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9章 章回64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飞船太庞大,又特意没有隐形,一路招摇地飞过天空,只要眼睛没瞎的,全都看到了!

    凡是飞船所到之处,多少土著直接趴在地上跪拜,他们都把飞船当作了神殿,而能让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天空飞行,除了神还有谁?

    还是牛神!

    好吧,这点原战显然没有想到。

    严默听了这个说法,乐得直不起腰,“牛神就牛神吧,以后我们就告诉盘古星的生灵,这个飞船是祖神的座驾之一。”

    “祖神骑牛神?骑磐阿神?不错,就这样说!”原战立马转怒为喜。

    从此,盘古星便多了一个传说,祖神大人游历凡间最喜欢的坐骑就是牛魔王!

    而牛魔王的原型是谁?等盘古星人终于见到磐阿家族的人后,所有人都明白了~

    话说回来,因为九原人毫无隐藏形迹的意思,他们在纳舍尔山脉得到神的赐予一事也传遍了东大陆,并通过人面鲲鹏族往更遥远的地方传去。

    理所当然的,其他势力都很快知道了。

    正在暗搓搓地联系其他势力,还想着和九原开战抢回地盘的火城高层真正是无语对苍天,扯着脖子喊众神不公!

    火蚁王的反应:会飞的神殿?我去看看!

    于是火蚁王顶着一只小小的火蚁飞向了九原。

    音城高层团团坐,祭司们郑重向城主两夫妇要求:赶紧和大殿下联系!大殿下不是那默巫的弟子嘛?那我们音城和九原的关系自然要比其他人更亲近,大家完全可以走动起来嘛。当然如果能顺便让他们参观参观神殿那就更好了。

    七彩鹦鹉自告奋勇:你们不好意思,我去好了。

    两个半神赶往九原看热闹,其他半神本来犹豫的也不犹豫了,正好去看看那传说中的九原是什么样子吧。

    其他势力都知道了,鼎钺人能不知道吗?当然不可能,他们又没眼瞎耳聋。

    而就如原战所想,大巫蜇黎在得知九原一行从牛头山得到了神赐予的神殿一事,气得当场吐血。

    是真吐血!

    蜇黎不知道那神殿中有些什么,但只从那神殿的大小来看,总不可能全空吧?

    他那天得到预示,可进入圣池后却只看到一片灿烂至极的星空,他完全无法理解那指的到底是什么。

    在蜇黎痛苦的想象中,那巨大的神殿中塞满了各种宝物,能量枪都是最低级的,其中肯定有很多连神都害怕的更大威力神器存在,还有其他更多的好东西!

    “九原!九原!”蜇黎恨得咬牙切齿。明明是他们先找到了遗迹之地,明明神的赐予应该都属于他们,可是最宝贵的,众神却留给了九原,让他们入宝山几乎空手回!

    蜇黎这时已经完全忘了他们从牛头山的两个角中搬回了多少好东西,他总觉得更好的东西都在那个会飞的神殿中。

    殊羿忍耐着蜇黎大巫的怒火,一一浏览他们从牛头山带回来的物品。

    这些东西中武器占了大半,还有一个只要晒太阳、用手指点一下就会出现人物的奇怪东西,蜇黎大巫听不懂里面两角人说的话,但他推测那应该是某种传承,讲的就是武器炼制。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其中有一个手臂长的骨器盒子,怎么都打不开来。

    殊羿想要强行破坏,但蜇黎不同意,说怕损毁其中宝物。

    殊羿心想如果大巫和拉莫娜再打不开来,他就在下次和九原的交易时当作礼物带去送给严默——东大陆上如果说对骨器最有研究的无角人大概就是这位了,到时候如果严默能打开来,不管里面有什么,他可以分给对方一半。

    还好蜇黎这时不知道殊羿在想什么,否则他至少得再吐血三升!

    听着大巫对九原的诅咒,殊羿漫不经心地想:他们没能获得神殿,也许跟他们杀的人太多有关?你看,那默巫是如此仁慈又善良,所以众神才会这么喜欢他,才会把宝物赐给他。

    也许就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殊羿在后来统治鼎钺部落和扩张时,行为温和了不止一点半点,而他的举动和拉莫娜的主张也比较吻合,两者互相帮助,倒也让鼎钺快速发展起来。

    可因为殊羿不肯娶拉莫娜,鼎钺无奈只能跟其他势力学习,也弄出了一个神殿,蜇黎和拉莫娜都成了神殿里的祭司。只不过在殊羿有意无意的支持下,拉莫娜的影响逐渐超过了原大巫蜇黎。

    而蜇黎则因为对九原的恨和对严默的妒忌,变得越来越偏执,他一心想让鼎钺和九原干上,最好能以打败杀死九原所有人为部落最高目标,可殊羿却不愿意。这导致两者的裂痕越来越大。

    等到殊羿和九原交易时真把骨器盒带去,并和严默约定只要他能打开盒子就把其中宝物分他一半,结果严默真打开后,发现里面赫然竟是十二枚神血石!蜇黎当场就想反悔,可殊羿却执意按照约定分了六枚神血石给严默后,两位鼎钺最高层之间的裂痕就此再也无法修补。

    时间拉到现在,九原两位老大就这么一路招摇地驾驶飞船出访九原各地,转眼时间就从夏日进入了秋末。

    九风声称闻到了冬季寒风的味道,大家终于决定回转九原。

    如今该去的地方也都去了,能拿下的地方基本都已拿下,比较顽固的和还没有涉足的地方都已经记下,他们本来就不准备一次就搞定全部领地,有差别才有竞争力嘛。

    剩下的地方,严默和原战准备交给乌宸和年青一代将领练手,总不能什么事都靠他们两人,这样下面一代会永远无法成长。

    听说要回家,默军和工程队暂且不说,几小是最兴奋的。

    他们在飞船上玩了小半年,再新鲜也过去了,他们现在就等着回去好向小伙伴们炫耀,甚至飞船都是其次,他们更想和小伙伴们分享他们一路上碰到的各种人事物。

    包括严小乐在内,都收集了一堆各地土特产,就等着回去分发。

    小黑和苏门的房间更是堆满了。

    巫果如今终于从爬行动物升级为直立生物,这小东西不过刚满周岁就恨不得用两只小脚丫踩遍盘古星,可惜他的腿骨还没有发育完全,往往走上没十几步就啪唧摔到地上。

    不过人家跌倒从来不哭不叫,也不让人扶,自己挣扎着四肢撑地慢慢站起来。

    那颤悠悠的辛苦小模样看得所有人都不忍,但巫果坚决不要别人搀扶,他宁愿站不起来用爬的。

    好吧,巫果小同学现在走路虽然不利索,但爬行……还真的没谁能比得上他,全飞船到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但你往往才看到他的小脑袋,转过头再看,就会发现只能遥看他的小屁屁了。

    “砰!”脚腕上拖着一袋元晶币的巫果一头撞在他默爹小腿上。

    严默闷哼一声。

    巫果抬头,咋啦?我就轻轻撞了一下!

    严默揉揉肚子,低头对巫果说:“你弟弟想跟你玩呢,看到你就兴奋。”

    巫果一听弟弟要找他玩,立刻抓住他默爹的裤脚努力站起来,伸出小肉爪子想去摸严默的小腹。

    还差一点点!巫果抓着他默爹的裤子,努力够。

    严默忙抓住腰带,“小祖宗哎,我的裤子都要给你拽掉了。”

    一只大手从后面捞起巫果,轻轻拍了下他的小屁屁,“你脚腕上用藤蔓缠着的是什么?你又去偷其他人的东西了?”

    巫果怒,“小黑,输了!我的!”妈蛋,用嘴巴学说人话后才知道说话这么难,他心里明白,可口舌却不听他指挥!

    严默帮助大儿子教训他战爸,“在没有问清之前,不要随便给孩子栽罪名,别人听到像什么话?还以为我儿子天生小偷呢!”

    被批评的原战暗中捏小坏蛋的屁股,嘴上说道:“我知道了,下次一定先问清楚再揍他。”

    巫果扭动身体,小手伸着向默爹告状:“爸,大战捏我,痛!你抱。”

    严默一巴掌拍在原战屁股上,笑着接过巫果。

    原战故作委屈,巫果嘎嘎笑。

    严默听到这笑声超级无奈,“怎么都跟九风学了这样的笑声?”

    巫果依偎在他默爹怀里,脚踝里伸出藤蔓触摸他默爹鼓起的小腹。

    小腹有一处顶起。

    原战先一步伸手去摸,“嘟嘟越来越活泼了。”

    严默点头,“我感觉他快要出来了,意识越来越清晰。”

    原战问:“他现在在说什么?”

    严默等了一会儿,像是在跟儿子交流,过了一会儿表情古怪地看向原战:“你小儿子正在和你大儿子商量要如何把他们几个师兄的元晶币全部骗过来。嗯,你小儿子说全部不好,还是要给他们留一点。”

    原战骄傲,“我儿子果然像我!”

    “一窝土匪!”严默不得不相信基因的力量,以前嘟嘟可没有这么坏!你看,只不过加了某大牲口的一半基因,一下就从软糯的小团子变成了腹黑的小坏蛋。

    他都可以想象将来他家三头身的小儿子身穿兽皮裙,手握权杖,站在一群大小孩的中间,指挥他们坑遍盘古星的模样,而巫果肯定是冲在最前面的。

    “爸爸,我不是坏蛋。”嘟嘟软软地撒娇。

    “对,你不是坏蛋,你是一枚大好蛋!儿子呀,你什么时候出来呀?爸爸现在一天要上二十几趟厕所,很痛苦啊~”

    原战也觉得小儿子还是早点出来好,否则太影响夫夫生活,他现在每天晚上都很不尽兴好吗?

    严默听到原战抱怨,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嘟嘟以前灵魂还不稳定经常在沉睡也就算了,可这段时间他越来越活泼,有时候他也搞不清楚对方是在睡觉还是醒着。那么他和原战那啥的时候,这小团子到底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

    “爸爸,你那时都会屏蔽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哦。”嘟嘟像是知道他爸在想什么一样,软软地安慰他。

    巫果跟着点头,“我也没有。”两个大人交/配有什么好看的?他的记忆中一堆各种野兽/交/配的画面,看得都不想再看!

    哐!严默一点都没有得到安慰,这种他在做什么,他儿子没看到但知道,一样让他很悲剧!

    想当年,他就听医院的护士跟朋友悄悄抱怨过,说她家上幼儿园的儿子给同学打电话,说他爸爸妈妈正忙着制造小妹妹,他很有空什么的,其实只是跟丈夫稍微亲热了下就出来的她听到了这样的内容简直就如晴天霹雳般,她老公还在旁边哈哈笑。

    原战也在哈哈哈,他听到了小儿子特意传给他的这句话,看严默的眼神就是那种:儿子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今晚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吧!

    严默一脚踹过去,“滚!去看看飞船到哪儿了?”

    飞船中传来欢呼。

    “到家啦!我们就要到家了!”

    九原工程队的战士站在飞船窗口,一个个好快乐地招呼默军们过来看九原城。

    外面千好万好,都不如家里好,他们去了那么多地方,更加感觉还是他们九原最最好!

    严默他们在回来的途中,顺便把九原工程队也捎回来了,天冷了也不适合修路,后面如果有人需要苦修,可以再安排一些人。但这支队伍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该回家看看啦。

    几小一听说到家了,全都冲了出来。

    飞船最前方的大荧屏上也出现了下方九原的模样。

    “嚯,这是都出来迎接我们了吗?”原战搂住严默,把碍事的巫果撕下来扔给九风。

    九风两脚一抓,抓住巫果就飞远了,这个游戏他们经常玩。

    严默轻轻吸气呼气,感到身体中的能量正在向小腹处涌去。

    原战立刻注意到他的异常,“怎么了?不舒服?”

    严默摇头,“没什么,嘟嘟又在聚集营养,他可能在蓄力,准备出来了。”

    “现在?”

    “我不知道,他这段时间都这样。问他,他自己也不知道。”

    原战轻轻揉他的肚皮,“熟了,他不出来,我把他挖出来。”

    “滚!”两夫夫低声笑闹。

    多比打断两人的交流:“两位老爸,我们要降落吗?”

    此刻,九原。

    当飞船远远飞来时,所有能动的九原人和外来者全跑出来了,大家一起跑到广场上仰望能飞的神殿。

    护城河里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鱼,矮人爬树踩板凳更是不肯放过一丝看热闹的机会。

    广场上全是欢声笑语,大家欢快得跟过节一样。

    “你们看!那是我们九原的文字!”

    只见偌大的船身上非常明显地出现了四个方块字:九原联盟。

    “祖神在上,神殿好大!”这是所有人看到飞船时最直观的看法。

    庞大的飞船体几乎把阳光全部遮住,宛如一座天空之城悬在九原上空。

    所有人都昂着头。

    如果不是九原不兴跪拜,可能此时大家都已经跪在地上等待神灵降临。

    神灵没有降临,但首领和祭司大人等会儿肯定会出现的事更让九原人高兴。

    “首领!”

    “祭司大人!”

    严默本来打算让飞船直接飞到神殿山,可是九原人太激动,竟全跑出来了。

    原战从光幕里看到下方又叫又跳黑压压的大片人群,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树立他和严默威信的机会,“我们先不回神殿,先出去见我九原子民。”

    严默从实际出发,“下面不好降落,飞船占地太大。”

    “不,不用降落。”原战表示他有办法。

    多比操控飞船凝空,舱门打开。

    原战从仓库里搬出一箱合成金属,走到船舱边,手往下一压。

    箱子里的金属如流水般顺着舱门往下流淌,一座金属天梯转眼间就出现在飞船和地面之间!

    这座金属梯的出现,比严默和原战从天空直接飞下来还要震人心神。

    那亮闪闪的刺眼的光芒,是人们从没有见过的材质。

    陡然出现的天梯不但高,还宽,就如神殿前的阶梯,明明悬在天空,看起来却稳当得不得了。

    舱门口出现了身穿战甲的默军。

    默军分两列走下天梯,但他们并没有从天梯上下来,而是分两列站在天梯左右两边——默军们不少人恐高,腿都有点发颤,可他们硬是忍住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出现在九原人面前,绝不能丢脸!

    在下面伸着脖子观看的答答忽然发出怒吼。

    和他勾肩搭背的二猛嘀咕:“这么露脸的机会应该给我们才对,默默偏心,带小的不带大的。”

    答答妒忌得眼睛都红了,尤其在他看到默军之后,猎带领的九原工程队带着一脸傻笑挥着手从天梯上下来。

    “嗷嗷嗷!不要拦着我,我要上去!”

    二猛死死抱住答答的腰,不让他冲上天梯。这时候千万不能冲动啊,一个动,肯定会有一帮大胆的跟着动,到时候要是闹出事怎么办?他可不想被战老大踹死。

    呼啦,有什么越过众人头顶,飞上了飞船。

    是鲲鹏王!这家伙仗着自己会飞,竟先一步飞过去了。

    其他鲲鹏想仿效,但冰已经命人拉起了弓箭。

    鲲鹏们不怕弓箭,但是那个冰……实在太不好惹啦,他胆子大到敢把只不过小小违反了九原卫生规定的鲲鹏王都给抓进牢里住了几天!喔!风神在上,简直太了不起了!

    欢呼声不断响起,还有人在大声叫猎和其他战士的名字。

    工程队的人一个个激动得脸颊通红,他们一辈子大概就属今天最耀眼、最万众瞩目。

    冰仰望飞船,站在高处控制全局,他正在和他的手下们辛苦地维持秩序,防止各种破坏和处理各种意外,通常像这种全部落欢庆的时候也是他最忙的时候。

    狰和沙狼等头领站在城楼上,他们虽然不像叶星和萨宇等半大青年那么羡慕妒忌,但也都十分眼热,谁不想上神殿看看?

    等猎带领工程队下来后,大河带领的护卫队出现。

    看到祭司护卫队,人群猛地爆发出更大的欢呼,所有人都知道后面首领和祭司就要出现了!

    “这俩小子出个门回家还弄这么大的摆场!”咒巫笑骂。

    圆圆的巫象斜睨他,“瞧你得意的。”

    飞山慢腾腾道:“他才不是得意,他是在生气那两个小家伙找到神殿时没有先叫他过去,让他少了这么一个大大出风头的机会。”

    “去!我才不生气!”咒巫嘎嘎笑,他才不承认他的老心肝在发酸呢,他就是得意、就是在炫耀啦!等会儿他还要压着这些半神、过去的第一祭司啦等大人物,第一个进入神殿,谁叫严默是他弟子呢,哇哈哈!

    虞巫仰头看着飞船,眼中似闪过一道流光。这“神殿”的形状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对了,是人鱼族神殿保存的最古老的刻画。在人鱼族的传说中,这可不是什么神殿,而是代表灾难与战争的恶魔之殿!

    虞巫没有说出心中担忧,他想那两个小家伙应该会告诉他这座“神殿”的来历。

    斯坦眼中带着一点点愉悦看着天空,他再一次想到:跟随那两个小家伙来到九原,恐怕真的是他后半生最好的决定,他几乎可以预想到以后的生活会有多么热闹、多么精彩。嗯,沉睡太多年,以往讨厌闹腾的他竟然每天起来都开始盼着折腾学院里那些小毛头们了。

    火神、七彩鹦鹉、暗神、兽族大祭司……等半神级大人物全都坐在最高的城楼平台上,他们得到消息就赶来了,谁也不想错过奇迹。

    此时,包括半神们在内都以为看到神殿就已经是见到奇迹,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绝对不能小瞧那个九原默巫,那位既然能弄出神殿来,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呢?

    连雄性生子……都给他弄出来了!

    严默也没想到严煦会在这时候发动。

    他和原战正走在天梯上,几小簇拥着他们。

    鲲鹏王凑热闹,顶着九风非要走在他们后面。

    这种时候,来一场大型赐福显然会效果更好。

    严默身穿祭司服,举起权杖。

    几万人一起安静下来。

    “我九原的子民啊,你们身负重任,将和我与首领一起,担起未来抵抗天外魔神的重任!祖神怜悯,让我们又有了一样依仗,今后我九原子民将更加奋发图强,成为东大陆乃至整个盘古星的强者!”

    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响彻整片天地,“九原!九原!”

    严默用力一挥手,“而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步!这个世界很大,出了东大陆,还有其他南、北、西和中心大陆,以及无数的岛屿。而就算我们成为这个星球的最强者,还有天外的世界。九原的子民啊,昂起你们的头颅看向天空,那里有无数的繁星,每一颗星都是一个星球,而生活在那些星球上的某些强大生物,已经不满足于肆掠他们自己的世界,他们还妄图侵略其他星球,把我们这样的生灵变成他们的奴隶,甚至是食物!”

    人群的表情改变,安静极了。

    半神们也都面目严肃起来。

    “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祖神也无法预言此点,但众神告诉我,那些天外恶魔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曾攻打过我们,因为我们这颗星球有着那些恶魔们最为渴求的一切!那时我们的十二位古神带领全球所有半神以上的战士与天外恶魔抗争,最后十二位古神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才把那些天外恶魔打败、杀死!如今五万年过去,十二古神不在,那些天外魔神已经重新聚集力量,很快就会卷土重来。”

    严默扬声:“祖神就是这颗星球本身,他在,我们在。他用自己的身躯和血液养育我们,我们是他的孩子。可我们唯一可以回馈他的,就是保护好这颗星球,不让我们的家园被天外恶魔抢夺!不让那些恶魔们把我们变成奴隶!更不能让他们掠夺这颗星球的任何资源!记住,这些资源都是养育我们,让我们强大的根本所在,如果被敌人抢走,我们将会变成连虫蚁都不如的弱小存在,只能给恶魔们践踏和吞噬的份!”

    “杀死天外恶魔!赶走天外恶魔!保护祖神!保护我们的家园!”不知是谁喊出了第一声。

    一声又一声的高呼掩盖了所有质疑声。

    九原人就是这么对他们的祭司大人深信不疑!

    严默感动,“我,九原的祭司,以祖神之名,以我之生命力为祭祀,赐福九原的所有子民,愿你们永远正直、强大、善良、勇敢、忠诚!去吧,让我的子民们都感受到能量的根本吧!”

    无数的光点从严默的权杖迸发,转而撒向整个九原城。

    这次赐福将会让大家感受到能量的根本,至于能体悟多少则看个人。

    严默还没有放下权杖,忽然他微微鼓起的小腹突然发出极为柔和但绝无法忽视的绿色光芒!

    绿色光芒跟随着无数光点笼罩住整个九原城。

    所有人都在此刻听到了一个声音:“~~哇~~”

    绿光中,他们伟大神奇的默巫从自己的腹中诞出了传说中的生命之子!

    他没有像普通婴儿一样降生,他如众神赐福之子般,在绿光中自己从父亲的小腹中剖腹而出。

    没有血腥,伤口立刻愈合,他们的祭司大人放下权杖捧起了他的第二个儿子。

    他们的首领则举起了另一个生命之子,也是他们的长子原帝。

    两个孩子互相接近,手指紧紧相握。

    “桀——!”变大的人面鲲鹏九风大人在天空发出了清亮的呖叫声。

    这一声点燃了整个九原。

    所有九原人全都爆了!

    “生命之子!神子降生!九原永恒!首领永恒!祭司大人永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