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8章 章回64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手掌不经意地在腰间划过,一滴血已经黏上他的指尖——这是他存放在空间中宰杀不久的野兽的血,他想试试这个银盘能否分辨血液差别。

    原战抓住他的手臂,“我来。”

    严默对他使眼色,他不敢用魂力交谈,怕给暗中的那什么察觉,对方既然能察觉老巫死后的灵魂并能增强其,也许它对魂力波频很熟悉?

    原战看到他的眼色,慢慢放开手。

    严默的指尖伸向银盘中的针尖,就在即将触碰到的一刹那,一根触手飞快打向他的手指,同时多比的叫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要碰!不要给它鲜血!”

    严默手指迅速收回。

    从台阶里冒出的触手对严默晃了晃。

    传入严默脑海的声音再次响起:“交出一滴血,否则你将失去试练的机会。”

    “不管你听到什么,别理它!”多比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

    严默,“多比,你在哪里?”

    “我正在侵入这里的系统,这是生活区和试练区,自从它们和主体分开,这里的子系统就被弄成了一个独立系统,看来那时还有人活下来。默,给我一点能量,这里能量太少了。”

    触手攀向严默的手腕。

    严默没有拒绝,给它输入了一些生命能量。

    多比的声音猛地精神起来,“哈哈!这下它就完全打不过我啦。再给我三十……不,十五分钟,我就可以接管这里的一切。在这期间,你们不要乱动!任何东西也都不要触摸!”

    触手和银盘收回,直传严默脑海的声音也彻底消失。

    “这个试练是怎么回事?你现在方便回答吗?”严默对着空气问。

    原战和老巫都听到了多比的声音,原战还好,老巫却十分迷茫。

    多比声音冒出:“试练只是个骗局,重点在验证来者基因上。如果来者是磐阿家族相关者,他们只需要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就能通过试练,从而得到这里的掌控权。如果来者是像空城城主那样的被试验者后代,他们会接受一些真正的试练,过关者会被洗脑,之后将成为这里的守卫者,一些比较聪明的则可以接受更为系统的教育,让他们帮助修复和升级联络期,好冲破信号封锁,把这里的消息传给磐阿家族。”

    “那如果不是这两者呢?”

    “死,或者被控制。那个洞族大巫,你最好别乱动。”

    老人魂体一僵。

    严默和原战没动他。

    老巫声音颤抖,“你是谁?你要对神做什么?”

    听声音那还是一个小孩子,看这个小孩子正在企图杀死神,他能感觉得到神的哀鸣。

    多比似乎到了紧张的时候,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这里没有神。那大巫,你以为你的族人为什么会‘忘记’你族的使命?为什么直到现在只有你一个来到这里成为指路人?”

    “……为什么?”

    “因为你的祖先发现这里的神一直没有找到他想找的被选定者,而其他试练者……在你们的祖先接触不到太多外人的情况下,参加试练者最多的就是你们高山洞族,当你族一代代最强大的战士们进入湖泊试练却再也没有回来,而大巫却都异常短命后,你族中总算出了一位比较睿智的大巫,他停止了指路的使命,不再让自己的族人前来试练,从而让你族多延长了几千年。”

    “你说什么!”老巫不相信多比的话,神怎么会骗他?

    多比很残忍地继续道:“就因为你的祖先不再继续指路的使命,这里的系统也断了能量来源,这里残留的能量本来就不多,而你的族人能找来的能量替代品也少得可怜,以前都是你们用自己和野兽的生命来祭祀和供给这里的系统。之后系统没了能量,只能保持最基础的运行,它只能吸引一些残留能量,比如刚刚死去的生灵的灵魂。可是大多数灵魂在**死去后都无法保留,这也是炼骨族思考了那么多年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没有完整意识,就算有‘神光’,也不能让那些残留的灵魂为它做事。这么多年下来,能保持完整意识走到这里的只有你一个,而你之所以能保持完整意识,不是因为神对你的钟爱,而是因为你承受了灭族和受刑的痛苦,因为你不甘心。强烈的情感也是保持意识暂时不消散的方法之一。”

    老巫听不懂什么是系统,他猜那大概是那个伪神的名字。知道了事实,他发现自己并不伤心,只是有一些失望,他以为自己的使命很重要,结果……

    “你的使命确实很重要,这个使命从炼骨族开始就一直在持续。不过这颗星球的发展太慢,等炼骨族离开东大陆后,你们高山洞族更是和野人无异,你们不能离开部族太远,你们接触不到更多的外人,你们无法把信息传递出去,这才导致这个‘试练地’的荒凉。本来按照它的计算,这里应该每过一阵子就有试练者过来,或者有人献祭能量给它,可惜它没有算准这颗星球的发展速度,也没想到炼骨族会战败,甚至不得不丢下带不走的圣地逃往其他大陆。”

    听多比说到这里,严默也不由感叹:“也许这颗星球真的有神保佑吧,也许是这颗星球本身的意志,也许是十二古神的期望。如果真的让这里的系统获得源源不断的能量和人才,五万年下来,也许它早就把消息传递出去,这颗星球也早就易主。”

    多比没再说话,十五分钟转瞬即过。

    “好了。”

    随着多比这两个字音刚落,台阶上的炼骨族从下到上,连同台阶都在消失。

    顶上巍峨的神殿也在塌陷。

    严默和原战都听到了机械音,底下有什么在重组。

    他们站着没动,老巫飘起来。

    脚下的台阶变成黑色的泥土,头顶朦胧的天空变成看不到顶的黑暗所在。

    远处灯光亮起,一座边有两角、中间隆起,宛如牛头的宇宙飞船出现在两人一魂面前。

    那个飞船很大很大,目测高有约三千米,横宽不算两角间的最大距离也有约六千多米。

    “磐阿家族有角?是双角?”严默脑中灵光一闪。

    多比从远处的飞船里疾速飞出,飞到严默面前戛然停止,“回答正确!奖励能飞行的飞船残体一艘!”

    “怪不得他们对炼骨族情有独钟,原来是两者都有角,不过炼骨族是独角,磐阿家族是双角。”严默摸摸自己的脑袋,很是感慨。

    原战比较好奇的是:“这个牛头还能飞?”

    多比给出肯定答案:“能飞。磐阿家族所在的星际帝国的飞船大多采取节体式,保证飞船在部分受损后,可以单独脱离或者单独修理,不影响其他部分的使用。这节生活区和试练区所在的飞船脱离得比较早,损毁不厉害,保持得还算完整,只要有足够能量就能再次飞起。默默,你带了那个能量转换器吗?”

    “带了。”

    “太好了!等会儿进入飞船后,你用那个转换器转换一些能量出来,大概一百枚五级币的转换能量就能让飞船修复并飞到九原。”

    “这里是哪里?还在那个牛头山中?”

    “其实牛头山就是这艘飞船,一开始只是想伪装,好不让这里的古神发现并摧毁,后来时间长了,上面落的土太多,就形成了现在的牛头山。”多比回答。

    “那我们把这艘飞船开走,这座山不就塌了?”

    “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原战皱眉,“殊羿能探测金属所在,我也能,可我为什么没有察觉到土层下的异样?”

    “船体伪装。这是保命的基本技能,比较高级的飞船都有这种可以与当地幻境同化的伪装技能,再加上一点不太成熟的空间技术。就算你们知道牛头山下有东西,可是在伪装和空间转移技能下,你们不管再怎么挖掘,就算把山体挖穿,那也只是看起来如此,等你们一走,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生物飞船?”严默眼睛亮了。

    多比赞叹,“没错。不过生物飞船的技术在当时还只是刚萌芽,这艘飞船还不能称得上生物飞船,只能说沾了一点边,这也是磐阿家族对在这颗星球上发现的活性金属那么在意的原因,活性金属在生物武器的构想中就是非常重要的原材料。默,如果让磐阿家族知道你已经研究出生物巫器……”

    “隔了这么多年,说不定他们也研究出来了呢?”

    多比沉默了一会儿,摆了摆触手,“不一样,这颗星球是不一样的,你的能力也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你掌握的那个生命能量。你研究出来的巫器,哪怕还很粗糙,可是它一开始就是活的,真正像有生命一样,还可以和使用者精神相连。磐阿家族研究的只是皮毛,他们缺乏最关键的东西。”

    “这个生活区和试练区里有磐阿家族的研究资料吗?”

    “没有多少。不过你已经有我了呀,我才是最宝贵的。”

    严默笑起来,抱住撞过来的多比,摸摸他,“没错,你才是最宝贵的。你有磐阿家族的生物武器相关资料?”

    “有,你之前没说要,我等会儿会全部整理出来交给你。另外这个生活区和试练区虽然没有很多宝贵资料,但是……这里有着其他残体都没有的最为宝贵的东西。”

    “是什么?”严默随口问。

    多比一字一顿道:“星网接入端口。”

    其实除了星网接入端口,这个牛头飞船里还有很多宝贵的东西。

    生活区中也许考虑到会有孩子上船,这里有着完整的教育系统,哪怕不接入星网,飞船系统本身也具有最基础的教学知识,只要使用飞船内网就可以受到跟在学校没有多大区别的系统教育。

    如果空城城主等试验体后代有幸进入这里,又有幸通过考核,他们就会按照飞船指示去学习各种知识。

    而试练区则是为战士存在。

    同样,就算不接入星网,只要能量足够,飞船上的试练区其实就相当于战士的训练区,训练区系统本身就自带非常有针对性的训练科目,还有大量的模拟战场和模拟战。

    进入飞船的试练者就是在这里接受试练,并被判断出成绩。

    严默还好,进入飞船后在多比指引下,一一熟悉,脸上也没有多少变化。

    可原战和老巫就不一样了,原战还能勉强保持镇定,可老巫早就目眩神迷,口中大呼“神迹”。

    “这个就是星网接入端口?”严默进入船长休息间,按照多比提示,按下墙壁上一处按钮,一张看起来就很舒适的床铺弹出,枕头下有一条细线,拽出来是一张薄膜。

    “是,你把这张薄膜贴到你的额头上,它会自动和你的神经接驳,如果它判断出你是合法登入者,你就能安全地登入星网。”

    “这东西不绑定使用者?”

    “有绑定式的,也有不绑定式的,一般像在这种飞船中的接入设施都是非绑定型。另外星网接入端根据用途和舒适度不同,形状也不一样,比如游戏区有头盔式和躺入式,这个可以方便更加身临其境地进行战斗和游戏。而试练区的则更加先进和全面,是船舱式样,可以把你全身神经都与星网完美连接,保证你在星网中受到的锻炼,在实际**中也会有效果。”

    “我现在就可以使用?”严默还记得那个龙脸男曾经跟他说过登入星际网需要有合法身份,也就是使用者的文明必须在星际文明中进行登记。

    “不能。”果然,多比一口就打消了严默的美梦,“非法登入会被星网察觉,一旦察觉它不但会把你赶出星际网,还有可能会损毁你的大脑。”

    “那如果我想把这颗星球的文明在星际网上注册该怎么办?”

    “针对这点,星际网有特别规定。首先你要找到一个星际网接入端口,这个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第二,你在登入时需要申请为新文明的游客身份,必须详细登录你的文明信息。第三,作为新文明的游客,你还不能自由使用星际网,必须先参加星际网的文明考核,你可以自己选择考核的文明等级。第四,等你考核通过,并不是你的文明就能被登记为该等级文明,星际网会另外派出审核者来审核你所在世界的文明程度,只有审核者给予合格的判定,该世界的文明程度才能被星际网认可。一旦你所在世界的文明被认可,你的星际网游客身份也会转变为正式的合法身份。”

    多比又道:“为了防止作弊,也为了更加公平,星际网派出的审核者不会明着和该文明的申请者接触。”

    严默还有一点不明,“只有一次机会吗?”

    “不,身为游客,你有无数次考核的机会。但游客身份只能参加考核,星际网的任何其他功能,你都不能使用。”

    “明白。”

    “也许我可以代替你参加考核。”多比忽然道,“我现在也算是智慧生命,不再只是单单的智能。可如果我通过考核,但审核者来这里看过后发现文明程度不如我考核的程度,也一样不会通过,还容易暴露我们的实力,从而引来更多觊觎者。”

    “那初级文明应该是怎样的?”

    “不是初级文明,想要在星际网获得被保护的完整的独立权,必须达到一级以上。至于初级和一级分别是什么样,有什么区别,等会儿你登入内网幼儿教学就能看到。”

    “我们九原现在算初级文明吗?”

    “算。”

    “看来我们只有先埋头发展了,等有把握再一次性申请一级文明。”

    就此,两人一魂在飞船里暂且安顿下来。

    严默把飞船操控全部交给多比——就算他想学,也不可能在段时间内学会,还不如分工合作,他在生活区利用内网上幼儿班,原战则去了试练区从最低级的试练开始熟悉其他文明的战斗方式。

    多比则一边转换能量,一边抓着老巫瓜哒,向他炫耀星际文明的种种。

    老巫……只觉得他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了!

    多比和严默中途还出去了一趟,通知山中生物离开,并告诉几小远离牛头山。

    半个月后,和几小约定的时间达到。

    这天上午,几小和默军们正在远离牛头山的平原上焦急地等待首领和祭司的归来,九风几次想要飞去牛头山寻找两人,都被严小乐硬拉了回来。

    在这片山区中生活的各个部族此时也都跟平时一样,只靠近牛头山范围的个别部族会发现牛头山变得特别安静,所有鸟兽虫蚁似都离开了牛头山。不过真正生活在该区域的要么被鼎钺抓了,要么逃了,致使牛头山方圆三百里内毫无人烟。

    突地!一阵微小的颤动从地底传来。

    敏感的鸟兽首先发现不对,全都骚动起来。

    震动开始变得明显,三百里外的野人部族也感到了轻微的震颤。

    震颤在持续,各个野人部族的人聚集到一起,纷纷询问己族的长者或巫者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震动不算太剧烈,大家还不是很害怕。

    距离牛头山最近的几小和默军感受最深,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并做好了迅速撤离的准备。

    “轰隆!”一阵巨大的震颤以牛头山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远在万里之外的鼎钺大巫蜇黎眼睛忽然翻白,他觉得自己在这瞬间看到了什么,可他现在身边没有水,这让他无法看清神给他的预示。

    “带我去圣池!”蜇黎下令。

    正在和手下说话的殊羿抬头,看到了蜇黎眼睛的变化,不管他对蜇黎有什么看法,这时候他不见任何迟疑,当下就点了两人,让他们送大巫去圣池。

    在九原给孩子们上课的巫象在这时也忽然怔了怔,转头看向窗外。

    窗外晴空万里。

    就生活在纳舍尔山脉中,但离牛头山还很远的松族也感觉到了。

    松族不像枫族那么爱吵闹,他们总是那么安静,听不见的思维波在松族之间传递:“地震了吗?好像离我们不远。”

    松族老萨玛从土里拔/出根须,一步步走到山顶,遥望远处。

    距离牛头山最近的默军反应最大,跌倒了一大片。

    九风变大,抓起武力值最低的巫果和苏门飞了起来。

    小黑和严小乐立刻去整顿默军,搀扶起跌倒者,带着他们迅速往更远的地方后退。

    “轰隆!轰隆!”

    又是两声极大的闷响,牛头山附近的土地开始像波浪一样抖动。

    “轰!”

    最后一声,一座庞然大物拔地而起,大量山石泥土滚落,宛如牛头的庞然大物从山中逐渐升向高空。

    “天!那是什么?!”不管是什么种类,只要此时看到飞船的生灵都用己族的语言喊出了类似的话。

    默军和几小抬着头,嘴巴大张,全傻眼了。

    九风发出兴奋地桀桀大叫,拎着两个小家伙就飞了过去。其他人根本来不及阻止他。

    “要隐身吗?”多比操控着飞船兴奋地喊。

    原战不等严默回答就霸气地道:“用不着!我们就这样飞回去!气死那些鼎钺人。”

    严默哈哈大笑,不隐身就不隐身吧,九原正是需要大大宣示实力的时候。

    “不如我们后半段的访问路程就用这艘飞船做座驾和营地?多比,能把船身涂上九原联盟四个字吗?”严默不嫌事大的提议。

    原战欣然同意,他巴不得如此,最好让其他人都羡慕妒忌恨得眼珠子都掉出来才好!一想到鼎钺人必然会有的郁闷和懊悔,原战就觉得浑身舒爽,比夏天吃冰还要爽!

    多比举起触角,表示这不成问题。

    九风冲了过来,巫果和苏门被这个速度冲得脸都变形了。

    多比和严默他们看到了变大的九风,一扇门打开,严默放出声音:“九风,进来。”

    九风好兴奋地冲进了飞船。

    多比继续操控飞船飞向默军营地,这时巫果和苏门已经喘过气,正在追打九风,严默和原战则从飞船上下来努力恢复被破坏的地貌和生态。

    严默不想被指南惩罚,就只能努力再努力,等原战把树木等重新插入土壤中,他就把生命能量不要钱地撒下去,好让这些草木能尽快恢复。

    还好鸟兽虫蚁等能转移的都已经提前转移,不能的,他和原战能救就救,尽量让这里的生命不会因为他们的举动失去性命。

    破坏容易建设难。

    在默军和几小欢呼着欢迎飞船到来时,两位大人还在忙碌。

    很奇怪,默军和几小看到飞船不但没害怕,反而认定这种神迹一定和他们伟大的祭司和首领大人有关,等九风桀桀大叫着从飞船里冲出,那就更肯定啦。

    九风太兴奋,不等飞船降落,撒欢似的抓起地上的几小就丢进飞船。这样来来回回几趟,飞船还没落下,默军都只剩一半了。

    而所有进入飞船的人类非人类都是同一个表情:我滴个祖神!他们这是进入传说中的神殿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