白发苍苍的严默再度环视众人,这次他的笑容真心了许多,“而我九原从来不亏待自己人,你们既然已经是我九原自己人,我和阿战又怎么会让你们吃亏?”

    戎族人全都精神一振。

    而严默接下来的话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除了你们会享有九原子民应有的福利、权利和义务,我将另外赠予你们三件威力强大的骨器,最低为五级,最高为七级。”

    戎族的战士们和高层们全都惊呆。真?假?竟然还有一件七级骨器?

    戎族族长都不顾会不会得罪默巫了,忙确定地问:“默巫,不,祭司大人,您说的是真的吗?”

    严默给予肯定地点头。

    戎族战士发出狂喜的吼叫。

    “这只是奖励之一。”严默等吼叫略止,又竖起第二根手指,“九原有良种,可以在秋季产出无论口感还是数量都很好的稻米。你们也许不知道什么是稻米,但等你们吃过一次后就会知道它的好处。我会把这种稻米的种子赐予你们,并留下人教导你们如何耕种。现在的季节,倒正好赶得上晚稻的栽种。”

    手一晃,严默手中/出现一个大木桶,木桶里竟然是刚刚做好还冒着热气的米饭。

    “这个你们拿到下面,给大家分食,让大家尝尝稻米煮出的米饭的味道。”严默吩咐戎康。

    戎康连忙过来把木桶抱走,他还嗅了嗅鼻子,情不自禁地说了声:“好香。”

    台下众人开始好奇又期待地分食这种新食物,他们也不用筷勺之类,都是直接上手抓。

    战士们只觉得这种食物口感棉软,大多都觉得无滋无味,但也承认要比粟米之类好吃。

    老人、女人和孩子们则刚吃上就觉得很喜欢,有不少人还吃出了甜味,争着去追戎康想要再多吃一点。

    严默心情十分愉快,他相信就算没吃过稻米的人第一次吃也不会排斥这种粮食,而且这米饭给煮得十分有看头,虽然无论口味还是香气等都还不如他前生吃过的好大米,但口感和味道等绝对比粟米之类的要好得多。

    不过他愉快不是因为戎族人对米饭的接受程度高,而是他在进入这片土地后就发现这片土地非常适合栽种水稻,许多沼泽地只要好好改一改就是最好的良田。

    为此,就算没有奖励一事,他也会鼓励戎族人栽种水稻,而如今他用奖励为名,反而提高了水稻的高贵度,等戎族人尝过米饭的味道,想来不用他特意推广,他们就会迫切地自己希望多得一些种子。

    而这次他带来的种子已经是他得到的野生稻的不知道第多少代改良品,他对这方面没有太深的专业知识,只能凭借指南的介绍指点,然后仗着他和原战的特殊能力把可能要花上几百上千年的野生稻种杂交过程缩短到几年内。

    不过很幸运的是,当初木城那位对九原宣誓效忠的九级战士木植在种植方面真的有奇才,不止是他的神血能力适合,他本人的所有智慧点也全都点在了种植方面,如今九原的棉花、旱稻、水稻、沙棘果、土豆和南瓜等都已经在他的手底下逐渐适应了九原的气候和土地,并正在向更高产、无毒和美味的方向奔行。

    严默还在战默学院中特别开了农植课程,木植是第一讲师,其他讲师大多聘请自木城。

    收回思绪,为了让戎族人更加心甘情愿地尝试种这种刚被培育出来的新水稻种子,严默等戎族人尝过米饭的口味后,很严肃地说道:“这稻米良种在九原城都十分珍贵,非极为亲近的部落不会给予种植。这次我正好带了一些种子,又见你们这里气候和土质还算适合栽种这种优质水稻,这才会特特奖励于你们。但我希望这种水稻只在你们戎族耕种,绝对不能传给其他势力。”

    “当然!大人,您放心,我们绝不会把这良种传出去!”戎族族长也尝了口米饭,他是族长比族人想得更深远,在米饭一入口他就想到了冬季贮备的问题,如果这种稻米真的产量比粟米大,那他们就多了一种冬季储备粮,这对整个部落都是一件大好事。

    “嗯,以后你们种植得多了,九原城商队也会来这里和你们做稻米交易。”

    严默这句话让戎族人更加高兴。

    连戎族大巫都忍不住问:“大人,您是说这种稻种以后只给我们戎族种?”

    “目前是这样。”严默回答。

    “鬣族也不给?”戎族大巫紧盯严默眼睛,但盯了一会儿就低下头。

    严默反问:“你们不愿意把稻种分享给这片土地上的其他部族?”

    戎族族长咬牙,代替所有戎族人回答:“不愿意。”

    严默思量。

    戎族人全都眼含期待地抬头看着他。

    “好吧,我答应你们,以后这种水稻在这片黑色沼泽荒原上就只交给你们耕种。”严默终于点头。

    戎族人发出欢呼。

    严默脑里的小树苗抓出一面小旗子挥了挥,胜利!

    有了这两样对整个部落都有巨大好处的奖励,再加上严默当场承诺会给戎族率先铺好和九原相通的道路,并给予戎族人骨牌证明,同意他们可以立刻带一部分适龄的孩童和少年前往战默学院入学,戎族人对放奴隶自由的事再没有多少不甘愿。

    “我们还带了不少九原特产,等会儿就在这里和大家做交易,看在都是九原子民的份上,所有交易价格只会是你们往日和其他部落交易价的一半。”严默又放出一个戎族人期待已久的好消息。

    戎族人高兴得一塌糊涂,只觉得今天是全族的最大幸运日。而戎族可能对这一天印象太深刻,竟在次年的同一日里选择拜祭祖神和默巫,时间久了,这个日子竟成了戎族特有的传统节日之一。

    戎族人心情不别扭了,下面再说奴隶的安排就容易多了。

    严默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已经和戎族人结合,而彼此双方都愿意的,就留在戎族当作戎族普通子民生活。奴生子同样。

    第二,不愿再留在戎族的,可以选择与前去九原城的戎族学生一起出发去九原,到了九原城后,凭借骨牌会有人安排他们的新生活。也可以选择就在附近找一块土地生活,算作戎族新人,戎族人必须给予一定帮助和保护,这些新人也将享受九原子民和戎族人拥有的权力和义务。而为了让这些新人快速适应新生活,九原会留下一到两名辅佐人员——所有戎族上层都知道留下的九原人就是戎族新地的管理者和监视者。

    第三,想要回去自己家乡的或者想要去别的地方的,可以结队离开,或者跟着九原商队一起走。如果离开九原领地并不愿做九原子民的,以后将不再受九原庇护。

    在戎族心情复杂地安排奴隶新低等事宜时,等了几天都没等来九原人的鬣族急了。

    尤其在他们打听到九原使者似乎给了戎族许多好处,什么大威力高阶的骨器啦、能让所有戎族人吃饱的新良种啦、给戎族人扩展新领地铺路建房啦、九原特产也特便宜啦,除此之外,听说九原使者还在帮助戎族人抓捕更多的恐鸭,并还要带一些戎族小孩和青壮去九原城学习巫术和新功法!

    随着消息一个个传来,鬣族上层再也坐不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