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5章 章回64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有原战开道,原本密密麻麻没有道路的野山林也变得不是那么难走。

    在天色将黑之前,一行人终于感到了原高山洞族的住地。

    为了提高行进速度也为了降低危险,严默在进山前把默军全部留在了山脚下,只带了斯和螺。

    一路登上山顶,也就是两角中间的圆弧山,上来就看到了大片的草甸,以及无数绚烂的野花。

    风从脸上拂过,带来清淡的花香和浓郁的青草味。

    云天,晚霞,繁花似锦,视野开阔。

    所有人精神都为止一振。

    “这是个好地方。”严默由衷赞叹。

    风景美丽归美丽,可那些看似无害的足有半人多高的草甸中也隐藏着无数危险。

    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人傻到说要直接躺到草地上,被虫蚁爬满身是轻的,被毒蛇咬一口更是正常。

    “有人从那边下山了。”原战仗着身高,一眼就看到远处一片草地的异样。

    严默转头问螺,“你的族人住在哪里?”他并没有在草甸上看到任何建筑。

    螺近乡情怯,尤其他没有发现草甸周围有任何族人活动的踪迹,如果是往常,只要有人接近草甸,不,只要接近山脚范围就会有巡逻战士向他们投射长矛以作警告,可直到他们登到山顶都不见一个人出来,这片偌大的草甸除了他们也看不到任何其他人影。

    这不正常。

    难道他的族人真的都已经……

    “螺?”温暖的手掌摸上他的头。

    螺定定心神抬起头,对祭司大人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忙手指草甸边缘的左侧牛角山,回答道:“我们是高山洞族,自然是住在山洞里。这片高山草原很大,里面隐藏有很多可怕的野兽,还有森林里的野兽偶尔也会跑出来猎食,我们只有住在山洞里才能防住它们。”

    螺手指的地方正好是原战发现草地有异样的方向。

    “先过去看看。”原战带头往前走。

    九风和多比在天上监视,原战走在前面开道,严默押后。

    几小不敢托大,和斯与螺一样,都手持木棍猫着腰边走边探路。

    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严默示意大家不用管,原战放出了半神战士的气势,野兽们对危险的直觉最敏感,全都纷纷逃离。

    来到草甸边缘,明显能看出这里的野草变矮了许多,还有很多踩踏的痕迹。

    越往前走,野草越矮小,渐渐的只能盖住人的脚踝。

    左侧牛角山的近貌已经清晰地显露在大家面前,严默不禁仰头轻啧一声。

    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吧?竟然在牛角山的西侧面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梯田。

    最下面三层的梯田最宽,真正是前面种植,后面就是住人的山洞。

    梯田数下来共有十九层,越往上越窄,最高层只到牛角的半山腰,再往上就是人力很难攀登的垂直悬崖。

    原战看到高山部族的住地也赞:“这地方易守难攻,作为一个小部落的住地很不错。”

    螺对自家族地也很骄傲,附近好几个部族都曾眼红他们这个族地,来抢过好多次,可都被他们族给打了回去。

    严默抬手招九风,九风变成小鸟落下。

    “你从鸟雀那里打探的消息怎么说,就是这里之前有人,但在不久前人全部撤出了?”

    “对,就是这里,它们带我来看过,那边还有很多死人。”九风用翅膀指向草甸南边。

    原战闻言先过去查看。

    严默一边走向牛角山的第一层,一边问九风:“那些人类活动的地方就在这个牛角山里?主要集中在哪一块?”

    九风拍拍小翅膀表示不知道,鸟雀们就能会注意这里的人类行踪,但哪会那么仔细地分辨人类的活动痕迹?

    严默见九风这里问不出什么,就问螺,“你跟我说的那个你们族中圣地在哪里?”

    螺顿了下,但他没怎么犹豫就说了,到这里都看不到族人,显然他的族人要么已经逃离、要么就是全被抓走或杀死,族地都不保了,族中圣地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再说他们的族中圣地其实也就名头好听点,走进去就是一个大山洞,里面冬暖夏凉,族中大巫和长老们经常会安排体弱的族人住进去。他小时候也在里面玩过,里面空空的,就一个泉眼,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高山洞族的圣地不在西侧的梯田山洞中,而是在南面。

    恰巧原战回来,告诉大家,“那里确实大量血迹,可是尸体基本上都被野兽拖走吃掉,只有一些破碎皮毛和残骨。”

    本来还担心那些死人会不会就是他族人的螺闻言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不用面对亲人的尸骨,表情复杂得很。

    在去洞族圣地之前,他们先把梯田一到三层快速走了一遍,没发现任何活口,但从留下的痕迹看,这里在不久前还有不少人生活过。

    螺在第二层一个人力挖出的山洞中待了很久。

    严默进去看了,里面空间不大,除了正门的洞,里面还有两个洞间。

    螺忽然从地上抓起一件被鞣制了一半的皮毛,失声道:“这是我阿姆的手艺!这个皮毛还是新鲜的,我阿姆她……”

    螺想到南边草丛中的死人,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他不敢去想他阿姆现在怎么养了,只能幻想也许她和其他人一起逃了出去。

    “别急,九风听山里的鸟雀说,这里的人被杀死了一批,但也有一批逃了出去。等事情办完,我会请九风还有山里的生灵一起帮你寻找你的族人,说不定你阿姆还在哪里活得好好的。”

    “祭司大人!”螺噗通对严默跪下,“求您、求您……”

    严默叹口气,“先把上面几层洞穴都找一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如果没有,我们就去你说的那个圣地,圣地那边如果也没有找到什么,再扩大搜索范围。”

    “谢祭司大人!”螺对严默磕了个响头站起。

    严默几次跟他们说过不用下跪,更不用磕头,但默军被当奴隶调/教了那么长时间,动不动就下跪的习惯一时还无法调整过来。

    十九层梯田的山洞全部搜查了一遍,除了残留的生活痕迹,其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原战在附近搜索,严默则去向生活在这附近的生灵们请教,最后七七八八总算拼凑出一个大概经过。

    大约在一个半月以前(这个时间是严默的推测),这里住着一群人类。

    某一天这群人类内部似乎发生了什么分歧,有人带领一群人去杀另一群人。

    然后这群人类中一个貌似头领的人发现了这件事,他很愤怒,阻止那群人继续杀人,可另一个头领出现,双方差点打起来。

    在混乱中,一群人被杀死,还有一群人趁乱逃入了森林。

    那个出面阻止的头领打败了另一方,禁制其他人去搜寻逃走的人。

    最后这些人也走了,走之前另一个被控制的头领下令让人在一个大山洞里放了一把大火,差点把草甸都给烧着。但那群走掉的人不知道的是,他们放的那把火烧到了山洞口就奇异地熄灭了,并没有能波及整个草甸。

    严默若有所思地道:“听鸟兽虫们的描述,鼎钺的那个蜇黎大巫和殊羿可能都来了。蜇黎想把所有奴隶活口干掉、甚至放火,想消灭所有线索,可殊羿却阻止了他。”

    原战不喜欢听自家爱人老是提起那个鼎钺的殊羿,当下打岔道:“这里没什么特殊的,我都看过了,去南面那个山洞吧。不是说那个山洞阻止了火势蔓延吗,里面肯定还有一些古怪。”

    严默也猜测这个洞族圣地就是遗迹之地,看再找不出什么线索,就带着大家绕路去了位于牛角山南面的圣地。

    只是第一夜的收获让大家都很失望,他们几乎毫无发现。

    这个所谓圣地就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大型山洞,只位置比较特殊,正好位于山腰,想要爬上去只有一条靠着山壁的羊肠小道。

    对于别人来说,走这条路还有点危险,但对于原战和严默一行,他们走这条路和走平地也没什么区别。

    进入山洞前,首先可以看到一个很大的平地,平地就是一块巨大的从山壁中延伸出来的岩石。

    严默看到这块平地,莫名地想到了停机坪三个字。

    如果他们是乘坐骨鸟而来,那么他们完全可以直接降落到这块平地上。

    再看洞口,真的很大,洞口最高处约有六层楼房那么高,最宽处可以开进一辆火车。

    一步跨进洞内,立刻就能感觉到温度变化,只在洞口就感觉比外面要低了三五度左右。

    洞内很黑。

    严默特意退出来,外面太阳已经快落山,可还是有余晖照耀,又是正南面,洞口又这么大,按理说这洞内的采光应该不至于这么糟糕,可是就那么神奇,他只要迈过洞口那条线,眼前就是一片漆黑。

    其实也不是真的黑得不见五指,等眼睛适应一会儿后,还是能大致看清洞内的模样,可是这种采光度还是太低,低得不正常。

    难道是因为火熏的缘故?严默暂时把这个疑问放到一边,站到洞口仔细打量这个洞穴。

    里面的洞穴据螺介绍是一个套洞,洞中有洞,一共有三个,一个比一个小。被称为圣泉的泉眼就在第三个洞穴也是最里面的那个洞穴中。

    大约是鼎钺人走之前放了一把大火的缘故,最外围的洞被烧得黑漆漆,墙面都看不清楚。

    “鼎钺应该是吸收了控火战士,这是至少两名六级以上控火战士才能造成的火势。”原战是战斗专家,在外洞转了一圈就看出了火灾制造者是谁。

    随后,男人一挥手,无数火球浮起,洞内可见度一下大增。

    一黑一亮之际,严默忽然察觉到什么,倏然转头。

    洞口什么都没有,外面景色依旧美丽。

    多比旋转着触手从他不远处飞过。

    几小看到变亮堂的洞穴开心了,蹦蹦跳跳的活泛开来。

    “默,你在看什么?”原战问他。

    严默转回头,笑,“晚霞很好看,太阳就要落山了。”

    原战向外瞄了眼,很敷衍地嗯了声,原谅他是个野蛮人,浪漫细胞还没怎么开发。

    严默把那种奇异的感觉压到心底,抬头看洞壁,因为大量火球照明,外洞是个什么情况,一眼就能看清,“他们在故意焚烧洞壁。”

    “洞壁上是不是有什么?”几小也在洞中好奇地探险,苏门没走远,转头问他师父。

    严默颔首,“也许有壁画,也许有文字记录,也许有某些特殊的标识,总之不管有什么都是鼎钺人不想让我们看见的。”

    “啊!师父,那怎么办?”苏门觉得鼎钺人好坏。

    严默招来螺,问他:“你还记得外洞的洞壁上有些什么吗?”

    螺不太确定地道:“我也不太记得了,洞里很暗,好像墙上有刻些什么,但我们都看不懂,大巫说那是神的语言。”

    严默和原战对视,看来外洞墙壁上刻的是文字。

    “你还记得都刻在哪里吗?”

    螺看着又黑又高的洞壁努力回忆,“那些神语不多,我记得好像那里有一些,那里好像也有,不对,也许是那里?”

    螺额头冒出汗珠,急得要哭出来了,“大人,我不记得了,时间太久了,我、我……”

    严默忙安抚他,“嘘,不急,能想起多少是多少,想不起来也没关系。”

    螺不太确定地指出了几个位置。

    严默和原战过去,看能不能想法恢复,或者找出一点神语的痕迹。

    但很可惜!

    “他们把有文字的洞壁全都直接削掉了!”原战骂出一连串脏话,对鼎钺人越发不爽。

    严默又问螺还记不记得那些神语长什么样,螺绞尽脑汁想出几个,用严默给的笔歪歪扭扭在白纸上画出几个鬼画符。

    多比飞来看,连他都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磐阿家族所在的星际通用语,那扭曲的弧线哦,太销/魂了!

    “有四成可能。”最后多比这样判断。

    两人和几小点燃火把又在外洞忙活了几圈,什么都没找到。

    严默想要找出火烧到洞口就停止的原因,也没找出来。他反复在洞口进进出出,奇怪的举动让其他人都忍不住盯着他看。

    多比飞过来,“默,你发现什么了吗?”

    严默蹲到地上摸地面,“你呢?”

    多比很沮丧,“我什么都没有发现,这里既没有明显的能量,也没有任何波段。”

    严默安抚他,“不急,如果真的什么也找不到也没什么。”

    “对,我们可以去鼎钺抢他们的发现!”多比来精神了。

    严默乐,起身。

    原战使用他的控土能力,对整个外洞进行深度探索,最后也只能摇头,“后面和地下都是实心,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有。”

    严默看看外面天色,“天已经黑了,我们先在外洞休息一会儿,吃过晚饭再去中洞。”

    这里一定有什么,只是以他们现在的手段还无法察觉。

    他得先找到鼎钺发现能量枪的地方,也许那里会有一点线索?

    严默想把那种奇妙的感觉告诉原战,可他又不想让“那个暗中窥伺的什么”发现他已经发现什么,只能暂时闷在心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