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5章 番外六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冰意识恢复时第一感觉就是头疼,第二感觉则是……他是不是坐在刺猬上了,还是没穿裤子坐了整整一夜那种。

    第三感觉……在原冰有了第三种感觉的瞬间,他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重物给一脚蹬了出去!

    “嗷!”

    两声嚎叫同时响起。

    不过原冰叫得有点惨,被他踢出去的人则叫得有点愤怒加不满。

    脸上血迹已经干透的男人狠狠瞪着原冰。

    原冰皱眉,他的屁股怎么这么疼?感觉裂开了一样!伸手一摸,摸到一手血,血中还混合着某种他再熟悉不过的液体……

    “你有种!”原冰表情开裂,黑气眨眼间笼罩全身,抓起被丢到一边的袖箭,抬手就是连续三箭射出!

    男人正在盯着原冰胸口看,那里留下了他抓咬的痕迹,屁股和腰部最多,看着看着,他又想扑上去了。

    “噗噗噗!”三箭同时分别射中男人的眼睛、咽喉和心脏要害。

    可除了射中眼睛的那只,男人闭眼挡了一下,其他两只在射中男人身体后发出宛如石器相击的脆响,全部掉落到兽皮上。

    “嗷——!”被攻击的男人发狂,冲上去一拳砸中原冰鼻梁。

    原冰远战是王,近战是渣,当场捂住鼻子痛苦哀嚎一声,鼻血和生理性眼泪同时流出。

    而攻击的男人战斗经验太丰富,无论远战和近战对他都没什么区别,此时他把原冰当敌人看,虽然不想杀他,可本能地就想废掉他的战斗力,在一拳砸中对方的鼻梁后,又是连续两拳击向其较为柔软的腹部。

    原冰忍着难言的痛苦,想要就地滚开避开男人攻击。

    可是他的速度比男人慢了不止一成两成。

    男人飞扑上前用身体重重压住他,捏起拳头,接二连三捣在他的腹部。

    “唔!”原冰蜷缩起身体,被打得直不起腰。

    最后一拳重重落在他的胃部。

    这一拳彻底瓦解了原冰的抵抗力。

    原冰一边呕吐,一边努力去勾被打飞的袖箭。

    “咔!”手掌被硬生生扯脱节。

    原冰发出惨叫,弯曲着身子不动了。

    男人刚才就有点意思,如今身体直接接触更是受到刺激,见身下的人老实了,抬起他一条腿驾到自己肩膀上,就着侧身的姿势就……

    “唔!”又是一声闷哼。

    但原冰却没有挣扎,他似乎屈服了般任由男人在他身上发泄。

    五分钟、十分钟……

    原冰身体佝偻,手指塞进嘴里,似乎在忍耐痛楚。

    当男人沉默着速度越来越快,攻击越来越凶猛、神智飘忽的一刹那,原冰突然抬手撒出一包粉末。

    “噗咚。”男人发泄出的同时栽倒。

    原冰也迷糊了一会儿。此乃九原祭司大人独门迷药,掌心大的一小包就能迷倒一群角牛,任是再厉害的战士如果没有提防,也是闻味即倒。这种药粉虽然有解药,但药性太厉害,事先服用效果并不是绝对。

    原冰用力推开男人,往帐篷口爬去,他不想等,他要立刻恢复行动力。

    男人竟然还有知觉,只是反应很迟钝,他伸手,想要抓住原冰,抬手的动作却极慢极慢。

    原冰伸手拉开一条小缝,抓起一把冰雪揉到脸上,又塞了一些进入口中,整个人立刻清醒过来。趴在原地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爬起,咬牙闭眼试了两次才合上右手关节,之后用布条裹起右手,左手从储物骨镯中掏出一把锋利的骨刀走向倒在地上的男人。

    刀尖抵住男人的脖颈。

    男人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的眼中没有求饶和懊悔,只有无尽的凶狠和残忍。

    原冰低头,没有受伤的左手一点点用力,“我应该在看清你的脸的第一眼就杀了你,鼎钺酋长大人。”

    原冰怒气被压抑在表面下,如果不是他在看到男人的第一眼觉得眼熟,怀疑对方很可能就是鼎钺酋长殊羿时,他怎么会顿了那么一顿!

    就是因为默和这家伙关系还算不错,这人还巴巴送来六枚神血石,他才会一时脑抽认为对方是友非敌。

    可敌人就是敌人!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出了什么事。

    原冰没有丝毫犹豫,举起骨刀,用尽全身力气砍下!

    “噔!”硬物相击的声音响起。

    殊羿的脖子仍旧完好无损。

    原冰不信邪地看看刀刃,又是一刀朝他的脸部劈下。

    “噔!”这次刀刃竟然撞击出了火花?

    这家伙的身体怎么回事?原冰怒极,一连数刀砍在对方身体的各处要害上。

    没有效果!

    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无论他是劈砍还是削挑,刀刃落在对方身上只留下一些白色痕迹,连点油皮都没把对方擦破。

    “我操/你祖宗的!”忍无可忍下,一连串恶毒的咒骂从原冰口中迸出。

    他娘的他竟然连报仇都做不到?

    难道他就这么白被/操、白被揍了吗?

    不信邪的原冰从储物骨镯中取出各种伤人的武器甚至毒/药。

    此时,帐篷外忽然传来人声:“那个木城战士,你还好吗?城门开了,你要不要进去?”

    是昨晚的游商。

    原冰猜想他们恐怕不是特意来喊他,而是听到了这里的动静跑过来看看情况。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先进去吧。”原冰稍稍扬起嗓音。

    外面的游商听原冰声音正常,不确定帐篷里发生什么事情的他们也不敢轻易进来,在跟原冰打了招呼后很快就离开。

    原冰收起所有武器,从毒/药中选了最让人痛苦的一种,想想,干脆把所有毒/药混在一起,捏开殊羿的嘴巴硬给他塞了进去。

    毒/药太多,有粉有液有固体,原冰又摸出水罐往他嘴里倒水。

    殊羿被迫咽下毒/药,半途还呛出了不少。

    原冰扯起殊羿头发,抬起手掌噼里啪啦甩了他十几个耳光,打得自己手疼才把他丢回地面。

    殊羿眼中凶光更甚。

    原冰转身穿衣裤,在他眼中吃了那么多毒/药的殊羿已经必死无疑。

    殊羿的手掌慢慢握成拳头。有些毒/药刺激性很大,加上后来灌入的清水,他的身体知觉似乎有一点恢复?

    原冰掏出药粉给自己抹药,他也不在乎殊羿躺在后面看着,反正这家伙很快就会死。

    殊羿凶狠的目光变得迷离,他盯着那方寸之间,似乎在回味?

    原冰唰地转过身,抓起裤子一把提上,一眼就看到对方刚刚发泄过的那根竟然又站立了起来!

    操!原冰过去就踹了一脚。

    殊羿喉咙中发出怪异的闷叫声,表情似痛苦又似……快乐已极。

    原冰……已经什么都不想说。

    等收拾好自己,他又开始收拾帐篷。

    不过在收拾帐篷之前,他特地找出一条粗大的麻绳拴在殊羿脖子上,再把他四肢倒攒绑到一起,最后踩住他的头用麻绳勒紧。

    殊羿沉默着,只如野兽般狠狠盯着原冰。

    原冰想要挖出他的眼睛,可几次都没成功,对方竟然能让眼皮长到严丝合缝,想扒开都没缝隙给他扒!

    他又找了根上面全是毛刺的粗棍想要报复,可惜对方的身体真的可以任意闭合,防守力几乎快要赶上变态战。

    原冰想把他架在火上烤,可临时也找不到那么多柴禾。

    等收拾完帐篷,原冰撩起衣摆对着殊羿的脸撒了一泡尿,撒完就跑!

    冰冷的雪地中,热乎乎的尿液很快就在脸上结成冰渣,不知过了多久,殊羿忽然发出一声低吼,浑身肌肉鼓起,麻绳寸寸崩断。

    他抹了抹脸想要去追杀那个逃掉的猎物,可腹中突然传来的剧痛让他弯下了腰。

    *

    原冰入城没多久,就跟着商队一路走向兽人部落地界,等越过大河,春天的脚步已经提前来到这里。

    距离那件遭心事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原冰算算时间,打算回去了。

    “喂!你是不是惹上不该惹的人了?”一直跟在他身后却不肯和他同行的紫电终于主动露脸。

    “你说的是谁?”正在收拾行礼的原冰动作未停。

    “一个野人,一个厉害的家伙,他一直在跟着你,跟了很久了。”

    “哦?”原冰有点惊讶,那家伙吃了那么多毒/药竟然还没被毒死?

    “那野人有点奇怪。”紫电焦躁地刨了刨地面,“我发现他在跟着你后就想赶走他,可是那家伙抓,抓不死。摔,摔不烂。最奇怪的是,一开始他很少还击,可现在他却会扔出一种硬硬的飞箭主动攻击。我还看到他在树林中用力去撞那些大树,那些大树都被他撞倒了,他自己却一点事没有。”

    原冰想到对方那几乎和变态战一样的变态防守能力,也微微皱起眉头:这样的人要怎么杀死?

    “我们从空中走。”殊羿情况特殊,既然没死成,他就有必要把此人的消息传给原战和严默,也许他们可以借此再啃下鼎钺一块肉?最好那两人能想出方法杀了那殊羿。

    不过真想要杀殊羿,这事就只能报给原战不能报给严默。

    否则以严默的性子,说不定会特地出来找殊羿去治好他。

    “你现在想到我啦,我就知道你有求我的时候。”紫电昂起头,要求伙伴跟他赔礼道歉,否则他就拒飞。

    “道什么歉?你本来就嘴贱。好了,你不是说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吗,正好我们俩配一起了,走吧。”

    “我不走,你必须……原冰!后面!”紫电抓起原冰就想飞向高空。

    可偷袭他们的人速度更快。

    对方似乎知道他们一旦飞到天上,他的猎物就真的要跑没有了,所以他第一个偷袭的不是原冰而是紫电。

    紫电勉强闪过一击,可是更多的尖锐箭头向他飞来。

    “我的翅膀!”紫电发出惨叫,身体往下跌落,他的翅膀张开后面积太大,对那些暗箭简直避无可避。

    此时紫电多么希望自己口能喷水火、翅能扇飓风,可偏偏他们英招一族除了飞行能力和他们的一双利爪以外再无其他特殊能力,这也是他们不得不和九原城其他人类配合作战的缘故。

    原本,原冰擅长远战,通常他只要背着原冰飞到高空,基本上他们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敌人只能被动地承受原冰的利箭。

    可现在他们没能拉开距离,更没能飞入高空,而被敌人近身的原冰在近战方面就是一个渣!还不如他呢。

    十级控金属战士对上一名只在眼力方面有特长且不到七级还被人近了身的擅弓战士,不说跟玩一样轻松吧,那战斗力真的没什么可比性。

    紫电在自家伙伴被一个貌似野人的家伙扛走后,拐着被打断的爪子、拖着残破的翅膀在后面发出惨叫:“我就说我们不应该出来,就算出来也不应该只有我们两个,原冰你这个笨蛋!等我!等我养好伤飞回去让祭司大人和首领大人派人救你!你一定要挺住啊!”

    被卸了关节扛在人肩膀上的原冰:……你娘!

    殊羿扛着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在山林中快速穿梭。

    原冰的脸和裸/露的肌肤被树枝野草划出一道道红痕。

    狂奔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殊羿的脚步才慢了下来。

    “砰。”原冰被扔到一堆厚厚的落叶上。

    他们的头顶有颗巨大的树,树枝上垂下无数胡须一样的枝条。

    殊羿钻到胡须里,左踩踩右踩踩,硬是踩出了一个可以容纳两名成年男子翻滚的窝。

    殊羿把原冰拖了进去。

    “喂,你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要不要跟我回九原找我们的祭司大人给你看看?你还记得默……”

    原冰话还没说完,就看越发像野人的殊羿三两下翻到树上,跟只人猿一样抓着树枝荡远了。

    原冰:“祖神在上,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一个状况?”

    躺在地上的原冰只感到身下似有无数小虫子在爬动,他还看到了一条艳丽的蛇顺着树杆蜿蜒而上。

    鸟雀的鸣叫声变得清晰,远处还传来了属于猛兽的吼叫。

    过了大约……其实也没多长时间,在原冰试图用滚动撞击的方式给自己装上关节时,野人殊羿扛着一头血淋淋的老虎回来了。

    “砰!”巨大的老虎被扔到地上,血水顺着它的脖颈流出。

    原冰的脸正好与虎嘴面对面,闻到一股浓重的口臭。

    原冰被熏得扭过脸。

    野人殊羿抓起老虎,手指抠进它脖颈处的伤口,用力往下一划。

    “噗刺。”内脏和血液一起流出,多少沾到了原冰脸上和身上。

    殊羿手伸进老虎体内,割下其腰部最嫩的一块肉,走过来抓起原冰的头发,肉往他嘴边一递。

    我已经很久没吃生肉了,好吗!原冰紧闭嘴巴,血水糊了他一脸。

    吃!殊羿似乎连话都不会说了,捏开原冰的嘴巴,粗暴地往他嘴里塞肉。

    我操!操操操!以原冰的性子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压迫和羞辱,两眼顿时变得赤红。

    看原冰塞了一嘴肉却不肯嚼动,野人殊羿似乎有点困惑,他把肉重新扯出来,闻了闻。好肉啊,很新鲜也很嫩,为什么不吃?

    殊羿好像想到什么,掰开原冰的嘴巴看了看,还用手指摸了摸他的牙齿。

    似乎是不太锋利。

    殊羿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把那块肉塞进了自己嘴里,咀嚼几下,没有吞下去,而是吐出来又往原冰嘴里填。

    原冰:“……”气爆了啊啊啊!

    可野人殊羿非常执着,他把那块咀嚼过一次的肉又咀嚼了两次,看着变成糊糊的肉团,他觉得原冰再也没有理由咬不动这块肉,硬是捂着他的嘴巴要他吞下。

    原冰嘴里被肉渣渣堵塞着,鼻孔也被野人殊羿的大手给遮住,喘不过气的他被迫无奈地咽下了那块肉。

    殊羿看他终于肯吃肉了,摸摸他的脸,又开始咀嚼第二块。

    原冰……生无可恋!

    一连被迫吃了三块饱含仇人口水的肉泥,到第四块终于有了呕吐反应的原冰大喜过望。

    可是他的嘴巴再次被捂住了!

    原冰、原冰兄真的不想活啦!

    殊羿摸摸原冰的肚子,觉得对方应该吃饱了,这才抓过剩下的虎肉边割边吃,他的手指就是刀子,他的牙齿也可以变得锋利无比。

    等吃了将近二分之一的虎肉,殊羿才感觉到饱腹。

    他把剩下的虎肉抓起来用力往远处扔去——以他的武力值,他完全不需要吃残羹剩饭,饿了再抓新鲜的猎物就是。

    摸摸肚子,今天肚子好像不太疼,嗯,似乎从三四天前就没有疼得像以前那么厉害了。

    殊羿围着身体发颤的原冰转了一圈。

    这只猎物身上有奇怪的东西,可以让他不能动,还能让他痛苦得不得了,他必须要找出那些有可能伤害到他的东西。

    没几秒钟,原冰就被扒了个精光,连他穿的皮靴和布袜都被扯下来扔出老远。

    原冰看到殊羿的目光落在他的手镯上,身体僵住。

    手镯毫无疑问地被夺走,可那该死的疯子竟然一点不知道珍稀地把他的手镯也给扔飞了!

    他最后逃脱此人的希望!

    没人知道原冰此时的心理活动,他没崩溃就算不错了。

    鼎钺的酋长大人一看就不正常,看他的目光跟看刚才的虎肉没多大区别。而翅膀受伤的紫电他更不敢指望,那家伙说要回去报信,可那家伙能不能在养好伤之前先保护好自己的小命都是问题。

    原冰兄后悔了,他真的不应该就这么带着一只没什么武力值的英招就远离九原。

    其实他完全可以就在九原地界内度过他的冬日假期,又安全,还各种方便。

    可是也许是他不想看到那两个天天在他面前粘粘糊糊,也不想看到熟人的脸,哪怕偶尔碰到他都不愿意。他就想这段时期可以完完全全地远离九原城、远离原来认识的人,在陌生的地方好好走一走、静一静。

    他以为他和紫电两个相加,再加上他身上带的各种防身用品,已经足够他在外面安全地晃一圈。哪想到!

    如果这次我能不死,殊羿,我们不死不休!

    野人殊羿敲了敲脑袋,他忽然觉得眼前的人脸有点熟悉。

    但脑中的闪光眨眼即过,他想回想时,一切又都变得模糊。

    “把你的爪子拿开!”他的猎物冲他吼叫。

    他不但没有拿开,还故意用力捏了两下。

    “殊!羿!”

    殊羿是谁?

    “你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疯?

    “为什么你没死?我不信连我们默巫的毒/药都毒不死你!”

    默巫?默巫……默巫!野人抱住自己的头,用力向树干撞去!又来了!他的头又痛起来了!

    原冰眼睁睁地看着野人殊羿撞树自残,心里恨不得他一头撞死才好。

    可是!

    大树被其撞得树枝和胡须剧烈震动,一条花纹熟悉的艳丽蛇啪嗒掉在他面前。

    原冰看着三角形的蛇头,眼睛瞪直。

    “嗖!”受到惊吓窜向原冰脸部的艳丽蛇被抓住。

    殊羿两手一扯,把蛇身扯断,远远扔开。

    艳丽蛇:……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可敌人太强大,它想报复也没胆子,只能绕了个圈找到自己被扯断的另半截身体,叼起来泪奔远去。

    男人喘着粗气压到他身上。

    原冰声音阴沉至极:“我之前和今天受到的所有耻辱,将来都会用你和你部落族人的血来洗清!”

    说完这句话,原冰再没有发出一个完整的字音。

    哪怕他之后被极度的痛苦和莫名其妙生出的诡异快/感给反复折磨得死去活来,他也没有发出一丁点的求饶之意。

    再之后,终于在他身上发泄了够的野人酋长并没有杀死他,更没有放他离开。

    他把他扯开的关节重新合上,还找了一种奇怪的烂泥敷在他的关节处。

    那烂泥可能真的有些特殊效果,不但极大缓和了他的痛楚,没两天他的四肢就又可以正常活动。

    而等他一能正常活动后,殊羿就搓了一条草绳把他双手绑了起来。

    原冰尝试过几次逃跑,但都被抓了回来,由于每次被抓回来都会受上很大一番苦楚,原冰不想皮肉再受苦,就不再动不动就逃跑,而是开始等待机会。

    之后的生活原冰不愿仔细回想,反正就是那么回事。

    殊羿打猎,分他吃肉,吃饱了没事干就干他。

    慢慢的,原冰发现殊羿并不是毫无目的地带着他到处乱跑。

    他每到一个地方,似乎都能找来一些药草和一些看起来很普通的矿石,这些东西他大多用来生吃,包括坚硬的矿石也是。

    原冰每次看他吃石头,眼皮都直抽筋。幸好那人疯得还不太彻底,没有强迫他也一起吃石头。

    一开始原冰以为殊羿吃这些东西只是他发疯的行为之一,可观察比较仔细的他不久就看出对方并不是在乱吃。

    证据就是,这家伙几乎每天都会犯的头痛还有偶尔的腹痛等,正在慢慢消失。

    最奇妙的是这人的皮肤颜色也开始从宛如冻死人的灰青色变成了斑驳的杂色。

    “喂,你什么时候肯放我走?”原冰扯扯被拴在粗树枝上的草绳问。

    殊羿从几块矿石中挑选了一块塞进嘴里,走过来撩起他的皮裙摸他。

    原冰面无表情地直视树干,但他嫣红的眼角却出卖了他此时的真实感受,那家伙这段时日竟然学会摸他前面了。

    微微加重的喘息声在林间回荡,过了好一会儿才平息。

    殊羿判断猎物的表情,趁着猎物最放松的时候把自己埋了进去。

    原冰骂了一句脏话。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

    同一时间,好不容易养好伤又逃过好几次猎杀的英招紫电终于飞回了九原。

    “你说什么?冰被一个野人抓走了?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严默看原冰过了约定的日子还没有回来就开始派出人手出去寻找他的行踪,可鸟军报回来的消息并不多,他们又不知道原冰朝哪个方向出游、终点又在哪里,最后只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

    几小正好也在,听到原冰被抓失踪都非常担心。

    原战挑挑眉,“看来冰又帮我们找到了一处漏洞。以后我们九原的行商和战士肯定会到处走,但他们的消息要如何及时传回来不能只依靠他们携带的鸟军成员。默,你上次说在各地建立那什么具有多种功能的佣兵站,也许我们可以今年就试着启动看看。”

    严默抓起桌上的果子扔他,“这事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冰的下落!紫电,你还记得地方吗?”

    紫电拼命点头,“记得!祭司大人,我们快点去救冰吧,那个野人说不定已经把他吃掉了。”

    “等等,你把情况说清楚,你说当初那个野人打伤了你,却没有杀你也没有捉你,而是只把原冰带走了?”

    “对。大概那野人比较喜欢吃人,我听说人类的肉吃起来比较嫩。”紫电是真心在担心他伙伴的安慰。

    原战发出一声嗤笑。

    严默转头瞪他。

    原战举手,吊儿郎当地道:“如果我是一个饥饿的武力强大的野人,当我有能力得到两只猎物时,我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其中一个,尤其那还是冬末最缺少食物的时候,更不要说英招的体型比原冰大得多。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我想得到猎物的目的不止是为了吃肉,比如当初我遇见你时,就放弃了继续捕捉吃的猎物,而是选择把你扛了回去。”

    几小:“哦——!”

    严默当没听见,“你是说……那个野人很可能看中了原冰?”

    原战看向紫电,“你刚才说那个野人跟踪了你们很长一段时间对吗?”

    紫电,“对!”

    “他什么时候开始跟上你们?跟了多久?之前有没有和原冰接触过?”原战又问。

    紫电支支吾吾,好一会儿才把他和原冰吵架,中途分开一段时间的事情说出。

    “所以你有一段时日没有和原冰在一起?”

    “我有跟在他后面,但是……”

    “但是你有一段时间抛弃了你的伙伴,还是在敌对部落的势力范围中。”原战毫不留情。

    紫电大哭,“我没有抛弃他!我只是吓吓他!是他先骂我,我生气了,但我真的没有想要抛弃他,我离他不远,只要有事,他吹声哨子我就能听见,我、我……呜哇!”

    严默想要捂住耳朵忍住,英招的嗓门真的太大了,“紫电,我和首领都知道你不是抛弃伙伴的人,首领那样说只是在担心原冰,乖,别哭了,紫电……”

    紫电哭得无法自抑。

    “再哭就杀了你!”

    原战一声暴喝,吓得紫电爪子一软,哭声也立刻停住。

    严默捂额。

    原战脸色冷酷,“原冰回来我也会教训他,你抛弃了他,他也抛弃了你,你们俩遇到任何事都是活该!你们是不是忘记了当初伙伴契约的内容?遇到任何事都不能抛弃对方、放弃对方,只吵个架就能不管对方,你们这叫什么伙伴?”

    紫电泪声止住,却还在抽抽噎噎,他也不敢再辩驳,只能低着头受教训。

    严默本来还觉得原战有点小题大做,听到这里方明白原战意思。是啊,伙伴感情好的时候,一切都好说。那感情不好的时候呢?最重要的是,原战这话显然不是说给紫电听的。

    几小互看,和铁背龙幼崽定下伙伴契约的小黑扮了个鬼脸,苏门也正在寻找适合的契约伙伴中。他们也知道原战这话九成是在故意说给他们听。

    原战借题发挥,“如果其他契约伙伴都像你们这样,因为一点小事、一点口角就闹翻,那特别在神殿、在祭司面前订立伙伴契约还有什么意义?”

    “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轻易离开原冰。我……呜,都怪我!”

    原战看紫电那样,郑重地道:“伙伴,就是要在任何时候都能守护对方,任何时候都能把自己的背后交给对方,哪怕你们之间矛盾重重,更何况是契约伙伴。别看这次你和原冰出去不是出任务,但当你答应和对方一起出门时,你们就有了彼此守护的责任。原冰那张嘴我知道,难道你就不知道吗?你和他处了那么长时间,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要说那时你离开他没有想到后面不会遇到危险,那是在哪里?就算在九原地界内,我们也不敢保证到处都安全!”

    经过此事,又被首领大人大骂了一通,紫电今后恐怕遇到再怎么样的事情也不会轻易负气离开自己的伙伴了。

    紫电这样,听到教训的几小也都牢记下此事。

    严默拉回正题,“现在也不知道原冰有没有生命危险,都拖了这么长时间,不能再拖了。紫电,你把地点在地图上指给我看,我和九风先过去寻找原冰。”

    原战没有阻止严默亲自去,原冰不出事还好,如果真的出事,恐怕真的只有严默亲去才能把人救回来,各种意义上的。

    希望那家伙别真的死了,如果死亡超过三天,就算严默去了也无济于事。

    紫电很想要跟着一起去,但他也知道自己的速度没法和九风比,只能尽量详细再详细地回忆原冰被抓走的地点,并把那野人跟踪的路线也在地图上指了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