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8章 番外 九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种种顾忌,严默和原战没有立刻追上殊羿和原冰两人,而是默默跟在他们身后。

    殊羿知道有人跟踪他们,但他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附近人烟的痕迹越来越明显,这天,殊羿给了原冰两个选择。

    “我会放开你,给你应有的尊重。但如果你逃跑,我会再次绑起你,把你像奴隶一样带回鼎钺城。”

    原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个。

    多日缠身的锁链离身,原冰轻松地吐出一口气,特意活动了一下手脚。

    “这是哪里?”原冰看着前方占地不小、外围树立着高高木墙的建筑物问。

    殊羿走在前面,回答:“我母亲的部落。”

    原冰愣了一下,竟然生出“这人竟然也是人生出来的”诡异想法,突然间,他就好奇起来了,能生出殊羿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人?

    该部落在门口守卫的人远远就看到殊羿,木寨里响起了呜呜的号角声。

    不久,木寨门大开,一行人率先迎了出来。

    “小族长!”

    “酋长大人!”

    “殊羿大人!”

    各种各样的叫声此起彼伏,只看那些人的表情和声调也能看出殊羿在这里有多受欢迎和爱戴。

    “你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雄壮男子紧赶几步,握拳用力砸在殊羿的胸膛上。

    殊羿也回敬了他一拳,“嗯。”

    雄壮男人发出大笑,伸手揽过殊羿,神色间亲密异常。

    殊羿拍拍他的背,示意他看自己的后面,“原冰。”

    雄壮男人笑着转过身,目光与原冰对上,“他是?”

    其他人围上来,他们纷纷与殊羿打招呼,哪怕殊羿只是对他们微微点头,他们也高兴得不得了。听到殊羿特意跟族长介绍他身后的男子,这些人也全都转头看向原冰。

    “我回来取母亲的项链。”殊羿没有直接回答,但他说出的话的意思显然两人都明白。

    “给他?”

    “嗯。”

    雄壮男人惊诧异常,上下左右仔细打量原冰,那目光仔细又火热,看得原冰浑身不自在。

    但原冰大人是谁?如果说九原装逼犯第一人是严默,他就是第二,原战都没他能装。

    好吧,其实他根本听不懂这两人的对话,可越是听不懂他越是不想让人看出破绽。

    原冰不像严默未语三分笑,而是冷着张脸,摆出了极为高傲的姿态。

    其实原冰这模样真的很欠揍,但雄壮男人看他这样竟然勉强接受了似的,嘀咕了一句:“还行,不过你怎么找个男人?”

    “耐操,舒服。”殊羿言简意洁。

    其他人离得远,听不到兄弟俩的对话,只跟在三人后面,簇拥着他们兴高采烈地向木寨走,同时都在小声猜测着原冰的身份——他们的小族长可是第一次带陌生人回来呢。

    雄壮男人发出男人都懂的哈哈笑声,用力拍打跟他一样高大的殊羿肩膀,挤眉弄眼地问:“抢回来的?”

    “嗯。”

    “说吧,这是你从哪个大部落抢来的贵族?”

    以前他们这一片都没有贵族的说法,但自从三城使者开始往这边跑以后,他们学会了很多新词,也对阶级有了初始的概念,等鼎钺统治他们,这一片土地上的人开始更多的和外界接触,对于贵族这个概念更加有了清楚的认识。

    而原冰的态度和气质显然很符合他们对于贵族的想象。

    殊羿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在笑,“九原。”

    “哦,九原啊。”雄壮男人点头,点到一半突然凝固,“你说什么?九原?他是九原人?”

    “嗯,还是九原的高层。”

    雄壮男人猛地回头再次打量原冰,这次他看原冰的目光已经没有了调笑,还多了几分慎重。

    男人转回头,“你疯了吗?抢谁不好,非要抢九原的人?我听说鼎钺和九原的关系不好,你这样不是……”

    “没抢,捡到的。”

    “哎?”雄壮男人糊涂了,“你捡到了,他就愿意跟你回来。”

    殊羿骄傲地轻轻一点头。

    雄壮男人对殊羿佩服得一塌糊涂,这叫原冰的九原高层一看就很不好搞,但他家兄弟就是厉害,竟然就这么把人给征服了。

    雄壮男人低头瞅瞅殊羿被皮裙围住的下半身,深深叹息,“所以男人还是要够大、够坚/挺啊。”

    殊羿深以为然。

    听不懂的原冰,一脸贵族式的冷漠。

    谁也不知道原冰此时心中正在骂娘:妈蛋,这些野人哪里来的?竟然不会说通用语,叽里咕噜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果然默巫说得对,通用语一定要普及。

    后来,原冰在这个木寨中待了几天才知道人家说的就是通用语,不过加入了地方口音,原冰因为没来过这片,更没听过这里的人说话,听到耳中,那些变了音调的通用语就全成了野人言。顺便说一句,鼎钺官方发音就是这个调调,只不过为了与九城接触,才学了新的发音。

    而之前他没有感觉到语言的不便,不过是九原有个能通万语的**ug默大祭司在,等不需要严默翻译了,那些新加入和新发现的小部落部族也学会了九原的通用语官方发音。

    原冰这几天住的很烦躁,虽然这个部落的人对他都很尊敬也很好,但那些人看他的目光,尤其是当着他面一边看着他一边彼此说着他听不懂的私语时的表情,都让他烦躁得想杀人。

    最让他无法忍耐的是这个部落的人在安排他的住处时,完全不听他的意愿,硬把他和殊羿的房间安排到了一起。

    对,他现在住的就是殊羿的房间。

    不要问他怎么看出来的,这房间一看就有年头了,而且里面的摆设也很私人化,还有些一看就是小孩子和少年才喜欢的兽牙、箭头之类的小玩意。

    房间很大,很高,呈帐篷式的圆形,全部由原木建造。中间立了一根活着的大树做支撑,多余的枝叶全部被砍掉,延伸出来的粗大树枝有些就成了挂杆,悬挂着各种殊羿少年时期的战利品。地面则铺设了被剥了树皮的原木。

    这里的房屋地基都很高,底下大多悬空,其中尤以殊羿和雄壮男人的房屋基台最高。

    不过这样的设置不但可以避开伤害支柱大树的树根,还能避开蛇虫和避免雨雪浸入屋内,这是原来的原际部落也没有想到的智慧。

    整体来说,房间很舒适,但原冰就是怎么都无法适应。

    推开刚刚被人送来的粑粑——一种当地谷物磨成粉作成的食物,这里的食物他也不喜欢,九原的饼也好、像这样的粑粑也好,口感都比这里的细腻得多,这里的粑粑不知是不是含了谷物壳磨碎制成,不但难吃,还拉嗓子。

    原冰走出了房间,外面没有人看守。殊羿遵守了承诺,自从放开他后就让他自由活动,甚至没有派人看着他。但如果他有单独离开木寨的意思,门口守卫的人就会拦住他。

    原冰知道自己在这个陌生地区绝对逃不过当地土著殊羿的追捕,更不想被对方当成奴隶给绑回鼎钺城,只能表面上老实下来,暗中寻找逃跑的机会。

    烦躁中,他经常会想:如果默巫他们来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现?

    走着走着,原冰在木寨中迷路了。

    抬头四处看看,他似乎走到了一处比较偏远的地方,附近没有多少建筑物,倒是有着一片旺盛的野草地。

    在野草地中间有一栋同式样的圆形木屋,作为支柱的大树在房顶形成了一片偌大的绿荫。

    野草地中有人,一名老者蹲在地上似乎在采割那些野草?

    原冰想过去问路,但刚刚迈出一步又忍住。过去又有什么用,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而能听懂的那几个又故意装听不懂。

    草地边有条小溪,溪边有石,原冰就在溪边的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坐下。

    过了一会儿,老人过来洗割草的刀。他没理会原冰,他听过这个人,据说是由小族长亲自带回,还跟他住在一起,且每晚闹出的动静都不小。

    原冰目光落到那把刀上,弯弯的刀身,样式很眼熟,这不是他们祭司大人在几年前刚传授给大家的“镰刀”吗?

    啧,看鼎钺人这模仿的速度!

    不过这把镰刀的材质并不是常见的骨质,而是金属。

    暗沉的刀身,只锋刃部位白得发亮。

    老人坐在一块石头上,弯腰用石头和溪水打磨刀锋。

    老人动作很慢,但有着一股奇特的韵律,原冰竟渐渐看入了神。

    “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回去。”不知为何,原冰突然觉得心中的苦痛再也无法忍受,当着老人的面就说了出来。

    说出时,他心想,反正对方也听不懂。

    这么一想,他的心神更加放松,也更加肆无忌惮。

    “谁也不会喜欢这种被禁锢的生活,我又不是女人,他凭什么那样对我?就因为他比我强吗?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老人手一顿,眼中闪过一道厉光,手中镰刀轻轻扬起,抬头看向原冰。这一刻他真心想除掉这个很可能对他孩子产生危险的人,但就在老人动手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年轻男子敞开的领口间露出的项链。

    老人的镰刀重新落回磨刀石上,他的动作再次变得缓慢而温和。

    原冰不是喜欢自怨自艾的人,抱怨了两句觉得这样抱怨的自己更可悲,就闭上了嘴。

    溪边沉默流淌。

    原冰枯坐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想起身离开。

    老人直到此时才发出声音:“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原冰刚刚浮起的臀部又落回石头上,这个老人竟然会说通用语!

    “原冰。”

    “你的项链哪里来的?”老人慢慢地问。

    原冰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无法对老人生出警惕心,听到老人问了就回答了:“殊羿给的。”

    他还记得他们刚到这木寨的第一天晚上,那个该死的混蛋把他关在房里狠狠做了一夜后,在天色微微发明的时候,给他随手套上了这条项链。

    他当时又累又心烦,想要把项链摘下来扔掉,被那混蛋阻止。

    最后那混蛋告诉他,这条项链可以确保鼎钺一带非野人族的人不敢动他,就算回去鼎钺城,就算是蜇黎大巫也不敢对戴着这条项链的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原冰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谁稀罕!

    但殊羿后面一句话让他保留了这条项链,不再想着要把它摘下来扔掉。

    殊羿说:只要他戴着这条项链,哪怕离开他,哪怕在鼎钺做了天大的错事,别人也不敢杀了他,更不敢把他当奴隶和仇人一样对待。

    听完这句话,时刻想要逃跑的原冰就把这条项链当成了帮助他逃出鼎钺的最佳巫器。

    “是那孩子亲手给你戴上的吗?”老人面带微笑地看向原冰。

    原冰呆呆地看着老人的眼睛,只觉得这名老者在这一瞬间英俊得惊人!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就是这么觉得。

    原冰点了点头,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些痛恨和更为复杂的表情。

    “那孩子……”老人发出笑声,竟意外地爽朗好听。

    “孩子,你恨他?”老人突然这样问道。

    原冰毫不犹豫地再次点头。

    “想杀了他?”

    “嗯!”

    “为什么?”

    “他侮辱我!”

    “哦,因为他睡了你?”

    “对。”

    老人竟然在此时又笑了起来,“那孩子简直跟他母亲一模一样,看到喜欢的就想抢回来,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

    原冰没见过殊羿的母亲,也不好评价,只保持了沉默。

    老人仰头看天空,似乎在回忆,“可是那孩子也跟他母亲一样,是最专情和重情的人,他们凶残狠辣,但又可以毫不犹豫地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一切乃至生命和灵魂。”

    原冰撇嘴。他一点没感觉出来殊羿有多专情,前阵子还暴露了他想打严默主意的卑劣念头。

    “你知道我是谁吗?”老人问原冰。

    原冰摇头。

    老人笑得眼角露出鱼尾纹,“我是那孩子的父亲,是他母亲抢回来的最后一个男人。”

    这个自我定位有点奇妙,原冰在得知对方是那个混蛋的父亲后竟然也没有生出多少仇恨心,甚至还对他产生了一点同病相怜的同情。

    “你……不是这里的人吧?”原冰试探地问。

    老人笑,“我是木城失踪的二王子,哦,现在应该说是曾经的二王子了,木城现在的城主应该就是我的兄长。”

    原冰张大嘴,他再也没想到殊羿的父亲竟然还有这种身份背景,“那他们知道你在这里吗?”

    老人摇头。

    “难道木城的人没有找过你?”

    “不,他们找过我,只是那孩子的母亲把我藏得很严实,而这里的人也绝对不会背叛她,等时间长了,我父母和兄弟们就都以为我在外面游历时死了。”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逃回去?”原冰感到不可思议。

    老人手指轻擦镰刀锋刃,“当然想过,只是……当我有了逃走的机会时,她生下了我第一个孩子,就是殊羿。当五年后我再次下定决心离开他们时,那女人肚子里怀着我的第二个孩子,为了保护我,死在了我面前。”

    原冰,“……”

    “知道她和我的第二个孩子是怎么死的吗?”

    原冰没有接话。

    “那时我逃出来了,她亲自带人追捕我,不顾自己已经怀孕六个月,可是我迷路了,走入了最凶险的荒漠,在那里我被具有神血能力的凶兽群围困,那女人为了救我,不顾族人劝阻,就这么冲进了包围圈。”

    溪边一片异样的寂静。

    久久,老人才接着说道:“后来,我回来了,带着那人和我第二个孩子的尸体。殊羿那时已经四岁,他恨透了我,甚至想杀了我,那么小的孩子啊,竟然就拿刀捅进我的腹部。”

    老人发出笑声,“可是他毕竟还是太小了,没能真正地杀死我。而因为他母亲死去,整个部落都陷入了混乱,我就留下来帮他们管理部落。”

    老人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喃喃自语道:“我没想到她在生前就给了我那么大权力,哪怕她的族人知道他们的族长因我而死也没有反抗我。”

    老人叹息,接着说道:“我管理着这个部落,直到那人的第一个孩子长大。你见到殊羿的兄长了吗?他不是我的孩子,但对殊羿很好,他和殊羿一样恨着我,可又是我教他最多。他们两兄弟长大后不知该怎么处置我,就把我关到了这里。”

    原冰听到这里皱起眉头,“你……想告诉我什么?你是在警告我要离开就早点离开,别等有了孩子更麻烦吗?”

    老人很无奈地瞥看原冰,“我是想告诉你,等那孩子的母亲死了,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离开她,但我被一开始的仇恨和羞辱蒙蔽了眼睛,看不到她之后对我有多好,更没有试图和她好好交谈过,我总是讽刺她、辱骂她、甚至想找机会杀了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了。可当时如果我退一步或者换一种方式,也许我们一家现在都还好好的,我的女人还活着,我的儿子也不会这么仇恨我。”

    原冰默然,“我们祭司大人说了,这是一种病,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你说什么?什么斯哥症?”

    原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对老人说:“你似乎有能控制别人心魂的能力,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就被你‘说服了’,但可惜……”我学了瞳术。

    就算我现在这方面的能力还不怎么样,但帮助我脱离控制和诱惑却不难。

    原冰转身就走。他一点都不同情这个老人了,活该他被关一辈子!

    “等等!”老人也站了起来,“如果你真要离开那孩子,就把项……”

    “原冰!”殊羿的叫声盖住了老人后面的话语。

    原冰看到殊羿那张脸就气不打一处来,懒得跟他说话,换了个方向唰唰朝前走。

    殊羿身影一闪,一把抓住原冰的手臂,“他们说你今天什么都没吃。”

    “你管我有没有吃!”原冰恶劣地回。

    “原战和严默来了。”

    “我管……你说什么!?”

    “走吧,他们想见你。”殊羿的表情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但他抓原冰的手指却非常用力。

    原冰忍耐着疼痛,加快了步伐。默巫终于来了,他终于就要得到自由了!

    老人站在两人身后,似乎想要说什么。

    殊羿却像是没有看到老人一样,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就这么带着原冰离开。

    老人手握镰刀,神色很落寞。他想告诉那个同样被抢来的年青人,他不知道什么是斯哥症,但是他知道什么是后悔的滋味,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悔恨和自责还有淡淡的仇恨中。

    他一方面怨怪殊羿的母亲不该把他强行抢来又禁锢他的自由,一方面却又在渴望让时间重新回到两人相遇的一开始。

    路上,殊羿忽然跟原冰说道:“不管那人跟你说了什么,不要理他。”

    “哦,你说你的父亲?”原冰立刻插刀。

    “他是个可悲又可恨的可怜虫,你不是。”

    “……你就这么看你父亲?”原冰觉得那老人很强大,一点不觉得他可怜。

    殊羿停下脚步,非常郑重地又重复一遍:“你和他不一样。”

    原冰昂起头,“我和他怎么不一样了?”

    “他先看上了我母亲,他先勾引了我母亲,和她睡了,却在我母亲请求他一同回部落住上一段时间时嘲笑了我母亲。那人只把我母亲当作一个漂亮的土著女奴玩弄,我母亲才会把他绑回来。”

    “可你母亲却为他死了。”

    殊羿像是没有听懂原冰的言下之意,英挺冷酷的男人看着原冰的眼睛,认真地道:“我不会为你死,但我会为了你活着,带着你一起好好活着。”

    这一刻,原冰的心跳加快了三分。但他立刻就开始反复背诵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词意,好借此打消自己生出来的一切病态想法。

    “你很强大。”殊羿又道。

    “什么?”

    “我强迫了你,可你也差点杀死我。我不欠你的。你还对我脸上撒尿!”

    “只不过一泡尿而已!等你死了我们才算扯平!”

    “如果是别人这样对我,我早就杀了他。”

    “操!你怎么不说你直接把你那撒尿的玩意儿插/进我身体里了,那更恶心好不好!”

    “要么我给你舔舔你撒尿的玩意儿,这样算不算扯平了?我曾经看到你们首领舔你们祭司那里。”

    原冰呆滞,“你、你什么时候看到的?不对!那混蛋肯定知道你在偷看,他就是故意做给你看的!”

    “我觉得也是,我看严默给他舔得很舒服,我们要不要试试?”

    原冰再次呆滞,“……你!我们他妈/的在吵架好不好,为什么会扯到这上面!?”

    殊羿握住他的手转身,“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更,谁也不比谁弱到哪里。”

    “你让我干回来,我就原谅你。”说完这句话,原冰兄就后悔了。

    殊羿嘴角勾起,“行啊,只要你能插/进来。”

    原冰:哇呀呀!好想把这混蛋填进粪坑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