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1章 番外二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教室里和教室外的孩子们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个大劫。

    在严默插手下,纷乱以最快的速度停止,课堂恢复了纪律,可巫果看嘟嘟还待在小熊那里,又气他爸不站在他这边——他在保护弟弟啊!就跑出了教室。

    严默没有去叫他,暗中守卫的丁宁已经跟了上去。

    巫果在外面晃荡了一天,他没有去集市,也没有在城里晃,他这张脸毫不夸张地说,除了不懂事的婴儿,所有九原人都认识,他到哪里都会被人注意。

    他自己划小盆船去了青渊湖离岸边最近的一座小岛,在那里大肆发泄了一通,直到巡逻的人鱼战士过来把他提溜着扔回岸上。

    岸边,他默爹已经在等着他。

    严默对长子伸出手。

    巫果看天看地,扭着头,别别扭扭地戳戳他爸的手指,握住。

    严默反过来握住他的小手,蹲下来亲了亲他的手背,又站起,牵着他慢慢往前走。

    温暖柔软的感觉还残留在手背上,巫果小脸蛋有点红,想生气又发不出来。

    “弟弟呢?”憋了半天,巫果终于憋出一句话。

    严默低头,眼里荡漾着笑意,“阿古达家的小崽们喜欢他,嘟嘟也喜欢那只小熊,就跟他们回去住一晚上。”

    “啊?!怎么还让嘟嘟去住人家家里!你怎么当……”

    “原帝。”严默极少叫巫果大名,如果他会这样叫,一般表示他是真生气了。

    巫果低下头,小嘴巴鼓得像只青蛙。

    严默突然发出轻笑,捏了捏手中握着的小肉手,“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我没错!”巫果冲口而出。

    没想到他默爹竟然点头了,“是,你的想法没有错,你的认识和观点从你的角度出发都没有错,可你错在如何表达你的想法上面。”

    巫果皱眉,“不懂。”

    “我以前也不懂,所以我在成长期……不,我直到掌握绝对的力量之前,在这方面一直都吃了很大的亏。”

    巫果抬头看他默爹,觉得严默此时的表情相当微妙,那是一种悔不当初,又有点像是嘲笑自我的表情。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严默再次低头看才四岁的长子。

    巫果在很多知识方面上储备都很丰富,可是在生活经验、待人处事等做人方面比真正的孩童还要“纯洁无瑕”。

    巫果不是普通的聪明,只略一思量就明白了他爸的意思,“你是说只要掌握了强大的力量,那么就算做错了也没关系?”

    严默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大儿子,狠狠亲了他脸蛋一口,“我很想说你说错了,但是你的回答击中了本质。我不知道作为一名父亲,这样教导你对不对,但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权力和力量的重要性,当你掌握了绝对的权力和力量,有些事就算你做错了、说错了,别人也不敢批判你,甚至会奉迎你,把白的说成黑的,最差也会有人帮你去弥补掩饰。当然,如果你错得太多,日积月累下很可能会引起非常大的民愤,到时你就惨了。”

    巫果偏头,“你是说,哪怕达到像你和战爹的高度,也只能偶尔做错事说错话?”

    严默耸耸肩,“神仙也会犯错,何况被情绪操控的人。但我和你战爹都在努力做到不犯错,最起码不在人前犯错。”

    “难道你们遇到一些事情不会生气吗?”

    “会,可怎么表达出来是一门学问。我和你战爹因为现在的身份地位,反而很多情绪和意见都不能直接表达出来。”严默看着长子的眼睛慢慢道:“你也一样。”

    巫果不爽,“我不喜欢这样!”

    严默拉拉嘴角,“在这点上,你弟弟就比你做得聪明。”

    “哪里?”巫果不服气,他怎么会输给那么一个软软的小不点呢?

    “好吧,我问你,你有没有发现嘟嘟讨厌谁?不喜欢谁?”严默耐心道。

    巫果努力想,想了半天发现:“没有。”

    “不,他有讨厌的人。”严默很肯定地说。

    “是谁?是不是那个人欺负了嘟嘟?我要抓住他,把他剁成肉酱!”巫果的火气立刻又冒了出来。

    严默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弹指。

    巫果捂着红起来的额头,鼓嘴愤愤地瞪他。

    “不用你帮他出气,他自己已经解决了,而且那人被整成狗屎都不知道整他的真凶是谁,他怀疑了一大堆,但恐怕连一个细胞都没有怀疑到嘟嘟身上。”

    巫果满眼怀疑。

    严默抱着他在湖边石椅上坐下,把事情经过当故事一样说给他听。

    “有个人,我们姑且叫他狈头,他非常痛恨另一个人,那人叫虎头。但狈头打不过虎头,也不如虎头地位高,他天天做梦都想着要虎头身败名裂痛不欲生,于是他一直在等待机会。有一天机会来了,虎头把自己家乡的族人和认识的人带入九原,但虎头不知道其中一人是土城的王室血脉,那人叫兔头,兔头的祖父和土城城主是亲兄弟,而兔头来到九原后隐瞒了真实身份,就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还把自己的孩子送入了战默学院,自己也报名想要加入九原巡防军。”

    巫果坐在他默爹大腿上,按了按肚子,他在外晃荡了一天都没怎么正经吃食物。

    严默看着这只别扭的小东西,心疼又好笑,立刻从空间里拿出还冒着热气的肉饼和温水,伺候这小东西吃喝。

    巫果大口咬着肉饼,听他爹继续给他讲故事。

    “狈头不知为何知道了兔头的真实底细,他觉得他的机会终于到了。于是不久,先是从战默学院内,兔头曾经的身份被爆出,并有流言说兔头把孩子送入学院就是为了偷学,而他自己本人保命想要加入九原军队也是为了从内部破坏,好给土城王室一系报仇。很快,兔头的孩子就被学生们孤立,很多学生受到影响,不但孤立那孩子还欺负他,那孩子向老师求救,可老师也在怀疑兔头的目的,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念头,把这个孩子和他父亲兔头的事报到了你原冰叔叔那里。”

    “那冰叔怎么处理的?”巫果就着他爸的手喝了口水,问道。

    严默给他擦擦小嘴上的油,“你冰叔还没来得及处理,他打算找人跟着兔头看看,可他这边还没有行动,外面关于兔头的流言突然大爆发。同一时刻,狈头对你沙狼阿姨报信,说兔头给城里的水源下毒。沙狼一边去找人验水源,一边就去找兔头询问。而兔头此时也听到了自己的孩子被孤立、被欺负,更从某些‘好心人’口中知道有人知道了他的身份底细要来抓他,兔头害怕,就带着一家想要逃出九原。”

    巫果皱起小眉头,“他不应该逃。”

    “是,可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担心害怕,逃跑是本能。”

    “那他逃出去了吗?”

    “在某些‘好心人’帮助下逃出去了,因为有人不希望兔头被抓到。”

    “是狈头?”

    “对。你猜狈头后面做了什么?”

    巫果抱着盛水的竹筒思考,“狈头真正想要对付的人是虎头,而兔头是虎头带进来的,如今兔头‘危害’了九原还逃走……我知道了!狈头想坑陷虎头也是叛徒?”

    “对。那你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吗?”

    巫果表示他对人类的阴谋诡计不擅长。

    严默笑,摸摸儿子厚厚软软的耳垂,告诉他:“他做的很简单,第一步,放出谣言说虎头是土城王室血脉的忠实拥护者之一,混进九原就是为了报仇,甚至想要推翻九原,证据就是他带来了一堆族人还有兔头一家。

    第二步,他煽动九原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打着为九原好的幌子逼迫虎头交出兔头一家。

    第三步,在虎头维护兔头一家并再三说明兔头和他都是真心想要加入九原之类的话后,狈头就朝他身上泼更多污水,说他维护九原的敌人,就也就九原的敌人,说这样的虎头不配做一个九原人,号召大家一起把虎头和他的家人族人赶出九原。狈头还找出了过去和虎头不和的九原人,举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例子来证明虎头对九原早有恶心。”

    “这个狈头怎么这么坏?其他人就这么相信了狈头?”巫果生气。

    “并不是所有人,但很多不认识虎头或者对土城王室没有好感的人,还有一些本身就喜欢落井下石的,甚至一些人只是单纯地觉得好玩,就一起嘲笑辱骂甚至攻击虎头。他们觉得他们都是为了九原好,而对付敌人自然要秋风扫落叶一样凶残。”

    “那虎头做了什么?”

    严默反问他:“如果你是虎头,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

    巫果脱口道:“杀了狈头!杀了那些欺负我的混蛋!还有……”

    “还有叛出九原对吗?”

    巫果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坦言道:“如果我是虎头,遇到这种怎么都无法辩解清楚的事,一定会连带恨上九原。兔头一家肯定也是,他们以前就算对九原有天大的好感也会消失,更因此会深深恨上九原,真正成为九原的敌人。这个狈头太阴毒!”

    “连你都这样想,更何况虎头和兔头两家,他们当时情况非常糟糕,几乎求救无门,而这种事偏偏又是不值得报到高层处理的‘小事’,但你冰叔总觉得这件事不对,他怕虎头一时冲动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来,就暂时把他们一家给圈禁起来,也是保护,想要先查明此事。”

    “不好!”巫果将心比心,只觉得这样的做法太伤人。

    严默摸摸他软软的头毛,“你觉得冰做得不好,那你会怎么做?”

    巫果毫不犹豫地道:“找出狈头,揍他!狠狠地揍,直到他肯说实话。”

    严默笑起来,“第一,你不知道这件事背后有狈头在推动。第二,你说是狈头干的,证据呢?”

    “哎?那最后大家怎么会知道是狈头干的这件事?”巫果总算反应过来。

    严默给出答案,“是你弟弟。”

    巫果惊,“他怎么知道?”

    默爸很无奈,“你弟有一次看到狈头,等人走了,就悄悄对我说,他讨厌那个人。然后正好冰把虎头的事报上来,我当时没什么事就带着嘟嘟一起去找虎头,你知道没人能在我面前说谎。可你弟在看到虎头的第一眼就说他很可怜很愤怒。”

    巫果迷惑,“这是嘟嘟的另一个能力吗?”

    “说不好,嘟嘟上辈子受到的苦痛太多,而且长时间生活在无菌实验室,以至于他很小就对人的情绪非常敏感,可能这个本事他也带到了这一世,而且有了变异生命能量后,他可能会更加敏锐一点。”

    “哇!”比起羡慕,巫果先担忧了,“那不是说嘟嘟每天都得被包围在各种情绪中?那他怎么每天还能笑得出来?”

    “他上辈子痛极了都很少哭。”严默心脏一揪,他有时都搞不清楚他对嘟嘟是爱更多还是歉疚更多。为此,他希望这辈子两个孩子能快快乐乐的长大,又希望他们赶紧掌握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的能量,他真的不希望再有什么后悔终生的事情发生。

    巫果和嘟嘟的能力都很强大,可他们的问题也一样多。

    甚至比起看起来柔弱的小儿子,他更担心看起来强势的大儿子。

    巫果太崇尚武力第一,别看他是“邪恶的”巫运之果化生,可人家有什么向来喜欢直来直往,解决问题的方式简单又粗暴,说话口吻也不是特别让人喜欢,这样的巫果就算武力强大,在行事上也会吃很多亏,更可能会招来不了解他的人对他的反感。

    严默跟到幼儿班上课,比起怕小儿子被欺负,更怕巫果闹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这小子破坏力太强大,涉及到他弟弟和他们两个,他真能疯给你看。

    “我们在了解虎头和狈头的恩怨实情后,找回兔头一家,继而想要处罚狈头,虎头说他要亲自报复,想要挑战狈头,结果你弟弟就给虎头出了一个主意,他没跟虎头直接说,只是跟我说了几句童言童语。”

    “他说了什么?”巫果好奇死了。

    “他说……爸爸,好多人鱼生病了,你说他们要是查出了当初在水道里下毒的人,会怎么做呀?”

    巫果瞬间想到狈头落在人鱼们手上的下场,会被当成鱼食泡在水里养一年吧?他以前就见过人鱼族怎么处罚那些想要偷盗小人鱼的盗窃者,那些人已经不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

    看到长子脸上受到惊吓的小表情,严默乐,“九原的水流都是活水,狈头弄到的毒也不算太厉害,那天其实并没有多少人鱼受到影响,但人鱼们最恨的就是有人在水中做手脚,那天知道水源被下毒就扬言要让下毒者好看。后来虎头按照九原以血还血的规则,放弃让狈头赔偿、被鞭打和被赶出九原,而是选择挑战其,暴揍了狈头一顿,打断他的四肢,又把狈头在水中下毒的事告诉了人鱼。”

    “哇!”巫果顿觉解恨。狈头这样的人就是要被这样处罚,只让他赔偿并赶出九原实在太便宜他了。

    “这世上淳朴善良正直的好人很多,但像狈头这样的人也不少,这种人躲在暗处,随时都会扑上来咬你一口,就算你想报复都不一定能找到人。巫果,你将来要面对的是一百一千甚至更多的狈头,有些人比他还坏、还要阴险狡诈狠毒,那时你该怎么办?”

    “比他更坏更阴险?”巫果没好气地道。

    哪想到他默爹竟然点头了,“这也是一个方法。除此之外,你知道狈头为什么那么恨虎头吗?”

    不等儿子回答,严默就直接说道:“就因为虎头看不过他推搡了一个老妇人,骂了他两句,在狈头反骂他时又揍了他一拳。狈头觉得丢了大脸,从此就深深恨上虎头。可虎头如果换一种方式,完全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当然有些人就是疯狗,不管你做什么,他只要觉得你影响了他,哪怕你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他都会觉得你在鄙视他,甚而想要报复你。而想要在与这种人打交道时站到上风,想要不被对方伤害,你必须把自己武装起来,不是单指武力。”

    巫果低头玩他爹的腰带坠子。

    “原帝,我的宝贝,你知道我跟你说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吗?”严默点点长子的小鼻头。

    “知道。”原帝瓮声瓮气,他又不傻。

    “那你说说看是为什么?”严默却不肯放过他。原战有意让巫果接手九原,其他高层竟然也都是这个意思,如果巫果只是想做一名战士也就罢了,如果是做老大,他必须要提前学会怎么保护自己,而怒火、战斗、攻击他人显然并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

    原帝不想说,他一点都不想学那些阴谋诡计。

    “宝贝,我突然觉得你的个性竟然属于正直类。”默爹无可奈何。

    “别叫我宝贝!”原帝捂耳朵。

    严默抓下他的手,“好吧,我的小心肝,我不求你像你弟弟一样会逢人便露三分笑,但我希望你能尽量克制自己的怒火,更不能让愤怒、仇恨、妒忌等负面情绪控制你,那只会让别人厌恶你、嘲笑你,甚至骂你幼稚又傻瓜。”

    “谁敢骂我!我杀……”

    “你有没有发觉大家都不怕你?”

    “啊?”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说明你比较亲民,可以有机会获得更多人的更多忠心。坏事坏在这说明你在大家心中没有震慑感,不能让大家对你心服口服,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很容易让人产生:‘为什么要让这么一个粗暴蛮横没有大脑的人当我们的首领?’之类的想法。”

    巫果忍住怒意,再次鼓起嘴巴。

    严默一看他这样,就忍不住想要戳他的小脸蛋。

    巫果啊呜一口叼住他爸的手指,磨牙。

    “儿子啊,你很聪明,真的,但是你目前为止做出来的事情却让大家感觉不到你的聪明。宝贝小心肝,如果你做不到控制自己的情绪,那么就让自己的情绪不能被人察觉,比如天天挂一张冷脸,不要让人看出你的心理活动,如果你有什么决定也不要当场说出来,回来先找你爸你战爹还有你弟等人商量,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好麻烦。”巫果嘟囔。

    严默叹气,“话说回来,就因为你老子我以前做不到这些才会吃那么多亏,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不希望你也吃这些没必要的亏。巫果,你很厉害,你可是有着传承记忆的巫运之果生命之子化身,这种只是挂张面具的小事,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对吧?”

    巫果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往他老子身上一趴,“我困了,要睡觉,今晚我要和你睡,不准半夜把我丢出来!”

    “想得美!”一只大手把小小的巫果同学从他默爹怀里揪出,往自己脖子上一放,“到现在还不回家,还得我出来找你们。走了,回家睡觉。”

    刚才还说想要睡觉的巫果同学又精神了,抱住原战的脑袋,两条小腿在他战爹胸前敲了敲,黑溜溜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特娇憨地恳求:“父亲,我们一起去接嘟嘟回家,今晚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原战听到长子学小儿子的撒娇腔调,脸皮抽了抽,伸手给严默。

    严默顺着他的手劲站起,吃吃笑,“你儿子这是在活学活用呢。”

    原战无语,“你又教他什么了?这小子已经够坏了。”

    “喂喂,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狗屁!当着我儿子的面说我坏话,我看你是欠教训了吧?”

    “是啊,你打算怎么教训我?”

    “……”严默爸爸一巴掌打在原战爸爸的屁股上。

    骑在他战爹脖子上的巫果一边嘿嘿笑,一边仰首望天,好多星星的夜空真的好美丽啊,做人虽然有点麻烦,但……他好喜欢!

    “走,接你弟弟去。”

    “噢!接弟弟去啦!”巫果开心了,但他很快就绷起了小脸蛋。

    伟大的未来九原大帝陛下决定,他要从今晚开始就做一个让人看不出真实情绪的男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