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7章 章回46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清晨,九原一行人一起出现在山顶湖泊旁。

    严默把昨晚高山洞族大巫鬼魂来找他的事毫无隐瞒地告诉了原战。

    原战很不爽严默那时没喊他。

    默大祭司反抱着大儿子翻白眼,“这属于精神力量,我自己都还没搞懂,喊你做什么?带着你的灵魂一起飞吗?”

    “如果那老巫对你不怀好意呢?”原战抓住大儿子乱踢的小脚丫,捏捏。

    巫果啪唧一巴掌打在他战爹脸上,嘿嘿直乐。

    原战也不恼,抓起他的小肉爪子就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巫果哇呀呀叫。

    默爹吃吃笑,托了托大儿子肉乎乎的小屁屁,“如果我搞不定他,你就能搞得定?在灵魂层面,我们都是幼儿。”

    原战被堵得直哼哼,当下决定等回去就找斯坦好好学一学如何操控灵魂能力。

    严默堵完自家牲口也没忘记喂他糖吃,“你放心,斯坦教过我怎么固守自己的灵魂,就算那老巫对我有恶意,他也拿我无可奈何,但带上你,我怕保得住自己保不住你。”

    原战想说自己的灵魂也很强大,但他并没有跟爱人争辩,等回去他跟斯坦掌握了灵魂的力量后,他的默就算想要甩开他也不可能。

    “他现在在这里?”

    他,指的就是老巫。严默看向螺,那老巫就站在螺的身边,用非常慈爱的目光看着少年。

    螺一无所知,他还在跟斯悄声说昨晚梦见了族里的大巫,大巫是他阿姆的父亲,但他阿姆并不是巫者。

    老巫并没有给跟螺说他阿姆已经死去的事,螺还抱着希望。

    严默叹气,也许抱着希望对还是少年的螺来说更好,等他到二十多岁不再依恋母亲时,那时再知道事实,伤害也会小一点。

    严默抓住原战手臂,把自己的魂力与他相连,帮助他调频,好让他“看到”老巫。

    原战只觉得自己视线一闪,一名干瘦的老人忽然就出现在他的视界中。

    这就是祖灵了吧?

    现在,东大路还没有鬼魂的说法,对于这些死后还有能量维持自己魂力的存在,一般都被称为灵,而祖灵的传说就是由此而来,比如矮人族。

    如果能一直维持着灵的能量,那么灵是否能长久地存在下去?

    “师父,这湖里面有什么吗?”小黑戴着一头鲜花蹦过来,把手上抓着的一个小花环套到巫果头上,打断了原战的深想。

    巫果戴着花环可美,小手抬起来摸摸花环,表情十分满意。

    严默瞧着几个徒弟满头都插着鲜花、戴着花环,乐得哈哈笑,把怀里抱着的巫果交给小黑,“还没确定,我和你师爹下去看看,这期间,你和九风带着其他人去山林里找找高山洞族逃走的人,如果发现不对,就让九风立刻带你们离开,保护好巫果和苏门,明白?”

    小黑接过巫果,一挺胸膛,“保证完成任务!”

    严默又看向严小乐。

    严小乐拍打胸骨,“咔咔!”交给我。

    九风抓着一朵小花插到严默头发上,顺势落脚,“默默,我跟你一起下去。”

    严默抓起那朵快要掉下来的小花别到耳朵上,眼珠一转,把苏门叫过来,把九风从头顶抓下来放到苏门头上,“小黑既要顾着巫果,又要顾着苏门,一旦有危险,他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小乐虽然厉害,可他对山林中的鸟兽都不熟悉,但你已经来过一趟,又可以命令山林中所有鸟兽。九风啊,你是我们九原最伟大的山神大人,苏门还有其他人的安危,我就交给你了!”

    九风瞄瞄爪子下面踩着的小苏门,勉强同意,“好吧,那你要早点来找我们。”

    “嗯,如果我发现不对,会立刻和阿战传送出来,你们放心。到时你们找到人就去山下营地,最迟半个月我就会回来。如果超过半个月,你们还没见到我们,就先回去九原。如果超过半年,我们还没能回去,就让斯坦大巫和咒巫他老人家共同担起九原。九风,你的担子很重,九原的下一代就交给你了。”

    九风被委以重任,很严肃地点点小脑袋。

    多比很得意,他是唯一被允许跟着一起去的。

    其他几小看着他都很不顺眼,九风一翅膀扇过去,多比怪叫着掉入湖水里。

    严默又吩咐了斯和螺两句。

    螺很感动,他想说让大家留下等待就好,不用跟着他去找人。

    但严默反而不放心他们留在这里,催着几小离开。

    老巫没有阻止严默的行为,他也不放心自己的唯一血脉,他不知道严默三人下去后会遇到什么事,但以他见到的神迹来看,如果有动静一定会是大动静,螺他们留在湖边确实不太/安全。

    目送几小离开,老人走入湖水,严默正也要下湖,被原战拉住。

    怎么啦?严默用眼神问。

    原战抓住严默别在耳边的小花扔掉,附身从地上扯下一朵长柄的、只有几朵指甲盖大的绒绒小黄花,重新别回他耳边。

    退后一步,欣赏了下,满意点头。

    严默抬头,无语。

    原战低头,嘴巴撅得老长。

    严默忍不住笑出来,一巴掌把他推开,跟着老人走入湖水中。

    以为自己会得到一个亲亲的原战脸色阴沉得跟要下雨一样。

    “喂,你还来不来?不来,你就去陪孩子们。”严默回头,眼波流转。

    原战心中一荡,水浪分开,直达湖底。

    老人看到湖水分开,湖底亮在阳光下,不由吓了一跳。

    原战来到严默身边,严默自然看向露出来的湖底。

    湖水最低处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坑。

    凹坑呈现深蓝色,就像卫星图上看到的海眼。

    “多比呢?”严默突然道。

    原战和老人都是一愣,原战立刻转头四处看。

    严默也跟着浮上水面寻找,可是没有!

    “我记得多比刚才被九风翅膀扇到了湖里面,他们经常这样玩,多比也不怕水。”原战挥手让水浪分开得更大,以便寻找多比。

    严默直接喊:“多比,你在哪里?”

    湖水中静寂异常,水浪有水中生物游过,但没有多比。

    两人同时看向老巫,严默张口就道:“入口在哪里?带我们过去,快!”

    老巫不出所料指向深蓝的湖眼。

    原战试图让里面的水分开,但无论他输出多大的能量,湖眼里的水都纹丝不动。

    不,也不是不动,有波纹。

    “这水不对,这不是水。”原战蹲下/身,手去摸湖眼里的水,摸上去的感觉确实是水,还很凉。可是他却无法操纵其。

    严默也蹲下细看,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深入水中,脑中瞬时出现“水”的扫描图。

    “这不是水。”严默一口断定,“这是某种未知能量,它只是看起来和摸起来像水。大巫,你知道什么吗?”

    老巫摇头,“我昨晚曾跟你说过,我是死以后才知道我们曾是炼骨族的奴隶,也才成为指路者,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我受尽痛苦死去后,再次醒来就在湖水里,就在这湖眼边上。”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老巫,“我进入了湖眼。”

    这是唯一的选择,也是目前严默和原战唯一的选择。

    严默很谨慎,就算要下去他也要尽量了解里面的情况,“里面有什么?”

    老人的表情在这一刻变得非常复杂,“我无法用言语描述,你们进去就知道了。”

    “有没有危险?”

    “至少在我进入的那一层里,没有。我还指望你们给我族报仇、抚养我的血脉、找回我的族人,我不会害你们,据我所知,如果无法通过第二层就会被送出来,你们不会有任何危险,还能得到一些奖励。”

    “哦?这么好?”严默这人永远都对这种“好事”充满怀疑,就跟前生里经常接到的诈骗营销电话一样,总是会说先送你礼物,然后嘛,呵呵。

    “如果你想得到宝藏就只有下去,外面的都已经被鼎钺拿光了。”老人坦言。

    “那些墙壁上记载了什么?”严默总觉得洞壁上的文字和图纹是关键。

    老人叹息,“你很聪睿,我族守着那些文字和图画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宝藏的秘密,明明那里已经写明……唉。下去吧,在第一层,你会知道我所知道的一切。”

    严默忍不住想:这会是陷阱吗?但是他又舍不得下面那些可能比能量武器还要珍贵的宝藏。

    “人的贪欲果然是推动一切发展的根由。”严默呢喃,毫不犹豫地一脚踏入湖眼。

    原战跟上。

    严默没忘记给两人都罩上护罩。

    如果他们没有外星侵略者这个大威胁,如果不是多比突然不见,他想他不会下去的这么干脆。

    湖眼里水样的波纹果然只是一个幌子。

    他们踏入湖眼后,就落到了一个相当广阔的空间中。

    “你有没有感觉,进来时身体似乎被扫描了一遍?”严默问他脑中的小树苗。

    小树苗点点脚丫子,“你感觉得没错,我嗅到了黑科技的味道。”

    严默莞尔,和原战一起打量起这个空间。

    怪不得那大巫说不出来。严默抬头,也觉得不知道该怎么用言语去描述这里的场景。

    他看到了一座有着高高阶梯的神殿。

    阶梯两边跪着数不清的有角人。

    一只厚实的大手伸过来,握住他。

    严默侧头,对爱人微微一笑,“没错了,这里应该就是炼骨族第三个圣地,如果磐阿家族曾经在这颗星球上留下什么,那大部分应该就在这里。”

    “上去?”

    “嗯,上去。”

    老巫也站在他们身边,对他们说道:“你们想知道的就在上面,走中间,上去时不要碰那些炼骨族人。”

    严默接受了老巫建议,和原战两人顺着阶梯往上走,途中没有碰到任何阻拦。

    阶梯的最上层一名白角族高高托起一个三五月大的婴儿,他的身后分别站着一名黑角和红角族。

    老巫喊住他们,“等等,你们需要先跪拜。”

    啊?严默和原战互看,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情愿。

    老巫有点着急,“我当初就是跪拜了才听到了神……我不知道那是谁,我只听到了他的声音。”

    严默抬头看前面的三名炼骨族大巫,要拜吗?

    “如果不跪拜会怎么样?”原战转头问老巫。

    老巫愣住,“我不知道。”

    原战看向严默,用眼睛问:上去?

    严默反抓住他的手,两人绕过三名炼骨族大巫,走上最上层。

    没有攻击,也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

    严默走上去瞄瞄那巍峨的神殿,竟然返身又走回来。

    小树苗在他脑中疯狂地叫:“危险!危险!快退!”

    原战不明所以,也跟了回来。

    老巫……只能看着。

    严默走到三名炼骨族大巫身后,问老巫:“你跪的是不是就是这里?”

    老巫点头。

    “手呢?手放到了哪儿?”

    老巫索性走过去,跪给他们看。

    老巫突然激动起来,“你们听到了吗?神在说话。”

    严默和原战什么都没听到。

    严默问他:“你听到了什么?”

    老巫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睁开,表情微讶异,“神说的……跟上次一样。”

    “他说了什么?”

    老巫站起,“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他说高山洞族是炼骨族的奴隶,炼骨族离去,留下了珍贵的宝藏,奴隶们负责看守宝藏等待被选定者来临。然后问我是愿意做指路者,还是试练者。”

    严默抓住重点:“你没有选择去做试练者?”

    “不,我选了。”老巫脸红了下,当然已经没有人能看出来,“可是我在第一关就没有通过,神说我只能做指路者,并赏赐给我一道神光,让我的灵魂更加凝练,可以离开湖水。”

    严默更在意的是:“你说你刚才听到的内容和你第一次听到的一模一样?”

    “对。”

    严默脑中飞转,这会不会是某种录音装置?只要达到条件就可以启动?

    严默让老巫让开,自己走到那个位置,等了一会儿不见反应。

    他低头再次打量脚下的阶梯,比划了一下如果跪下去会踩到的面积,脚下模仿老巫跪趴的姿势,放出魂力。

    瞬间,有什么像是被触发了。严默还感到自己的脚底被什么戳了一下,但他有护罩防身,那东西没有戳入他的脚底,很不甘心地在下面顶了顶,消失。

    奇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最后汇聚成清晰的声音。

    声音直入灵魂,无需翻译,语意自现。

    “闯入者,你想做指路者,还是试练者?”

    闯入者?看来对方知道他不是高山洞族了?

    难道这不是录音?还是根据不同条件播放的录音?

    那么判断来者是高山洞族还是外来者,是活人还是死人的,又是什么?

    严默回头看长长的台阶,想到那奇异的波纹,再想到刚才想要戳入他脚底的东西,心里大概有了数。

    他握住原战的手,好让他也听到,同时问道:“指路者是什么?试练者是什么?”

    “指路者,放弃试练的机会,为试练者指路。你是活着的生灵,可以奖励一支神药。”

    “神药是什么?”

    “神药可以提高你的身体素质,让你的力气变得更大、眼睛看得更远、耳朵听到更多、身体更加强壮。”

    “哦?这么神奇?”严默猜想这神药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初级基因强化剂吧?听起来很像啊。

    难道当初磐阿家族已经研究出这颗星球上生物的广谱基因药剂?

    不过,别说基因强化剂就已经属于半科幻,就算磐阿家族所在的星际文明已经研究出基因药剂,也不可能为这颗星球上的有角人和无角人特别研究能提升他们能力的基因强化剂。

    更别说在磐阿家族到达的那个年代,无角人还是半智慧生物,有角人也只是刚刚开智的野蛮原始种族而已。

    作为侵略者的磐阿家族会为了奴隶和野兽去研究提高他们身体机能的基因药剂吗?

    好吧,就算他们为了某种目的研究了,他们会研究了有角族可以使用的基因药剂,还研究无角人的吗?那时候无角人恐怕跟野兽差不离吧?

    如果是这样,他们怎么知道今天来的就一定是有角族?

    所以严默推断,这个声音说的神药不可能是基因强化剂,到很有可能是某种催化剂,比如靠消耗生命能量来让身体技能得到暂时性的大幅度提升。毕竟,那声音在说这神药的好处时,可没有提到能延长生命,而基因药剂之所以被称为半科幻,那就是它不止可以提高人的身体素质、去掉某些顽固的基因病,更能通过活化细胞提高使用者的生命时长才对。

    想到这里,严默对神药虽然还有好奇,但已经没有多少想得到的欲/望。

    “我希望成为试练者。”

    “交出一滴血,你可以得到进入神殿参加试练的机会。”

    严默面前的台阶上升起了一个小柱子,柱子上顶着一枚中间有针尖的银色盘子。

    这是看暗的不行,索性就摆明了跟他要血液?

    一滴血?给不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