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0章 番外 一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战默学院一个带水池的大教室里此时塞满了幼儿小班到大班的三岁以上六岁以下的幼童,最前方九原最伟大的祭司大人正在对小朋友们讲故事。

    而祭司大人的课向来是学院中最受欢迎的课程,没有之一。

    只要祭司大人前来讲课,不管是哪个班,除了教室里坐满人,窗外、门口更是塞得满满。

    以前,严默从不到幼儿班上课,他只上大课,这样也可以方便所有想来听讲的人。但现在……

    “爸爸,后来呢?”还不到三岁的小儿子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坐在只比他大一岁多一点的巫果哥哥怀里,催促走神的爸爸。

    严默垂眸,眼神柔和,“在课堂上要叫老师。”

    “哦。”小名嘟嘟,大名严煦的小毛头还没哦完,抱着他的巫果就不耐烦地叫囔起来:“老师!严老师!严默老老师!快点往下讲!不要吊我们胃口!”

    班上的孩子们一起怒视巫果:你怎么可以对祭司大人这样无礼?不要以为你厉害,我们就不敢揍你!

    窗外的大孩子们更是等着放课后要找巫果小同学好好谈谈心——作为那两位的长子,巫果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了九原的脸面,现在就对自己的父亲这么嚣张,长大了还得了?不行,他们得看着他,绝对不能让他们未来的首领长歪啰,他们可是肩负全九原大人的委托,要时刻监督原帝同学的成长。

    巫果感受到众人目光,心中越发不爽,他觉得他已经提前到了他默爹说的叛逆期,现在看什么听什么都不顺眼不顺耳。在家里,他两个爹都没这么管他,结果到外面,反而是外面的人总是对他有着各种各样的要求。尤其以狰、冰、深谷、阿古达、黑水等人为首的混蛋大人们,他们也不知哪里弄来了那么多要求,还让学院里的大孩子看着他!

    严默看大儿子的脸色已经黑得跟要下暴雨的天空一样,不由在心中莞尔。

    作为父亲和这个部落联盟的最高领导人之一,巫果如今的处境他心知肚明,虽然他心里对此不以为然,但当爹的偶尔也会坏心眼一下,想要捉弄捉弄这个生来就叛逆嚣张的大儿子。为此,他明明知道巫果的压力有多大、内心有多暴躁,仍旧让事情就这么发酵下去。

    “哥哥,乖乖。”小小软软的嘟嘟敏感地感觉到兄长的烦躁,抓起哥哥抱着自己腰的小爪子,抬起来亲了一口。

    巫果翻白眼,看到周围羡慕妒忌的目光,把弟弟又往不大的小怀抱里拢了拢。这么好这么软的弟弟是我哒!你们谁也别想碰我弟弟一下!

    其他小朋友:你这个无耻的坏蛋!明明就应该去上中班,却非要待在我们小班!

    对,无论按照年龄还是势力,巫果其实早就可以跳级上课,但他不,自从嘟嘟也来学院上课后,他不但没跳级,还自动降级到小班,硬是从嘟嘟入学就跟到了现在,而且还有继续跟下去的趋势。

    严默和原战问他为什么,巫果挥舞着小拳头愤怒异常:“我天天跟着,那些小崽子都敢天天对着嘟嘟流口水,如果我不跟,那还得了!嘟嘟不给他们偷走才怪!”

    两位父亲:“……”

    好吧,这也是两位父亲自从小儿子出生后就比较头疼的重大事件之一。因为嘟嘟出生后似乎自带了一个天赋技能,他爹还需要用声音迷惑他人,他倒好,只要严煦小乖乖对人软软地笑一笑,对方就恨不得立刻把他抱走当自己儿子养!

    真的,如果不是嘟嘟是严默和原战的宝贝心肝,嘟嘟现在落在谁手上还真不好说。

    当初刚刚降生还没牙的小嘟嘟不过对着几位半神咧嘴笑了下,那几位半神级就为了抢一个或师父或干爹的名头,打得头破血流!嗯,嘟嘟生来就白白嫩嫩,出了爹胎就能睁眼微笑,而这也成了他是神之子的佐证之一,他哥巫果都没他名头大。

    鲲鹏王那个无耻的,更是几次想要把嘟嘟偷走。如果不是九风和巫果天天盯着,咒巫又直接给嘟嘟下了谁偷他谁死全家死所有血脉的超恶毒诅咒,这才把那些半神给唬住。

    虽说只要知道咒巫诅咒的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可自此以后,严默和原战也没了清静,天天都有人来拜访、来借住、来毛遂自荐,目的都是为了能摸摸抱抱他家的小儿子。

    对于他小儿子这种万人迷天赋技能,严默和原战又是得意又是苦恼,得意小儿子刚出生就能为九原建设立下功劳——看骗来多少不要求薪水不要求福利的好老师好打手。苦恼则是小儿子魅力太大,又太爱笑,动不动就有人想要替代他们当这娃儿的爹娘。

    万般无奈又找不到好办法的情况下,严默只能让小儿子少笑一点,但这样也没有能降低多少嘟嘟的魅力值,顶多不会让周围的人看到嘟嘟就立刻头脑发热。

    这万人迷太过也不好啊。两爹一起叹息,对小儿子的将来充满忧愁。

    还好虞巫这位老妖怪活得长见识得也多,他仔细观察过嘟嘟后告诉两人,说严煦身体中的生命能量产生了变异,让它具有了吸引万物的能力,偏偏他还太小,不会掌握自己的能量,更不会收敛,才造成他现在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见了都想把他抓回家的特殊体质。但这种情况不会很长久,等严煦再长大一点,会控制自己的能量并会收敛后,这种特殊体质会反过来成为他真正的天赋技能和杀手锏。

    事实证明,虞巫的说法正确无比。

    随着嘟嘟一天天长大,当他开始学着收敛自己的能量后,两位父亲总算敢带他出门见人,如今周围的人和任何活物仍旧对嘟嘟热情无比,连野地里的毒蛇看到嘟嘟都会扔两只死老鼠当礼物送给他,可总算没有谁再直接上来抢人了。

    等到嘟嘟两岁时,这种影响已经降低到不会影响到他正常生活的程度。

    可两位父亲放心了,小嘟嘟的哥哥和师兄师姐们却操起了大大的心,其中以他亲哥巫果为最。

    巫果对嘟嘟的来历大概是除了严默和原战以外最清楚的一个,对于巫果来说,他弟的灵魂是他温养,他弟的身体也是他自己身体的一半和能量的一半,天下间任何一对兄弟姐妹,哪怕同卵双胞胎,都比不上他和嘟嘟的亲密无间。

    “看什么看!再看杀了你们!”所有想要分离他们兄弟、想要染指他弟、垂涎他弟的,通通杀无赦!

    巫果用力把周围一圈看他弟的觊觎者给瞪回去,也不管他们才多大。

    有些小朋友吓哭了,但更多小朋友却愤怒了,其中一个就坐在两人旁边、还有一只小熊宝宝陪着的五六岁小孩涨红着脸小声叫:“你等着,等九风大人来了,看他怎么揍你!”

    “我怕他?!”巫果一听有人拿九风威胁自己,更加愤怒。跟他抢弟弟最厉害的就是那只贱鸟好吗!

    巫果小心把弟弟放到一边,怕别人碰到他,还特地用藤蔓把他圈起来。

    快速做完这一切,巫果转身就扑上刚才威胁自己的小孩,“我让你威胁我!我现在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在讲台上的严默捂额,这孩子学他一些稀奇古怪的话学得特别快。

    “打起来了!原帝又打人啦!”班上的小朋友们好多一起叫起来。

    这时本来应该由老师出场或镇压或设法平息这场哄乱,可严默大大上课和人不同,他觉得小孩子就应该稍微放开一些,虽然适当的管教是必须的,但太过压制和过于严厉的管教却很容易教出小变态,甚至磨平孩子们身上的种族天性。

    反正不管情况多乱,他都能控制得住,而这帮小家伙平时学习各种规矩和知识已经很辛苦,就让他们偶尔发泄一下也好。

    嗯?说他想看自家两个儿子的热闹?这种事……你知我知就好嘛。

    “山宝!上,揍他!”被巫果压在小身子下狂揍的小孩哇哇大叫,他不哭,他叫他兄弟帮忙干架!

    本来乖乖坐在一边听故事的小熊宝宝很嫌弃地瞥了眼他的同胞亲兄弟,不动。天天打,天天打,他都烦啦!他要听故事,不要打架!

    坐在藤蔓圈里的嘟嘟小乖乖抬头看爸爸在上面只笑却不说话,对了对小手指,心里有点蠢蠢欲动。

    虽然哥哥和师兄师姐们对他都很好,但他还是很想和同龄的、更多的小朋友一起玩耍啊。

    偷偷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小熊宝宝,嘟嘟抹抹口水:小熊好可爱啊,是真的熊宝宝,好想抱过来摸摸。

    大概是嘟嘟的眼光太渴望太热切,小熊宝宝唰地看过来。

    嘟嘟立刻反射地回以一个好友好的微笑——上辈子他爸教的,笑得多朋友多,痛痛都会飞跑跑。

    嗷嗷嗷!小熊宝宝的眼睛Biu的亮起来:好可爱,好喜欢,好想带回家!

    小熊坐不住了,双手撑地站起来,摇摇摆摆地走到藤蔓圈边,伸手想要把嘟嘟小乖乖抱出来。

    嘟嘟立刻伸手,他也想要抱小熊。

    两只隔着藤蔓圈抱到啦!

    其他小朋友看到这一幕,全都羡慕地啊啊叫起来。

    藤蔓感应到有人要来抢它的宝贝,“PIA”地抽向小熊。

    小熊挨了抽打竟然也不肯放弃到手的小宝宝。

    而巫果和藤蔓大概也没想到,他们辛苦保护的人自己想要越狱,竟自己跨出了保护圈,还主动扑向对他流口水的外人。

    小熊大喜,抱着严煦小乖就跑。

    藤蔓怔愣片刻,暴怒,蛇一般地追上去。

    教室里乱了!

    小朋友们此时同仇敌忾无比,团结一心要让严煦小乖脱离原帝大魔王的魔爪,一起帮着小熊对付藤蔓。

    小熊别看生得憨呼呼,跑起来可一点不慢,手里抱着一个小奶娃,仍旧能灵活地在人群中窜来窜去。

    巫果这时已经知道宝贝弟弟被一只熊抢夺了,气得一拳揍飞和他对打的小孩,拔腿就去追小熊。

    可满教室的人都在跟他做对!

    “哇呀呀!把我弟弟还给我!我要把你们都杀了!都吞吃了!我要让你们全都变成肥料!”

    “怕你啊!大伙一起上!揍扁他!”

    “白曦族的,拦住他!别让他过去!”

    “人鱼族的,快把他弄到你们的水池里!”

    “山宝,干得好!快把严煦给我,传给我!”

    “给我给我,传给我!山宝快跑!”

    “绊他的脚!”

    “抓他的裤子!”

    “毛蛋!冲上去压住他!快!”

    窗外的大孩子们看祭司笑眯眯的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顿时也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地鼓噪起来。

    “多纳族的,干他!干翻他!你没吃饭吗?比他大那么多,却被他压着打!多纳族勇士的脸都给你丢光啦!”

    “黑水族的,快对他吐口水!就吐他屁股上!”

    “哇哈哈,掉到水池里啦,别让他上来!”

    “快!把严煦给我,你们围着揍他!”窗外的大孩子也对奔跑中的熊宝伸手。

    可小熊抱着严煦谁都不想给,他开始寻找漏洞,打算带着他馋涎了许久的小宝贝冲出教室。

    被群攻、被围殴的巫果眼看他心爱的弟弟就要被那只熊带出教室,气得双眼逐渐变得赤红,“你们这些强盗!小偷!我要你们全都消……”

    “巫果!”一道柔和的透明的罩子降下,把巫果给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