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4章 章回64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牛头山占地不小,最高的两个角海拔约有三千多米,中间的山包地势较为平缓,高山洞族就生活在那里,整座牛头山远看真的很像是牛魔王的脑袋。

    看山跑死马,此时天色已下午过半,并不是入山的最好时机,严默猜测那遗迹之地中能在明面上找到的东西肯定都已没有,也就没必要那么急吼吼地进山,当下吩咐大家原地休息,等次日清晨再行进山。

    九风事先已经来纳舍尔山脉打探过,别看地图上只是画了一个小圈,但那个小圈放大到整个纳舍尔山脉中,也是占地比较广阔的几座相连大山。

    这片山脉可不是什么小山包,几座大山相连比两个九原城相加都要大,其中地形又极为复杂。

    九风在山里待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收集到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

    这片被严默圈出来的山脉中确实生活了几个人类部族,不过用鸟雀们的来话来说,这些人类非常喜欢打架,经常打来打去,不是今天你被灭了族,就是明天那个被夺了老窝。

    鸟雀们也分不清这些人类的变化,所以它们能告诉九风说这片山脉里有某些人类被打死了、某些人类迁走了,却无法告诉九风,那些打死和迁徙的部族都有哪些,只能带他去看。

    九风看到牛头山,告诉严默说这里原来有一个很热闹的人类部族,大概在好几年前,鸟雀们不记年数,它们也记不得到底是多少年前,总之那个人类部族遭到另一个人类部族的攻击,好多人都被杀死,之后这里就被另一个人类部族给占领。

    但这个占领了这座山的后来部族就在九风飞来的两天前也离开了。离开前这个部族内部还打了一架,好多人被杀死,还有一些人逃入了山里。

    严默听完九风叙述,推测这里十有八/九就是那遗迹之地。

    螺不知道山中变化,还抱着一丝期望。严默不忍心打击他,就没告诉他牛头山已经无人的事。

    螺兴奋得似乎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眼巴巴地看着牛头山,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

    斯拽住他,低声道:“就在眼前了,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说不定你就能见到你阿姆了。”

    螺含着浓浓的鼻音嗯了声,重重点了下头。

    严默目光落到斯身上,对他招招手。

    斯不知道祭司有何吩咐,立刻走了过去,“大人。”

    “让我看看你身体调理得怎么样。”严默示意斯在他身边坐下。

    斯想到一个可能,心跳猛地加快,他拼命才按捺住心中激动,跪坐好,伸出手。

    螺一看祭司大人要查看斯的身体情况,注意力也立刻被吸引到这边。是不是……大人也要帮助斯复原身体了?

    不远处的奴隶兵们也有不少人在偷偷看这边,他们的胆子在这一个半月中稍微养大了一点,尤其是祭司大人不辞辛劳,带着他的弟子们亲自到处采药,并亲自熬制好了给他们外敷内用,让他们调理身体后。

    最让他们激动的是,和他们一样身体残缺的螺在祭司大人的神奇巫术下,不但身上的内外伤全部痊愈,那被鬣族残忍割除的耳朵和雄性特征竟然重新长了出来!

    这不是传说,不是夸大,而是在他们所有人面前,他们亲眼看到的真真实实发生的神迹!

    猎大人说这是祭司大人给螺的奖励,因为螺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

    而他们其他人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他们忠心为祭司、为九原做事,只要能立下功勋,贡献点达到一定数额后,祭司大人也会帮助他们复原身体。

    只不过这种神迹需要消耗祭司大人大量的生命力,所以不能频繁进行,只能按照大家的贡献点数高低来排序。

    至于这个贡献点数如何增进和记录都有明文规定,他们在跟随九原人没多久就得到了一个刻有他们姓名年龄等信息的骨牌——这时他们对这些还不是很懂,据说这个骨牌是一种骨器,以后他们有什么功劳,上面就会用另一种骨器往他们的骨牌里输入贡献点数,要查询自己的贡献点数也有另一种骨器可以显示。

    这个骨器的功能很神奇,可惜奴隶兵们不是很懂。他们此时更不明白他们就是把所有人身上的所有财产全部加起来都抵不上这么一块小小的骨牌。

    而奴隶兵们在之前别说去讨论什么贡献点数,他们对于被九原人救了一事也大多抱着得过且过、不过换个主人等死的灰暗心情。

    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切实的希望!

    而且这一个半月来,九原人是怎么对他们的,任哪一个奴隶兵都心里清楚。那残忍的鬣族人连比都无法跟九原人比。

    他们不但有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每天还都能吃饱,且一天都是吃三顿!

    吃三顿啊,这在以前他们连想都不敢想,就是在做奴隶前他们在原部族也没有这样的好日子。

    虽然不知道首领和祭司大人要带他们去哪里,虽然他们没有坐骑,但他们走得并不累,几乎每隔两个小时就会休息一次,而且行进速度也不快,也就比散步稍微快一点,哪怕身体再差的奴隶兵都能坚持下来。

    更何况那位仁慈的祭司大人特别关注大家的身体,只要有谁身体不适,立刻就可以躺到一种叫做担架的简易床上,祭司大人还会带着他的弟子们给生病的人看病疗伤。甚至祭司大人还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香包,戴上就可以避开蚊虫叮咬。

    这一个半月走下来,所有奴隶兵都感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的身体状况不但没有因为长时间的步行变差,反而变得更加强健,有些人的暗伤也在不知不觉消失了些许。

    奴隶兵把此视为奇迹,认为都是祭司大人赐给他们的好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为此,奴隶兵看严默的目光不但有了信任,还有着深深的崇敬和畏惧。

    他们畏惧严默并不是因为严默可怕,而是因为他们已经逐渐把严默视为了神。

    除了神,还有哪个祭司大巫能让他们残肢再生?就算有这样的巫者,那他也肯定没有默巫大人这样的仁慈和耐心。默巫大人在教导他的弟子们时,还会把那些只有大巫们才能学的草药和看病疗伤知识也告诉他们。

    这样的大巫要到哪里找?

    也怪不得九原人那么骄傲他们的大巫和首领,换了他们……啊,他们也已经是九原人了,他们其实不用再那么羡慕九原人,他们以后都可以像九原人一样生活,他们会保护九原和祭司大人,九原和祭司大人也会保护他们。

    而只要他们足够忠心和努力,只要他们能积攒够足够的贡献点,他们的身体也能像螺一样恢复如初,到那时他们将再无遗憾。

    看,如今斯已经等来了他的奇迹。

    有了第一和第二个,第三、第四……还会远吗?

    严默给斯把完脉,脑中自然浮现了斯的全身扫描图。

    “不错,恢复得很好。”严默放下手指,对斯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斯惶恐地摇摇头。

    “因为你一直在帮助其他人,螺和几个年纪小的,还有几个身体不太好的,你一路都很照顾他们,这样很好。”严默温和地说。

    斯福至心灵,诚实地道:“以前我不敢,现在我敢这样做,是大人您给了我这样做的勇气。”

    原战听到这句话,突然觉得这个斯很有培养价值,忍不住点了他一句:“除此之外,还因为你经常在默军中传扬九原各项规则的好处,对默也十分尊重和爱戴。”

    为了方便称呼这支奴隶兵也为了方便管理,原战和严默商量后,决定给九原再加一个军团,就叫默军。

    斯不是笨蛋,如果是,他也不会做到奴隶兵头领的位子还活到现在,他再次诚实又质朴地道:“我心甘情愿这样做,因为大人和首领您对我们是真的好,九原规则也很好。”

    原战神色颇为满意,“记住你今天的话,默军将只忠于……。”

    “默军以后将只忠于九原。”严默打断原战的话,按住他的手道:“第一代默军情况特殊,将先跟着我。但本质上她仍旧属于九原军,只不过以后默军可以往尖刀部队或者特种部队培养。”

    斯没太听懂严默说的话,看两位大人起了争执,他只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原战用手指轻刮下巴,似乎不太同意他家祭司大人的建议。

    严默见他这样只好明着说道:“我已经有护卫,神殿也有,这已经是一支不小的力量,用来保护我和神殿足够,但再多就不好了。祭司和神殿的地位可以特殊,但不能凌驾于九原之上。我们……必须得为后代考虑。”

    原战脑子清醒过来,恢复了作为首领的理智,勉强点点头,“好吧,便宜巫果那小子了。”

    严默见原战张嘴就把下一代九原首领定下,很无语地斜睨他,但也没出口反驳。巫果只要有那个本事,他也不会故意去阻大儿子的路,至于小儿子……

    严默摸摸肚子,只要他能快快乐乐的就好。

    原战给这支奴隶兵军队取这样的名字自然有他的私心在内,在他眼中任是什么也没有他家默重要,就是整个九原也不能相比,所以就算他知道严默很强大非常强大,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给他更多的保障。

    可惜他家默太冷静太理智,现在反倒是默对九原付出的心血更多也想得更多。

    原战无奈也只能同意不把默军私有化,甚至觉得这样一来说不定这支默军恐怕存在不了多久,可原战和严默此时都没有想到,默军这个编制和名字不但长久地保持了下去,更在原战和原帝有意无意地引导下,成了维护九原统治、尤其是维护严默和原战血脉的最忠心也是最厉害的军团。

    未来,默军之威名扬名天下,非对九原、同时不是严原最正统血脉的最忠心者不得进入。

    而跪坐一旁的斯觉得自己听到了天大的秘密,他惶恐的同时又觉得自己被信任,尤其那两位说完话都没有警告他,这让他对两人也更加死心塌地——你们如此信我,我也必不负你们!

    当晚,严默再次展露神迹,代表无尽生机的淡绿色光芒笼罩住斯。

    所有第一代默军成员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都没睡觉,全都在等着奇迹再一次发生。

    奇迹真的再次发生了,默军们反而都睡不着了。

    斯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而激动,可是在看到和抚摸到自己的身体再次变得完整后,二十过半的大男人当着那么多人面流下热泪,哭得无法自抑。

    而在场的所有雄性都明白他的心情,原战还唏嘘:“当初幸亏没把你阉割了。”

    严默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

    次日,整个默军都弥漫着一股骚动着的喜气。

    每个默军人脸上都带着对未来的无限期望,原本的麻木和灰暗不说全部消失,也散去了七八。

    第一个螺可以说是特殊例子,但有了斯以后,默军们终于开始真正相信猎大人的话——他们每个人都有复原的可能。

    严默大概昨晚被侍候得舒爽,早上看谁都和颜悦色,见到默军们的气氛不同于往日,他决定再让这些可怜人高兴高兴。

    “之前因为我给戎族人全族赐福,消耗的生命力太多。等我再养一段时间完全恢复过来,我也会赐福你们,也许无法一下子就让你们全部复原,但三年,只要三年时间,只要你们忠心于九原,我发誓一定会让你们缺失的器官重新长全。”

    “嗷嗷嗷——!祭司大人在上!感谢祭司大人!”默军们一静之后瞬间齐齐发出难以抑制的嚎叫,全都高兴疯了。

    严默抬手,各种嚎叫立止。

    “但如果你们以后若有谁背叛我、背叛首领、背叛九原,祖神和我都会收回对其的赐福,并对其降下惩罚,而你们绝不会想知道祖神和我对背叛者的惩罚是什么。”

    斯迈前一步,单膝跪地,宣誓:“我,斯,以战魂起誓,绝不背叛默巫大人、首领大人和九原,如违此誓,我的灵魂将被众神撕裂,永远无法回归母神怀抱,永受裂魂之苦!”

    这个誓言不可谓不重。

    可其他默军在听到斯的誓言后,竟无人犹豫,全部单膝跪下,手捂心脏发出同样的誓言。

    “很好!”严默再次露出笑容,“你们对我们付出忠诚,我和战和九原也绝不会辜负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