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3章 章回64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高山洞族?”严默在听到猎过来询问这附近有没有这个名字的部族时,愣了一下。

    “怎么,这个部族有问题?”猎连忙问道。

    严默为了确认再次拿出地图,哪怕他已经把那附近的几个部族记得滚瓜烂熟。

    点了点地图,严默示意原战和猎几个过来看,“我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一个高山洞族,但这里……”

    几名九原高层和几小一起凑过来看严默点出的位置,那里被大大划出了一个圈。就在这个圈中被表明了几个部族的名字,高山洞族赫然就在其中。

    大大小小彼此互看,这不就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地吗?祭司大人说必须要去的地方。

    “那孩子说这附近看起来熟悉,但类似的地形很多,也许那个孩子记错了。”猎猜测道,随即不等严默吩咐,就起身道:“我去带那个孩子过来。”

    “别吓着他。”严默忙吩咐。

    猎应声离去。

    原战拿过地图,随口道:“我们不需要那个孩子带路吧?还不知道他记不记得路。”

    “不记得路没关系,只要他能记得他的部族准确地点就行。这些部族都处在深山老林中,如果没有熟人带路想要找到他们基本不可能。”

    严默只觉得他的运气好极了,他虽然推测出那个遗迹的大概位置,但那里深入崇山峻岭,里面是真正的人迹罕至,他和原战倒是不怕危险,但他们总不能扒在地面上一点点寻找吧?

    “没有能量外泄,多比扫描功能用不上。巫果寻宝能力又被暂时封存。只靠九风和我们这些人手一点点寻找,还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虽然我可以请当地的生灵帮忙,但有个比较明确的目标总比大海捞针要好。”

    为此,他们在去之前就已经到处秘密收集消息,了解到那一片还是有几个中小型部族。高山洞族在那一片中算是比较大的一个部落,和木城有些货物交易来往。

    深林高山中也许还生活了一些小部族,但这些部族从不出山,跟野人无异,严默想提前了解也无法。

    他还想着到了那附近后,想法先找到当地土著,问清楚情况,他总觉得当年鼎钺能发现那个遗迹并霸占其,当地土著是知情的。

    没想到老天爷都帮他,竟然把高山洞族的原住民给他提前送了一个过来。

    原战看他笑得开心,戳戳他的脸蛋,“你怎么能肯定当地土著就一定知道那个遗迹?”

    严默把地图摊到铺垫上,“我不能肯定他们一定知道那个遗迹,但我想当地土著有九成九的可能多少知道些鼎钺部落的动向。”

    “师父,为什么你会这么肯定当地土著知情?”小黑等人不懂就问。

    严默给孩子们上课:“我如果直接告诉你们我的判断那就没意思了,谁能先分析分析?”

    多比第一个举手,“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鼎钺部落在十年前并不在那一代活动,那么问题来了,他们的领地离那一片那么远,是怎么得知和发现了那处遗迹之地?”

    严默赞扬:“好问题!继续。”

    小黑眼珠一转,举手,“假设高山部族或者其他某个部族发现了那个遗迹之地,可他们不知道那个遗迹的宝贵之处,也许因为过不下去,也许因为叛徒,他们在遗迹之地发现的某些东西通过游商流了出去。鼎钺部落的大巫蜇黎具有预言之力,他可能就通过游商带来的某些特殊货物发现了遗迹之地的秘密。也许前往高山部族的就有鼎钺的商队。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鼎钺非要翻过纳舍尔山脉,去占领目前对他们来说没有多大用处的领土。”

    “说得好。”严默对徒弟们总是不吝于表扬。

    纳舍尔山脉的纳舍尔据说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土著语言,意为神秘莫测和可怕的意思。

    而该山脉就位于水城木城和鼎钺之间,是一片占地相当广阔的广袤森林和山区,一直从九原大河上游延伸到大河下游,宛如龙脊,几乎与九原大河并行,位于大河的东面。

    九原大河和纳舍尔山脉之间在中下游有着大片的丘陵和平原地区,土地太广阔,按理原本生活在九原大河以西下游平原的鼎钺部落就算过河过来侵占更肥美的土地资源,也不会在短短几年内跑到纳舍尔山脉。

    要知道就算是木城和水城,尤其是和植物亲善的木城都不敢轻易进入纳舍尔山脉,以至于纳舍尔山脉的一大片原始森林一直都是无主状态。

    苏门抱着巫果,用树枝点了点地图,“我明白了。就算是到巫城聚会之前,鼎钺也没能把纳舍尔山脉都给占领下来,他们活动最频繁的只在这一块地方,还不到该山脉占地的十五分之一。可是这里明明处在山脉较为中心的位置,如果是正常的占领,应该从外围向里发展,而不是像鼎钺这样直接跳到最里面。”

    “很好,你们说的这些原因都很好地证明了一点,那就是鼎钺的行为很怪异。而怪异的行为总有其目的,鼎钺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不惜用人命开道,并同时和几个当地土著开战,也要占领这块地,那只能说明这块地有着更大的价值,能给鼎钺带来更好的利益。”严默总结。

    原战忽然插口,“我觉得鼎钺在占领这块遗迹之地后恐怕也没有特别重视她,否则不会带着那些在遗迹中发现的骨器到各个部落进行交易。”

    “我想鼎钺人肯定也在为此后悔,所以他们对在遗迹之地发现的骨器交易只有那么一次。”严默笑,“他们应该在后面才发现能量枪等威力更加强大的武器,也才从而了解到那个遗迹之地有多么宝贵。”

    “那么我们过去会和鼎钺展开一场大战啰?”小黑眨眼,“那个遗迹之地那么好,他们肯定不想放弃吧?”

    “不一定。”严默和原战互看,严默说:“殊羿告诉我,他们会放弃……喂喂,别乱吃醋!”

    原战很不爽,用力捏了自家爱人大腿一下,同时用眼睛恶狠狠地质问:你们俩什么时候背着我见面的,如实招来!

    严默被他捏得龇牙咧嘴,气得亮出木针就扎了他满脸。

    “刺猬!师娘变刺猬了。”几个小孩子挤眉弄眼地怪笑。

    巫果窝在苏门怀里,半张着小嘴,流着口水睡得呼哈呼哈,没看到他战爸的连被扎成刺猬的样子。

    苏门是个认真的孩子,他抓起缝在巫果领子上的小手绢给他擦擦嘴,又低头亲了巫果小宝宝一下。

    严默看到,嘴角微微抽搐。他家大儿子的嘴巴都不知被他几个师兄啃过多少次,别说初吻了,可能百吻都超过。

    不过巫果自己一点都不介意,大的们不啃他,他还反过来爬到人身上去啃人家。

    原战皮厚,他也被扎习惯了,一根根把木针拔下来,没还给严默,全没收了,用来扎他家祭司大人的小崽崽们。

    这些小崽子,竟然敢叫他师娘,以为他没听见吗!

    严小乐第一个发出咔咔的大叫,一路滚到严默身后。

    小黑也发出尖叫,捂着屁股跳起来。

    多比唰唰唰触手转得飞快,结果光注意闪避木针,却没注意到原战呼来的大巴掌,一下被打了个正着,远远砸到了树干上。

    苏门抱着巫果也没逃掉,顶着脑门上被敲出来的红包包,眼泪汪汪地看严默:师父,我做错了什么?

    巫果更倒霉,睡得正香被弹了小叽叽,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就开始呜哇。

    严默挽袖子揍某人,“你几岁了?一天到晚就会欺负我徒弟!”

    “我是在行使师爸的责任教导他们,这些小崽子都被你宠坏了。”某人义正言辞。

    严默无语半晌:难为你了,竟然想出师爸这个词。

    坐在一边的大河很想问:如果鼎钺放弃的那么容易,那么那遗迹还有去的必要吗?他们应该已经把好东西全部搬完了吧?

    不过看这一家闹得开心,大河把这个问题放到了一边,他想既然这两位亲自出来,那遗迹就肯定还有探索的价值——这就是对祭司大人永远充满谜样信心的九原人典型。

    螺被带过来时,九原最高家庭已经恢复“正常”,至少看起来都人模狗样,只巫果还在愤怒地啃着他战爸的手指泻气。

    螺像是有点被吓傻了,人木木呆呆的,看着那儿不住发抖。哪怕猎再怎么跟他说,默巫只是想问他一点事情。

    斯见猎没阻止,也跟了过来。

    “你们俩先坐下。”严默抬手示意。

    小黑勤快地给两人发了两个垫子,又给他们倒了两杯水。

    吓得腿发软的螺被小黑按坐到垫子上,又硬塞他一个水杯。

    斯用力攥着木杯,跪坐到地上,他不敢用那个一看就很精致很厚实的皮毛垫子。

    严默看两人太紧张,示意其他人全部散开,可几个小的都不肯走,苏门倒是听话,可是他看大家都不走,他也又坐了下来。

    原战更不肯走啦。

    猎和大河几个倒是笑着坐离得更远了一些。

    “你叫螺对吗?”严默用最和蔼的神情对少年说到。

    螺傻傻地点头。

    斯轻轻撞了他一下,螺连忙大声回答:“是,大人。”

    “不用紧张,我请你过来不是责罚你,而是有一些事要问你。”严默语调舒缓,直接抚慰人的灵魂。

    螺忽然就觉得眼前的祭司大人没那么恐怖了,本来默巫大人就不恐怖,只是他害怕高层已成为本能。

    严默又看向斯,“我记得你是原来的奴隶兵头领,名字叫斯,对吗?”

    “是,大人。”斯抬头又低头,他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祭司大人竟然能记得他,甚至还记得他的名字。

    “你也是高山洞族?”

    “不,我不是。”

    “那你是不放心这个孩子?”

    斯后没有回答,身体保持不动,他的行为在过去挨上十鞭子都是轻的,而他已经准备好接受惩罚。

    可是这位年轻的默巫大人只对他笑了笑,说了声“你很好”就没有再对他有其他表示,没有责罚、没有斥退。

    严默开始询问螺关于高山洞族的事,当问到该族受到攻击被打散时,他盘问得更细:“你还记得是谁攻打你们吗?他们有什么特征?使用了什么武器?”

    螺糊里糊涂地摇头,他当时只顾着逃命,年龄又还小。

    严默看出他的不安和紧张,再次放出魂力安抚他,并试图勾起他曾经的回忆。

    “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好孩子,来,跟着我吸气……呼气……很好,告诉我,你家里有几口人?”

    小黑盯着严默的动作、神情和语调,看得入神。

    其他人也全都安静下来,斯在这份宁静中感觉到一丝异样,然后他就看到他身边的少年像是做梦般闭上了眼睛,并开始带着笑容叙述他曾经的生活。

    而在少年回忆他过去的生活时,鼎钺正在撤出纳舍尔山脉。

    殊羿、知春和大巫蜇黎都来了,已经嫁到鼎钺的拉莫娜不在,这里曾是鼎钺最高的秘密,拉莫娜还没有资格知道。

    “确定已经全部搬空?”大巫蜇黎再次不放心地确认。

    知春恭谨回答:“大巫放心,里面已经再没有任何物品,就是墙壁上的图纹能剥下来的我们也全都剥下来,不能剥的也全部毁掉。另外我们把地面和墙壁都砸开看过,下面都是实土,绝不会再有其他东西遗留。”

    蜇黎还是感到一丝不确定,他总觉得遗漏了什么,可惜他多次使用预言能力想要看到关于这个遗迹之地未来的事情,却只看到一片白雾。

    他不敢再这么任性地使用能力,预言能力大概是所有神血能力中最不受众神喜欢的,不管是第一预言巫者巫象,还是他,每次预言都需要付出极大代价。

    如今巫象已经不能再预言——关于这一点谁也不能确定,但巫象已经公开说了不会再预言,那么他至少就不会再公开预言。而据他所知,东大陆上具有预言能力并且为人所知的,目前就只有他了。

    如果连他都看不到这个遗迹之地的未来,那只能说神不想让人看到。

    可是这就产生了一个极为困扰他的问题:为什么神不想让他看到?

    越是看不到,他就越是不安。

    “把所有知道这里的奴隶全杀了,这周围的土著也一个都不要留。”蜇黎下狠心。

    殊羿皱眉,“奴隶带回去就是。那些土著什么都不知道,知道这里秘密的都已经死了。”

    蜇黎摇头,“九原人迟早会找到这里来,那个默巫……太诡异,就算他不知道这里有遗迹之地,可难保他不会从谁的口中听到。我看不到他的未来,也看不到这个遗迹之地的,连九原的未来我都看不到。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被我们搬空,但我不想给那个默巫、给九原留下任何东西,哪怕是遗迹之地里的一根草。那些奴隶和当地土著与其留着让我担心,不如全部除掉干净。”

    说着蜇黎抬起头看向殊羿,眼神有一点怪异,“殊羿,你的心变软了吗?那个诡异的默巫影响到你了,对吗?”

    殊羿没回答,他觉得没必要回答。

    蜇黎却觉得殊羿是因为感到理亏才没有回答,这让他又跟着说出了下一段话:“殊羿,如果不出意外,回去后你就将是我们鼎钺部落的新一代酋长,你的作为和判断都会影响到整个部落的发展。我作为大巫,必须要提醒你:不要忘了,九原是前代大巫就预言到的我们鼎钺最大的敌对部落。而事实发展也证明前代大巫没有看错!”

    蜇黎忽然变得激动,他握着拳头恨声道:“我们的领地被九原掠夺!我们的酋长被他们杀死!我们的战士被九原当众羞辱!这些仇恨你永远都不能忘记!”

    “大巫……”知春想调和。

    蜇黎挥开他,用权杖指着殊羿,“你以为我想杀人吗?是九原在逼我们!这些奴隶,还有生活在这附近的土著,他们都是因为九原染指这块土地才会死!杀死他们的不是我,是九原人!知春,动手!”

    殊羿抓住知春,声音连波澜都没有,“大巫,我再说一遍,这样做毫无意义。知春,去侍奉大巫,天快黑了,我们得在天黑前到达山下营地。”

    “殊羿!”蜇黎怒。

    殊羿转身,“走出森林还要十天时间,有那个工夫杀人,不如保持体力。”

    蜇黎按住额头,殊羿千好万好,可就是有一点不好,他认定的事情,别人想要动摇他极为困难。他不怨殊羿当着知春的面反驳他,殊羿就是这个性格,他对前酋长也是这样。

    可是如果殊羿连这点命令都不肯听他的,回去后他要怎么劝说对方接受拉莫娜公主?

    拉莫娜对鼎钺太重要,他怎么无法放弃这位公主。可如果殊羿不愿意娶她,拉莫娜在鼎钺要如何自处?前代酋长的女人?前代酋长还有儿子呢,可也就只是前酋长的儿子而已。

    难道要他把大巫的位置让给拉莫娜吗?

    蜇黎陷入思考中,等他做好决定回过神,殊羿早就带人走了,只知春和一些站得远远的护卫还在等待他。

    “知春,”蜇黎抓住知春的肩膀。

    “大巫,您有什么吩咐?”

    “杀了那些奴隶和土著,一个都不要留。”

    知春为难,但在看到蜇黎冰冷的眼神后,他点了下头,转身就去吩咐附近留下来负责保护大巫的战士。

    一个半月后,严默和原战一行终于来到了纳舍尔山脉。

    耳朵和下/体都已经复原的螺一改之前的畏畏缩缩,带着真正的快乐,手指前方宛似牛头的大山快速说道:“看,牛头山!就在前面,这次不会错了,我们高山洞族就生活在那座山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