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7章 番外 八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野人版殊羿他就是什么都不说!

    不管原冰怎么质问他,他就跟个闷葫芦一样屁都不放一个,被问烦了,就用行动来让原冰闭嘴。

    原冰第一次知道被做到合不拢腿是什么滋味。

    原冰也不说话了,两人比赛似的保持沉默,所有行为全部靠动作和表情,白天还好,到了晚上,两人总是得先打一架,才有可能真正地进入主题。

    当然进入的永远都是野人殊羿,被进入的总是可怜的原冰兄。

    周围的人烟开始逐渐增多,春天的气息也越来越重。

    走着走着,原冰发现了一点不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刚刚进入鼎钺部落边界的时候,也许再迟一点?他发现殊羿似乎在有意带他绕路,甚至特意避开人眼,就连动物都尽量不接触。而且他还在加快赶路的速度,白天几乎都不停歇。

    而让原冰真正觉察到殊羿在干什么的,是他们在选择休息地时,殊羿看到前方草地上蹦跶着的大量嫩绿螳螂,竟然扛起他就往另一侧跑。

    那是一群虫子!又不是食肉的猛兽群!

    原冰脑中迷雾被吹散,一个念头猛地跳入他脑中,“你在躲谁?默来找我了对不对?我们祭司大人来了是不是!”

    见鬼的!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该死的混蛋连虫子群都躲避,因为他知道他们九原的默大祭司能通万物语言!

    “殊羿!你还是不是男人!有种你放我下来!你都想起来了对不对?你他娘的把我放开!放开!你这个混蛋要把我绑到什么时候!”

    殊羿弃耳不闻,扛着一个人仍旧跑得飞快。

    草原中的野兽和昆虫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来者是谁,就看到一个比较庞大的黑影从它们身边飞掠而过,只留下跑过的风和破碎的咒骂怒吼。

    傍晚,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的原冰已经没了骂人的力气。

    殊羿拿了盛水的动物头盖骨凑到他嘴边。

    原冰张嘴咕嘟咕嘟全部喝完,渴死他了。

    “一点。”

    “什么?”原冰怀疑自己的耳朵。

    野人殊羿在他身边坐下,“我想起了一点,全是片段。”

    原冰蠕动着试图坐起来,“那你知道我是谁了?”

    “嗯。”殊羿看着他挣扎,就是不帮他。

    “给我解开!”

    “嗯嗯。”殊羿摇了摇手指。

    原冰瞬间飙出一连串脏话,随即脱力地躺到地上,“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打算就这么把我带回去?”

    “战利品,我的。”

    “战利品你老母!”

    殊羿表示随便你骂,我的就是我的,说你是战利品你就是战利品。

    原冰觉得不能这样下去,眼珠一转,他换了个话题,“你是不是察觉到我九原人已经在找我?而且找我的人很可能就是我们的祭司?”

    殊羿停顿了一会儿才冒出一句话:“很多眼睛,在看着我们。”

    原冰明白他的意思,作为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战士,对危险的直觉总是比普通人要高出很多。默巫应该是请动物和昆虫之类的帮忙,到处寻找他们的行踪。

    “你想和九原开战吗?”原冰耐着性子,尽量平和地问。

    殊羿这次沉默了较长时间,他看着原冰的脸,从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嘴巴,又再倒回去。

    原冰被他看得毛毛的。

    殊羿放松身体,手伸进他的皮衣中抚摸他。

    原冰:“……”

    “你,或者默巫。你觉得你们首领会同意把谁交给我?”

    “滚你娘的蛋!你这只野兽、畜牲、豺狗!竟然还敢肖想我们的祭司,你做梦吧!你怎么不去死?你这个……!”原冰一听野人殊羿竟然还敢打严默的主意,那还得了,严默那就是他心目中的白月光朱砂痣,谁碰他一下他都要疯。原战都因此遭到他的妒恨,让他恨不得一天凌迟对方八百遍,更何况其他人!

    “那就是你了。”殊羿在原冰源源不绝的恶毒咒骂中平淡地道。

    原冰的咒骂戛然而止。

    “我喜欢强者,你弱了点,嗯,是很弱,近战太糟糕,不过你很耐操,比那些奴隶好得多。”

    原冰的喉咙被堵塞住,不,他全身都被堵塞住了!

    “你说,如果我跟原战提,用一枚神血石交换你,他会同意吗?”

    别说一枚神血石,你就算什么都不给,他也会表面假惺惺地表示愤怒,暗地里则恨不得连我住的房子都一起打包送过来!原冰觉得心好痛。妈蛋,得罪老大的下场就会像他这么惨!

    “默巫不会同意。”原冰捏紧拳头。

    “他会同意。”殊羿突然逼近他,手下用劲捏住了他的乳/尖,“你也会。”

    “同意你老母!你他娘的杀了我……呜呜!”原冰还没骂完,就再次被人压住,连嘴巴都给塞住。

    原冰用力咬伸进嘴里的手指,却差点崩断自己的牙齿。

    同一时间,离此大约二三十里的一处背风小山坡。

    原战捂着脑袋衰弱地倒在他家祭司大人的怀抱里,用力呻/吟着,“啊啊,我头好痛,我好像病了,得了你说的风寒。”

    严默抱着自家超大号宝宝,捏他的脸蛋,“你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你两个儿子生病都没你这么夸张。”

    原战翻身抱紧他,脑袋直往他怀里拱,“我病了,我要吃奶。”

    严默:“……滚蛋!”

    变成小小鸟的九风低头,抓抓严默的头发,“默默,你有奶吗?对了,听说两脚怪中能生孩子都有奶水,默默,我也要喝!我还没喝过奶呢!”

    这边话题污得一塌糊涂,虽然他们的动作和心态都很纯洁。

    而另一边,则是从声音到行动都不和谐至极。

    殊羿迷恋上了拥抱这个男人的感觉,他喜欢和对方贴得紧紧的,更喜欢进入对方时那种亲密无间和无法言说的快/感。

    男人挣扎得越厉害,他越喜欢。

    偶尔激动起来,他会……

    极少有人能激起他如此本能和隐藏的残忍与激情,这是和他幻想和那个祭司在一起时完全不同的感觉。

    严默那个人,他也许永远无法掌握他。

    但身下这个人,就算他再怎么凶狠,他仍旧有驯服对方的把握,一想到他可以完完全全控制住这个人,一想到这个人心里再不愿意却不得不屈服于他,他就硬得马上就能射出来。

    也许他不应该躲避九原来人,也许他应该和九原的首领与祭司好好谈一谈。

    鼎钺酋长夫人的位置还空着,如果让一名九原高层来坐这个位子,他想那一定很有意思,比娶音城大公主要有意思得多,单单蜇黎大巫在知道这件事后的表情就够他在心里快乐很长时间了,更不要说因此带来的其他好处。

    至于孩子,他更不担心。他早就听说九原那位祭司手上有让同性得子的神之果,如果他用神血石或者其他宝物交换,相信不至于换不来。

    其实早在蜇黎大巫让他娶拉莫娜时,他就想过,既然都是要和大势力结合,与其娶音城公主,不如娶一个九原的高层,他原来的目标是九原祭司——虽然不太可能,但他曾想过设法弄一个和九原祭司的孩子,如今把九原祭司换成原冰,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至少他除了得到一个和九原高层的孩子外,还能每天睡到他孩子的父亲。

    和九原敌对?殊羿在心中冷笑。他没有蜇黎大巫那份异样的病态执着,在九原如今的势头下和他们为敌,对鼎钺没有丝毫好处。相反,只有和九原处在半敌半友的状态才能最利于鼎钺发展。

    以前,因为实力的缘故,他还不能完全碾压蜇黎大巫和原酋长的一干势力,但现在回去……

    “你想得到神的力量吗?”殊羿一个用力换来对方长长的痛叫,这才慢慢伏下/身,贴近男人的耳朵说到。

    “……什么?”原冰嗓音颤抖,不是激动,而是他要被/干/死了!

    “和我回去,为我生一个孩子,我给你挑一枚神血石。”

    “操!你以为我稀罕!够了没有?从我身上滚下来!”原冰喘着粗气,浑身都是汗。

    严默曾经给他全面检查和调理过,还为他使用了宝贵的愿力,让他的能力往更厉害的“灵瞳”方向发展。

    别看他现在神血能力只有七级,而且只点在看起来没多大杀伤力的视力上。但默说了,眼睛是人的灵魂之窗,他现在也许只有千里眼和动态视力的功能,但他同时辅修精神锻炼法,再按照默提供的训练方法有意识地训练眼睛,只要超过十级,他的眼睛就会成为具有极大杀伤性的武器。

    最起码的一点,在修成灵瞳前,只要他的身体素质和他的眼力达到同等,以后他可以比壕更厉害,任何攻击在他眼中都会成为慢动作,换言之,除非比他强大太多的人,否则想要伤到他都会很难很难。他可以说同等级无敌!

    至于神血石,默也说了,并不是谁都可以使用神血石,首先就得性质相同,而十二枚神血石中并没有和眼睛有关的神祗。与其强自使用,不但有很大可能遇到危险,且还不能发挥出神血石的最大功效,既然这样那还不如不用,这世上也不止神血石可以提高人的能力。

    原冰相信严默,对方不可能骗他。

    为此,殊羿想要拿一枚神血石就换得他一生,还想让他为他生孩子?做梦都没门!

    殊羿看神血石都不能打动这个男人,有点小苦恼。

    偶尔绑着玩确实很刺激,但总不能天天这样绑着吧?

    怎么才能让这个男人乖一点呢?

    另一头,严默着着实实地在为原冰担心。

    “别闹了,按照线报,原冰离我们已经不远,你硬拖着不让我和他们接触,有什么意思?如果他……”

    原战在他怀里抬起头,揽着他的腰懒洋洋地道:“你也听到你的小动物小昆虫们都说了什么,这时候我们赶过去真的好?我看原冰说不定已经和殊羿处出感情。”

    “你怎么就确定那人一定就是殊羿?”

    “除了他还有谁?再说,换成其他人更好,直接把那人带回九原就是。到时就惩罚他,让他给原冰做一辈子苦力。”

    “那如果那人真是殊羿,我们要怎么办?”

    “不是我们要怎么办,而是要看原冰和殊羿两个是什么意思?”

    严默皱眉。

    原战躺在爱人怀里看天上星星,觉得没孩子打搅的日子真美,“以原冰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因为和男人睡觉就自杀。”

    这是严默曾经提到的担心事之一。原战听到后觉得万分不解,他长这么大,极少听到说有哪个男女因为被人强那啥就自杀的,大多要么屈服、要么报复回去,干嘛要自杀哦?除非对方太凶残,以至于忍受不了,可就算那样,大多数人也会选择也先报复一把再死。

    严默无法解释他曾经受过的教育让他对某种观念形成了固定思维,他说出那个担心时忘了这时候的人还没有建立起贞操观念,更没有所谓的身体清白大于一切的说法。

    这时候的人没人会检查你有没有处/女膜,也没有人会在乎你和多少人睡过觉。

    曾经有过奴隶的原冰当然更不在乎这一点,他只生气尊严上受到了严重伤害,对他来说殊羿对他做的事就跟打架打输了,对方又对他进行了多次羞辱一般。

    如果他比殊羿强,他能做得比殊羿更过分!

    “我会杀了你。”

    “唔。”

    “你带我回鼎钺,我会……尽我所能把你们鼎钺闹得天翻地覆。”

    “嗯。”

    “你……你他娘的别再来了行不行!?”原冰崩溃了。

    次日,当殊羿和原冰摊牌后,他不再躲藏踪迹,开始带着人大大方方地进入人群集聚地。

    原冰对这个人已经无可奈何。说,说不动。骂,骂不听。打,打不过。威胁,对方也不放在心上。

    他难道就要这样像个奴隶一样被绑回鼎钺城吗?

    原冰正儿八经地开始想要不要死一遍了。

    而此时原冰还不知道,跟在他们后面的原战已经和严默提出了厚厚一叠聘金单子,就等着和殊羿见面时,拿出来和殊羿商量——他们掌管整个九原城警备、建设、城防的纠察团团长大人可不便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