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2章 番外三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严默一家并没有能接回严煦,反而把原帝同学也给留下了。

    原帝同学见到弟弟和小熊崽依依不舍的模样,主动开口说他要留下陪弟弟一起睡。

    小熊崽和他的亲兄弟阿尔心里不愿意,可他们的父母却十分高兴地同意了,还让阿尔好好照顾两个小弟弟。

    阿尔心声:啊呸!照顾原帝?我今晚就把他偷偷塞茅坑里去!

    原帝挺起胸膛,很认真地对大人们说:“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保证不打架。”

    大人们都笑了,阿古达还揉了揉原帝的脑袋,比自家小孩懂事还要喜悦地夸奖道:“好!好孩子,那这几个就交给你了。”

    阿古达的口气像是完全忘记了原帝比他儿子还小两岁的事实。

    原战暗中给了原帝一个只有他们父子才懂的眼神,心情愉快地搂着自家祭司大人回去睡只有两个人的觉觉~

    原帝对着他父亲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再转过身则一手牵起小小软软的弟弟,一手牵起不太情愿的小熊崽,对阿古达夫妻三个酷酷地说:“我们去睡觉了,你们大人不要过来打扰我们。”

    阿古达夫妻三个笑得眼睛弯起来,美丽爽朗的阿古达夫人笑着满口答应,和大熊一起把四只小的送进他们的卧房里。

    因为多纳族熊亲的特殊性,只要有人形孩子和熊宝宝一起出生的兄弟,无论长到多大都会安排在一起生活,就算娶妻也会同娶一位,这种情况也造成多纳族战士找老婆特别难,毕竟不是哪一个女人都能接受同时成为一只熊和一个男人的妻子。

    不过还好九原有容乃大,现在的世界也更偏原始风,对女子的束缚也相对自由,一些以母系为主的部族女子胆大豪放接受度强,她们嫁人生育也只会找最强的雄性,而多纳族战士和他们的熊亲在这点上显然比较符合她们的要求,加上多纳族虽然不是母系社会,但女性在族中地位极高,就算不能生育一样能得到尊重,两个丈夫也更容易养活一家人。为此,一些部族的女子了解这点后,反而在挑选伴侣时更加青睐多纳族人。多纳族也成了九原少有的可以两夫一妻的特例。

    也因为这个特殊性,多纳族战士给孩童留的房间也特别大,别说只睡四个宝宝,就是来上十个也能睡得下。

    阿尔自觉自己年龄最大,指着软软厚厚的床铺给大家分位置:“熊仔睡左边,嘟嘟睡中间,我睡右边,你……就睡我旁边好了。”那口气真是要有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小熊崽第一个甩开原帝的手,踩着床前台阶爬上床——他们的床都是地台,也就是像宽台阶一样直接用石头垒的,上面会铺有厚厚的铺垫。

    嘟嘟抬头巴巴地看他哥。

    原帝硬是用自己的小身子把胖乎乎的弟弟抱起来,一步一挪送到床边,把他送到小熊崽身边。

    “呜呜。”小熊崽抱过嘟嘟,喜欢得直蹭他的脸颊。

    嘟嘟也抱上去跟他蹭来蹭去。

    原帝克制自己想要上去把两只小的强行分开的欲/望,转头一把抓住踢掉鞋子正往床上爬的阿尔。

    “你,过来。”

    “你要干嘛?”阿尔撅着屁股转头看他,满眼警惕。

    “我们谈谈。”

    这种大人式的对话方式戳到了阿尔的痒处,当下停止了一半的动作,跳下台阶,昂起头,“好,我们谈谈。”

    床上的两只一起看他们。

    原帝对弟弟挥手,“你玩,我一会儿就回来。”

    嘟嘟抬起小爪子对哥哥抓了抓。

    熊仔学他。

    阿尔捧心:哇,两个弟弟都好可爱!想着就对两个弟弟用力一挥手:“等我回来!”我先去收拾小恶魔!

    原帝早就观察好了,就在卧室里面的洗浴间兼厕所就是一个很好的谈话场所。

    两小只把厕所门一关,同时开口:“说吧!”

    巫果以比对方矮了小半个头的身高逼向对方,表情模仿他冰叔,气质模仿他狰叔,再放出了一点点他自认为的杀气,伸手一指点向阿尔的小胸膛,“你,以后必须听我的。”

    阿尔小朋友:“哈?”

    巫果冷冷地道:“不听就揍你。”

    阿尔板起小脸蛋,鄙视道:“我怕你?”

    “咻!”巫果脱了鞋子的脚尖突然窜出大量藤蔓,瞬间就把阿尔裹了个严实。

    阿尔刚想叫,巫果抓起架子上的布巾就往他嘴里一塞。

    “呜呜!”被捆成肉球、嘴巴也被堵住的阿尔拼命挣扎。

    巫果一脚踩到他身上,附身低头恶狠狠道:“看着,蠢货!我要杀你不要太容易!”

    阿尔睁大眼睛,就见小恶魔的身侧忽然腾起一股不算太浓的黑色烟雾。

    巫果抓起洗漱台上的一个木杯往黑雾里一扔。

    然后阿尔就看到那个很结实的木杯在那薄薄的黑雾里竟然瞬间就变成碎末消失了!

    巫果左看右看,又抓起摆在架子上的一只小木猪(?),再次往黑雾里一扔。

    “呜呜!”阿尔心疼大叫,那是他最喜欢的玩偶啊,是他父亲亲手给他做的,他洗澡时最喜欢放在澡盆里趴在上面玩,熊仔也喜欢。

    你这个坏蛋!阿尔用力怒瞪巫果。

    巫果眯眼,这样还不服吗?很好!

    洗漱间里的东西一样样消失,甚至连架子和台面都没了!

    阿尔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你这个大坏蛋!把我家的东西都还回来!呜呜!我熊爹亲自扛回来的大木头、亲手挖出来的大木盆!我父亲亲手做的木杯木架木凳子!我母亲亲手编的小筐子、拖鞋……什么都没啦!

    “服不服?以后听不听我的?”

    服个屁!有种你把我也变没了!阿尔小朋友用眼睛怒吼。

    巫果很生气,可他却学着他默爹微微笑了起来。

    可惜他默爹笑得让人如沐春风,他笑得能把小朋友吓得做上一年噩梦!

    阿尔膀胱紧绷!

    洗浴间里已经跟刚交房时一样,空空荡荡,黑雾开始一点点逼近阿尔。

    阿尔缩了缩脚尖。

    黑雾向他的脸蛋飘来,猛地往下一罩!

    “啊啊啊——!”阿尔的惨叫闷在口中无法发出。

    巫果千钧一发之间踢了他一脚,把他踢得滚了一滚,躲过了黑雾。

    藤蔓从阿尔身上消失,阿尔爬起来就逃。

    黑雾挡住了门,并向他一点点逼近。

    阿尔抓出嘴里塞的布巾,“救……!”

    阴恻恻、冷飕飕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你叫啊,你敢把你父母全部叫来,我就敢把他们全部杀了!”

    阿尔两手顿时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他已经看到刚刚被黑雾笼罩的那块地面,地面一层坚硬的石砖都没了,硬生生比旁边陷下去有两三根手指宽那么多!

    “怕了?”巫果看到阿尔小朋友额头冒出的冷汗,满意地在心里点头。

    阿尔想说自己不怕,但他的腿还在发抖,小腹也绷得更紧,他想尿尿。父亲说得没错,原帝果然生而强大,他是被祖神眷顾的生命之子。虽然阿尔还不是很懂祖神是什么,生命之子又是什么,他以前只要一听到他父亲母亲用赞叹羡慕期冀的口吻提起原帝,他就很不高兴,他不服气那个比他小了两岁的小不点。

    正好小不点原帝护他弟弟跟护眼珠子似的,别人想碰一下都不行,以此为借口找他打架发泄的不要太多,他自然也成了其中之一。而原帝的表现虽然比一般孩子都要强,但也没有特别强到哪里去,顶多急眼的时候用藤蔓捆捆人,可是这也不算什么多厉害的本事。再加上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也没有特别强调他的身份,原帝自己也并不在意这点,所以哪怕大家都知道原帝身份很特殊也都不怕他。

    可那是两分钟之前。

    现在,阿尔觉得以前敢跟原帝打成一团的他简直蠢透了,人家明明在让着他,他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很厉害。

    当然小朋友没有想到什么打不打脸的问题,他只觉得原帝小恶魔太狡猾太阴险,打架竟然还隐藏实力。恍然间,阿尔悟了!肯定是原帝想保留这招坑人,说不定他就用这招暗中杀死了不少人,但他平时没有表现出来,这样就算人死了不见了也不会知道是他干的。

    换句话说,如果他真的敢叫他父母来救他,说不定第二天首领和祭司大人来接他们,就会发现他们一家都消失了。而首领和祭司大人肯定会为了自己的孩子掩饰,就像他和熊仔如果做了坏事,他们父母三个虽然会打他们屁股,但也会帮他们赔礼道歉或者帮他们撑腰一样。

    阿尔想到这里,眼中有警惕有害怕,但也有了一点点的羡慕和敬佩。如果他也有这样的本领就好了,看谁不顺眼就可以让他偷偷消失,多好啊!

    巫果不知道阿尔小朋友的心理历程变化,但对方气氛有所改变他还是能感觉出来的,这次他再度逼近阿尔,一步步把他逼得贴到墙边。

    “你,服了吗?”

    阿尔想说不服,打死都不服,但嘴中说出来的却是:“我我我……如果服了你,你会把这招教我吗?”

    “想得美!”

    阿尔,“……不服!”

    “再说一遍?”

    “我、不、服!”

    五分钟后,阿尔光秃着脑袋、眼里含着两大泡泪跟在巫果身后从洗浴间出来。

    “呜呜!”兄弟,你怎么一下变秃头啦?熊仔张大嘴。

    嘟嘟也瞪大眼睛看着他们。

    阿尔摸摸自己头上一根毛都没有了的秃脑袋,“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第一个小弟搞定!巫果得意……嗯,不能得意,巫果绷紧了小脸蛋,一步三晃地走到床边,爬上去,把弟弟往怀里一搂,把被子往身上一卷,拍拍弟弟,“睡觉!”

    熊仔爬下床,关心自家兄弟,不住想要摸他的光脑袋。

    阿尔躲避,推他。

    “呜呜!”你到底怎么啦?是不是原帝欺负你?我帮你揍他!

    阿尔偷偷看向床上占了老大一块位置的原帝。

    原帝放开弟弟坐起,对阿尔阴阴一笑。

    阿尔瞬间想起刚才出来前原小恶魔对他的威胁:如果他敢把事情告诉其他人,他就把熊仔的毛也全部弄没有,让他成为九原城第一只没毛熊,让所有人都来嘲笑他。

    这个威胁太可怕!阿尔可不想让自己的熊亲从此在小朋友中再也抬不起头,背上秃毛熊的外号过一辈子。

    “我、我没事,呜呜!”阿尔一边抽噎,一边推熊仔,“去睡觉,不早了。”

    熊仔迷茫,“呜呜?”真没事吗?

    阿尔看到床上那双恶毒阴狠的眼睛,打了个冷颤,拼命点头。

    熊仔带着疑惑重新爬回床上,嘟嘟从被子里伸出手指戳他。

    熊仔注意力立刻转移,趴在床上就和嘟嘟玩耍起来。

    阿尔又是委屈又感觉自己特别伟大——他可是保护了自家熊亲不受小恶魔的迫害,爬上床,挤到熊仔身边,紧贴着墙壁睡了,再也不敢爬到另一边去抢占嘟嘟的另一边位置。

    楼下,一个屋子里睡的阿古达夫妻三人听到楼上偶尔传来的奇怪声响,继而又听到了儿子的嚎啕大哭声,夫妻三个互视,表情都有点微妙。

    大熊动了动,忍不住想要起来去看一看。

    阿古达夫人一脚砸在他身上,“小孩子玩闹而已,刚才原帝不是说了不让我们上去吗?让他们几个小的自己玩吧,原帝有分寸,不会让我们孩子吃太大亏。”

    阿古达心更大,哈哈笑,“让阿尔和熊仔多和他们兄弟亲近,对他们将来也有好处,别管他们了,我们睡我们的。”

    大熊想想也是,就不管上面怎么闹腾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严默亲自来接人。

    原帝同学带着弟弟非常有礼貌也非常酷地跟阿古达一家行了一个战士礼,感谢他们一家的招待,又赞扬了阿古达夫人做的早食,告别。

    阿古达家三位大人怎么看这两位生命之子怎么顺眼,阿古达夫人还抱起嘟嘟亲了好一会儿,嘟嘟被她亲得呵呵笑。

    原帝好想把弟弟从那个女人的怀中抢回来,但……看到被他弄成秃头的阿尔小朋友,想到阿古达一家早上看到阿尔的变化只哈哈笑却什么都没问,想想还是算了。

    “我和弟弟走了,今天学院见。”

    阿尔和熊仔被父母推着送出来,阿尔看到原帝看向他,心神一凛,下意识回答:“是,老大,学院见!”

    老大原帝同学听到满意回答,带着弟弟趾高气扬地走了。

    熊仔转头看兄弟,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阿尔一脸凄惨,他今天早上在厕所里又被原帝小恶魔逼着喊了一百遍老大,现在他一看到原帝那张脸就被老大两个字塞满了!

    什么都不知道的阿古达一家在把两个儿子送去学院上课后,上楼收拾房间的阿古达夫人看着空荡荡的洗浴间懵了,等阿古达和大熊听到喊声上来,看清情况也半天没说话。

    “咳,看来我们儿子昨晚被欺负惨了。”

    “应该上来看看的。”

    “算啦,我看他们俩身上都没什么伤,小孩子嘛,打打闹闹感情才好。”

    阿古达夫人一把推开两位丈夫,“走,去找首领大人要赔偿!他儿子把我们孩子打了就算了,但屋里的东西他必须还回来!”

    然后……

    当天晚上,巫果小同学捂着被打肿的屁股,在他宝贝弟弟和九风那个回来的混蛋一起边用竹条戳他疼痛的屁屁、边嘎嘎怪笑的折磨中,红着眼睛又记下了一个深刻的教训:以后揍人、整人绝对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尤其不能让苦主找上门!他就应该逼着阿尔让他跟他家人承认,那些消失的东西都被他自己啃了才对!

    “嗷!你们够了没有!还戳!我咬死你们!”巫果狂怒,撕下挂了一天的面具,本性暴露,冲上去就和九风打成一团。

    九风桀桀大笑,一爪子把巫果踹到墙角,振翅飞上天空,“有种你上来啊!”

    本应该被激得更怒的巫果此时却忽然刹车,抬头看着天上的人面鸟,露出了一个可阴险可阴险的微笑。

    “你有种就一直在天上飞着,永远不落下来。嘟嘟,走,我们去吃肉。”他默爹好像跟他说过九原特产的胶泥在没有彻底干透之前可以黏住万物?桀桀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